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现代飞升手册

作者:梵谛真 | 修真小说 | 围观:22962

收藏

  核心语录: 一册在手,飞升没愁!祝你纵横都市、恣意花丛,早列仙班!  这个是一部宝典,这个同样是一部传说。末法时期,维修者绝迹,飞升已经成为传说。  一个没明身世的少年,却身怀飞升的奥秘,机缘巧合之下册,从十万大山里来到了现代都市,  从此开始了纵横“唉……”老者见状则是幽幽长叹了一声,叹息声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终于缓缓醒来,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天还是这片天,地还是那片地,自己依旧身处林海,依旧是那么的孤独。

      说是匕首,这其实是把小剑,长约七寸,镂金的剑鞘上勾勒着的是一只展翅腾飞的大鸟,整只大鸟由数不清的宝石镶嵌而成,似鹰非鹰,似鹏非鹏,似凰又非凰,但却长着两对翅膀,透出一股神秘高贵的气息,尤其是眼部两粒不知名的彩色宝石氤氲着亳光,让整只大鸟栩栩如生,仿佛要飞出剑鞘,直冲天际一般。

      当声音还在山间回荡,余音缭绕之际,一名白发披肩、慈眉善目,却又不失威严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一众人前,仿佛一直就在这,从来都没有动过,显然是轻功到达了极其高明的境界。

      “看来我是失忆了……”摸了摸后脑勺上已经结疤的伤痕和额头上残留的血渍。

      却哪知刚一进山,山中就生起了迷雾,众人失去了方向后,只能像没头的苍蝇般,来来回回地绕着一片山林兜圈子,好在山林附近就是湖泊,众人靠着捕食野鱼小虾才得以苟延残喘,恢复了点元气。而就这在兜兜转转间,竟不知不觉过去了半旬,直至这一日迷雾散尽,陡然发现远处若隐若现,居然有着一片庄园,这如何不叫老人欣喜若狂。

      林源注意到,剑柄正中是一块鸽蛋大小的玉石,此刻在月光下散发着润和的荧光。种种一切都显示出小剑的价值和不凡。剑入鞘后,林源将其握在手心,静静地沉思起来:“这把小剑明显不凡,虽然我并不懂行,但也能看出来其中的价值,说价值连城也不为过。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难道自己是因此遭遇了不测?”林源凝视着,希望能从这把一直贴身藏匿的小剑上回忆点什么。

      “唉……”老者见状则是幽幽长叹了一声,叹息声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观察了一阵,少年不由心生感触,自言自语道:“树有根,水有源,那么自己的根源又在哪里呢。”少年不禁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不管怎么样,自己如今这般模样,显然经历了一番磨难,既然侥幸不死,那就得好好振作,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少年明白,自己的身世、此前的经历,还有最重要的父母,以后就要靠自己来探索个究竟。

      “怎么少主也……”突然,一群人策马扬鞭,从庄园方向浩浩荡荡而来,不一会儿就来到近前,为首一名少年身材修长,头戴摘星冠、脚踏金丝履,眉目如星,面如冠玉的脸庞带着英气,而月白色的长袍却又将其映衬地儒雅不凡,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糅合在一起竟是恰到好处,却是一名卓尔不群的翩翩美公子。只是这位美公子眉宇间不怒自威,青衫男子和紫服男子见到他后立即上前欲拜。“罢了。”被称作少主的少年轻摆手中折扇,免了他的礼后,径直向老者一行走去。

      “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外人能够进入这里,看尔等模样,难道山外发生了天灾巨变?不过,你等竟然能够找到这里,不得不说是个奇迹。”老人不亢不卑,又不失礼数的回答让两名男子脸色渐缓。凭借二人的眼力,自然也发现这群人不过是些普通难民,不像是歹人乔装打扮,便也不再紧绷着脸色,而是好奇地发问。

      “沙……沙……”一阵微风拂过,林源摩挲了一下胳膊,感受到了一丝凉意,这时他才发现,太阳缓缓西落,现在俨然接近黄昏。“咕噜……咕噜……”肚子也不恰时宜地响了起来,这倒提醒了林源,他这一天还未进食。随意扫了几眼四周,只见密林中光线昏暗,林源意识到,自己动作要是不快点,今晚怕是要挨饿了。

      “哈哈,野兔野鸟我逮不着,鱼嘛,那可就不一定咯。”林源也没有立刻就下河捕鱼,因为此刻天色越发暗淡,用不了多久夜幕就会降临。不过,林源早就料到这一点,一路上收集了不少干草和枯枝,且都用藤条打成了捆儿。来到河边,他三下、两下就将这些枯草干枝摆成火堆状。

      “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头为什么会这么痛!我自己又是谁?”“啊……!!!”

      “嘿嘿。”心里有点期待的林源来到篝火边拿起一撮干草覆盖在干木上,就拿着削尖的树枝在干木上又搓又钻。一番折腾后,篝火终于燃烧起来。也亏得小河水浅,鱼又很多,林源没有费力倒也捕捞了两三条,这才得以在夜幕降临时,能吃上一顿热的。

      “呵呵……”少年笑了,笑容中渐渐有了一丝疯狂:“老天!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都不在乎,可为什么拆散我一家人,连他们的模样也不给我留下!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

      “你们不用害怕,既然有尊主大人发话,你们必然会得到妥善安置。”见老者一行心怀惴惴,青衫男子轻笑道:“这里离最近的城池,可都是有十数里之遥,咱们还是尽快出发的好。”

      少年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躺在这片树林当中,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脏又破,像个乞丐一样,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他只知道他有父母,可就是不知道他们在哪,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将他孤零零地,一个人留在这里。他想去找他们,却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想要去回忆,想要将这一个又一个的不知道、不明白打破,弄清楚、搞明白。可只要一想,自己就头痛欲裂,大脑一片混乱。

      随后,少年才开始细细打量身处的环境。却发现周边山林密布,即便攀爬上树,放眼望去也依旧是一望无尽的山脉和林海。各种不知名的树木均十丈有余,更有参天巨木高达数十丈,枝繁叶茂,桠枝交错,大有则空蔽日之势。地上草丛灌木郁郁葱葱,物声起伏的各类禽鸟或穿行、或飞掠,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简直一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朝代更替却是常数。”就在老者黯然神伤时,一阵缥缈苍劲的声音,由远及近,回旋在老者耳畔。这声音,似乎有着安神之效,老者原本忧伤过度而萎靡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不过,尖啸声并不在意自己闹出的洞静,更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一波一波毫不间断。音波四处辐散,穿过树林,越过河流,却掩饰不住其间杂着的凄怆、痛苦、惊慌,甚至还有一丝丝对未来的迷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