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中兴中华

作者:沉默的独行者 | 历史架空 | 围观:16770

收藏

  光绪五年,中华大地狼烟四起,一个能制造业的大学生魂穿到这个时代,他如何变化自己,变化这个国家,变化这个时代. 中兴中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陈郑,这是你6个月的工资,你就不用去越南了。”陈郑的老板----一个带着金色眼镜的台湾人说到,陈郑大吃一惊,问道:“为什么?我的绩效在工业工程部中是最好的。”老板叹声气说:“在越南我聘请一个大学生工资就600元人名币,你现在的工资基本上6000元,而且你也不懂越语,重新适应也比较困难,你还是再找个工作吧。”陈郑争辩说:“可你也知道,越南人生活比较懒散,没有中国人吃苦耐劳,而且纪律性不强,我去还能帮你照看啊。”陈郑并不想失去这个工作,现在毕竟是制造业的寒冬,出去找工作工资也不会有现在这么高,他只好向老板请求道。。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陈郑听到这儿,不由愣住了。

      2016年,东莞一家电子厂内,陈郑正在努力修改新厂区的建厂报告,在国内成本价格飙升的情况下,企业出现亏损,老板决定将生产线搬迁至越南,陈郑负责新厂房的规划工作.

      “做人有始有终嘛,那你们先走,我把货送到码头,多多保重啊,兄弟们。”陈郑挥挥手,又往厂房走了,到公司联系集装箱车,装好货物后,给老板打个电话,就带着报关单往码头走去。

      周围几个年长的人陆续说,“这孩子,江上的生意怎么样你不知道吗,如果好做,至于你爹娘给你说亲的时候那么难”,“就是,你小子5岁不就在这珠江上飘吗,还问我们,再说,现在什么时候,怎么不问问你父母救过来没,还问这生意干啥?”,“你小子今年16岁,也不算小了,看看现在这村子里有几家能过的上好日子的”。一个双眉有点发白的人说着不由去摸摸陈郑的头,陈郑觉得头皮发痒,这么大的年龄摸自己头干什么,不由自己摸自己的脑袋,自己脑袋怎么秃顶了,,后面还有一个小辫子,陈郑想到,难道我来到了清朝,来到了百年前的东莞?”

      周围人看着陈郑奇怪的动作,以为他担心自己自己留下什么伤口,说到:“你小子脑袋还在,没什么事,不过你爹娘已经去了,回去好好办办丧事,以后想想怎么买船捕鱼吧。”

      “这年头这种事多去了,前几天老张家一家四口不是也被这鬼船撞飞了,他仅有的女儿被卖到青楼才把生前欠的债还清。”

      陈郑迷迷糊糊的听着众人话语,心想:鬼船?难道我被撞到地狱了。用力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处在一个小港湾里,四周全是一些木船,和一些破旧的渔网,周围人留着清朝式的辫子。难道我被绑架了?据说东莞许多黑社会把人的角膜、肾卖了,难道我被抓到这个地方做取肾手术,我的天啊,怎么能这样呢,陈郑不由得悲从中来,不小心咳出声来。

      陈郑2011年毕业于河南省二本大学的工业工程专业,他学的专业在电子厂比较吃香,但随着全国经济增长率的下滑,及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东莞的电子厂倒闭了一大批,而他们这种非直接生产人员更是大批下岗,为了能挣到不低于现在他工资的收入,他决定随着他老板去越南继续干两年.

      “裁人都发赔偿金了,还在这儿干啥,剩下的任务交给你了,也就把货扔到码头,跟老板说声再见,还不如早走呢。”兄弟们说到,

      “陈郑,你小子绩效最好,说不上老板把你拉到越南了,到时候多带几个越南新娘回来啊。”许多兄弟笑嘻嘻说到,

      “叔叔,现在珠江上生意怎么样啊,我记得掉到珠江里了,各位叔叔救我,没耽误你们打渔吧,我怎么现在在这儿呢?”陈郑用粤语小心问道,

      “陈老汉一家真可怜,去新安县给儿子说亲的,结果回来碰上这档子事,老两口尸体也找不到了,留下陈小哥一人怎么办”

      陈郑他们工厂是做手机的,有时候陈郑也在想,国内智能手机年产量达到7亿部,但手机芯片还要进口,手机外壳的模具也不完全是国产,手机生产厂只是组装工厂,仅有的技术也就是在外国系统基础上更新局部系统,并修改外观,挑选高配置硬件组装,贴上中国制造,这就是媒体宣扬的制造强国啊!以前有地方政府扶持和减免税的情况下,还有利润,但随着经济增长率的下降和政府优惠政策的取消,企业已经出现亏损,他们有两种结局,要么破产,要么向东南亚转移。

      陈郑听到这儿,已经明白现在“自己”家中即使不是家徒四壁,估计也没多少钱,不然那至于用小舢板打渔啊。周围人对他说这么多安慰话,估计不是什么坏人,肯定了解自己,自己还是先了解这是个什么时代,什么地方,以后能更好地活下去,说:“各位叔叔,我现在什么都记得了,只知道我在东莞,你们能告诉我现在什么年代吗?”

      西历1854年,广东东莞县珠江边,一艘小型渔船被从海上过来的冒黑烟的鬼船给撞翻了,小船上的一家三口全被撞到江里,四周的渔民大吃一惊,拼命地往江中心赶,但因鬼船通过时激起的浪太大,周围的船太小,撞翻的三人已经看不到了,只剩下冒黑烟的鬼船上那卷毛蓝眼的洋人笑声。

      “这不和老李家孩子一个样子吗,被鬼船把魂给吸了,赶紧也找和尚把他的魂招回来吧,老李家还在不就是不认识路最后自己掉珠江里了”,旁边一个左脸暇处有伤疤的人说到,

      陈郑接过赔偿金,准备收拾行李,自己奋斗五年工厂不在了,只好另某出路了,对于他有五年工作经验的人来说,再找个月薪4000元的工作还是很容易的,只是几年积攒的工龄和人脉都么没用了,需要重新开始,他就在智联招聘网上找招聘消息,发现广东中山的一家游戏机厂正在招工,他记下电话,准备第二天碰碰运气。

      陈郑下车后发现老板在船上晃来晃去的,看到陈郑过来,积极走过来说:“我觉得今年如果有人来,一定是你小子。早知道就在今天把货上到船上在给他们发赔偿金。”老板抱怨道,接着又拍拍陈郑肩膀说:“你小子做事有始有终,我如果不是困难也不会把你留在这儿,这是两万元,就算给你最后的奖金吧。”陈郑很激动,但是还问道:“老板,你确定要给给我?”老板笑道:“其实,今天早晨我打电话没人接,我就知道今天没人送这批货送过来,我刚才联系外厂的运输部,准备用他们的车明天搬过来,都在想明天再走,你小子给我送来了,船费、压夜费都省了5万了,这就给你了,还有,这儿还有几个咱们厂生产的手机,外观有点瑕疵,你不嫌弃也都拿走吧。”陈郑笑道:“那我就不要白不要了,正好给家里所有人换个手机。”老板说:“好,有机会我们再会。”老板看设备装完了,向陈郑摆摆手上船走了。陈郑看着船只走完,才准备回去收拾东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