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本

盛芳

作者:须弥普普 | 奇幻玄幻 | 围观:12011

收藏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再一说,这“沈念禾”怎么也是世交之女,看这郑氏行事,裴家颇重礼仪,见“沈念禾”此时醒来,于情于理,当要同裴六郎说一声,而裴家六郎的夫人出于礼貌,也要来见一下自己才是正常。

    当今天子,难道不是她那义兄李附吗?

    沈念禾寄人篱下,不好细问,只愕然道:“裴六伯去了?怎的这样突然……”

    难道裴家也是一般?

    沈念禾醒来的时候,小衣跟外衫都被汗湿了,黏黏粘粘地贴着皮肤,不舒服不说,还散发出一股恶臭味。

    又叹道:“原该是个给人捧在手心的,父母将你放进眼珠子里也不嫌疼,不想而今却落得这样下场。”

    从那大夫离开到现在,最多不过一个时辰,郑氏这样快就能把药捡回来煎好,看来裴家并非隐于山林,多半是居于市井之中。

    ——信是写给“六郎”的,说近年来遇得许多事情,眼下妻子殆亡,自己要赴远平叛,能平安归来便罢,如是不能,剩得一个女儿无枝可依,凭着两人的情谊,有心把她送来投靠。

    那女儿居然与沈念禾同名同姓,同个生辰八字。

    她更觉得这是在做梦了。

    一时之间,沈念禾看向郑氏的目光都有些闪烁起来。

    沈念禾道:“已是大好了,断没有作为晚辈,却如此失礼的道理。”

    由天泰二年的事情之后,自己早就不良于行,数载以来,哪怕义兄遍召天下名医,依旧毫无作用。

    两人一来一往,那郑氏见沈念禾实在坚持,只得道:“我原不愿此时同你说,怕你多想——你裴六伯年前去了,眼下只有我同继安两个,继安比你稍大几岁,眼下在衙门里当差。”她回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又道,“约莫也就是这个时辰差毕,等人回来,我就叫他来见你。”

    既是已经说开,她也不再瞒着,径直道:“你裴六伯惯来不肯与人说伤心事,怕是沈副使也不曾知晓,我那妯娌……前妯娌冯氏,早前就已经同六哥和离,嫁去江陵了,眼下裴家只我与继安两个在,虽不似从前富贵,却也不至于供不起你一个女儿家吃喝,你且放心将养,莫要操心旁事。”

    郑氏面上一怔,犹豫了一下,复才和声道:“你且休息,过几日好了再说此事。”

    沈念禾听得“继安”二字,很快反应过来,这便是沈父信中所提,与“沈念禾”年龄仿佛的裴家独子裴继安。

    她打开一看,当先就被纸上那一笔草书惊艳到,觉得无论字形体势,俱是出类拔萃。

    ***

    可郑氏却挪了张椅子过来坐于床侧,一副要好好坐着照料病人的模样,并无出门知会此事的意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