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五爪金龙灯

作者:0巴依老爷0 | 修真小说 | 围观:12056

收藏

  明末魏忠贤专权,残害忠良,左侧都御史杨涟上谏被诛,仅存小儿被义士拯救走。  12年之后,关外蛮族虎视眈眈,关内腐朽民不聊生,积怨四起。  江湖忽传辽东有异宝现世,得之者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天下群贼为跪求此宝齐聚辽东,武林高手更是为此显得头露面,辽东城市自古将天下之业划分三百六十行,但各行各业涉及的领域或有偏激危险,也有高贵不可攀,还有低贱不常遇。为保持一个平衡,老百姓又在此范围之外加入了外八行,意在生生相惜,相互克制,为防一家做大祸害百家。外八行分为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合称为五行三家。贼偷虽属外八行,但是历年来此行香火不断,每逢乱世,草莽出英雄,贼寇横生。一遇盛世,更是贼人猖獗,故有男盗女娼之说。。

精彩情节:

      中卫城建于春秋战国时期,后于明代初期改名为中卫之说,坐落于沈水之北,长白之南。交通便利四通八达,是入关之要道,此地发祥千年,民风彪悍,处于塞外之极,如遇隆冬气温可使落水成冰,夏天寒暑又酷热难耐,故此地虽人杰地灵,但气候艰苦,多年来多为走商之人的息地之所,兵家必争之地。北方蛮夷常年在城外四处抢掠,故周围多为空旷无人居住之地,与城中繁华有天差之别。城中常年兵不卸甲,时时战备,有种肃杀之风。

      这时突然那佛像处啪的一声响,把狗儿吓了一跳,往后一退绊了个跟头,手里拿着的馒头都落了地上,一屁股坐在了佛像下面的蒲垫上。

      这时狗儿被人提起,两手还拿着东西,知道和尚是来索物的,便张口说道:“这位大师,真是吓煞我也,敢问大师是庙中之人吧,我刚才那庙中佛像有异,好像恶鬼上身一般,惊吓一跳,故此才逃的。”

      吃过了手里的,狗儿正欲将掉落他处的东西捡起来,挪身子的时候顺势瞅了一眼那佛像,却是把狗儿吓的半死。那佛像的一只眼睛转了过来恰好对着自己在看,这可把狗儿给吓了一惊。心想:刚才是佛像下面看到是眼睛对着自己的,怎么我在蒲垫这边佛像的眼睛还是看着自己的,莫非这眼睛是活的。

      自古将天下之业划分三百六十行,但各行各业涉及的领域或有偏激危险,也有高贵不可攀,还有低贱不常遇。为保持一个平衡,老百姓又在此范围之外加入了外八行,意在生生相惜,相互克制,为防一家做大祸害百家。外八行分为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合称为五行三家。贼偷虽属外八行,但是历年来此行香火不断,每逢乱世,草莽出英雄,贼寇横生。一遇盛世,更是贼人猖獗,故有男盗女娼之说。

      众人皆知孟尝君曾受鸡鸣狗盗之恩,却不知自古而来那贼道一行一直有翻云覆雨之能,千古武林侠义流传,贼中自然更有好手,下面便与众位看客说说这明末时期出的一件大事,

      在城外十里之地有座破庙,名曰玉佛寺,曾在魏晋南北朝时显赫一时,后南朝梁武帝天天拜佛求长生,极力奉行佛道,民风传化到了北方这边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到州府官牧,小到平头百姓,每逢时节变化,开耕放牧之时,无不家家户户前来拜佛。一时之间,玉佛寺香火昌盛,在寺院中的和尚多达几百人。后来北方蛮夷入侵,战乱不断,行走商人不善佛尊,这个寺院就渐渐败落下来。等到了明朝,堂堂的大寺院只剩主院还算完好,其他的旁屋和侧室都是墙垣断壁,漏风漏雨,已无寺院宏伟之相,所以当地人已经称呼为庙了。

      狗儿琢磨片刻,想到这寺庙本身的大堂还能算是可避风雨,比起自家草屋要好许多,于是狗儿一横心,决定在这庙中暂住。

      自秦朝末年至汉室中兴,天下行业即分为三教九流之等,不同职业间又有三百六十行之划分。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无论你官拜高位,还是在渔耕牧读,皆有出彩博行业之龙头者,或称其为状元。这里的状元不是科举考试一举中的的那个,而是说在某一个行业里,把自己的工作干成有化腐朽为神奇,点顽石成金龙之水准的高人。每一行业的高手自有故事无数,我们今天也不细说,但抛去三百六十行,说说外八行里的贼道一行。

      赵狗儿在家等了三四天,家中无粮,更无柴火,赵狗儿便想出门寻个活路,想起曾经路过附近一处寺庙,都知道和尚好德,于是狗儿决定顶着风雪往这玉佛寺来寻生计。

      那和尚听完,啪的一拍门板,大喝:“你这小贼,我见你进庙时就鬼鬼祟祟,目有所指,根本不像是外来迷路之人,偷酒之后出门狂奔,必是有藏身之所,我见你人小不与你一般见识,你竟然还口出妄语,看我不收拾你!”说罢一抬手做出要殴斗的架势。

      今年狗儿十四,却逢大灾,大雪从过冬开始下个不停,一直到阳春三月,整个中卫城沉还是寂于茫茫大雪之下。狗儿与蛮人住在自家的草房靠多年的积蓄和余粮过活,可是眼见四月依旧大雪封山不得出入,余粮不济又无金银,蛮人只得冒着风雪入山采药后,可是这一去再未回来。

      “哼,什么恶鬼上身,咱们进来说话。”大和尚衣着单薄,架不住外面风雪侵蚀,便提着狗儿又返回庙中,把狗儿扔在佛像前的蒲垫上,自己站在门口挡住大门。狗儿被扔下后赶紧把手中的酒和馒头放回佛像前的贡台,放的时候还抬头看了那佛像一眼,发现刚才转来转去的眼珠反而不见,只剩一个空空的窟窿。

      还没跑出大殿,就听身后有人大喝一声:“小毛贼,站住,把酒放下来。”一听有人声,本已心中惶惶的狗儿更是如霹雳轰顶一般,心想:莫不是这佛像活了过来向我索贡品。大喊了声:“有鬼啊。”就赶紧加快步伐,一步跨出了殿门。

      狗儿心想:我自小与伯伯在附近长大,这处破庙每年路过不下数十次,怎地从没见有人在庙中活动,这人虽然像和尚,但伯伯说和尚都是心慈好善之辈,我看他面目可憎,不像好人,且不可与他言真。便乱语妄答道:“我与家人从南方走商至此,遇到风雪不慎与家人走散,这几天滴米未进,寻到这庙里想讨个活头。”

      正所谓:风雪寻路遇和尚,前路未卜何人知,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古英雄少年出。

      此时这破庙外风雪交加,却站着一名小乞丐冻得瑟瑟发抖,正琢磨着要不要进去。

      有道是:“强中更有强中手,不识武林却知名,鸡鸣狗盗虽不耻,岂知一念判天下。”

      狗儿颤颤的将门推开,进了大堂细细查看,庙中大殿供着一尊佛像,黑压压的看不清雕像的面部,只能看到雕像一手持兰花指平放在盘握的双膝上,另一只手合十放在嘴边好似低低细语。再往下看,佛像下面还有人供着酒菜等食物。

      狗儿见此吓了一跳,这和尚凶狠起来呲牙咧嘴,好像凶神恶煞一般,狗儿岂敢与他咬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