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飘荡生长

作者:闻汉 | 历史架空 | 围观:27797

收藏

  一个逝者的一生,凄苦的少年一步步不断成长,最后留给我子女自己的故事,而已为了纪念! 飘散茁壮生长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痛苦的童年,憧憬的青年,病苦的中年到老年,生活上的贫困,身体上的病痛纠缠着我的整个人生,我深深的体会到决定一个人一生命运的好坏有三个最重要的条件,家庭出身,社会现状,以及个人能力。三者中个人能力占主导地位,这三者相协调促成了一个人的性格等一些方方面面。而因此,人的命运也各有不同。。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53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母亲又来信让我去她家,姥姥也让我去,可是我不想去,姥姥劝我去看看情况再说,于是我和一个同学名叫方长发陪我一起去了临江,找到了三道沟小湖乡。

      姥姥和妈妈看我瓜子卖的挺好,又给我弄了个小爬犁(北方冬天在冰雪上拉货的东西),弄些糖球烟卷什么的摆在小爬犁上,满街叫卖。

      1945年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和西德战败,日本在中国的部队也投降撤军,东北光复,结束了日本侵占东北14年的统治,由日本扶植的伪满洲国灭亡。日本人狼狈离开中国,丢盔卸甲,很多在中国置办下的财产都被抛下,可见日本人凶狠一时,也终落得个狼狈的下场,大快人心。

      我记得一个冰化雪消的春天,我被一个什么亲戚带到八道江东岗村外祖父家里,姥姥问询家里的生活情况,我把我知道的事情照实说了,说了我去要饭的事情,姥姥听了很痛心,我住了七天,被外祖父的邻居一个火车司机带到火车头里的煤箱坐着,回到了临江,可见连买火车票的钱都没有,这也是我第一次也是最难忘也是仅有一次坐在煤箱里的旅程。

      虽然有粮食吃了,烧柴也有我上山去割,但平时的零花钱还是困难。这一年的冬天,妈妈买回来两麻袋瓜子,炒熟了让我去大街上叫卖,开始我并不愿意,我怎么会卖东西?

      自从父亲离家出走,三年多的时间,只有一个十一岁逐渐成长到十三岁的孩子在支撑这个家,要饭,拾柴,做小买卖,当小工。少年饱经风霜,童心不再,这是谁给我带来的呢?我又能去怨谁呢?我那陌生又不负责任的父亲啊!

      就在这一天,父亲告诉我:“我们现在是中国人了,不再是满洲人了,是中华民国了。”这是我第一次记住父亲告诉我的话。

      我从姥姥家回来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母亲带我和弟弟来到了八道江姥姥家,在附近找了房子住下,投靠了外祖父家。

      自从揽了这个活开始,我一个月在家待不了几天,为了维持一家三口人的生活,我一直干了一个冬天和半个夏天的吹鼓手的小工,跟着他们东奔西走,吹吹打打不断。

      见到了妈妈我感到了一些陌生的感觉,就像不是亲妈的感觉,妈妈的热情倒使我感觉越发的陌生。妈妈给我俩做了中午饭,炒了鸡蛋。吃完饭,我和张长发要走,母亲要留我,我执意不肯,我和同学一起来的目的,一是做伴,二是不让妈妈留下。

      那个人说:“穿衣服,下地(父亲在炕上)。”

      把钱交给姥姥,我心里才慢慢平静下来,转惊为安过后便是喜笑颜开,姥姥把钱收起就让我去找妈妈。妈妈去姥姥家不知道她们是怎样合计的,那是大人的事情,我也没敢问,捡到这么多钱,至今我也不知道,妈妈不告诉我,姥姥是否如数的交给妈妈(姥姥是个很抠的老太太)我也不知道。

      妈妈天天发愁,我偷偷的趴在炕上哭,只有六七岁的弟弟每天只知道玩耍,不知道姥姥和妈妈怎么商量的,妈妈执意让我读书,可能母亲想让我把小学的课程学习完,也可能不想让我再去受苦赚钱。或许妈妈手头还有几个钱。

      有一次我回到家房后的大街上,有四五个比我大的孩子要抢糖球吃,我招架不了,就丢下爬犁回家找妈妈。妈妈急急忙忙跑去看,结果那几个大孩子站在爬犁旁什么也没动,在那说笑,妈妈指责他们他们说逗我玩的,不是欺负我。

      我做了这个小买卖都是姥姥出的主意,姥姥有一套生意经,随行就市,随机应变,后来又让我卖水果,西瓜,香瓜,教我怎样称东西,有一次我在浑江车站卖西瓜,称西瓜的时候耍了个小心眼儿,被人发现,那人要折我的秤杆。

      我含泪走在回家的路上,让我和妈妈好生过日子,可是怎么个过法呢?

      我回到家,看见妈妈在灯下等我,心里麻木了,不会说话了,妈妈问话我不吱声,妈妈看见我痴呆的样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52年春节过后不久,妈妈被别人家雇去做佣人,去石人矿一家姓邱的旷工家做饭,领着弟弟,让我在姥姥家暂住,继续念书。

      这时我仍然住在姥姥家,父母的情况让我很难过,每天都在愁闷,掉泪。只有姥姥安慰我,劝我。她说的话我到现在还记着:“大小伙了,哭什么?再过两年就长大了,干什么还不能吃碗饭!”

      我六七岁时记得爸爸是个警察,母亲还告诉我爸爸从小念过四年私学,后来在六道沟的一家买卖当学徒,然后做了管账先生,爸爸有个姑父,在倒卖大烟,让我父亲从那家买卖铺子里辞了出来,当了森林警察,便于他从山里运输大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