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浣魂路

作者:天涯浣魂一钓客 | 修真小说 | 围观:28854

收藏

  一身恩怨,一时之间情仇。你的双眼看见了什么?也没天然的圣贤,谁明白自己的路将走入何处。缥缈的人世一切喧嚣浮华但是过眼云烟,一切功过最后埋于荒土。笑容独自闯荡江湖,真性面对自己人生。 浣魂路以及最新章节阅原来,三人本是此近青峰山上“忠义堂”的弟子,忠义堂下一村庄名叫“苦竹林”。近来苦竹林中家禽不断丢失,近几月来,开始是鸡犬,后来就是猪羊。村里找了不少地方也找不到。连片毛都没发现。说来也怪,自从掉家禽以来,村周围山上的几只狼也不见了。派村中壮男夜守两月,但还是照样掉。实在没辙了,只好上山请忠义堂高手相助。“忠义堂”堂主李继德,阔头,方唇。耳垂亦有菱有角。手使一柄“子虚剑”,剑长七尺一,善使“流云剑法”。据说为人忠厚,老实。号称:“青峰侠士”。李继德听了,当下决定派人下山。他说毕竟我们叫忠义堂嘛!其三人就便下山来了。弯刀眉的叫张赛,生的浓眉大眼,虎背熊腰。手上拿把黄金刀足有八十来斤!是忠义堂的大师兄,武功奇高。人称“赛内飞”,据说是因为他没去过塞外。所以他决定去下塞外,把这名字弄成“塞外也飞”。但堂主说一般不让出远门,除非为堂里做件有意义的事。等了八年终于等到这次机会——下山捉狼。旁边那及其精瘦的叫李精寿,是堂主李继德之子,天生好吃,一提道好吃的就流口水,就是长不胖。面黄肌瘦,一身骨头突起。功夫一直不好,每次练功就喊累。都说他名字不好,叫来就“瘦”。他几次三翻让李继德给改改,他父亲只说不能改,“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做人要忠啊!再说这千金难买老来瘦啊,以后一定长寿”就不得以一直没改。只是轻功奇佳,没事就到山上捉野味,也不知是不是捉野味时候练就一身好轻功。近来他觉得野味少了点。所以也就请命下山来了。最左边那个不好说话的叫李凌云,是李精瘦的二弟。长的道是仪表堂堂,意气风发。李继德最是喜爱,毕生所学都教给了他,他不爱显摆,也不知学的怎样。亦是不善言语,李堂主觉得是他见的生人少了。就叫他下山历练历练。。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第二天清晨,天绝便来向师太辞了行,离开了。傲雪一早起来,去看天绝,发现天绝已不见,便急急忙忙的来问师太,师太说已走了一个时辰了。傲雪这时才绝整个人走空了,后悔了起来。师太见爱徒如此落魄,也略知八九了。来道傲雪身边道:“世间万物,有生就有灭,无须挂念。”傲雪本已心乱如麻,听师父这么一说,更是珠泪横下。师父本就怜爱此徒,一看此景便也心酸起来。“既然师妹尘心未眠,不如让她下山去吧”怜玉在旁道,“哎,就算为师有此意,但门规终是不能改呀?”师太道。傲雪听怜玉一提醒跪倒师父面前:“师父,请给徒儿一次机会吧。”师太面无表情仰天不语,几个师姐也忙求情。看看眼前情景,了尘只得把心一横。“如此也罢,只是从此你便不在是我徒弟”此时了尘眼里已噙着泪光。傲雪心中又囍又悲,给了尘磕了三响头便奔门而去。“如此事不成你还可回来”了尘望着傲雪远去的背影道,此时一缕阳光正好穿错大殿。

      话说蜀门弟子离开之后,师太就派人照顾天绝。傲雪觉天绝本是救自己受的伤,心里感激便主动要求照顾天绝。每天端茶送水,换药,到是无不周到。有时也闲聊几句,到屋外闲庭散步。这一来二去,天绝觉得这女孩虽有些傲气,但也善良,伶俐,而且很会照顾人。便渐生爱慕之心。而这傲雪,本就觉得欠天绝一份人情,加之言语之间感觉这小伙聪慧,善良。最重要的是都说“现在的男人不可靠”,他却不然,老是给人一种安全感。尤其他们杀小野猪时,他那一声“不要”实在太感人了,弄得几个峨眉女弟子几天没睡着。这男人就是容易冲动,女人就是容易感动。郎有情,妹有意。怎奈寒冰锁烈玉。自是互生情愫,怎破门规枷锁。这一切都被傲雪的师姐怜玉看在眼里,于是她来到莫天绝的房间。敲开房门,道:“这也一月有余了,公子伤好些了没?”“多谢关心,已无大碍”天绝不知怜玉是何用意,只有随口回了一句。“我看公子在此也有些时日了,吾师留公子在此本为养伤,现伤已好。峨眉这女流之地,公子可有不便之处?”天绝心知怜玉在赶他离开,可心恋傲雪,一时又不之该说什么。只的吞吞吐吐的说:“打扰多时还请见量”,怜玉又道:“本不该赶公子走的,怎奈最近俗务繁多,师父又不好开口,这得罪人之事,就只有我们这些当徒弟的来做了”天绝听吧,心是不舍也只有答应了。怜玉临走时又对天绝讲了几句,天绝笑了笑便准备行装去了。

      话说出门之后更是一路狂奔,不多时便到了山腰子茗亭。只见亭内一人正在向她挥手,走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要找的莫天绝,一时反而傻了眼。原当日怜玉告诉天绝,如果他直接向师太提亲,碍于情面,师太肯定不准。只的让他先下山,让傲雪来求师太,师太对傲雪本就宠爱,师太一定会答应。虽然不道义,但也只此一计。傲雪听罢,又急又喜。天绝就凉亭角上劈下一铜块刻下一行字:梅山傲雪同白首。已表心意。傲雪见状也在旁刻下一行:天命无绝不留头.二人刻吧便算是定了终生。两人又上了峨眉将此事原委告诉师太,师太又喜又气,喜的是徒儿找到了归宿,气的是失去了爱徒。但是以至此已无它法,也就祝福他们了。二人别了师太,又到蜀山见了师父,便回中原拜见莫颜回准备成亲。

      莫颜回见天绝不仅武艺精进还找到了媳妇,甚是高兴。广邀八方宾朋准备成亲之事。时间就定在九月初八。九月初八一大早,朝霞绚烂,大地金黄。莫家四处张灯结彩,红烛高照。峨眉,蜀门,少林,昆仑,华山。。。各大门派竟来贺喜。莫父心里更是高兴。不多时花轿把新娘送到,天绝穿红挂绿把傲雪接了进门,“一拜天地”喊声起,堂内气氛高潮迭起。二人缓缓弯下腰,享受这幸福时刻。恰在此时,门外一阵喧哗,一蜀门弟子满身是血冲进屋来。“师父,蜀山。。。”话未说完已断气。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蜀门的大师兄马郁。

      三人捉了一只兔,道是一人高兴,一人愁,还有一个看不穿。三人又回到大青石上,李精瘦心头自是高心,摆弄起手里的兔子,就等拿回村去炖了。那张塞心头就毛糙的很,不晓得那天才能做完他那有意义的事。转过头过来看还在闭目的李凌云,“你每天不说话,你到底在想捉狼的事没?”张塞问。李凌云转过头来,点了一下头。才又“恩”一声。那张塞气的实在不想说他。“反映太慢了”看看子时已已过,干脆躺在青石上睡起觉来。李精瘦看他睡觉了,转过来对李凌云说,“二弟你守着,我先睡会儿。天亮就叫我。”李凌云也不说话,算是同意了。李精瘦便抱着那只兔子睡了。也不知过了几时,只觉的有人拉他的衣服,想想是天亮了,睁开眼一看一片漆黑。正想发火,只见张塞和李旭正竖起耳,不知道看到些什么。也没敢说话。只见眼前二十丈以外有一黑影在迅速移动,速度极快。正往村中去。三人立即飞身过去,看看近了。那影子忽然转身向三人飞身过来,李精瘦迅速闪人,张塞和李凌云更是不由分说同时一刀砍去,刀光之下只见一物被劈成两半。捡起一看,两大节竹竿而已。竹枝像是刚被砍下来的“嗨,我还以是什么,没用的东西”李精瘦道。“不对”凌云道,“这不对呀.”张塞道:“不是说是狼吗?怎么会有竹子,刚飞过去的又是什么?难道是有人。。。”细看之下,竹枝下竟有一牌,红铜制成。上刻两行字:梅山傲雪同白首,天命无绝不留头。几人看罢,忙追出去时,那里还有人,空留一片竹林。几人只的等到天明,回村去了。

      三人回到村里把昨夜之事一一道与村长,村长实在不知此人是谁。只得立即召集大家到村中商议。众人皆至,均是议论纷纷。“道底是谁这么缺德?跑到村里偷东西。”“这村习武的不多,但能够从”“塞外飞”手下跑掉的是没有的。”“那道不一定”“可能是外来的”。。。你一言,我一语。但都不知铜牌出处。此时人群中走出一老叟。年岁极高,两鬓花白,双目有神,只是半边脸上像是蒙了一层黄布,一大块黄斑。总觉不甚自然。道是神采不减,精神极佳。他把铜牌拿过来一看,顿时一怔。有神的双眼,一下流露出的惊恐,把众人惊呆了。老叟看了一眼三人,确认他们没有撒谎:此人乃大魔头“莫天绝”,人称“末路狂狮”,他有一套掌法叫“暗夜疾风”,当年几乎灭了整个武林!”众人目光都集中道老叟身上。“说起来已经百年以前的事了,莫家在中原也算小有名气,家传一套掌法名叫“莫魂回沙掌”,此人只十二岁便有七层功力,十七岁时已学成所学。其父莫颜回见他聪慧,便把他送道蜀门修练,莫天绝每天勤学苦练。不多时就学了会了蜀门的“千斩剑”,“当阳剑”两大绝学。蜀门长门钟道长和莫颜回本有旧情,有见他天资聪慧。经常带他各处云游。一日来到峨眉山,峨眉风景秀丽,山道两边秀木林立,芳花使艳。处处鸟语猿蹄。山间清泉长流,云海绵延,不愧仙山之名。到了峨眉,“了尘”师太见钟道长远来。出山门迎接。旁站几位尼姑均长发飘然,眉目清秀。一身白袍在峨眉金光下自有一身仙气。了尘师太旁一女更有灵气十分,朱唇粉面,柳眉凤眼,芊芊玉手,完羙的S型曲线,反正好之又好。“久已听说钟掌门云游四处,今终于游到敝山实在荣幸。”钟掌门道:“师太见笑了,久已想来宝地仙山,可惜俗务缠身。方到此处,叨扰之处还情师太见谅。”师太笑道:“钟长门客气了。请随我来”一干人等均来到金顶。金顶自有气派,门外大书四字“大雄宝殿”,金光闪闪,漫玉流金。殿内,奇花秀草摆在廊前。“金缕兰”·“合凤叶”`“丈靑树”他处不曾有的这倒是多了。莫天绝看的眼花缭乱。此地处处是新鲜,方方是稀奇。看的他心潮澎湃,自家到蜀门尽是清幽之所,那见过这繁花似锦,更何况还有一群,妙龄女郎。走了一刻,方到殿中。殿中落坐,“上峨眉茶”师太叫道,“这是蒙顶山的好茶,你尝一下”“的确好茶,不过怎么在蒙顶山来的茶,叫峨眉茶?”“此处离蒙顶近,我说蒙顶怕你不清楚,所以就叫峨眉茶了”。“哦。。。”钟掌门道。“钟掌门云游,路上可有所见闻?”“道是没甚其事,只有在幽冥山过时,突遇*,我和几个弟子迷了路,走到一处村庄,村内从不关门闭户。阡陌相通,鸡犬相闻。而且里面人个个虽相貌不佳,却是神采奕奕,盛情的很。四处都觉有股暗功,却又没又一丝杀气。我们便讨了杯酒喝。走出村的时候看见一老者,力气奇大,在村口挖墓地,说是要死了。问我们能不能帮他挖,我觉得他起码还能活十年。再说,那有帮活人挖墓地的。。倒是我徒弟去帮他挖了半天。他带我们去他家吃完饭后,我们出村时听说他真死了。”旁边几个徒弟忙点头称是,只有莫天绝不做声。“世上倒还有这等奇事”了尘师太道。“钟掌门,既已道此,我还有一事相求”,“师太请讲”,“近来峨眉附近山上,森林太过茂密。常有野猪出没”“你不会是要我门帮你砍材吧?”“那里,那里我想请,钟掌门帮我捉下野猪,那些野猪时不时的到山上屋内乱闯,撞坏了不少东西。你知道我们峨眉不吃猪肉,又不杀生的,所以只有请你帮我们把野猪杀了”“哦,原来如此!那好吧,怜我堂堂蜀门弟子倒是成了杀猪匠,不过要捉多久啊?我们还要去云游乃”“用不了多久,最多半月”那好吧。“傲雪,你带钟掌门他们到厢房。好好照顾”“是”那S型的女孩道。原来那女孩叫颜傲雪,在了尘师太的弟子中排名第七,也是最小的一个。生性寡言,有雪一般的冷傲,天生丽质倒也不惹人讨厌。

      一块大黑青石上,三个身穿青衣的男子坐在上面。双目微闭,一动也不动。大概是睡着了。哎,真可惜了眼前的景色。一大片幽深的竹林,其间有几株杂树。竹枝上面一轮明月正挂天空,旁边几朵娇艳的云彩正相伴。偶有几声鸟鸣,可能是一觉梦醒了。真是明月竹间照!只是少了清泉。不过,倒也好睡觉了。突然,一个黑影穿过竹林,“哧”的一声微响。三男子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眼,大步流星追了山去。瞬间便出十丈之外。一男掠竹而过顺手采下一片竹叶,脱手向黑影飞去,黑影顺势而倒。三人靠近,一男大笑道:“哈哈,又有一顿兔肉了。”说着口水就掉道地上了。"你就知道吃!”旁边弯刀眉的男子道。另一男道是不做声,只是眉头紧锁。“都七天了,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那弯刀眉的男子道。

      又过半月,莫天绝依旧不能下地。钟掌门走到屋外,一弯新月挂在天边。想想已近中秋,想起离开蜀山已半年有余,翌日便来向师太辞行。“贫道想明日回蜀山”。“怎么,掌门要走?”。“想来离蜀山已半年有余,中秋将近,贫道也该回去看看了。只是有一事心存记挂。。。”“钟掌门自不用说,天绝我一定派人好生照料”了尘师太道。“那就有劳师太了”“此事本因我而起,何来劳烦之说?还请钟掌门放心便是”第二天,钟掌门到天绝房内交代完,便带其弟子离了峨眉,往蜀山去了。岂止一场浩劫正等着他们。蜀门上下一百三十六人,几乎无一幸免。此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几人闻声望去,莫天绝被一头野猪从后面撞到在地。原来那小野猪的母亲见下野猪有危险,拼命的撞了过来。按说像莫天绝已是武林高手之列,那会被一小小野猪伤到。只怪当时,所有人精力都集中在傲雪身上,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关老爷不也倒在暗箭之下吗?哎,一切都是天意!此时,被这野猪一撞,莫天绝竟也站不起来了。。。几蜀山弟子,一见,挥剑便向那野猪刺去。“不要”莫天绝叫了起来,放它们走吧。“它也是救子心切”。几人方才住了手,立即将莫天绝送上峨眉救治。了尘师太一听人被伤了,又是赔礼有是道歉。再资深的女人怕事的啊。还是钟掌门比较镇定。看了看天绝的伤势,裂了三条肋骨,还好没断只暂时不能和他们回蜀山了。钟掌门问:“师太这可有“接骨丹”啊,”“有,快去给钟掌门拿出来啊”师太这才回过神来。钟掌门给天绝服下三颗接骨丹。接这又为其运气疏通血脉,又让弟子找来些跌打损伤的药敷上。这才算告一段落。钟掌门走出屋外,夕阳已落下了它最后一点余晖。至此杀猪之事就再也未提。

      傲雪把他们带到厢房安排妥当后,不忘叮嘱。“几位大侠早些休息,明天的事就烦劳诸位了”说完微微一笑,真是回眸一笑生百媚。几个蜀门弟子都看傻了眼。第二天清晨一大早,莫天绝起来的时候几个蜀门的弟子早已在门外等候召唤了,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不多久“了尘”师太便到了,送来了一些早点还有她值得骄傲的“峨眉茶”,只是傲雪不到几个蜀门弟子吃起也觉得不甚合味。打听之下,才知道傲雪去准备去了,几个顿时来了精神。吞完就随师太到了峨眉的仙峰林,据说那些野猪经常在次出没的地方。傲雪早已把要用的绳索等拿到那里了,看到傲雪在那弄绳索,莫天绝的大师兄马郁立即跑了过去,一脸通红的说:“哪里还要绳索。直接杀死就是了,我们还要带回去吃么。”说完,又不停的四下找东西。转了半天问道:“哪里有水吗?刚才吃急了,现在还在卡在喉咙下不去”说完几个蜀门弟子都笑了。“转过山去三里有水”师太道。刚说完马郁便不见了踪影。这蜀山弟子果然不一般,跑都跑的那么快。四个蜀门弟子和几个小尼姑从早上一直守到下午,除了几群鸟以外,一只野猪都没见到。不过和几个美女一起倒也不觉得累,只是不敢交谈。“太阳都落山了,这野猪不会到别处云游去了吧?”马郁道。“它们,可能是去找水喝了”傲雪不急不慢的说道。顿时几个小尼姑笑成一团。几个蜀门弟子倒是没笑,都盯着马郁不说话,意思是都明白了。是夜了,夜没看见一头野猪,只好收队。第二天再说吧。路上几人倒是略微聊了几句。不过都是些“你们这景色多好啊”“当然了,峨眉天下秀嘛”“旁边那树有上千年了吧?”“师傅没说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比我年龄大就是了”“这朵真是奇花!”。。。没说几句就到了山顶各自回房了。

      话说转眼又到了第二天,昨天一天没等到,几人便决定改变方向。傲雪一句话玩笑话倒是提醒了大家。今天到有水的地方去等,野猪找吃的地方很多,但饮水的地方却也只有那几处。且野猪惧高坡,人常去之处也是不会去的,所以就决定到峨眉栈道旁的樱花溪。几人到此,风景更是不错,此处人迹罕至。路边杂草阴映,潺潺溪流顺流而下,低崖出几株兰花,叶长三尺,宽足有一寸,上开九朵黄颜色的虎头兰。叶片中又有紫色斑纹,甚是好看。此时香味正浓,虽不及春兰花香,但也别有韵味。二十来株樱桃树在溪边岸然而立,只是不是开花时节,倒也郁郁葱葱。想来也就是樱花溪名来之由了。几人细察之下,就在离樱桃树不远处道有一空地,虽是不大,但上面布满了脚印,几个尼姑一看,就是这了。于是就摆下阵来,就在不远处等待。及至傍晚,果有几头野猪过来。几人立即来了精神。野猪走近后立即拉起围网。大势屠杀开来,几个蜀门弟子杀的欢。几个尼姑在旁看的看的直瞪眼,了尘师太更是“善哉,善哉,罪过,罪过。。。谁叫你撞坏我的“景云瓶”。”原来是有天野猪冲进大殿旁的,清运斋,撞坏了了尘师太插花的“景云瓶”。这个“了尘下手”也太恨了点。钟掌门只不做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此七天,野猪也杀的差不多了,见野猪见少就没有帯网,几人均是武林高手。也不惧几头野猪。这几次下山,“了尘师太”也不去了,她说看了就让人不忍心。就让几个小尼姑跟了去,钟门也在山上喝茶了。几人来到山下,这几次野猪都少了不少,也就放松了许多。又有一群野猪至,不过这次比前几次都多了不少,约有三十来头。而且不少都在五百斤以上,据说这种猪一旦发起火来,能撞到碗口粗的大树。几人均是不敢怠慢,力求一刀致命。真是刀光剑影,四下飞血,转眼,已去大半。莫天绝手起刀落,野猪无一幸免。待他在次举刀时,眼下一头,小野猪。实在是下不去手,众人将目光转向他。恰在此时,他眼神忽然机警,顺他眼望方向看去,一头八百来斤的野猪慌不折路,正从南面冲向几尼姑,离得最近的便是——傲雪。重要的是几尼姑无一察觉!(都看帅哥去了)。看看将近,几蜀门弟子,舞剑飞身而去,那知距离太远,已是来不及了!猛然一瞬间,就在野猪刚要撞道傲雪的一霎。野猪突然倒地不动了。原来就在此一瞬间,莫天绝使出了他的家传武功——莫魂回沙掌!此是超远程攻击啊!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幡然只听的“啊”的一声,莫天绝已倒在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