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天竺神龙

作者:阅读王 | 奇幻玄幻 | 围观:14306

收藏

  《天竺神龙》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老道,云淡,胡青,快速滑动,丹珠,金龙,青天菩萨,天目道人之间的故事。天竺神龙约6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却说荆老先生夫妇眼见女儿已到谈婚论嫁之时,便暗地里开始张罗,那时兴依媒妁之言,门当户对,若联亦得联一大户人家。荆家夫妇知那宝贝姑娘虽外表文弱,内心可是个有主见的,若是待得老俩口做了主,答应媒人,告知了对方,到时和女儿一说,女儿再来个一口回绝,岂不傻了,如之奈何?老先生不愧为路行万里、书破万卷之人杰,联姻之事,先暗中详察,待得有了眉目,才会和女儿说出。那方人士经商名闻天下,运筹帷幄,端的甚是厉害。然人算不如天算。

    一日,冰蓝与丫鬟灵儿来到河边,但见:河水清清潺潺流,鱼儿群群翩翩游,垂柳千条随风舞,花红草绿鸟啾啾!两人沐浴**,陶醉其中,在草地上,你追我逐,嬉闹不止。折腾了半天,俩人倦了,冰蓝便在河边坐下,取出背袋中的古箏,随手弹了一曲高山流水,闻那曲声,儒雅清幽,激越惆怅,仿佛令人看到,一泓清流穿山而出,穿峡越谷,时而湍流直下,时而坡缓静流,或如银丝千条随风舞,或如幕如帘挂川前!

    冰蓝度日如年,半月的时光,如同数载,少女羞涩,满腹的心思,却不便说与人知。灵儿突然想起那少年嘟囔的那句话,便来说与冰蓝,冰蓝大梦初醒,如此单相思,何时有解啊?夕阳彤红,就要落山了,冰蓝和灵儿急冲冲出了府门,直奔河边。

    太阳还有一抹金边,就要落山了,雨后的晚霞似一条无边的云锦绚烂多彩,晚霞的余晖映照在少男少女拥吻依偎的身影上,周边的鲜花、绿树、草地上,水珠映射出宝石般的的光芒。躲到一边的灵儿细声提醒:“该回了,不然老爷夫人要怪罪了!”要知道那时的此举可是离经叛道了!

    古城的东南,有一户荆姓豪门,族人两百余口,深宅大院,共有房院百十余栋,号为荆氏庄园。园内雕梁画栋,亭台楼阁,假山水榭,极尽奢华,不是皇家,胜似皇家。相传荆家高祖乃是一名书生,因看破官场黑暗,弃官从商,生意做得那是风生水起,很快便集下了若大家业。荆先生虽富甲四方,却依然如故,不失本色,那些富足之后的声色犬马,统统无缘,依旧勤于诗书,其乐无穷。夫人也是贤淑知理,安于相夫教子,一家人过得是蜜样甜的日子。

    却说老道言道:"火狐天性至善,绝不伤人,今日出现,可能与穴毁有关,估计其主也当不远,江湖间可能要起波澜了!"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老道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仿佛透过了现在,看到了过去那遥远的时空中正在发生着的一切……。

    话说那丹珠渐渐地回到了脸上,仍在慢慢地滑动着,不知为什么,冰蓝忽然有了一种感觉,丹珠中的胡青出来了,托着她的脸庞,亲吻着她的嘴唇,睡梦中的冰蓝忘情地吻吮着,吻吮着,突然,一个圆圆的物体吸入了她的嘴里,万般温润、万般滋味,她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去。一瞬间,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强烈的光芒在她的体内瞬间通达四肢百骸,整个身体因爆炸突然充满了似乎无穷的能量,脑海里突然像快闪的镜头一般,唰唰唰不断快速地闪过各种神功的功法、秘籍、搏击的场景、幻化的仙境等,冰蓝心中万分震憾,她可从来未接触过这些东西,可是这会,这些东西好像就像她早已熟悉的、修炼多年的一样。

    冰蓝大吃一惊,在空中举目四望,见自己这一蹦,竟然将天窗撞烂,而自己浑然不觉,毫发无损,自己悬停在十二、三丈的空中,整个庄园尽收眼底!晨光下的庄园,雾霭弥漫,炊烟袅袅,飞檐斗拱,绿树掩映,鸟鸣声声。刚才的一撞,将很多鸟儿惊得飞离屋顶。冰蓝又惊又喜,自己竟然突然拥有了神仙一般的神功!这一切都源于胡青的丹珠,那是胡青交给自己的至爱的宝贝,昨日交代自己的话犹在耳畔,可是现在丹珠竟被自己在梦中吞了,胡青怎么办?冰蓝急忙欲吐出丹珠,哪里还有可能?慌忙间,冰蓝也顾不得梳洗打扮,便急匆匆向河边飞去,其实冰蓝不知,她现如今已是神仙之体,世间俗物,万物粘身而自洁,已是纤尘不染。

    暴雨后的河边,潮湿阴冷,唯有那河沿的石条才可落足。转过青石,冰蓝的心瞬间凝固了。只见树影下,正是那少年,如石雕一般,一动不动,周身透湿,表情木讷,口唇发绀,头发、袖口还在不断地有水滴形成滴落。

    在东海之滨,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小城,自古以来,远离战乱,风调雨顺,万民丰衣足食,不知何为饥馁。人们知书达理,民风纯朴,人才辈出,富有重文经商的传统,富商大贾云集。这里依山傍水,山海之间一马平川,是肥得流油的黑土地,随意撒下一颗种子,来年便可收获一穗收成,万民乐业,童子向学。

    手中的丹珠,暖暖的,手心麻麻的,好像有一股微弱的电流,循着双手的经脉,流向全身,周身微热、麻酥酥的,甚是舒服。那丹珠晶莹中略带微蓝,中心有一个淡淡的红心,在蓝光的映衬下,更显神秘。冰蓝看着看着,慢慢地那红心里游出一个小点,在丹珠里渐渐变大,哦,原来那是那少年的影像,在丹珠里对着她笑呢,冰蓝喜出望外,她万万没想到,这丹珠竟可令她与胡青朝夕相伴!

    河边瞬息即至,哪里还有胡青那英武俊雅的身影?哪里还有那引人入胜的悠扬箫声?

    夜深了,冰蓝渐生睡意,便合衣**,熄灯欲眠。手心里的丹珠在漆黑的暗夜里,发出的淡蓝荧光,更显清幽,丹珠里的胡青,时而舞剑,时而吹箫,时而调皮的对着冰蓝笑笑。冰蓝把它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慢慢地滑动着,那滑滑的、麻麻的、暖呼呼的感觉,仿佛是胡青的双手在抚摸着自己一样,实在舒服极了。滑着滑着,冰蓝发现那丹珠竟然能够自行悬浮,贴着她的肌肤缓缓的自行滑动,太神奇了!冰蓝便乖乖地仰面躺好,任由丹珠在自己的肌肤表面滑动着,滑动着,任由丹珠游遍全身……。

    冰蓝不知,她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地吞下了胡青的内丹,那内丹此刻已在她的体内扎了根,此刻的她,拥有了胡青几千年修为的功力。看官说了,那丹珠在冰蓝的体表滑动了那么久,也仅仅是激活经络而已,为何一被吞入,竟会突然间爆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引发如此巨大的变化呢?

    此刻的冰蓝,不论胡青说什么,都会奉若圭臬,伸手接过,原来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淡蓝色丹珠,乃是胡青数千年的修为所凝聚,此珠于胡青其实确与性命同等重要。冰蓝双手紧紧捧住那颗丹珠,只觉得通体温热,不知何故,也未细想,与灵儿匆匆回府去了。胡青亦自行归去不提。

    早晨的阳光照进了闺房,冰蓝打了个哈欠,终于醒了,她慢慢地穿上衣服,觉得昨夜做了好多奇怪的梦,她感觉自己变了,究竟变了啥,一下子又弄不清。冰蓝想起了胡青,突然她浑身一颤,不好,好像自己在梦中将胡青的丹珠给吞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冰蓝腾地从床上蹦了起来,这一蹦可不得了了,竟然身轻如燕,直接整个人从天窗飞窜了出去!

    冰蓝可是从来没过这样的感觉,慌得忙低下头,拉住灵儿便要从少年身边跑了过去,仓促间,香帕遗落,就在香帕落到半空时,那少年身形一闪,已然接住,真个是迅如闪电,“手帕掉了,给你!”少年说着,便递了过来,那冰蓝回身伸手便接,无意中,两人的指尖相碰,一股麻酥酥的感觉瞬间由指尖传遍全身,好美妙的感觉啊!

    本尊认为,前面说了,那内丹所含,乃是储备的同化了的生物能,和胡青修仙过程中累积的各种驳杂的知识,知识同样也是一种能量,好比平时你我彼此注视,我们彼此看到、认知的过程,本身便是一个能量转换的过程。简而言之,那丹珠便是一个蕴含着巨大能量的载体。当它在冰蓝的体表滑动时,就像电器的接触感应,仅会有少量的电流勉强通过;而当冰蓝把它吞入时,便如同电脑的优盘插进了USB接口,瞬间便可实现读写、拷贝。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本是个程序的产物,更是一个网络的世界。说多了,不赘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