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江湖语观星篇

作者:醉翁一语 | 修真小说 | 围观:12815

收藏

  自古以来有观星赏月一脉,一代一人,谓之观星赏月师。观星赏月者,依星辰变化之理,二十年一语,语必美梦成真。可料后世近百年,明日道,晓世人。  却永安公元,观星赏月逢变,少年天命所归,却无可奈何入魔灭世;应天而生,却非要与世为敌……观星一脉名动天下,帝王将相,各大名门宗派亦对其敬畏有加,只因观星一语可定天下大势。因此无论江湖之上,或是各国之间,每十年必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发生许多不同寻常的的故事。而这,是其中一件,也是最后一件……。

精彩情节:

      陆缺问道:“婴儿在哪?”

      身后花云陆缺二人,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陆缺慢慢地将手中剑背回背上,转身缓缓向楚家府外走去。

      楚天阔面色颓然,却无言以对。但下一刻他便再次凝重起来,因为他知道陆缺将要出剑了。

      距都城永安较近有一个村落,由于张姓人居多,便有了张家堡的名字。永安元年正月十六日清晨,张家堡的一家客栈的老板张有财一家还正张灯结彩,沉浸在张老板年近五十老来得子的喜悦中。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位衣着华美的年青男子,只不过想象过于阴柔,众人都以为他途经此村,赶上此喜事上前祝贺一番,却没人想到,这人走进屋中之时,每落下一步,便有一名张姓之人应声倒下,在他们连逃都未来得及之间,眉心就多了一点看似极小实则贯穿于脑的血点。不出一个时辰,张家堡一千三百九十八名张姓之人全部死亡,无一幸免,当然,也包括那个刚刚降生的孩子…少数非张姓之人全部逃走,一把大火烧光了昨天还张灯结彩的张家堡,徒留一片死寂与可怖的怨念……

      大周皇宫,护龙阁内,烛光闪烁,或者说颤抖。跪在李瑾身后的太监早已不在,也许李瑾命令他们退下,不过更有可能的是,他们已经死了,李瑾不可能让看到了观星一语的小人物活在世上,此刻,这个手握天下的君王已经失去了往事的冷静,失去了玩弄一切于股掌之中的心机与气魄,他有心不信那所谓的观星一语,但千年来的传闻又叫他不能不信。“大周无变,永安难保”,他又怎能不懂?在永安元年花灯满城的今夜,有未来的新帝降世,而永安难保,说的就是他李瑾地位难保!李瑾低声哼笑,然后笑声更大了些,转而放声狞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观星一语,语必成真’好一个天意不可违,好一个大周无变,永安难保!放屁!我是当朝天子,我意即为天意!今夜降生的新帝也好,观星一语也好,所有扰我李瑾的人,都得死……都说观星师秉承天意,那我就来看看,苍天你能耐我何!”说完,他神色再次平静下来,仿佛与刚刚判若两人,冷酷,冷静,冷厉,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玩弄朝堂于股掌的先帝第五子。护龙阁内除李瑾外并无一人,暗淡的烛光下只映照着他一人的身影。这里本不该再有其他人,但他却仿佛命令般说道:“花云、陆缺!”声音里再没有半点波澜,只有一代帝王的冷酷与威严。而在这时,无声间,烛光下多出了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仿若凭空出现,好像一直在此,又好像一直在李瑾左右。其中一人,一身太监装束,远远看去平凡无奇,但细看来每一寸衣衫都是南方进贡来的绝顶丝绸,都有细致无比的金丝纹边,每一件都价值连城,这一人相貌却不见多么衰老,甚至看去只是青年模样,奇怪的是他抹着犹胜舞女的唇红,本应是英俊少年模样的脸庞却抹着一层厚厚的胭脂水粉。但事实上这一青年太监已是半百高龄,朝堂之上,他是一人之下的大宦官,在江湖或是所谓的修行界,他是臭名昭著却又令人闻风丧胆的“鬼面花云”。另一人约么不惑之年,脸上留着不长不短的胡茬,相貌一般,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三把剑,但凡有一点江湖经历的人也都知道他的三把剑,“三剑陆缺”,剑一其大无比,背于身后,剑二其软无比,缠于腰间,剑三其小无比,匿于舌下。不过江湖传闻,他的每把剑都有自己的名字,却没人知道,因为听过这些剑名字的人,都死在写些剑下。鬼面花云,三剑陆缺,正是李瑾手下修为最高之人,唯一能破开护龙阁的二人。

      在听闻各家遭戮的消息自己观星一语后,那些选在花灯夜降子而还没被找到人家,有的选择弑子明志,有的选择亡命天涯。

      陆缺走到婴儿旁边,抬剑挥下,这是正月十五降生的的十八个婴儿中他所需要杀掉的最后一个,想来花云那老太监也快完成了吧。

      天南隶属朝廷的第一大组织南天门内,灯火阑珊,几个身着黑衣,体挂红色披风,戴着无比诡异面具的人围着一个躺着一个女婴的祭台,沉默不语……

      同日黄昏,都城北居于深山之中的荒野人家一家三口无故死亡,无人问津……

      李瑾依旧神色冷漠,背后二人拱手而立,“传令下去,动用所有能动用的人,将今年的观星一语散播于天下,就说是:‘花灯之夜,孤星行煞。邪魔降世,祸临大周。’另外,以最快的速度查明今夜所降生的婴儿及其家族,一旦查明,由你二人亲自着手,以除魔之名,杀其婴,灭其族以绝后患。尽量暗中行事,以防有人出手阻挡。不过阻挡的人……就尽数杀了吧。”说完,花云、陆缺二人也不见如何应允,便又悄无声息地退下了,从头到尾也不见他们的神色气息有丝毫变化,仿佛这样的灭族之事他们早已麻木,麻木之后,便只剩下冷漠。花、陆二人退去后,阁中便只剩新帝李瑾,他的目光中透着不屑,轻蔑,还有稍纵即逝的癫狂。今天我李瑾就要与天一赌,与天一搏,他已如此狠辣决绝,一定再没有谁能扰他帝位!一定!至少他是这么以为……

      正月的寒风很冷,再配上这一地的尸体,就更冷,吹拂着陆缺额前两缕黑白相间的头发,陆缺握紧菩萨蛮的右手紧握又松开,如此往复不知几次,谁也不知道他平静的面容下,在想着什么。砍柴老头拿着手中砍柴刀百无聊赖地敲着一旁的石桩,好像在等着陆缺的决定。

      “为何除魔之事你也要阻止?”

      楚天阔双拳紧握,双目赤红,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以皇帝的性子,即使他交出了他的儿子,楚家也必遭屠戮,伺机逃跑才是唯一之策。

      大周皇宫向来以恢宏霸气,戒备森严著称,有“举世王城,尽见周宫”的美名。而皇宫之中最为机密的地方则是护龙阁,护龙阁深藏地下,位于皇帝御书房的正下方,入口正是龙椅之下,不说秘道是按照上古阵法大家诸葛镜的成名迷阵八阵图而设计,沿途更有道家符文、佛家法印,都是佛道两家大能之辈亲手布置,若不得进入之法,顷刻即死,十死无生。护龙阁壁皆为世间罕见材料打造,宫内高手惟二人能将其破开,至少世人眼中唯有二人。若皇帝藏于此处,则为世间最好的藏身之所,若关押犯人,则为世间最让人绝望的囚笼。所以护龙阁也有一个连皇帝自己都默认的别名:囚凤阁。

      “你以足以自傲,我已五年未曾拔剑。”陆缺自然平静,平静得令人绝望。楚天阔自知没有可能战胜跻身万象多年的陆缺,他只求多拖延一段时间,可以让妻儿逃走,那么他出手就必须是最强杀招。洞明之境,他已能沟通天地,取元气于天地,此刻他手中钢刀光华大绽,凌空劈下,隐隐间有猛虎下山之势,刀锋撕裂虚空,声似虎吟,正是当年他砍南天大将于马下的刀法:虎吟。这一刀虎吟裹携风雷,有雷霆万钧之势,但下一刻,这风雷一刀却再难寸进,因为陆缺动了。重剑菩萨蛮横于头顶,虽剑重如封岳,但却稳如泰山。楚天阔换向再砍,陆缺再挡,楚天阔砍完了虎吟刀决七十六刀,陆缺挡了他七十六刀,楚天阔脱力气喘如牛,陆缺气息依旧平淡,面色依旧平静。

      一时间,祸起大周,天下皆动,举世皆惊……

      一间破柴屋里,砍柴老李看着桌上哭喊不止的婴儿,沉默不语……

      但李瑾怎么也不会想到,也没有人会想到,永安元年正月十五日夜,那个他本以为会久住皇宫一阵的观星师如此早的便将世人奉为真理的观星一语留在纸上后便拂袖而去,留地悄无声息,走地更是不动声色,直到当晚太监在观星阁发现了那张纸病颤抖地交给皇上,纸是最普通的起阳郡宣纸,墨是最普通的桐烟墨,字却是世上最不普通的字,是让李瑾更加想不到的字,是让李瑾近乎疯狂的字,是决定了未来不知多少人命运的字:“花灯之夜,北夜生星,光胜紫微。新星所降,新帝所生,大周无变,永安难保。”

      “剑一,菩萨蛮。”那是他剑的名字,陆缺剑名告诉了谁,那就意味着谁将要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