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鬼夫深情索爱

作者:罗小琪 | 灵异恐怖 | 围观:20462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林苒的小说是《鬼夫深情索爱》,它的作者是罗小琪写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男朋友求婚前夜,自己被人下了药,她还把过程拍摄下来发给了自己男朋友。自己的求婚被毁了……甚至她还害死了自己男朋友……最后自己才知道,以前她不是人。...阿雯说完之后,就挂断电话了,都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小雯也打完了电话,说她叫了顺丰过来,同时又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说没事,不过还是把阿雯的话说了一遍。小楠就说了句她神经病吧?神叨叨的,周海怎么可能说这些?肯定是她觉得羡慕你,故意折腾你下的。要不然店里面怎么不说?我转念一想,的确这些要求莫名其妙。叹了口气,我说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带这些东西了。小楠安慰了我几句,把盒子放进了口袋里面,说让我把地址给她,快递来了她去寄。我照她说的做了。之后就靠在床头出神,脑子里面想的却都是和周海五年的点点滴滴。低头看自己手臂上的白皙皮肤,我摆脱了这些噩梦,却丢了贞操,现在也害死了周海。为什么老天爷那么不公平,那个人,又到底是谁?小楠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屋子的,我拿起来手机,翻开那个电话号码,又一次拨通了过去。可这一次,还是打不通电话。我试探着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害死周海。片刻之后,信息回过来说:“你摆脱了旧的,不好的一切,难道不好吗?你会接受的。”我死死的咬着唇,发信息过去说:“你这个疯子,警察会找到你的,你会付出代价的。”信息,沉默了。我抱着膝盖又一次哭出来了声音。小楠不久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吃的。一边安慰我,一边喂我吃东西,我没有丝毫胃口。她告诉我快递寄了,今天就会到,她也替我发信息给收件人了。我感激小楠,说谢谢她。小楠叹气,说我们两个怎么那么见外。她又问我,那现在怎么打算?我说我想辞职,等到那个疯子被抓住了以后,我就离开这个地方。小楠叹气,一直拍我的背。之后她又告诉我,她刚才接到了公司里面的电话,她今天得去公司上班,不然的话可能会被辞退。我让小楠不用在这里陪我了,我自己可以。当小楠离开之后,屋子里面就只剩下来我一个人了,空气沉闷的像是杀人的刀子,在我的脖子,心口游走,我只能逼迫自己闭上眼睛,苦熬着时间,最后熬得睡了过去。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总有个感觉,就是身边有个人似得。然后我开始做梦,梦到我穿着红嫁衣,站在当初我被爸妈丢掉的那个地方。在我的身边也站着个穿着新郎衣服的男人。可他却并不是周海,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并且他的皮肤苍白的像是死人。他一直看着我,目光中只有我,我却很不安,并且我知道自己在做梦,我挣扎着想要醒过来。他伸手来摸我的脸,那种冰凉的感觉刺激的让我尖叫出来了声音。面前的一切全都消失了,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并且睁开了眼睛。屋子里面光线很暗,只有从窗户飘进来的街道灯光,天黑了?我觉得在我的身上,有种沉甸甸的感觉,撑着自己靠在床头并且低头看。让我愣住了的是,我的手腕上面,竟然带着一个金手镯,无名指上带着金戒指。我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脖子,在脖子上也有项链!我头皮骤然发麻了起来,猛的去摸头上,却传来钻心的疼痛,收回手,指尖被戳破了,可我也明白了,我头上带着发簪……可这些东西,不是被小楠寄走了吗?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下意识的对着房门那边喊了句小楠,你回来了吗?没有回应……只是,我又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我的身上,除了这些金首饰,竟然还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我翻身下了床,更加让我恐惧的是,这不是简单的红衣,而是嫁衣?和我梦里面一模一样的嫁衣?我吓得尖叫出来了声音,想要往门口冲!脚下突然一阵拉拽,我一个失重,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手肘触地,那种剧痛让我眼前一黑,我拼命的踢脚,尖叫着喊救命。之后没发生什么事情,我才发现,是床边的一堆包裹的塑料缠在我脚上,我才摔倒的……这些塑料也很熟悉,就像是从小楠家里面扔出去的包裹……我头皮又一次发麻了,那个变态来了吗?强忍着剧痛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间门口,就要拉开门离开……可手握住门把的下一刻,另外一个冰凉的手掌,直接覆盖到了我的手背上。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搂住了我的腰,我明显感觉到一个人贴紧了我的后背,下一刻他在我耳边吹了口气,轻声说:“你想去哪儿?”我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想要开门,可他的手太用力,让我动不了。并且他把我挤在了门上。恐惧伴随着羞愤,我明显感觉到了那是什么地方,还有那里的坚硬。我更加用力的想要开门,他却在我耳边轻声说:“你真的不听话。”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哆嗦的说:“你是那个疯子!”他没回答我,那只搂住我腰的手,却直接滑进了我的衣服里面!我哆嗦的喊了声不要,然后两只手下意识的就去抓他的手,也就离开了门把了。我浑身酸麻了起来。他就那么压着我,在我的身上侵犯。我在那天晚上没有意识的时候,被他侵犯过一次,还被录了视频,第二天并没有任何记忆。可是这一瞬间,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了,除了疼,没有任何的别的感觉。他有节奏的起伏,我疼得惨叫出来声音。我哀求他放过我,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撞击。他重重的压在我身上颤抖了几下,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只能睁大了眼睛,绝望的看着天花板流泪。本以为,他做完了这些就会离开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把我抱去了洗手间的浴缸,我想挣扎,却浑身无力,双腿撕裂疼痛,也站不起来。在黑暗之中,他给我擦拭身体,一边擦拭,一边挑逗我。我渐渐有了一种别的感觉,那种让我羞耻至极,却又是本能的感觉。他又占据了我的身体一次,我再一次昏死过去之后,也就不知道之后发生过什么了……脸上先是有种熨烫的感觉,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然后就觉得好疼,浑身酸软。床上一片凌乱,我的内衣,内裤落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想起来昨晚的一切,我慌张的起身,左右四看,房间里面已经没人了,我捂着胸口,拉起来一件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手上没了手镯戒指,脖子也没了项链,我并没有看见嫁衣……昨天晚上的不可能是梦,身体的反应告诉我,那都是真的……可那些东西呢,他带走了吗?还是说我本来在做梦,然后又被他侵犯,整个人意识是混乱的,把梦和现实混淆了?那种味道太难闻,又太让我觉得恐惧,我去打开了窗户。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却被敲响了,还有小楠的声音,说让我开门。我忍着酸麻,走过去开门,小楠手上提着吃的,笑着和我说她给领导解释清楚了,请了几天假陪我。然后她就愣住了,不自然的说:“林苒,你脖子上……”我不安的捂住脖子,觉得小楠的眼神都变了。我猜到我脖子上有什么了……一定是他给我留下来的“印记”。我把小楠拉进屋里面,然后抱住她,哭着说昨天晚上他又来了,我被折磨了一夜,他走了,我该怎么办,我摆脱不了他……小楠当时声音就变了,说真的?赶紧给那个警察打电话,然后我们查酒店的监控!他肯定跑不掉的,自己就是来自投罗网了。小楠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推开了她,哭着说对,他跑不掉,他害死了周海,也要付出代价。然后我就跑到床边去找手机打电话。联系了那个瘦高警察之后,他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过来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和小楠也下楼去等他。他来了之后,第一时间就带着我们去调取了监控。可是监控里面的一幕,却让我觉得恐惧和触目惊心。首先,是没有人进我的房间的。一整夜都没有……其次,我走出过房间一次……还做了一些事情……更可怕的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印象我做过这些事情……还有我被侵犯的记忆那么真实,身体的反应也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没人进屋?。

精彩情节:

      张宇突然说了句:“你看什么?”  我啊了一声,立刻回过头,有些慌张的说没,没什么。  并且我下意识的拿起来筷子,结果还拿反了筷子头。  小楠给我夹菜,然后让我多吃点儿。  可这个过程中,我总觉得张宇在看我似得。以至于我一直都是很不安,他知道了什么吗?可我没有表现,也没说出来任何的事情啊?  很快的吃完了东西,张宇突然就说了那么一句话:“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除了我和小楠,当然,这个前提是你想解决掉身上的麻烦,并且活下去。”  小楠愕然的看着张宇,说你怎么了,突然说这个?  张宇却又看了我一眼,接着说:“人撞鬼之后,正常人看见都会避开你,因为怨气缠身,会让别人感觉到很不舒服。小楠是你亲近的人,我是她的朋友,别的陌生人可就不会这样了。所以再接近你的,都不是人……”  我手上的筷子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小楠责备的对张宇说,为什么要这么吓我。  张宇没回答小楠,我不安的捏紧了满是汗水的掌心,低声说我知道了。  他这才嗯了一声,说这样就好了。  小楠气呼呼的模样,说张宇装神弄鬼的,故弄玄虚。  我去拉小楠的手,说张宇也是为了我好,帮我,不要错怪了别人……  小楠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哼出来了声音,说等我身上的麻烦解决了,就带我走,不和这个怪人待在一块儿。  张宇并没有说别的什么,而是起身往茶几那边走。  我下意识的也跟了过去,意识里面却在想张宇的话,还有那个出现在我房间的男人……  他的话我应该相信吗?他不是普通人,就和张宇差不多……我松了口气,这应该没问题的,张宇也说了他家里面安全……  并且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能让我做了那些怪异的事情……  张宇打开了茶几上面的袋子,拿出来了香烛,冥纸,甚至还有一个纸扎人,不过纸扎人并没有脸。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瓶子,里面装着黑红色的液体。  他平静的说了句:“去门边的那个柜子里,拿一个炭盆出来。”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啊了一声,立刻跑到门边去了,这里的确有一个柜子。  我打开柜门之后,取出来了张宇说的炭盆,并且我还看见里面放着好多东西,有陶瓷的人偶,还有绑起来的头发,甚至还有一根像是指骨一样的白色骨头……  我没敢多看,快步的就回到了茶几旁边了。  小楠也坐在沙发上,看着张宇的动作。  张宇接过炭火盆,放在了地上之后,就点了一张冥纸进去,同时让小楠一直烧纸。  小楠也照做不误,很快,炭盆里面就烧起来了旺盛的火苗。  即便是这样,我都没感觉到暖意,客厅里面还是阴冷阴冷的。  不知不觉外面已经天黑了,屋子里面的光线也变得特别的晦暗,张宇却没有说要开灯的意思……  小楠在烧纸,而他则是点燃了两根红烛,放在茶几上,并且用蜡油做固定,还插了三根香……  紧跟着,他将塑料瓶子放进自己的兜里面,同时他对我点点头,让我把手给他。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也递给了张宇。  张宇另外一只手上捏着一把小刀,他捏住我的中指,在指肚上面轻轻划了一下。  刺痛之中,殷红的血渗了出来,我心跳突然就加快了很多,砰砰砰的,觉得很慌张。  张宇收起来小刀,将纸扎人拿起来,并且就那么拉着我手指,在纸扎人的脸上画出来了眼睛,口鼻……  做完了这些之后,张宇就微眯着眼睛,将纸扎人放在了红烛和香的后面。  我的心跳,越发的快了。  小楠突然说了句:“张宇,好阴森的样子……我有点儿怕……”  张宇低声说了句:“没事的,就快好了。”  说完之后,他突然就把我的手指头拉到了一根燃着的红烛上面,并且用力的捏了一下。  除了伤口捏开的疼,还有火苗灼烧到肉的剧痛,我当时就惨叫了一声。  张宇却松开了我的手,我立刻就捂住手指,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小楠表情是一脸的焦急的,不过她也没说话。  张宇离开了沙发旁边,进了厨房。  我捂着手指头,眼泪都要出来了,而且那种心跳加速变成了心神不宁,就像是很烦躁,烦躁的要崩溃了一样。  片刻之后,张宇拿着一个水杯出来了,他平静的走到炭火旁边,将水杯里面的水,倒了一半进去,同时说不用少了。  火一下就被浇灭了,接着他又捻出来一点儿黑漆漆的灰烬,放进了水杯之中,还让我喝下去。  小楠微咬着唇,说这个东西喝了不会拉肚子吗?  我没有犹豫,一口把水喝完了。  诡异的是,那种烦躁和心跳,却突然平静了下来。  只是屋子里面像是有风,红烛都摇晃着,就像是要熄灭了一样。  张宇重重的吐了口气,说:“林苒,你进屋睡觉吧,今天晚上无论有什么动静,都别出来,冥媒绳明天就会消失了。”  我不安的低头看自己的手腕,声音都有些哆嗦了,说真的吗?  小楠马上就拉着我,说别害怕,张宇有把握的。  说完,她就要拉着我进屋。  张宇却说了句:“小楠,你睡我房间,今天晚上不要和林苒待在一起。”  小楠脸色变了变,然后松开了我的手,不过她还是安慰我,让我别害怕。  我深吸了一口气,往屋子里面走去,临头的时候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可我有种诡异的错觉,就像是在红烛和香的后面,并没有站着一个纸人……  而是一个缩小了的我一样……  我头皮当时就有些发麻了,不敢多看,拉开了门就进了屋子。  并且我一把就按到了门边的灯,灯亮了之后,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总算是好了一些……  手还是疼,我去洗了洗,把伤口上面发黑的地方洗掉了,伤口不深,也没有继续渗透血了。  我有种疲惫的感觉,就像是很想睡觉一样。  不过在临睡之前,我还是把镜子用双面胶,贴在了门上。  在我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门外有脚步声,同时还有张宇的声音,他说:“门上我贴了符,今天晚上你可能会醒,但是你打不开这道门的,所以别害怕,不会有事儿。”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然后不安的说了句,知道了……  我说了酒店里面,我半夜张望门外的事情,张宇也知道我身上有东西……所以做这样的防备吗?

    《鬼夫深情索爱》 第四章 侵犯 免费试读

    阿雯说完之后,就挂断电话了,都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小雯也打完了电话,说她叫了顺丰过来,同时又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说没事,不过还是把阿雯的话说了一遍。小楠就说了句她神经病吧?神叨叨的,周海怎么可能说这些?肯定是她觉得羡慕你,故意折腾你下的。要不然店里面怎么不说?我转念一想,的确这些要求莫名其妙。叹了口气,我说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带这些东西了。小楠安慰了我几句,把盒子放进了口袋里面,说让我把地址给她,快递来了她去寄。我照她说的做了。之后就靠在床头出神,脑子里面想的却都是和周海五年的点点滴滴。低头看自己手臂上的白皙皮肤,我摆脱了这些噩梦,却丢了贞操,现在也害死了周海。为什么老天爷那么不公平,那个人,又到底是谁?小楠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屋子的,我拿起来手机,翻开那个电话号码,又一次拨通了过去。可这一次,还是打不通电话。我试探着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害死周海。片刻之后,信息回过来说:“你摆脱了旧的,不好的一切,难道不好吗?你会接受的。”我死死的咬着唇,发信息过去说:“你这个疯子,警察会找到你的,你会付出代价的。”信息,沉默了。我抱着膝盖又一次哭出来了声音。小楠不久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吃的。一边安慰我,一边喂我吃东西,我没有丝毫胃口。她告诉我快递寄了,今天就会到,她也替我发信息给收件人了。我感激小楠,说谢谢她。小楠叹气,说我们两个怎么那么见外。她又问我,那现在怎么打算?我说我想辞职,等到那个疯子被抓住了以后,我就离开这个地方。小楠叹气,一直拍我的背。之后她又告诉我,她刚才接到了公司里面的电话,她今天得去公司上班,不然的话可能会被辞退。我让小楠不用在这里陪我了,我自己可以。当小楠离开之后,屋子里面就只剩下来我一个人了,空气沉闷的像是杀人的刀子,在我的脖子,心口游走,我只能逼迫自己闭上眼睛,苦熬着时间,最后熬得睡了过去。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总有个感觉,就是身边有个人似得。然后我开始做梦,梦到我穿着红嫁衣,站在当初我被爸妈丢掉的那个地方。在我的身边也站着个穿着新郎衣服的男人。可他却并不是周海,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并且他的皮肤苍白的像是死人。他一直看着我,目光中只有我,我却很不安,并且我知道自己在做梦,我挣扎着想要醒过来。他伸手来摸我的脸,那种冰凉的感觉刺激的让我尖叫出来了声音。面前的一切全都消失了,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并且睁开了眼睛。屋子里面光线很暗,只有从窗户飘进来的街道灯光,天黑了?我觉得在我的身上,有种沉甸甸的感觉,撑着自己靠在床头并且低头看。让我愣住了的是,我的手腕上面,竟然带着一个金手镯,无名指上带着金戒指。我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脖子,在脖子上也有项链!我头皮骤然发麻了起来,猛的去摸头上,却传来钻心的疼痛,收回手,指尖被戳破了,可我也明白了,我头上带着发簪……可这些东西,不是被小楠寄走了吗?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下意识的对着房门那边喊了句小楠,你回来了吗?没有回应……只是,我又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我的身上,除了这些金首饰,竟然还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我翻身下了床,更加让我恐惧的是,这不是简单的红衣,而是嫁衣?和我梦里面一模一样的嫁衣?我吓得尖叫出来了声音,想要往门口冲!脚下突然一阵拉拽,我一个失重,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手肘触地,那种剧痛让我眼前一黑,我拼命的踢脚,尖叫着喊救命。之后没发生什么事情,我才发现,是床边的一堆包裹的塑料缠在我脚上,我才摔倒的……这些塑料也很熟悉,就像是从小楠家里面扔出去的包裹……我头皮又一次发麻了,那个变态来了吗?强忍着剧痛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间门口,就要拉开门离开……可手握住门把的下一刻,另外一个冰凉的手掌,直接覆盖到了我的手背上。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搂住了我的腰,我明显感觉到一个人贴紧了我的后背,下一刻他在我耳边吹了口气,轻声说:“你想去哪儿?”我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想要开门,可他的手太用力,让我动不了。并且他把我挤在了门上。恐惧伴随着羞愤,我明显感觉到了那是什么地方,还有那里的坚硬。我更加用力的想要开门,他却在我耳边轻声说:“你真的不听话。”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哆嗦的说:“你是那个疯子!”他没回答我,那只搂住我腰的手,却直接滑进了我的衣服里面!我哆嗦的喊了声不要,然后两只手下意识的就去抓他的手,也就离开了门把了。我浑身酸麻了起来。他就那么压着我,在我的身上侵犯。我在那天晚上没有意识的时候,被他侵犯过一次,还被录了视频,第二天并没有任何记忆。可是这一瞬间,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了,除了疼,没有任何的别的感觉。他有节奏的起伏,我疼得惨叫出来声音。我哀求他放过我,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撞击。他重重的压在我身上颤抖了几下,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只能睁大了眼睛,绝望的看着天花板流泪。本以为,他做完了这些就会离开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把我抱去了洗手间的浴缸,我想挣扎,却浑身无力,双腿撕裂疼痛,也站不起来。在黑暗之中,他给我擦拭身体,一边擦拭,一边挑逗我。我渐渐有了一种别的感觉,那种让我羞耻至极,却又是本能的感觉。他又占据了我的身体一次,我再一次昏死过去之后,也就不知道之后发生过什么了……脸上先是有种熨烫的感觉,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然后就觉得好疼,浑身酸软。床上一片凌乱,我的内衣,内裤落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想起来昨晚的一切,我慌张的起身,左右四看,房间里面已经没人了,我捂着胸口,拉起来一件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手上没了手镯戒指,脖子也没了项链,我并没有看见嫁衣……昨天晚上的不可能是梦,身体的反应告诉我,那都是真的……可那些东西呢,他带走了吗?还是说我本来在做梦,然后又被他侵犯,整个人意识是混乱的,把梦和现实混淆了?那种味道太难闻,又太让我觉得恐惧,我去打开了窗户。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却被敲响了,还有小楠的声音,说让我开门。我忍着酸麻,走过去开门,小楠手上提着吃的,笑着和我说她给领导解释清楚了,请了几天假陪我。然后她就愣住了,不自然的说:“林苒,你脖子上……”我不安的捂住脖子,觉得小楠的眼神都变了。我猜到我脖子上有什么了……一定是他给我留下来的“印记”。我把小楠拉进屋里面,然后抱住她,哭着说昨天晚上他又来了,我被折磨了一夜,他走了,我该怎么办,我摆脱不了他……小楠当时声音就变了,说真的?赶紧给那个警察打电话,然后我们查酒店的监控!他肯定跑不掉的,自己就是来自投罗网了。小楠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推开了她,哭着说对,他跑不掉,他害死了周海,也要付出代价。然后我就跑到床边去找手机打电话。联系了那个瘦高警察之后,他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过来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和小楠也下楼去等他。他来了之后,第一时间就带着我们去调取了监控。可是监控里面的一幕,却让我觉得恐惧和触目惊心。首先,是没有人进我的房间的。一整夜都没有……其次,我走出过房间一次……还做了一些事情……更可怕的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印象我做过这些事情……还有我被侵犯的记忆那么真实,身体的反应也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没人进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