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妖剑仙途

作者:梧桐阅读 | 其他美文 | 围观:13848

收藏

精彩情节:

    段云清闭上双眼,心中感慨万千。自是求仙问道,却难免惹祸上身,这昆仑神界净土竟也糟了那邪煞所侵,自是心头不忍。偏偏所推的卦象又是得了自己的次子有了救众灵妖于水火的魁星冲日之卦,心中多感这冥冥之中皆有那定数,也许……

    “高某有所不知,这尸妖怕糯米,高某尚还能知了。可那葱姜蒜汁……又怎对付得了那尸妖呢?还有上仙……您并未出剑,却已降伏了那妖孽,可又为何用方布裹着那长剑呢?”高商贾抚着胸口问道。

    “也多亏了公子的神机妙算,料定那尸妖中了糯米蚀身后定要抓个把人补充元气,让老身带领女眷佯装受惊,引得尸妖入了厅内,中了那一釜的葱姜蒜汁。”高老夫人钦佩地说道。

    段墨尘凝下心神,刚放开了手中的“赤焱”就觉得寒风而过,数道剑气竟将“赤焱”抬升起来。段墨尘慢慢感觉着周围的冒着寒意的剑气。

    “上仙尽管吩咐,鄙人准备就是。”高商贾拱手说道。

    “幸得上仙明示,让高某随身佩带那青铜风水镜,这才躲过一劫。”高商贾露出怀中那枚青铜风水镜,刚刚正是它弹开了那尸妖的那一爪。

    段墨尘段云清小说名字叫做《妖剑仙途》,这里提供段墨尘段云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剑仙途小说精选:段墨尘置身在这还算开阔的剑冢内。只见这其中尽是那虽已灵灭但剑气长存的“亡剑”。段墨尘将腰间的“赤焱”解下,盘腿浮空的坐在剑冢的当中。那些亡剑似是对这“赤焱”有了感应,剑气纷纷袭来吞噬着“赤焱”周身的戾气。段墨尘凝下心神,刚放开了手中的“赤焱”就觉得寒风而过,数道剑气竟将“赤焱”抬升起来。段墨尘慢慢感觉着周围的冒着寒意的剑气。那些剑气灵动起来甚是敏捷,段墨尘心中想道:“我的‘赤焱’剑太过威猛,力道颇大,使我用那招数都受了限制,…

    “上仙所言极是,高某这就把那些稀罕物件通通深埋。来人呐……去给我把那瓷缸和书房内的各式古玩都在郊外埋了!”高商贾命家丁道。

    “墨尘那,你定要善用这剑力啊……”段云清颇有意味的看着段墨尘。继而向前踏了两步,看着藏仙界内众山峰说道:“正所谓,力不分善恶,唯看用者。这力量本身并没有善恶之分,要看你怎么用啊……”说罢,又看了看段墨尘。

    “啊?为何会如此?孩儿却也觉得那玄冰剑曾强行将剑气灌进了孩儿体内……”段墨尘慌忙问道。

    “官人说笑了,在下并不是请神捉妖,这些辅料是捉妖的引头。官人只管准备,到时便知。”少年微笑着回答道。那商贾不敢怠慢,忙命管家记下这些吃食辅料。

    “妖孽,接招!”少年伸出左手,剑指一点,只见一道水雾凭空而出直奔那黑雾而去。高商贾看到此景,对少年又钦佩了许多,现在已是对他就是上仙深信不疑。忙叫道:“好法术!”那黑雾贪吃肉饵,躲闪不及,被来势凶猛的水雾打了个正着。那黑雾怪叫一声,转身准备脱逃,少年,上前一步,剑指一转,那埋在地下的十斤糯米破土而出,直打在那团黑雾之上。糯米见水便全盘黏在了那黑雾当中,只听的黑雾惨叫不停,乱打乱撞,不时掉下许黑色的多东西来。此时那正厅内的女眷们,见到此景一骇得各个惊叫起来。那黑雾闻见此声忽地奔向正厅,借着厅内的烛光众人将着团黑雾看的分明,只见它满脸腐肉,烂做漆黑的一团,半个腐烂的眼珠挂在脸上,满口白森森的牙齿没有了嘴唇的包裹惨惨的映衬着张开的血盆大口。这黑雾不是别的,正是那尸妖!它身上的混合着糯米烧灼的气息,显得十分恶心可怖,让人看的新生恶寒。

    “孩儿适才误打误撞的融了这把剑的剑气,必是剑宗有意让孩儿有了此番造化……”段墨尘缓缓说道。

    高商贾命厨子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这位少年上仙,而他自己却滴水未进。高商贾心想,若是当真除了家中那劳命的冤孽,他从此便可以高枕无忧了,想到这风水宝地,高商贾未免有些得意起来。而少年则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坐在正厅中,享完了饭菜,凝视着府宅中布好局。眼见着夕阳西下,星辰作伴了,那高商贾的老母以及女眷们都被高商贾安置到了厅堂,而那壮年的家丁们也都手持水火棍各个挽袖解衫的排在了院落当中。

    “官人,要想将这尸妖驱除,在下还需要些许辅料……”少年对商贾说道。

    “哈哈,傻孩子。你以为你想融就能融得了这剑宗的佩剑了吗?若不是这玄冰剑觉得同你有缘,势必会将你真气封住,重伤予你啊!”段云清笑道。

    这正是,虽属妖类有善面,仗剑报恩结仙缘,若之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那“亡剑”似乎也有了感应,猛的颤动起来,嗡嗡之声不绝于耳。段墨尘吃了一惊心中道:“难不成这‘亡剑’也有了心智?竟害怕起我这‘赤焱’来?”想罢说了声:“这位前辈,得罪了。”话毕就拔出“赤焱”,握在右手。说那“赤焱”本就是黑底红云纹,那云纹皆是散着微光露着霸气。这剑身自不用说了,刚一出鞘,就如虹芒一般,周身满是橘红亮橙之色,将那剑冢之内映的熠熠生辉。可那冰蓝之剑却仍旧是猛的颤动不已,似是在排斥这“赤焱”,幽蓝之光徒然暴涨,骤然间寒意袭来。

    单说那高商贾,见此少年行事怪异,不免心中有异。但见他谈吐不俗,事事皆知也并未再多有什么想法,乖乖的照办了少年交代的所有事项。待到他忙到傍晚时分,这才与家丁陆陆续续地停了下来。

    “不急,不急,先将那生鱼生肉摆在挖出的那圈沟壑当中。接下来,剩下的家丁可以暂去府外避避了。”少年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