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剩女不淑

作者:意千重 | 灵异恐怖 | 围观:29174

收藏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尚夫人脸色微变,偷偷扯扯青年女子,不安的看了夏夫人母女一眼。自家小兄弟在家中特别受宠是没错,但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这三弟媳说这些怎么也不分分场合的?青年女子无所谓的淡淡一笑,眼神儿飘到了房梁上。

    其实她真的很委屈,她并不粗野,相反,在前世的时候,她是圈子中有名的淑女,但是她现在所拥有的这具肉身的前主人,真的很粗野。如果不是那个女子和一群豪门公子纵马疯驰,然后坠马送了命,她也没有机会魂穿之后刚好成了鼎鼎有名的夏二小姐。

    夏夫人收了声,白净的脸上还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小心翼翼的用手绢擦擦她脸上的细汗,看了看铜盆里的小石头和水,哽咽着担忧的说:“熙熙,我的儿,你吃苦了,额头都青肿了。你跟娘说说,除了疼,到底还有哪些地方不舒服?头晕吗?想不想吐?耳朵响不?眼睛看得清吗?哎呀,真是飞来横祸呀。居然用雪团裹了石头来打你,你这是碍着谁了?你要是怎么了,娘和你爹可怎么办啊?难道要我们再伤心一次?”又抽抽噎噎的哭泣起来。

    最起码,她还算得上是饱读诗书,精通女红,有点书香门第人家女子的那种气质的,谈吐也还算是有点见识。长相呢,也算是上等,白净粉嫩的脸儿,漂亮妩媚的眼睛,雪白整齐的牙齿,怎么看都是一副福相,总之,如果她不是有先前那些案底,还是很受众夫人的喜欢的。

    夏瑞熙痛苦扶着额头,为什么她的命这样苦?前世就已经是剩女,这一世还要受这个折磨。别人穿来不是发展空间还很大的婴儿,就是已经解决了终身大事,而她却要为这个烦心事苦苦的纠缠受折磨?难道说她天生就是不能嫁出去的命?男人,男人,什么样的男人是她能看得上,对方又肯接受她包容她的?夏瑞熙无限惆怅。

    他木着脸,对着尚夫人和她弟媳略略抱了抱拳,一个箭步就冲到夏瑞熙床边,先拉着手细细端详了一遍。一边把手放在她脉门上,一边生气的说:“哼,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把我如花似玉的女儿给砸成这个样子?一个男人欺负女子算什么?这般狠毒的心肠,我倒要见识见识他。尚夫人!”

    夏老爷沉吟片刻,道:“目前来看,还不好说。只能是先吃药静养,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鉴于原身的性格和她差距太大,她很苦恼地一边借伤病掩饰,多看多听多学,一边小心翼翼地为自己性格的转变做铺垫,小心地等待众人的认同。要是哪一天众人都觉得夏二小姐就是这个样子的时候,那就说明她无需再担心被人戳穿,生命安全有保障了。

    夏夫人被她灿烂讨好的笑容笑得没辙,自从五月夏瑞熙坠马昏迷,醒过来以后人的性子改变了很多,粗野的性格也收敛了不少,变得有些温婉可人了,但就是从前的事情很多都记不得了,还总是动不动就发呆,一呆就是一个时辰的呆起去,让人感觉那个时候她是神飞天外,人魂分离的。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的一个衣着华贵青年女子说:“是啊,大姐。四少这次也闹得太不像话了。亏得是遇上了夏家这样讲理的人家,若是遇上其他家,还不知要怎样的纠缠不休呢。”

    于是夏瑞熙痛苦万分的捂住头,有气无力不耐烦的说:“娘,你别哭了行不行?我头又晕又疼,眼睛发花,耳鸣得厉害,胸闷,恶心。”

    夏老爷本身就是大秦最有名的妙手回春的大夫,他一摸宝贝女儿的脉搏,脸都白了,什么都没说,就让人准备后事。夏夫人一下子晕了过去,女儿再不争气,始终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活蹦乱跳的人,转眼就说不明道不白的成了一个将死之人,她这个母亲都不敢多问一句,还要打点谢礼送去寿王府,叫她怎么受的住。

    几次想逃离,始终不敢得罪笑里藏刀的夏夫人,她继承了夏瑞熙的皮囊,却没有继承她那包天的胆子。说到底,她做贼心虚,总想着自己已经占了人家的便宜了,自然不敢理直气壮的和夏夫人唱对台戏。

    夏老爷已经号完了脉,夏夫人迫不及待的催问:“老爷,怎么样?熙熙怎么样?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夏夫人又含了一泡眼泪,拉着夏瑞熙的手,无声的流泪,看得夏瑞熙都心碎了。她来的这段时间,夏老爷和夏夫人对她的那种好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好,她想起了自己前世的父母,也是这样的对她,不知他们现在过得如何了?想必失去她,白发人送黑发人,是生不如死的吧?心中一酸,不由流下泪来。

    只有她才知道,她是个冒牌货。真正的夏瑞熙,早就魂飞魄散,她,虽然也叫夏瑞熙,但她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个受过现代高等教育,迟迟没把自己嫁出去的剩女。雷雨天,她开的车冲下了高速路,跌下了一百多米深的悬崖,落入了滚滚而去的江水中。她还没来得及恐惧,还没尝到疼痛的滋味,她就成了奄奄一息的夏家二小姐。

    她呆了呆,才想起自己应该解释一下,她真的没有招惹任何人,就是一飞来横祸。她还没张口,就见夏夫人像只蝴蝶似的扑上来,搂着她“儿呀,心肝”的哭。旁边还有一个衣着讲究的圆脸大眼睛的中年夫人面色有些讪讪的,不停的赔小心。

    她正想得入神,一团被人捏得很铁实的雪团穿过花枝,飞进亭子,狠狠地砸在了她的额头上。婉儿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撕裂了她的耳膜,她只感觉到两眼发黑,漫天的小星星飞舞,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彻底陷入昏迷前,她听见一个听上去很年轻的男子声音有些害怕的说:“怎么搞的,不是说这是个野丫头吗?怎么也这样的弱不禁风?”

    尚夫人冷汗都冒出来了,她这个幺弟也是个不省油的灯。他去招惹谁不好,偏要招惹夏老爷的女儿呢?

    她弟媳这时候才回过味来,夏老爷这是假装不知道是他们家的人,要出气呢。她就算是想让小叔子吃点苦头,但也不愿意便宜了外人去。便拉了尚夫人给夏老爷赔礼:“夏先生,对不住,实是我家青瑾顽皮,误伤了熙熙。我大姐已经命人把他关在柴房里了,并让人家去通知家翁,让他老人家火速赶过来给您们赔礼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