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伙头英雄传

作者:大商飞歌 | 历史架空 | 围观:7238

收藏

  一段波澜壮阔的民国风云史  两个倔长家族的爱恨情仇梦  似史非史似传非传  看英雄侠骨巾帼柔肠  浴血惊艳  人生百味谁知  也须看《伙头英雄传》   伙头英雄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吴安买了一张报纸,转身正要走进家门,一辆黄包车拉着一个人过来喊住吴安。来人四十岁左右年纪,透着一脸精明,吴安认出他是南大街恒盛贸易行的掌柜王铁嘴。。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二人拍了一下手,有粱离去。吴半味看了看夫人,万里香点了点头,吴半味又看了看众人,端起茶杯,说道:“就这样吧,你们干你们的事儿去。有禾,你到我房间来一下。”

      王六还想说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娇喝:“王配菜,休得再缠吴主管!”话音未落,一身男儿装束的晁家二小姐晁曼儿走进厨房。这晁曼儿年方二八,生性豪爽,为晁锡最钟爱的二姨太梅姑所生。晁锡膝下无子,从小便把晁曼儿当儿子抚养,而晁曼儿也似乎明白父亲的心思,从小便爱着男装,现在已到妙龄,却仍不喜胭脂水粉,每日里骑马游街,挽弓打猎,不让须眉。与留洋归来、端庄大方的异母姐晁真儿性格迥异,但关系融洽。晁锡曾多次在人前夸赞大女儿晁真有文君之才,二女儿晁曼有木兰之勇,此生不虚矣。

      吴有粱这时走过来,搂住有禾的脖子道:“姐,你就放心吧。常家四凤虽然人称厨艺高妙,咱吴家三龙未必就输给了她。你和二妹三妹去周家,咱爹就只管看着擎好就是了。有乔、有麦,你们说对不对啊。”

      此时吴府后院,老东家吴半味正兴致勃勃地打着一路‘曦阳掌’。‘曦阳掌’属两仪门户,俗称‘阳掌’,相传为少林俗家弟子神手王克敬所创。当年王克敬单掌震河朔,闯下了极响的名头。吴安等吴半味打完一套阳掌,递上一块毛巾,并将周忠的名贴及适才王铁嘴来访之事告知。吴半味沉吟一刹,吩咐吴安把少爷和小姐们叫到上房听读报纸。

      吴半味想到这里,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按稻儿的意思办吧。到那一天,我和有禾她们姊妹三个去谢家,你们哥儿仨去周家。”

      吴有稷念完报纸,看了父亲母亲和众位兄弟姊妹一眼,便要请安离去。他今天和马吉森有约,要到广益纱厂认识两位新朋友。吴半味用眼神止住了儿子,从袖口中拿出周府聘贴,简要叙述了周府要摆满月席,让吴、常两家同院竞技厨艺的事。吴半味喝了一口茶,不急不缓地说道:“孩儿们,吴、常两家,谁都有能力单独整制百十桌席面,他周家难道不知,何况吴、常两家十数年积怨,安阳城妇孺皆知,他周家更不会不知道,但既然周家这样做了,不管有何意图,都事关吴家声誉,吴家不能不接招。所以,今天我要听听大家的意思。”

      有黍拍拍胸脯:“没问题,大丈夫一诺千金。”

      在吴半味夫妇眼中,这四子三女虽有骨肉之分,却无亲疏之别。长子有稻今年22岁,为人端凝厚重,待父母孝顺,待弟妹宽和,很有长兄风范,其厨艺已尽得父亲真传,现为彰德聚宾楼三大勺王之一。次子有稷今年20岁,是城西庆云楼主厨,为人仗义,心胸豁达,交游广阔,不拘小节,上至豪门望族,下至黎民百姓、绿林草莽,只要脾气相投,便倾心结交。有一次,安阳著名民族实业家马吉森到庆云楼吃饭,仰慕马吉森已久的有稷,亲自选材配菜,制作了四样精致佳肴,其中一道菜叫“玉壶冰心”,是有稷在家传菜的基础上自己琢磨出来的,取“一片冰心在玉壶”之意。这道菜深得马吉森喜爱,二人相谈甚欢,引为知己忘年交。三子有粱年方17,为人谨慎,心思细密,天份很高,在安阳地方名吃“八碗八”上造谐尤深。彰德知府晁锡酷爱吃扣碗儿,前些天为庆祝大女儿晁真儿留学归来,晁锡在后衙设宴,邀吴半味掌勺。吴半味带有粱前去,不曾想有粱制作的八碗八博得了满堂彩,被晁锡聘为后厨主管。四子有黍13岁,聪明颖悟,勤奋好学,倍受哥哥姐姐们喜爱。三个女儿,有禾18,有乔16,有麦15,或温婉,或率真,或英爽,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吴半味夫妇对望一眼,又看了看双颊晕红、神思有些恍惚的吴有禾,这时吴家兄弟也都不约而同地看着这个一向乖巧听话的大小姐,不知为何这时会站出来违抗父兄的安排。

      吴半味饮了茶,将目光扫向万里香,万里香端起茶杯,用茶盖篦了筚碗中的茶叶,却没有喝,看着跪在面前的女儿,厉声说道:“你是不是真喜欢上了周家的二小子?!”

      吴有禾紧张地看了看吴半味和万里香,低下头去。

      吴有禾:“不,娘,请相信孩儿,孩儿对周勇真的没有半分心思!”

      吴有稻也说:“是啊,有禾,听你二哥的,咱爹虽然能干,毕竟上了年纪,有你去谢家,咱爹就少操些心。”

      吴安深知吴、常两家已有十数年恩怨,周府此举是何居心,他一时难以觉察,礼节性地打发王铁嘴走后,便匆匆向后院走去。

      吴有稷一听,心里异常高兴。他将报纸放到茶几上,意气风发地说道:“这可是难得一遇的事情,吴家四龙三凤,常家四凤二龙,听说常家“鲜嫩酥脆”四朵金花个个厨艺了得,最近在城南开了一家云锦记酒楼,每日里食客如云,常夫人曾小蝶的拿手菜“八珍烩”更是号称城南一绝,好好,既然要摆擂台,那就痛痛快快比一场,反正在安阳城倔长行里,吴、常两家是最大对手,迟早也得再交一回手。”

      吴有稷道:“就是,娘,我妹子怎么能看上周勇那等纨绔子弟?他仗着他家有钱有势,自己又在衙门里当差,整日价欺男霸女,胡作非为,我早就想教训教训他了,只是还没找到机会,这样的人,给我妹子提鞋都不配。如果他再纠缠你,你告诉二哥,看二哥不揍他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过,有禾,到那天,你还是跟爹去谢家吧,省得那姓周的污了你的眼。常家四凤,我和大哥三弟对付得了,你不用操心。”

      吴半味的夫人万里香用眼瞟了一下自己的丈夫,轻轻接口道:“师兄,我看稻儿这样安排很妥当,这样安排,无论比赛结果如何,都不会使吴家名誉,尤其是师兄的名誉受损,对周家、常家也是一个很好的回迎。”

      王六:“八碗八说啥也该是您来掌勺,这用谁不用谁,还不是你一句话?”有粱将其中一枚花瓣移了移,又用眼伸量了一下,无比诚恳地对王六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