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小情人

作者:夏小正 | 现代言情

收藏

  《小情人》这是一本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夏小正。男主钟霈是一个父亲,却长期在外当兵的,是一个很重欲的人,在他的家里,他也没没见过自己的女儿钟岭,直到他看见自己女儿的时候,女儿了亭亭玉立的亭亭玉立,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非常不满自己被送走被看低的女主,相勾结自己的父亲来疯狂报复她们......在隔壁和别的女人*的男人,是她的老公。淅沥的雨丝肆意飘洒,窗外阴沉的天沉压压地笼着片片乌云。。

小情人第七章_小情人七章节小说阅读

    夏小正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小情人,目前仍然处在已完结啦,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了即将上架小情人,下面是精彩的章节片段:他慢慢的转回去,钟岭手肘撑在桌子上,端捧着自己的脸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她颧骨有肉,双颊嫩粉,双瞳剪水,秋波涟涟,越看起来娇俏明媚阳光,再娇俏但是。这种久违的炙热情火像吓坏了门外窥听的“小贼”,她吓了一跳,甚至不小心踹落了某件东西,匆匆忙忙往自己卧室跑。。...
    小情人第七章

    地叫出来。

    这种久违的炙热情火像吓坏了门外窥听的“小贼”,她吓了一跳,甚至不小心踹落了某件东西,匆匆忙忙往自己卧室跑。

    他从妻子身上起来,开了床头的灯,假装看不见她失落的神色,“外面有声响,我出去看看。”

    他打开门走进昏黑的客厅,倒是没打坏什么东西,她似乎因为走得急了,踩坏了钟岐的手工课作业,是一个木板搭的小车。

    中间被她踩开了,有些尖利的木刺现出来,不知道她有没有穿鞋,要是又任性地打赤脚,娇横的小姑娘可能好几天都不能去跳舞了。

    他捡起那辆被踩坏的小木车,毫无预兆地笑了。

    第二天钟岭没有去学校,她的脚被划伤了,扎到脚心,自己拙劣地包扎一下,布条裹得又大又肿,显得极其可笑。

    钟岐一早上起来就发现了,要和她去看医生,但是闻擎正好来家里等他,妻子立刻板着脸叫他赶紧去学校,他只好跑到卧室里把自己的小药箱拿给她。

    钟岭单脚支着腿,蹦到在门口等待的闻擎面前,很阔气地半环着胸,斜瞪着他,低声说,“喂,警告你哦,别对钟岐起什么坏心思!”

    闻擎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少年,却长得很快,已经要有钟岭高,很俊俏,半低着头,像在专注听她讲话,等她说完才抬起眼皮看她一眼,似乎没明白她的话什么意思,谦逊地露出一个笑,“姐姐,你在说什么?”

    钟岭刚准备在接一句,闻擎就对提着药箱从房间里跑出来的钟岐喊,“小岐,记得拿篮球。”

    钟岐又如梦初醒地,放下药箱,急急忙忙抱着篮球,在桌子上拿了两块吐司,就跑到玄关来穿鞋。

    闻擎接过他的书包和早餐,在旁边等他,钟岐嘴巴不停,“昨天我回家发现篮球太脏了,然后我就拿刷子刷了一遍,阿擎你看,干净吗?”他把放在地上的篮球抱起来,献宝一样地拿给闻擎看。

    闻擎笑了,“嗯,其实呢,不洗没关系的。”

    钟岭嫌他丢人,直接拍在他头上,“哪个笨蛋会天天洗篮球啊?”

    “可是,不洗的话,下次打手就会很脏,抱的时候衣服也会变脏啊。”钟岐难过的很,觉得自己很占理,和她争辩。

    “好啦好啦,要迟到了,快走吧。”闻擎提醒他。

    钟岐穿好鞋,要背自己的书包,闻擎说没关系,叫他先吃完早餐。

    钟岐和她说完再见,又挨个和家里人说出门了,再和闻擎走出去,“我有给你拿两片面包的,中间夹的是荷包蛋,像个汉堡包,哈哈......你吃这个啊,错了错了,这个是我的,我的是蓝莓酱。”

    钟岭靠着门边上,气坏了,暗暗地啐一口,“笨蛋!”

    他当天回得很早,因为妻子今天加班,钟岐也因为和闻擎打篮球回得晚,他要给钟岭一个赎罪的时机。

    但是进了玄关却没看到钟岭,佣人去买菜了,家里静悄悄的,像是没人。他随手把外衣脱到沙发上,特意经过了钟岭的卧室,并没有人。

    他狐疑地往书房走,果然看见门开着,钟岭大大咧咧地趴在他书桌上,盘腿坐着,在用木板拼东西。

    钟岭察觉到他进来,状似无意地抬头看他一眼,又落下去。

    两个人都没说话,他转身要走,钟岭忽然叫住他,“你回来了!”

    少女绵腻的嗓音,清甜又脆美,带着雀跃,像个新婚的小妻子。

    再平常不过的话,在他耳朵里绕了几圈,隐隐有些共振,哄得他心暖烘烘的,让他连抬步都困难。

    他慢慢转回来,钟岭手肘撑在桌子上,端捧着自己的脸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她颧骨有肉,双颊嫩粉,双瞳剪水,横波涟涟,越显得娇俏明媚,再可人不过。

    她嘴唇微嘟起来,饱润红滟,朝着钟霈笑,“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他猜到了,昨夜她把钟岐的手工木车踩坏了,正在另做一个好补给他。

    她又接着说,“我在等你啊,你才回来,我等了好久。”

    他不知道怎么抵抗这种既低劣又高明地撩拨,尚且还记得自己的初衷,却没走开,也没开口说话。

    钟岭后仰着下了椅子,单着脚,蹦蹦跳跳到他面前。他才看到,钟岭穿了她的芭蕾练功服,露出半个后背和两条白嫩的长腿,衣服很紧,绷住她整个纤薄的身体,勾出细瘦的腰身,挺翘的屁股和柔软的胸部。

    她拽着他的手去环自己的腰,仰起头看他,“好看么?”

    她脚不方便,艰难地吊住他的脖子,轻轻地摇动,“你不喜欢吗?”

    他半天没有反应,她像是生气了,脸皱起来,“你那天明明看得眼睛都不眨的,难道你看的不是我?!”

    他慢慢把眼睛闭起来,想起当时和闻应声谈起的时候,闻应声笑着回他,“你是带兵的,这种事不清楚吗?有放有收,才握得更紧。”

    钟岭紧紧抱住他的腰,毛茸茸的头在他胸膛蹭动,呼吸喷在他心口,一声声地在道歉,“我错了,错了嘛,再不敢了,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心里用蜜糖垒住的小情人趴在他怀里,温言软语地和他道歉,说她再也不敢了,他还哪里再扛得住。

    一把钳住钟岭的屁股,把她端抱起来,嘬着她的嘴狠狠地和她吮吻,钟岭又笑又闹,一串一串地笑在勾缠的唇齿间泻出来,火热和灼热地,搅着舌头和他吻在一处。

    他的手掌掐着她的肉屁股,滑到她腿间,却直直摸到她裸露的阴户,他没想到,她大胆到直接练功服的胯下剪开了。

    钟岭的眼里满是倨傲的得意,腰肢胡乱扭着,直把那条肉缝往他掌里送。

    他反身锁了书房的门,直接解了裤子,狰狞滚烫的粗大阳根弹跳出来,挤进钟岭淌水的阴部,吐精的冠头和暴怒的柱身烫得她直叫,咿咿呀呀地让他快进来。

    他慢慢抵住钟岭的阴道口,缓迂又猴急地将火热的肉具插进她紧窄的甬道里,钟岭挂在他身上,像被贯穿了,嘴张得圆圆的,发出几声满足的喟叹。

    他把她颠起来,攒着劲一下一下捅进她细嫩的宫腔,干得她浑身抽搐,神志不清,哭得要死在他怀里。

    钟岭被他压在沙发上,大敞着腿接纳他凶狠的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