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现代爱情故事作者袁鹏

作者:作者袁鹏 | 游戏竞技 | 围观:26630

收藏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他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面包,然后搭地铁去火车站。这时间的人流量很少,楼云坐在最后一节车厢里。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又有个明星谈恋爱了;北京的雾霾越来越严重了;房价又涨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恩。”

    大学生活对于有些人来说很精彩,对于有些人来说不过是坐在车上看风景,显然我属于后者。对大学生活的失望让我整天沉浸在网络游戏中,为此还搭上了三百多度的视力。宿舍就只是一个歇息的地方,虽然每个人都假装跟大家打成一片,却都各怀心事。没准某个人下一个笑话情节就会是另一个人的窝心故事,所以我总是刻意回避他们。

    去年我辞职了,因为我很清楚我当不了狗,自然也不想成为齐天大圣。回到家乡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茶馆。有时候我不忍岁月这样匆匆流去,会搬个椅子坐在阳台上看着太阳从这边窗角移到那边窗角。如果有一天在太阳正暖时,自己头一歪死掉最好了。但是这件事一直没有发生。

    “哎呀,你怎么开到这来了,不是让你过了天桥就下去的嘛。”

    楼云刚工作那会住在垡头,上班的地方在朝阳区,远的他总认为是天南海北的距离。垡头的站街女特别多,刚开始的时候避而远之,慢慢的视而不见。但是一看见她们就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性,一想到性他就会想起阿千。

    四月是残酷的季节,艾略特说的一点也没错。

    挂了电话后楼云就立马下去,挡了车赶去。

    “恩,已经到北京了。”

    楼云赶到时九儿已经点好菜等他了,呆呆地看着他,笑得像个狗尾草一样。

    嗞的一声,楼云把烟扔进一次性杯子里。躺下从后面紧紧抱着阿千,到很晚才睡着。

    楼云本来和阿千都打算在天津工作的,可因为专业问题,他来了北京,阿千留在了天津。130个公里,一个小时的车程。刚扎入为了柴米油盐奔波的大军时,他们对彼此的热情没有丝毫的减少。朝思夜想着休息日节假日的到来,只要有人不在工作,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另一个人的身边。可能工作忙了吧;可能热情烧过了度;或者可能真的烦了。总之见的面越来越少。第二年,楼云搬去了望京,每天上下班轻松多了。站街女虽然比垡头少多了,但却又怀念在垡头的日子。因为看见站街女自己会想起阿千。

    机缘巧合,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没想到自己的信息会从千万个身影中突显出来,更没想到第二天会掀起不可收拾的浪潮来。而她只递给我一张昨晚很开心的纸条,依旧没有对话。而全班同学认为我们已经是热恋中的情人了,于是这场恋爱就在铺天盖地的谣言中开始。

    我依旧做着机械化的工作,继续着无聊的生活。让我始料未及的是父母催婚的动作越来越大,终究自己还是担上了不孝的罪名。我想人生除了爱情外还应该有别的事要做,可想着想着逐渐发现自己将近十年来只有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满眼回望,全是空虚。

    在地铁上他碰见了一对情侣,俩人手里拿着许多招聘广告。应该是刚毕业在找工作。看着他们满脸的幸福楼云就想起了刚来北京那会,每天晚上都和阿千煲电话粥。虽然分开着,但他们的爱只增无减。有一次,在电话中楼云感觉阿千的声音不对劲,可问她她又说。楼云很担心,第二天立马赶去了天津。阿千感冒发烧了好几天了,可工作一大堆又丢不下。她正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抱着一卷纸,擦着鼻涕对着电脑。她一看见楼云出现在门口,眼泪不由自主的就下来,第一时间冲过去抱着楼云,跟鬼似的嚎起来。

    真实浓烈的感情永远感动,不论出自那里去向何方,被接受或被拒绝。

    俩人再无对话。

    “要啊,还要死死的坚守呢。因为在爱情中可能会碰见许多的问题。就比如我们两个,我是个话痨,而你却不喜欢说话。”九儿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哎,今天怎么感觉你不对劲呢。”

    有次听同事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如果你想见你心爱的人,就用你最珍贵的东西去填苦海,等到苦海被填满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了。听完以后不免为之一惊,我想我认为心爱的人现在恐怕不认为我是她心爱的人了吧,又或者我最心爱的人出生在了错误时代,今生是不能如期而遇了。

    “好了。”

    开学一周以后我才知道我同桌的名字叫做龚菲菲。因为在一般情况下,我上课抱着课本在睡觉下课躲进厕所抽烟,很少有跟她照面的时候,偶尔她会打断我的美梦,以免被老师罚站。一个多月我俩都没有说过话,而这件事被有些天生就有月老基因的女生知道可就不得了了,因为她们总喜欢撮合那些人们看起来最不可能的一对,简直如获珍宝。她们商量下课后叫菲菲一起玩游戏,只要有人赢了她就让她来亲我一下。我想大家也猜到了是什么游戏。我当时正在睡觉,没什么感觉,只听见一个人的呼吸声离自己很近。我睁开眼后看见一个素面朝天的女孩趴在自己面前,心里想:这妞挺漂亮的嘛。四目交接,无言以对,竟觉得异常温暖,让人依恋。片刻间她就狂奔了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