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帝宠无良妃

作者:阅读王 | 奇幻玄幻

收藏

  《帝宠无良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南瓜饼,风墨染,北烈之间的故事。帝宠无良妃约4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帝宠无良妃风墨染小说全文阅读_帝宠无良妃风墨染完整版_帝宠无良妃小说风墨染

    风墨染小说名字叫作《帝宠无良妃》,提供更多帝宠无良妃风墨染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帝宠无良妃风墨染比较完整版。帝宠无良妃小说风墨染摘选:风墨染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高位前,合上折扇,双手拱手,对着她皇叔,也是花染当朝皇帝——风仁宗,微…...

    风墨染小说名字叫做《帝宠无良妃》,这里提供风墨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帝宠无良妃小说精选: 除了皇甫焱尘之外,另一个感到吃惊的人,便是花染的护国将军——弦北烈了,他又怎会想到那日十分有趣的红衣男子,竟会是传说中的草包太子?没想到再次相见,会如此之快,还是以这样的身份…… 就在那群人神情复杂各异的注视之下,风墨染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高位前,合上折扇,双手抱拳,对着她皇叔,也就是花染当朝皇帝——风仁宗,微微弯腰施了一礼,并开口道:“本太子参见皇叔!”风墨染态度十分的从容,不见半分窘迫不说,还半分不提及自己迟到了将近一个…

      除了皇甫焱尘之外,另一个感到吃惊的人,便是花染的护国将军——弦北烈了,他又怎会想到那日十分有趣的红衣男子,竟会是传说中的草包太子?没想到再次相见,会如此之快,还是以这样的身份……

    就在那群人神情复杂各异的注视之下,风墨染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高位前,合上折扇,双手抱拳,对着她皇叔,也就是花染当朝皇帝——风仁宗,微微弯腰施了一礼,并开口道:“本太子参见皇叔!”风墨染态度十分的从容,不见半分窘迫不说,还半分不提及自己迟到了将近一个时辰的事情!

    而风墨染自己不解释,她这身份还挺特殊,别人也不好质问她什么,但如果不问出个所以然来,又不好向群臣与各国使者交代,风仁宗刚准备以关心的口吻询问一下,顺势套出个理由来,可风墨染是什么人?又怎会料不到这男人心中所想,当即便趁着风仁宗刚想开口之前,将话题转移了过去。

    “啊呀,都这个时辰了,赶紧开始成人礼吧,大家都饿着呢,赶紧进行仪式,进行完了好开宴,皇叔你也是的,本太子向来最喜欢为人着想,以他人为重了,又不会介意什么,你先开饭不就好了,你瞅瞅,这给客人们饿的,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好了!”

    呵——这混蛋也太会自说自话了点儿吧!

    殿中之人脸色各异还不是拜她迟到了一个时辰所赐,到她嘴里却赫然就变成了他们脸色不好,是因为花染帝不给开饭,把他们给饿的!不光如此,风墨染还又顺带着把自己夸了一番!还说什么自己最喜欢为人着想以他人为重,她到底有多厚脸皮能把自己说得那么神圣!迟到了一个时辰的事不仅就让她这么蒙混过去了,反倒还让她顺势树立了一个十分高尚的形象?

    风墨染这话一出,殿中之人的脸色就更加古怪了,风仁宗也是一噎,他实在不知该怎么接下这话,在心中悲催又认命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示意身边的太监总管可以开始成人礼了。

    这成人礼,说到底也不过就是走个程序罢了,一个仪式而已,很快便结束了,随后风墨染也落了座,席宴正式开始,而那些“饿的”脸色不好的客人们,终于都有饭吃了!简直让他们有些哭笑不得。

    御膳房的人动作倒是挺快,没过多久酒菜就全都上来了,风墨染吃着吃着,好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她抬起头来,直面龙颜,开口问道:“皇叔啊,本太子的贺礼都放在哪里了?劳烦你宴后派人给本太子送到太子府可好?”风墨染这话虽是询问风仁宗是否同意,看似尊重了他的想法,事实上,却是让人拒绝不得的,真正该是未来储君的太子,连“劳烦”二字都用上了,怎么拒绝?

    风仁宗面上微僵,心下也甚觉诡异,才几日没见,怎么感觉风墨染整个人都变了好多似的……不出所料,风墨染一看皇叔点了点头,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她现在又多了一笔财富,成土豪中的土豪了!

    可她这心情才刚刚好上了一些,就有一道十分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染太子,对于你迟到了一个时辰的事,难道就没什么可解释的吗?”说话之人,是龙圣来的将军——夜修澈,这人语气之中,透发着一种怎么抑制也藏不彻底的刚强与冷硬。

    当是与弦北烈和皇甫焱尘那些人有得一比的存在,只是类型不同。夜修澈是那种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十分顺眼的类型,尤其这人还生得一双琥珀色如晶石般晶莹耀眼的瞳眸,使他整个人都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当真是好看到了极点的一双眼!

    虽然他说话时,那刚强的气势,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个独裁的大男子主义者,但实则,这人一看就知是个骨子里十分呆板正直,又充满了责任感的老实人!气势再强也遮不住他老实憨厚的本质,这种人并不适合卷入各种朝堂之争,没什么心眼儿,被人卖了估计都还在帮别人数钱呢!不过,倒是让他当将军上战场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

    “哼嗯~”风墨染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这类人倒是相当合她胃口,世上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欺负调戏老实人了!不过嘛,就是嘴有点儿贱,性格太直率,性情太直白,人还呆板不知变通,看不上什么想说就说,口无遮拦完全没有任何顾及,导致不知不觉间就会很容易得罪上不少人!

    就好比现在,别人出于各种因素都不好开口质问的问题,这货就能毫无顾虑的问出来,就这样的他不充冤大头谁充?风墨染其实很佩服夜修澈这类人,他能安全活到现在而没什么残缺,绝对是个奇迹!

    不过就算现在夜修澈问出了这样的问题,风墨染也还是不会讨厌他,因为她知道这类人原本就是这样的,从不是特意针对谁而言,更何况,她就喜欢老实人,这呆小子看起来还挺顺眼!

    风墨染半眯起橙红色桃花眼,笑得那才叫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眸中所折射出的信息也满是不怀好意,在她这样露骨的目光注视与打量之下,夜修澈甚至有种自己在她面前是没穿衣服赤身裸体的错觉,这样的认知让他在感到羞耻的同时面上也是一阵发烫!

    但风墨染却好似觉得这样还犹未足够一般,她竟是直接站起了身,迈着沉稳而风骚的步伐,慢慢悠悠的踱步到了夜修澈的近前,她紧接着微微俯下身,就那么面对面一点点的迫近夜修澈,近距离细细的打量着他,眼神依旧露骨而轻佻,只不过此时又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风墨染就那么俯着身,左看看,右看看,可就是不回答夜修澈的问题!

    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恕他们思想太不纯洁了,就刚刚那一瞬间,他们还以为风墨染是要去亲龙圣的将军呢!不过话又说回来,风墨染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就算是旁观者,怎么都感觉那么渗人呢?

    感到渗人的不止是在场旁观的人们,就连作为这事件中心人物之一的夜修澈,也感到甚是渗人!这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花染的太子,怎么这么邪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