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近卫高手

作者:夜深自呓 | 都市异能 | 围观:15431

收藏

  新书推荐,《近卫高手》由夜深自呓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里的主是秦风,内容主要讲:为报答救命之恩,兵王秦风归来都市,化身护花狂魔守护妻。“妻子,我秦风什么都没有,空有一具强壮的身体和绝世的脸蛋,为报答你爷爷对我的救命之恩,我决定对你以身相许!”“哎哎哎,各位美女请自重,我可是...“**,我看你就是个小偷!”陈亮脸色铁青,冷声说道:“你怎么可能配得上秋雪?哼,我劝你立马把钥匙交给我,然后再跟我去警局,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看你这意思,是打算耍赖了?”秦风眯了眯眼。“耍赖?你这钥匙分明是偷来的,还好意思说我耍赖?”陈亮眼中闪过怨毒之色:“看来你是不打不诚招了,那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这从乡下来的小偷!”话落,陈亮双腿一撑,摆出一个标准规范的跆拳道起手式,随后大步朝着秦风迈进,速度奇快,毫不留情的向秦风脑袋出拳。“动手是么?”秦风脸上寒芒一闪,不退反进,极为巧妙的躲开了陈亮一拳,同时他那坚若钢铁的肩膀,也是一记千斤顶撞击在陈亮胸口上。“噢!”可怕的冲击力让陈亮失声惨叫,当场就像是被车撞了一般的飞出去,倒在地上后就如一只弓形虾,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痛不欲生。好痛!陈亮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痛,仿佛浑身骨架都被瞬间拆散了一般!“你们在干什么?”也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喝声响起。秦风和陈亮纷纷闻声望去,只见李秋雪那极其惊艳的身影,正好从一辆玛莎拉蒂豪车中下来,冷若冰霜的她不论走到哪里,都犹如一座冰山好看又寒冷。看到李秋雪,陈亮双眼发光,顿时都忘了疼痛,急忙爬起来跑过去道:“秋雪,你可算是回家了,你知不知道,你家钥匙被小偷给偷了!”“小偷?”李秋雪皱起了眉头。“就是他!”陈亮指向那一脸笑意的秦风,狠声说道:“就是这个从乡下来的小偷偷了你家钥匙,刚刚我为了帮你抢回钥匙,奋不顾身的和他大战了好几十个回合,这小子打不过我就用暗器算计我,把我打倒在地。你回来的正好,我现在拖延住他,你赶紧报警,可千万不能让这种偷鸡摸狗的人逍遥法外!”为了得到女神的芳心和那几十亿的财富,陈亮咬着牙决定再去和秦风动手。“等等!”李秋雪出声喝止。陈亮脚步一顿,转头疑惑的看着李秋雪。李秋雪更是目光奇怪的看着陈亮,语气中透露着陌生:“陈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第一,我和你不熟,所以你不用为了我做什么。第二,你所说的小偷,目前还没有偷我的任何东西,那钥匙,是我给他的。”“什么?”陈亮骇然大惊:“真……真是你给他的钥匙?他……他真是你的老公?”“老公?”李秋雪黛眉微挑,心若明镜的她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目光冷冽的扫了秦风一眼,看到后者那一脸贱贱的笑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很想否认。但目光一转,李秋雪也很烦这陈亮隔三差五来骚扰他……于是在做过衡量之后,李秋雪在陈亮面前无情的点了点头:“对,他是我老公!”陈亮瞪大了双眼,呆若木鸡。羊城无数纨绔追求都没一人得手女神李秋雪,居然真的被这么一个乡巴佬给拱了?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现在相信了吗?”陈亮还没接受现实,秦风那得瑟的笑声便传进他耳中:“愿赌服输,我的一万块钱,拿出来吧。”“愿赌服输?”李秋雪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臭小子,给你!”而陈亮则是再没不信的理由,愤愤的从怀中摸出一万块钱给秦风,随后阴沉沉的说道:“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狠话说完,陈亮飞速上了自己停在路边的豪车离开。“富二代的钱就是好赚啊。”瞧着陈亮狼狈而逃的背影,秦风笑了两声,正准备数钱,却是忽然感觉有杀气。杀气来自于李秋雪那对星空般璀璨迷人的双眼。“秦风!”李秋雪狠狠的瞪着秦风道:“你……你是在拿我和别人赌吗?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把你当我老婆啊。”秦风却是不觉得有什么:“正好我这次回国没带什么钱,有傻子送钱,不赚那我不就是傻子了吗?”“我还不是你老婆!”李秋雪气的胸疼:“而且,就算我是你老婆了,你也不该拿我去和别人赌!”“好像有点道理。”秦风沉吟了一会儿,继而认真的点头道:“行吧,那我答应你,等你真的成我老婆了,我绝对不会再拿你去和别人赌。”“什么?”李秋雪怔然,成了老婆后不拿她去赌,意思就是没成老婆前,还是会拿她去赌了?“**……”李秋雪想杀人了,皓牙紧咬正准备和秦风好好理论一番,包包中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秦风已经开始忙着数钱。“等下再和你算账!”李秋雪狠狠的瞪了秦风一眼,摸出手机接通电话,余怒未消的她声音很冰冷:“什么事?”“什么事?秋雪,我最近好像没惹你生气吧?”对面传来一道好听又很郁闷的女人声音。李秋雪闻声愕然,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是自己的闺蜜林静打来的电话,当下暗恼自己被秦风气昏了头,居然都忘了看来电显示。“被一个王八蛋气到了。”李秋雪白了身旁那还在数钱的秦风一眼,咬牙切齿道。“什么王八蛋居然能气到我们家的大总裁?咯咯,要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林静的笑声很妖娆,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那是个妖精。“你会认识的。”李秋雪苦笑一声道:“我已经下班到家门口了,什么事情快说吧。”“到家了?”林静急忙道:“你先别回来,厨房的水管坏了,你先去找物业的人过来修吧!”“我知道了。”李秋雪挂了电话,直接往物业方向行去。秦风数完钱发现李秋雪已经不见,当下一阵无语:“咱这未来老婆还真是难伺候啊,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先回家了。”一边发着牢骚,秦风一边已经进了别墅院子,然后用李秋雪给的钥匙打开了别墅大门。门才刚打开,秦风就被眼前的一幕看傻眼了。羊城,一家高档咖啡厅中。咖啡很苦,但坐在秦风对面的女人却很美。一身职业套装裙素裹,完美呈现出她那丰满诱人身材曲线,该挺翘的地方一点都不含糊,不该凸出的位置则是没有半点多余的肉。不施粉黛的一张冰美脸蛋,明眸皓齿,精美无暇,尽管她的脸色一直板着,却仍是犹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让人几乎挪不开视线。她叫李秋雪,今年26岁,李氏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也是羊城无数男人的梦中女神。同时,她还是秦风的未婚妻。而此时在两人中间的玻璃桌上,则是有着一张刺目的支票,上面写着一百万。“这是一百万现金支票,随时可以兑现,你拿走,然后离开我的世界。”李秋雪伸出玉手将那支票推到秦风面前,打破安静的声音,冰冷淡漠,就好像这事情她已经决定,谁也改变不了一般。她一向都是如此强势。然而,秦风却是连看那支票一眼的工夫都没有,因为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是在李秋雪的脸上和胸口徘徊着,好像没什么比这些更让他有兴趣。“你看够了没有?”觉察到秦风的目光,李秋雪黛眉蹙起,语气中透露出寒意。“差不多了。”秦风这才收回目光,咧嘴笑道:“胸大**圆,是块生儿子的料,恭喜你有资格成为我的老婆!”“什么?”李秋雪吃了一惊,脸色顿时暗沉了下来:“秦风,你是没搞明白状况么?我的意思是你拿走支票,然后放弃对我的一切想法!”“哦,你说支票啊。”秦风总算看到了那张支票,只是看了一眼后他就立马摇头:“撕了吧,我拒绝你的要求。”“嫌不够?”李秋雪的目光充满了鄙视,她很不喜欢贪婪的人。“不是不够,是不行。”秦风肆无忌惮的又在李秋雪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后笑眯眯的道:“你我的婚事,是你爷爷生前定下的,男人启口无戏言,既然我承诺了你爷爷要娶你,那就必须要做到。”“可我不喜欢你!”李秋雪冷冷的说道,秦风的眼神让她很恶心,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临终前一定要她嫁给这么恶心的一个男人。“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秦风轻笑。“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我有。”“你……”李秋雪有些被气到,不过她很快又平复了情绪,目光冷冽的继续说道:“在今天之前,我们连一面都没见过,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婚姻会很荒唐?”“是有些荒唐。”秦风笑了笑:“但我刚才说了,答应过你爷爷的事情,我必须要做到,当然,如果你实在要违背你爷爷的意愿,我也没办法。”“我……”李秋雪无力反驳,她怎么能违背爷爷的意愿?爷爷临死前百般嘱咐,要她不论如何都要嫁给这个叫秦风的男人,如今爷爷已经走了一个月,秦风却是忽然找上门来,倘若她强行不嫁,岂不是对不起爷爷的在天之灵?那就让这个恶心的男人主动放弃!“我不会违背我爷爷的意愿,但是……”李秋雪精美的嘴角微微翘起,效仿着秦风刚才的眼神在秦风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即冷笑道:“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绰绰有余。”秦风满脸认真的说道。“绰绰有余?”李秋雪差点没惊掉下巴,原本还想利用身份给秦风制造压力,让他知难而退,谁想到,这家伙反而还觉得她李秋雪配不上他了?哪位神仙给他的自信?她,李秋雪!十六岁就被世界最高学府录取,十八岁拿到经济学硕士学位,二十岁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二十一岁回国后接手李氏集团,短短五年时间,将李氏集团的规模扩大了近十倍!她是羊城经商界公认的天才女强人,智慧与美貌的结合体,追她的男人能从羊城排到燕京去,每年羊城最美女人评选杂志上,都是她独占封面!而秦风呢?相貌平平,穿着朴素,除了身材匀称之外几乎没有优点,如果把他丢到人海里,李秋雪敢保证自己都认不出谁是秦风!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居然会这么认真的告诉她……配她,他绰绰有余?这种男人简直该立刻拉出去枪毙!“秦先生!”李秋雪深呼一口气,怒极反笑道:“我觉得你对我包括对你自己,都有很深的误解。”“你不信?”秦风淡笑。“我能信吗?”李秋雪就像在看待一个傻子看着秦风。“那我们可以打个赌。”秦风说道。“赌什么?”李秋雪问。“三个月内,如果你没有爱上我,我退出你的世界,从此再也不打扰,就当是我违背了对你爷爷的承诺,不是你不愿意嫁给我。”秦风注视着李秋雪道。“你确定?”“我确定。”“这可是你说的!”李秋雪冷哼一声道:“三个月后,如果我没有爱上你,你就自己主动离开!”“但如果三个月后,你爱上我了呢?”秦风眯着眼睛笑道。“不可能。”李秋雪斩钉截铁的道。“我说如果。”“如果……”李秋雪几乎没多想:“如果三个月后我爱上了你,从那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算是让我吃翔,我也绝对没怨言!”李秋雪觉得自己是不可能爱上秦风的,所以许下什么承诺都无所谓。“我不会让你吃翔,不过会不会让你吃其他东西,那就不一定了。”秦风若有歧义的坏笑道。“恶心!”通过秦风的眼神,李秋雪不由想到某些肮脏的画面,当下呸了一口起身欲走,而心里对秦风的感觉,也是更加鄙视厌恶了。“老婆请留步!”秦风忽然喊道。“我不是你老婆!”李秋雪气的是汗毛都炸开了。“三个月后,你不就是我老婆了吗?”秦风笑的很有自信。“**……”李秋雪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不要脸,当下也懒得和秦风这种无赖啰嗦:“还有什么事情赶紧说!”“把你家钥匙给我,未来三个月,我住你家。”秦风微笑道。“为什么要住我家?”李秋雪显然不乐意。“老婆你傻吗?”秦风满脸奇怪的看着李秋雪道:“我住你家,当然是为了和你培养感情啊,三个月时间转眼就过,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努力一把,不辜负你爷爷的在天之灵?”。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这……这不可能!”

    看着秦风手中捏着的熟悉钥匙,金丝眼镜男陈亮愣了好半晌,终于回过神来:“假的,这肯定是假的,秋雪的钥匙怎么会在你手里?说,你小子是不是偷来的?”

    “偷?”

    秦风闻言不乐意了:“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会偷吗?这是我老婆亲手交给我的!闲话少说,我已经证明李秋雪是我老婆,一万块钱拿过来吧。”

    “**,我看你就是个小偷!”

    陈亮脸色铁青,冷声说道:“你怎么可能配得上秋雪?哼,我劝你立马把钥匙交给我,然后再跟我去警局,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看你这意思,是打算耍赖了?”秦风眯了眯眼。

    “耍赖?你这钥匙分明是偷来的,还好意思说我耍赖?”

    陈亮眼中闪过怨毒之色:“看来你是不打不诚招了,那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这从乡下来的小偷!”

    话落,陈亮双腿一撑,摆出一个标准规范的跆拳道起手式,随后大步朝着秦风迈进,速度奇快,毫不留情的向秦风脑袋出拳。

    “动手是么?”

    秦风脸上寒芒一闪,不退反进,极为巧妙的躲开了陈亮一拳,同时他那坚若钢铁的肩膀,也是一记千斤顶撞击在陈亮胸口上。

    “噢!”

    可怕的冲击力让陈亮失声惨叫,当场就像是被车撞了一般的飞出去,倒在地上后就如一只弓形虾,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痛不欲生。

    好痛!

    陈亮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痛,仿佛浑身骨架都被瞬间拆散了一般!

    “你们在干什么?”

    也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喝声响起。

    秦风和陈亮纷纷闻声望去,只见李秋雪那极其惊艳的身影,正好从一辆玛莎拉蒂豪车中下来,冷若冰霜的她不论走到哪里,都犹如一座冰山好看又寒冷。

    看到李秋雪,陈亮双眼发光,顿时都忘了疼痛,急忙爬起来跑过去道:“秋雪,你可算是回家了,你知不知道,你家钥匙被小偷给偷了!”

    “小偷?”李秋雪皱起了眉头。

    “就是他!”

    陈亮指向那一脸笑意的秦风,狠声说道:“就是这个从乡下来的小偷偷了你家钥匙,刚刚我为了帮你抢回钥匙,奋不顾身的和他大战了好几十个回合,这小子打不过我就用暗器算计我,把我打倒在地。

    你回来的正好,我现在拖延住他,你赶紧报警,可千万不能让这种偷鸡摸狗的人逍遥法外!”

    为了得到女神的芳心和那几十亿的财富,陈亮咬着牙决定再去和秦风动手。

    “等等!”李秋雪出声喝止。

    陈亮脚步一顿,转头疑惑的看着李秋雪。

    李秋雪更是目光奇怪的看着陈亮,语气中透露着陌生:“陈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第一,我和你不熟,所以你不用为了我做什么。

    第二,你所说的小偷,目前还没有偷我的任何东西,那钥匙,是我给他的。”

    “什么?”陈亮骇然大惊:“真……真是你给他的钥匙?他……他真是你的老公?”

    “老公?”

    李秋雪黛眉微挑,心若明镜的她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目光冷冽的扫了秦风一眼,看到后者那一脸贱贱的笑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很想否认。

    但目光一转,李秋雪也很烦这陈亮隔三差五来骚扰他……

    于是在做过衡量之后,李秋雪在陈亮面前无情的点了点头:“对,他是我老公!”

    陈亮瞪大了双眼,呆若木鸡。

    羊城无数纨绔追求都没一人得手女神李秋雪,居然真的被这么一个乡巴佬给拱了?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现在相信了吗?”

    陈亮还没接受现实,秦风那得瑟的笑声便传进他耳中:“愿赌服输,我的一万块钱,拿出来吧。”

    “愿赌服输?”

    李秋雪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

    “臭小子,给你!”

    而陈亮则是再没不信的理由,愤愤的从怀中摸出一万块钱给秦风,随后阴沉沉的说道:“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狠话说完,陈亮飞速上了自己停在路边的豪车离开。

    “富二代的钱就是好赚啊。”瞧着陈亮狼狈而逃的背影,秦风笑了两声,正准备数钱,却是忽然感觉有杀气。

    杀气来自于李秋雪那对星空般璀璨迷人的双眼。

    “秦风!”李秋雪狠狠的瞪着秦风道:“你……你是在拿我和别人赌吗?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把你当我老婆啊。”秦风却是不觉得有什么:“正好我这次回国没带什么钱,有傻子送钱,不赚那我不就是傻子了吗?”

    “我还不是你老婆!”李秋雪气的胸疼:“而且,就算我是你老婆了,你也不该拿我去和别人赌!”

    “好像有点道理。”秦风沉吟了一会儿,继而认真的点头道:“行吧,那我答应你,等你真的成我老婆了,我绝对不会再拿你去和别人赌。”

    “什么?”

    李秋雪怔然,成了老婆后不拿她去赌,意思就是没成老婆前,还是会拿她去赌了?

    “**……”

    李秋雪想杀人了,皓牙紧咬正准备和秦风好好理论一番,包包中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秦风已经开始忙着数钱。

    “等下再和你算账!”李秋雪狠狠的瞪了秦风一眼,摸出手机接通电话,余怒未消的她声音很冰冷:“什么事?”

    “什么事?秋雪,我最近好像没惹你生气吧?”对面传来一道好听又很郁闷的女人声音。

    李秋雪闻声愕然,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是自己的闺蜜林静打来的电话,当下暗恼自己被秦风气昏了头,居然都忘了看来电显示。

    “被一个王八蛋气到了。”李秋雪白了身旁那还在数钱的秦风一眼,咬牙切齿道。

    “什么王八蛋居然能气到我们家的大总裁?咯咯,要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林静的笑声很妖娆,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那是个妖精。

    “你会认识的。”李秋雪苦笑一声道:“我已经下班到家门口了,什么事情快说吧。”

    “到家了?”林静急忙道:“你先别回来,厨房的水管坏了,你先去找物业的人过来修吧!”

    “我知道了。”

    李秋雪挂了电话,直接往物业方向行去。

    秦风数完钱发现李秋雪已经不见,当下一阵无语:“咱这未来老婆还真是难伺候啊,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先回家了。”

    一边发着牢骚,秦风一边已经进了别墅院子,然后用李秋雪给的钥匙打开了别墅大门。

    门才刚打开,秦风就被眼前的一幕看傻眼了。羊城,一家高档咖啡厅中。

    咖啡很苦,但坐在秦风对面的女人却很美。

    一身职业套装裙素裹,完美呈现出她那丰满诱人身材曲线,该挺翘的地方一点都不含糊,不该凸出的位置则是没有半点多余的肉。

    不施粉黛的一张冰美脸蛋,明眸皓齿,精美无暇,尽管她的脸色一直板着,却仍是犹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让人几乎挪不开视线。

    她叫李秋雪,今年26岁,李氏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也是羊城无数男人的梦中女神。

    同时,她还是秦风的未婚妻。

    而此时在两人中间的玻璃桌上,则是有着一张刺目的支票,上面写着一百万。

    “这是一百万现金支票,随时可以兑现,你拿走,然后离开我的世界。”

    李秋雪伸出玉手将那支票推到秦风面前,打破安静的声音,冰冷淡漠,就好像这事情她已经决定,谁也改变不了一般。

    她一向都是如此强势。

    然而,秦风却是连看那支票一眼的工夫都没有,因为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是在李秋雪的脸上和胸口徘徊着,好像没什么比这些更让他有兴趣。

    “你看够了没有?”

    觉察到秦风的目光,李秋雪黛眉蹙起,语气中透露出寒意。

    “差不多了。”

    秦风这才收回目光,咧嘴笑道:“胸大**圆,是块生儿子的料,恭喜你有资格成为我的老婆!”

    “什么?”

    李秋雪吃了一惊,脸色顿时暗沉了下来:“秦风,你是没搞明白状况么?我的意思是你拿走支票,然后放弃对我的一切想法!”

    “哦,你说支票啊。”

    秦风总算看到了那张支票,只是看了一眼后他就立马摇头:“撕了吧,我拒绝你的要求。”

    “嫌不够?”

    李秋雪的目光充满了鄙视,她很不喜欢贪婪的人。

    “不是不够,是不行。”

    秦风肆无忌惮的又在李秋雪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后笑眯眯的道:“你我的婚事,是你爷爷生前定下的,男人启口无戏言,既然我承诺了你爷爷要娶你,那就必须要做到。”

    “可我不喜欢你!”李秋雪冷冷的说道,秦风的眼神让她很恶心,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临终前一定要她嫁给这么恶心的一个男人。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秦风轻笑。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我有。”

    “你……”

    李秋雪有些被气到,不过她很快又平复了情绪,目光冷冽的继续说道:“在今天之前,我们连一面都没见过,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婚姻会很荒唐?”

    “是有些荒唐。”

    秦风笑了笑:“但我刚才说了,答应过你爷爷的事情,我必须要做到,当然,如果你实在要违背你爷爷的意愿,我也没办法。”

    “我……”

    李秋雪无力反驳,她怎么能违背爷爷的意愿?

    爷爷临死前百般嘱咐,要她不论如何都要嫁给这个叫秦风的男人,如今爷爷已经走了一个月,秦风却是忽然找上门来,倘若她强行不嫁,岂不是对不起爷爷的在天之灵?

    那就让这个恶心的男人主动放弃!

    “我不会违背我爷爷的意愿,但是……”

    李秋雪精美的嘴角微微翘起,效仿着秦风刚才的眼神在秦风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即冷笑道:“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

    “绰绰有余。”秦风满脸认真的说道。

    “绰绰有余?”

    李秋雪差点没惊掉下巴,原本还想利用身份给秦风制造压力,让他知难而退,谁想到,这家伙反而还觉得她李秋雪配不上他了?

    哪位神仙给他的自信?

    她,李秋雪!

    十六岁就被世界最高学府录取,十八岁拿到经济学硕士学位,二十岁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二十一岁回国后接手李氏集团,短短五年时间,将李氏集团的规模扩大了近十倍!

    她是羊城经商界公认的天才女强人,智慧与美貌的结合体,追她的男人能从羊城排到燕京去,每年羊城最美女人评选杂志上,都是她独占封面!

    而秦风呢?

    相貌平平,穿着朴素,除了身材匀称之外几乎没有优点,如果把他丢到人海里,李秋雪敢保证自己都认不出谁是秦风!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居然会这么认真的告诉她……配她,他绰绰有余?

    这种男人简直该立刻拉出去枪毙!

    “秦先生!”

    李秋雪深呼一口气,怒极反笑道:“我觉得你对我包括对你自己,都有很深的误解。”

    “你不信?”秦风淡笑。

    “我能信吗?”李秋雪就像在看待一个傻子看着秦风。

    “那我们可以打个赌。”秦风说道。

    “赌什么?”李秋雪问。

    “三个月内,如果你没有爱上我,我退出你的世界,从此再也不打扰,就当是我违背了对你爷爷的承诺,不是你不愿意嫁给我。”秦风注视着李秋雪道。

    “你确定?”

    “我确定。”

    “这可是你说的!”

    李秋雪冷哼一声道:“三个月后,如果我没有爱上你,你就自己主动离开!”

    “但如果三个月后,你爱上我了呢?”秦风眯着眼睛笑道。

    “不可能。”李秋雪斩钉截铁的道。

    “我说如果。”

    “如果……”

    李秋雪几乎没多想:“如果三个月后我爱上了你,从那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算是让我吃翔,我也绝对没怨言!”

    李秋雪觉得自己是不可能爱上秦风的,所以许下什么承诺都无所谓。

    “我不会让你吃翔,不过会不会让你吃其他东西,那就不一定了。”秦风若有歧义的坏笑道。

    “恶心!”

    通过秦风的眼神,李秋雪不由想到某些肮脏的画面,当下呸了一口起身欲走,而心里对秦风的感觉,也是更加鄙视厌恶了。

    “老婆请留步!”秦风忽然喊道。

    “我不是你老婆!”李秋雪气的是汗毛都炸开了。

    “三个月后,你不就是我老婆了吗?”秦风笑的很有自信。

    “**……”

    李秋雪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不要脸,当下也懒得和秦风这种无赖啰嗦:“还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把你家钥匙给我,未来三个月,我住你家。”秦风微笑道。

    “为什么要住我家?”李秋雪显然不乐意。

    “老婆你傻吗?”

    秦风满脸奇怪的看着李秋雪道:“我住你家,当然是为了和你培养感情啊,三个月时间转眼就过,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努力一把,不辜负你爷爷的在天之灵?”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