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小情人

作者:夏小正 | 现代言情

收藏

  《小情人》这是一本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夏小正。男主钟霈是一个父亲,却长期在外当兵的,是一个很重欲的人,在他的家里,他也没没见过自己的女儿钟岭,直到他看见自己女儿的时候,女儿了亭亭玉立的亭亭玉立,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非常不满自己被送走被看低的女主,相勾结自己的父亲来疯狂报复她们......在隔壁和别的女人*的男人,是她的老公。淅沥的雨丝肆意飘洒,窗外阴沉的天沉压压地笼着片片乌云。。

女主钟岭男主钟霈的小说_小情人小说

    花生本编我的推荐女频小说小情人,小情人小说是作者夏小正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钟霈钟岭,钟霈钟岭小说精彩的片段:他后来接电话基本上把手里的茶杯捏碎,开水溢出,流了他满手,瓷片也扎进他肉里,他像豪无知觉,连语气都很理智,只叫人去找,把地翻回来都得把人找到了。直到去了快一星期,他刚把离婚手续办下来,还是没回讯,急得冒火,叫人去查,发现她根本没回去,她舅舅也说她没回来过。。...
    小情人第十一章

    到那两天,他打电话过去都没人接,他怕是山里信号差,收讯不好,也没多放在心上。

    直到去了快一星期,他刚把离婚手续办下来,还是没回讯,急得冒火,叫人去查,发现她根本没回去,她舅舅也说她没回来过。

    钟岭不见了。

    第十二章(完结)

    他当时接到电话几乎把手里的茶杯捏碎,开水溢出来,流了他满手,瓷片也扎进他肉里,他像毫无知觉,连语气都很冷静,只叫人去找,把地翻过来都得把人找到。

    她没用身份证也没拿卡取钱,估计坐的是汽车,人都跑了一周了,哪里还查得到。前几个月都毫无头绪,那种焦躁的情绪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减少,反而愈烧愈烈,松懈下来的每一秒都叫他如坐针毡。

    被背叛的怒火将他席卷的同时,被抛弃的失落接踵而至,他明明告诉自己要把钟岭紧紧攥在手心里,他分明也做到了。虽然摸不清钟岭是否对他保存有男女情爱,或许只是父爱的投影,但不管这样,她对他依赖已经无法根除。

    她完全被养成一个十指不沾阳春露的娇小姐,除了跳舞什么也不会,什么都要最好的,脾气大,又凶得很,还有谁受得了她。

    她跑什么呢?她把他当作一个奸污自己女儿恶心至极的老男人吗?还是囚住她自由、玷污她童真的高坚壁垒?她有没有一秒钟把他对她的感情归咎到爱呢?

    快四个月的时候,才找到她,或者应该说他们,还有一个男人,是当初那个酒吧驻唱摇滚歌手。

    他们是一起不见的,正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卡有消费记录,才查到这里,这是他们第一次用卡,估计是现金用完了。

    他当时竟然毫无知觉,看着信封里的照片好久没动,钟岭怀孕了,肚子突出来,极明显。

    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再站起来时,脚都是麻的,他从书房里走出来,佣工叫他来吃晚饭。家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了。

    钟岭跑了,他到底觉得自己理亏,和杨沁如离婚的时候,赔了她一大笔钱,她搬去了南方一座城市,有时仍然神志恍惚,神经脆弱得很,钟岐还是判给钟家的,但是他决定要去陪妈妈,来找他说,他同意了。

    他不想再去把钟岭捉回来,就让她在那里,他既然爱她,不管作为父亲还是摧坏她童真的罪人,都不应该再毁她一次。

    到钟岭的城市的时候是午后,对流旺盛,有一场很大的阵雨,他没叫人跟,自己跟在钟岭后面,看她半偏着头脖子夹着伞,磕磕绊绊地从超市出来,提着菜,穿过人行道,走进一间又破又旧的小公寓里,楼道的墙面脏得几乎都是黄褐色了,潮湿得很,空气又热又闷。他盯着钟岭的脚,生怕她一不留心就摔倒了。

    钟岭在三楼停住,在门口放下菜,头发和肩膀几乎全湿了,再从口袋里把钥匙掏出来,插进钥匙孔里,开了门,她肚子太大了,弯下来都麻烦,提了塑料袋又进了门。

    他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原来她不是不能吃苦,她只是不能跟着他吃苦,他自作多情地以为钟岭不是一个有情饮水饱的姑娘,原来不过是没遇到真正的有情人,她陪他吃苦,陪他蜗居,她怀着孩子下雨为他出去买菜,她进了门要给他做饭。

    看破的一瞬间他惊慌失措,百感交集,指尖都在抖,脸上明明干得很,雨却像穿透墙壁,落进他眼里,眼眶都热起来。

    有人把他种在心上的玫瑰拔走了,像缺了一块,他盯着门又看了好久,直到上面又有人下来,才慢慢挪动脚,浑浑噩噩地走了。

    他回到家里,却直接去了军区,两个月没回来,跟着部队作息,他打算忘记这段可笑又只有他自己承认的畸恋,就算这实在困难。

    他实在无事可做,两个多月都没怎么和外界接触,和闻应声约了见见,出来都十点多了,决定还是回家一趟,多拿些换季的衣服,这次可能要待到年关口再回来。

    车灯照到家门口,他半昏地看见有一小团阴影,他使劲眨了几下眼,确定那里蹲着一个人。

    钟岭本来已经睡过去,这下被车灯照醒,站起来往他那里看,又因为车灯太亮,手遮着眼睛胡乱地偏头。

    她穿着一条宽松的长裙,脚下踏着一双凉拖,车灯照着有种昏黄的白,干瘦干瘦的,除了肚子极有存在感的突出一大块。

    钟岭回家了,没有原因,她什么也不说,他当然也不敢问,怕把她又吓跑了,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过着。

    她肚子很大了,那里也不去,就窝在房里看画册,房门也少出。

    家里的佣工被他辞了,钟岭年纪不大,有孩子传出去不是什么好事,前段时间钟家的事已经满城风雨了,他自己长久处在舆论旋涡里,倒不在乎这些了,就怕钟岭多想了不自在。

    他尽量把自己当作一个父亲,有时间他就做饭,来不及了就叫餐给她送过去。他有一次回去晚了,进门的时候灯已经暗了,再开的时候看见餐桌上留了饭菜,还是温的,显然刚被热过,那是他第一次吃到女儿做的饭,不咸不淡的,味道还可以,这是她在外面学会的。

    原来为人父母是这种感觉,怅然若失。

    杨沁如生孩子时他没花过什么心思,也没多大印象,但也记得她会定期去产检,钟岭的肚子八个多月了,他敲响她房间的门,发现没锁,钟岭躺在床上背对着他,他踌躇了好久才开口,“明天要不要去产检?”

    钟岭好久没回答,他甚至以为她睡了,“不去。”

    “去吧,我陪你去。”

    钟岭缩在被子里,似乎对这件事极其抗拒,牙语不清,“不去,我不去,你别管我!”

    他见钟岭情绪激动,也不再说话,就站在门口,看她慢慢冷静下来,才半掩着门退出去,他全无睡意,在客厅里坐了一夜。

    钟岭生产的时候,执意选的顺产,痛得满脸是泪,她的嘴咬不住毛巾,狠狠咬在他手臂上,像那次她和杨沁如吵架被他拦住时一样,咬得重极了,牙都扎进他肉里。

    钟岭原来舍得为了一个人这样痛,生了三个多小时,脚抽了两次筋,在他手臂上留下好深一个印。

    是个男孩子,很胖,快七斤,钟岭这样瘦,原来都是被他抢走了营养。

    钟岭刚生下来就痛得晕过去,孩子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再醒来都是第二天了,她挣扎着起来问他,“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