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乱世殇雄

作者:罔生 | 奇幻玄幻 | 围观:9723

收藏

  《乱世殇雄》小说的主角是陈敬威陈敬智,是由罔生所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乱世殇雄主要原因讲诉了:这个故事讲诉的是一对兄弟在乱世求生本能的经历,两人从弱小时相依为命,到再后来明白了什么是乱世的法则,就在这个时代就慢慢的展露出自己的獠牙,就在这个乱世强势崛起。事情回到先前秦颉欲除敬威,而敬威被迫出逃时。。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陈敬威陈敬智小说叫做《乱世殇雄》,这里有乱世殇雄全文在线阅读!陈敬威陈敬智小说精彩节选:“救火啊!救火啊!”太守府周围忽的起了大火,看着熊熊烈火许攸微微一笑。心想到的“看样子这刘汉绝非秦颉所说的无用善徒。

    只见这女孩生的是粉黛玉容菱花面,面似桃花三月鲜,鲜红点点樱桃口,口内玉米银牙含,含情一双秋波眼,眼赛灵杏柳眉弯,弯眉好像江心月。总之一句大白话,绝了。女孩年纪其实也不过十二三左右正直豆蔻年华,有着孩子向成人间蜕变独有的美。

    越想越惊,急匆匆的下令到:“尔等分批,半数寻周遭村落,半数探查一番山林若有强人掠了一孩提的消息,速速来报!”话虽这么说,但庞德还是一马当先的往山林中跑,毕竟若在村庄尚且无碍,但若真是落入强人之手那是早去一分便多一分生机。至于猛兽,庞德是不敢想了。

    其实庞德在略微整顿好城中的事后便慌忙带人去迎接敬智,然而约定好的地方却不见人影,一时间面对千军万马如同泰山般面不改色的庞德慌了,心里莫念到:“该不会被什么劫匪抢了去吧?或者被野兽叼去……

    张仲景也不愧对他的名声,在其的调养下。不多久,敬威便以痊愈。见见敬威已然痊愈,张仲景也不多久逗留,也不待敬威道谢提起行囊便走只留下了一张纸条。徐璆不久前也已经回荆州复命,而宛城这一带在他绘声绘色的吹嘘下,敬威已经成了圣人般的人物。前前后后三个月。黄巾之乱的高潮期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事情回到先前秦颉欲除敬威,而敬威被迫出逃时。

    和历史的区别只是不需朱儁领兵来攻南阳,便已在敬威的推助下提前收复宛城。朱儁便和皇甫嵩一同北上。只可惜了这样的大好机会却没能多收下一些名将谋臣。也没有和那些历史名流打个照面。

    敬智见庞德不回话继而威胁道:“你要还不回去救我哥,我立马从马背上翻下去!”庞德自然还是没有理会,庞德不觉得一个孩子会有足够的勇气翻下马背。回到现在,有多少成年人在有安全防护情况下依旧不敢蹦极呢?在庞德还在拼命赶路时,没想到敬智竟然牙齿一咬,眼睛一闭,手脚并用的翻了下去!

    “这一定是刘汉那小子搞的鬼!来人啊!全城收捕刘汉,见到了立斩不赦!”秦颉一边下令,一边召集了手下骑兵翻身上马欲自己亲自搜捕。

    便将方才烧好的药泼了去,惹的尚还在场的阆中勃然大怒。几个阆中便上前质问,却被其用一大堆医学术语说了个哑口无言。便有到敬威面前报告此事,敬威不由的摇头苦笑,本事大的人,脾气也一样大。“任他去吧,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敬威吩咐道。

    “秦颉谋反已然伏诛,尔等皆受其蒙蔽,速速投降以免落个反贼的罪名株连九族!”徐璆摆出官架子威严的说道,众军士见刺史都已经如此说了便纷纷跪地请降,在徐璆的组织下民兵一同救火 索性没有良成大祸。而敬威的亲兵则四处寻找大夫,唯恐自家主公出事。

    饭席开始没多久,便被屋外的嘈杂声打断了。紧接着就是叩门声,当红昌父亲打开门后看到的是排列整齐的军队,他并没有像普通老百姓一样慌乱而是回想起了当初的张忠以及府衙的官差,有的只是怒意。敬智在屋内看见是庞德领队,不由长长的舒了口气。看样子,哥哥没事。

    “小弟弟,你好点了吗?你该不会是宛城大火里失了家室的孩子吧?”女孩一颦一簇间都展现的楚楚动人,美到敬智只顾端详她的面容以至于没有听见她说什么。

    红昌说道:“在我六岁那年,家母便被人虏了去……”,没有前因后果,红昌将一切都说的简单明了,却让敬智听的心痒痒,但也知晓不该追问。

    皇甫嵩,朱儁于8月到达东郡仓亭,大破、生擒卜己,斩杀七千多人。而董卓进攻张角不成功,无功而还中途被黄巾军所伏被刘关张三兄弟所救,便在乙巳日要求皇甫嵩、朱儁继续北上。

    不久之后张仲景果真被徐璆寻得,张机一到来便给了宛城内的阆中一个下马威。张仲景先是来见了一下敬威,便自顾自的走去药房也不搭理人,看了一圈众阆中开的药。

    “我叫陈敬智!你叫什么名字?”女孩的话还未说完却被敬智打断,只见敬智此时涨红了脸显的很害羞,但声音很是响亮。女孩先是吃了一惊,但看着敬智这副模样却是嫣然一笑,那笑容仿佛能滋润荒芜的大地,圣洁的光芒一点一点浸入敬智的心中。笑罢,女孩端庄的回道:“我叫任红昌,那么敬智你住哪呢?”

    主公临危将此重任托付于我,我却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砸了,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然而红昌却没有放弃,似乎很久没有将心中的这段往事诉说出去了。一个人将这段痛苦的回忆埋在心中,是多么煎熬的一件事……顿了顿红昌继续说到:“父亲虽然即使赶到,但张忠权势在手,直接下令打断了父亲的一条腿,将父亲按压于地。更加丧心病狂的是,他竟然当着我和父亲的面将母亲凌辱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