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脉说

作者:姜小刀 | 历史架空 | 围观:1130

收藏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死一人,千里不留行。事情了拂衣去,深藏身和名字。  闲过信陵饮,脱掉剑膝盖之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之后,意气素霓生。  拯救赵挥金槌,邯郸市先震惊。千秋二壮巨风卷起的狂沙像一张巨大的幕布,把整个天空罩的灰蒙,偶尔飞过的一只苍鹰似乎也抵挡不住这狂风的肆虐,一个俯冲,落在一株死去多年的胡杨树枝上苟延残喘,却又似乎抵抗不住这扑面的沙石,只是稍作歇息,它便又悲鸣一声展翅飞起,瞬间不见。。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想到这,一狠心便也不再说话,拉起两个魂不守舍的伙伴儿,转身便走。

      骆夏岚换了一身淡紫色的裙子,裙摆之上点缀着几朵白色的小花,精巧的做工很好的衬托出她的身材,一阵风吹来,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不多不多,修车可是个手艺活,再说你们还帮我把马找回来了。”程永昌笑着从怀中取出包裹,数好银子便递给了沈云。

      少年讪讪的笑着。

      “好小子,行啊,这么快就修好了!”程永昌结结实实地拍了拍沈云的肩膀,很是高兴,心想着果然没认错这小子。

      每年八月起便是沙洲的风季,大风会足足吹满三个月,也只有在这三个月附近的游民才会聚集过来抵抗大风,也只有这三个月,沙洲才勉强有些人气。

      三人来到老杨客栈,三个月的劳累奔波却是徒劳无功,不免有些郁闷,选好客房便各自休息去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三个男孩拨开了围观的小孩,走了过来。

      “傻笑着做什么,还不去叫开城门。”

      “这个..他这会还在前门肉铺店修木案,怕是晚上才能回来。”沈云看到这三人着急的模样,又有些不忍,“要不我先把车拖回去,等我姨丈晚上回来修好我明天给您送过去怎样?”

      沈云嘿嘿傻笑着,脑子里却在飞速的想着谭瞎子的话,琢磨着应该怎么回答这个姑娘。

      为首的男孩十五六岁的样子,浓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巴,一双漆黑的眼珠扑闪着机灵,虽说脸上的几粒雀斑透出了一丝稚嫩,但却能看出这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儿。他穿着一身大人改小的衣裳,虽然补丁打着补丁,却也干净朴素。

      姑娘看着这三个半大小子,扑哧一声乐了,“我叫骆夏岚,三位英雄,初次见面还要多多关照哦!”

      “你是说有办法修?”程永昌一听这话似乎有办法,顿时来了精神,两眼发亮,话语中也客气了几分。

      程永昌自是不知道沈云的想法,听得他这么一说,对他的好感又添几分。

      “爹爹也真是的,他自己都没见过那所谓的脉源长什么样子,这让我们怎么找!”车中女子的声音明显带着怨言。

      “夏...夏岚小姐,马车给您送过来了,我们这就回去了,祝您和永昌叔一路顺风。”沈云最先从梦境中醒来。

      这一招果然奏效,门外瞬间安静下来了,老杨心说,小毛孩,我还拿不住你?

      盛夏正午,大祁国边陲,沙洲城郊。

      沙洲城很小,很小,也许称作沙洲村来的更为合适。官府在四周围起了数十丈的土墙,抵抗着风沙,那土墙之上到处都是风沙留下的道道裂纹,似乎随时都会坍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