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好马想吃回头草

作者:甄子姐姐 | 现代言情

收藏

  《好马想吃回头草》是作者甄子姐姐创作作品的一部现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的是主角曲默和奚瑾之间的浪漫的爱情故事,数年看不见,再朋友见面时,奚瑾装作不认识了曲默,曲默:要装不认识了么?花生小说提供更多在线阅读平台,小说精彩的片段:初遇曲默,是在大二那一年。那天突然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奚瑾没带伞,她抱着课本匆忙躲入屋檐下。频繁有很陌生男同学回来主动搭讪,她不喜无缘无故的更亲近,塞上耳机靠着墙阖上眼,将纷纷扰扰阻隔在耳机外。曲默撑了把黑色的大伞在她对面伫足,视线在她脸上多待了许久。奚瑾的手机没电了,音乐声戛然而止,隔著无言的耳机,她隐约听见雨滴砸落伞季铎看了一眼曲默办公室的方向,闷声想着什么,扯了个笑重新看向张旭:“去曲默哥家就能见到。”。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7章_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7章节小说阅读

    甄子姐姐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好马想吃回头草,目前仍然处在漫画连载中,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了即将上架好马想吃回头草,下面是精彩的章节片段:奚瑾的车周身镀了一层软黄色,裹了蜂蜜似的。周遭的事物皆被调成了暖色调,几眼看过去的,像步入了梦幻般的童话世界。奚瑾的车开在前头,不疾不徐,不时看几眼后视镜,看吴悠的车有也没跟进。“不关她的事,我逼她的。”奚瑾垂眸抚着杯沿默了默:“我担心你。”。...
    好马想吃回头草第17章 夜话

    吴悠回头瞪了朱芃芃一眼:“又多嘴了?”

    朱芃芃把手里的薯片塞进嘴里,瘪了瘪嘴,一脸无辜的看向奚瑾。

    “不关她的事,我逼她的。”奚瑾垂眸抚着杯沿默了默:“我担心你。”

    吴悠看向她,终于扯出一个舒心的笑:“行,那晚上就去你那喝一杯。”

    吴悠平安回来,奚瑾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迅速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一晃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夕阳咸蛋黄似的摊在天际,霞光蛋液般大片大片的泼洒出去,染了半片天,红彤彤的。

    奚瑾的车周身镀了一层软黄色,裹了蜂蜜似的。

    周遭的事物皆被调成了暖色调,一眼看过去,像进入了梦幻般的童话世界。

    奚瑾的车开在前头,不疾不徐,时不时看一眼后视镜,看吴悠的车有没有跟上。

    吴悠尾随了一阵,突然开快了些,与奚瑾并行,按下车窗,鸣响了喇叭。

    奚瑾侧头看一眼,把车窗按下半截:“怎么了?”

    “比一比?”吴悠下巴朝车前摆了摆:“看谁先到。”

    奚瑾看向前方,车驶上高架桥,透过云罅的日光照进她澄澈的眸子里,金灿灿的,花一般大朵大朵绽开。

    她没应声,一脚油门,车飞驰出去,很快将吴悠甩下一大截。

    前头是个连环弯道。

    她松了松油门,在弯道处拨了方向盘,看一眼后视镜,吴悠的车很快便跟了上来,她脚下力道加重,距离又拉开,吴悠也没松懈,紧咬在后头,作势要超,奚瑾车头一扭,横上她的车道,死死堵在吴悠车前。

    吴悠半探出车窗,拉高了嗓门冲前头喊:“不算不算!奚瑾,你赖皮!”

    奚瑾将左手伸出车窗,竖了个向下的大拇指。

    忽地笑了起来,笑声爽悦清脆,洒出车窗,飘进吴悠的耳蜗里。

    吴悠跟着笑,朝着漫天的晚霞,尖叫了一声。

    迎着夕阳,她们顺着高架桥蜿蜒而上,一前一后,将所有的烦心事全部抛诸脑后,尽情享受着此刻的欢愉,为日头西沉的画卷上增了一景。

    奚瑾的车比吴悠的早到了一步,在小区附近停了车等吴悠,没她引着,吴悠的车进不去。

    将车窗关上,戴上墨镜,精致小巧的脸被遮在墨镜后头。

    看一看天际,看一看后视镜,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

    目光掠过疾驰而过的一辆墨蓝色保时捷,曲默一手掌在方向盘上,一手手肘支着车窗,修长的指节上下跳跃着,翻转着手里的手机,渐暗的日光隔着车前被翻开的遮阳板在他眉眼处打下一片阴影。

    一闪而过。

    奚瑾又瞥一眼后视镜,吴悠的车终于跟了上来。

    她在奚瑾车边踩了个急刹:“赖皮鬼,开心了?”

    奚瑾将车窗开了道缝,“嗯”了一声:“开心。”

    吴悠在门卫处登记了个人信息,领了临时停车卡,两人一前一后驶进小区。

    停好车上电梯,吴悠突然拍了一下掌:“哎呀!忘了买啤酒了!”

    “家里有。”

    “你家怎么会有酒?”

    奚瑾一向自律,吴悠每次心血来潮想与她小酌一口,都是自带酒水。

    “季铎上次带了朋友来家里吃饭,留了几罐啤酒在冰箱里。”

    吴悠皱了皱眉:“这孩子还真是没轻没重的,那些人信得过吗?”

    奚瑾低头摘墨镜,拨了下长发:“信得过。”

    电梯门打开,楼道的灯亮着,物业已经把灯修好了。

    临近门前,奚瑾下意识看了一眼曲默紧闭的家门,又迅速把视线移开。

    到家的时候日头已经彻底沉了下去,室内灯开,光华泻了一室。

    两人换了鞋进屋,奚瑾在冰箱取了两罐啤酒,吴悠拉了两张椅子拖去阳台,把半遮半掩的窗帘哗啦一下全部拉开。

    面朝着落地窗坐着,万家灯火被踩在脚下,路灯连成了细密绵长的丝线,道上车灯顺着丝线一路流淌,与对向来车迎面相逢,光线亲昵缠绵,眨眼间,扭头错开了。

    夜,从来就不是静的。

    擦肩而过在这个城市是常态,有车,也有人。

    吴悠拉了啤酒的拉环,与奚瑾手里的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一大口,满足的打了个嗝,舒展着双臂像是在与窗外的夜色拥抱,叹了声:“真好!”

    “你指的是什么?”奚瑾喝了口手中的啤酒,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进胃里,刺激着每根神经。

    她问:“是人?还是景?”

    “都有。”

    “为什么把头发剪了?”

    吴悠看了眼奚瑾,突然笑了:“我以为你会问我有没有杀了那个王八蛋。”

    “没杀。”奚瑾又抿了一口手里的啤酒,目光落在窗外:“你衣服上没血。”

    吴悠以一个舒服的姿势瘫进椅子里:“没什么,就是想剪了。”

    两人看着窗外,时光在窗外流淌,似乎与她们无关。

    “因为他说过,他喜欢长发的女生。”吴悠默了默,终于开了口:“为他蓄起的长发,现在留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奚瑾“嗯”了一声,将手里的啤酒与吴悠手里的碰了一下。

    她不擅长安慰别人,这是她笨拙的安慰方式。

    即使她什么都没说,可吴悠还是懂了,笑了笑:“谢了。”

    “奚瑾,我其实……”吴悠慢慢低下头,声音低了几分:“挺难过的。”

    奚瑾侧头看她,长发从肩头滑了下来:“我知道。”

    “你那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吴悠转头看向奚瑾,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未来。

    奚瑾没避开她的目光,手里的罐子被捏了一下,嘎哒一声。

    “忘了。”

    “忘了……真好。”吴悠又垂下头,低低叹了一声。

    “奚瑾,你说,要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

    “不知道。”奚瑾将视线转向窗外,空气液化,啤酒罐子上聚了细密的水珠,指尖潮冷:“总能忘掉的。”

    夜色绵延成画,与世人的梦境纠缠着,无休无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一罐啤酒喝完,吴悠掏手机看了下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她起身,将自己坐着的那张椅子往回搬:“你明天还有不少的戏份,早点休息。”

    奚瑾没动,回头看她:“你喝了酒,不能开车。”

    “找个代驾就行了。”

    吴悠把椅子放回原位,掏了手机翻号码。

    “今晚就住下吧。”

    不待吴悠有所反应,奚瑾起身走去房间挑了睡衣和一套内衣扔给她:“都是新的。”

    吴悠捞起文胸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下:“你确定我能穿?”

    奚瑾在她胸前有些不友好的扫了一眼:“其实你穿不穿,区别不大。”

    吴悠白了她一道,把手里的文胸直接飞到奚瑾脸上。

    门口有敲门声,奚瑾把脸上的文胸拽了下来,搭在沙发靠背上,朝吴悠摆了摆手:“你先去洗澡。”

    “得嘞!”

    吴悠抓起手边的衣物晃悠悠往浴室去。

    奚瑾把门打开,曲默站在门外。

    他手里正掂着一个U盘,门一开,他把U盘往她面前一伸:“你弟让我把资料放你……”

    他话说一半滞住了,目光越过奚瑾,看向正关浴室门的吴悠,视线一转,锁在沙发背上搭着的文胸处。

    曲默的脸色一下有些难看。

    奚瑾伸手取他手里的U盘,他手缩了回去,另一只揣在兜里的手伸了出来,一把拉住奚瑾向自己伸来的手腕:“你跟我出来一下。”

    不由分说,拽着她往外拖。

    奚瑾挣扎了几下,无奈臂力悬殊有些大,像只被猫叼走的耗子一般,一路被拖行至楼梯口。

    曲默没松开她,转身,把她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抵住她身后的那面墙,将她死死困在身前。

    “那个男人是谁?”

    声音里尽是怒意。

    他的脸几乎要贴了上来,黝黑的眸子紧锁着奚瑾,口香糖的薄荷清香扑鼻而来。

    男人?奚瑾一脸困惑的迎上他的目光,慢半拍的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

    他错把吴悠当成男人了。

    奚瑾没解释,目光笔直的看着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曲默嗤笑了一声,抓着奚瑾的手慢慢松开,在她白皙的手腕上留了几道血红的印子。

    奚瑾要躲,曲默刚松开的手一把捏住她的脸,迫使她正视自己。

    “你被多少男人睡过了?”

    他问,垂眸勾唇,语带嘲讽。

    奚瑾的小嘴被捏的嘟了起来。

    下一秒,她的脚准确无误的踹上了曲默的命根子。

    用力过度,脚上的拖鞋飞了出去。

    曲默闷哼了一声,倒退了一步,松开她,脸一下涨的通红。

    吃痛的并着腿转身面朝着墙缩着身子,两只手捂住裤.裆,慢慢蹲了下去。

    “你应该庆幸我穿的不是高跟鞋!”

    奚瑾朝着他的背影瞪了一眼。

    拖鞋被甩飞在曲默蹲着的位置,倒扣在地上。

    奚瑾扶着墙单脚跳着蹦到曲默身边,慢慢俯下身想把拖鞋翻个个。

    曲默手一伸,快她一步把拖鞋捡走了,扭头看她:“奚瑾!你……”

    话还没说囫囵,就被奚瑾没穿鞋的脚又踹了一下,手里的拖鞋被奚瑾抢了去。

    奚瑾将拖鞋穿好,捏紧了拳头朝跌坐在地上正目瞪口呆看着她的曲默挥了挥。

    转身扬长而去。

    “真狠!”

    曲默眼巴巴看着她走远,委委屈屈的靠着墙缩成一团:“呼……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