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小情人

作者:夏小正 | 现代言情

收藏

  《小情人》这是一本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夏小正。男主钟霈是一个父亲,却长期在外当兵的,是一个很重欲的人,在他的家里,他也没没见过自己的女儿钟岭,直到他看见自己女儿的时候,女儿了亭亭玉立的亭亭玉立,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非常不满自己被送走被看低的女主,相勾结自己的父亲来疯狂报复她们......在隔壁和别的女人*的男人,是她的老公。淅沥的雨丝肆意飘洒,窗外阴沉的天沉压压地笼着片片乌云。。

钟霈钟岭小说_钟霈钟岭小情人阅读

    这本已完结啦小说小情人讲诉了主人公钟霈钟岭之间的事情,这是最著名作家夏小正的钟情巨作,小情人精挑篇章:他轻轻地笑出,手去摸孩子的头,孩子的胎发被剃了,再长的头发也很软细,好像吸将近奶了,他的脚地乱地蹬,踢到钟岭的肚子,钟岭烦得很,去打他圆滚滚的脚。钟岭的眼圈快速地红了,再问出来的话很艰难,“有没有,有没有什么病?”。...
    小情人第十二章

    孩子,怎么样?”

    “没事,很好。”

    钟岭的眼圈快速地红了,再问出来的话很艰难,“有没有,有没有什么病?”

    他安慰自己虚弱的女儿,“什么病也没有,很健康,很胖。”

    钟岭的指甲不停地在床单上抓挠,一条一条的白痕,她似乎用了很大的劲,紧张得很,手背和脖颈都有青筋凸出来,又问他,“真的什么病也没有?”

    “做过检查了,很好。”

    钟岭胸口梗的那口气才像终于吐出来,眼泪一颗颗地滚下来,热烫的,染在床单上,“很好很好......”

    她又哭又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你过来。”她突然对面前的他说。

    他慢慢俯下身去,钟岭紧紧拽住他的衣领,“钟霈,我,我,”喉头重滚了几下,才把话说完整,“我给你生了一个孩子。”

    像有一束闪电从他后脑劈过去,他眼瞳快速收缩,不敢置信地看着钟岭苍白病弱的脸,“我的?”

    钟岭斜勾着嘴角,她在笑,扭曲地快意,“杨沁如以为只有她能给你生孩子吗?我也可以,呵。”

    “我的?你说是我的?”他仍然不敢相信钟岭说的一切,很不稳重地使劲摇晃着她的肩膀。

    “我告诉你钟霈,我这辈子只朝你张开过腿,你不信......”

    她话还没完,又被他紧紧箍住,抱得太紧了,肩膀都被挤得上耸起来,他的声音又涩又哑,不知道压了多少东西,“你怎么敢?”

    钟岭被他抱在怀里,慢慢慢慢地哭出来,她哪里敢?

    她不敢的,从她发现自己不是肠胃炎,是肚子里带了一条命开始,她就惴惴难安,她才十八岁,怀了自己父亲的孩子,她哪里敢?

    她又不想把孩子拿掉,甚至没跟他说一个字,她逃跑了,和怀疑自己太过放浪得了HIV的卫今移一起“浪迹天涯”。

    她多害怕,她执意要生下违背伦理的孽种,不敢去产检,整日缩在床上,什么也不敢想,她畏怯又彷徨,多思考一秒都难过到打抖。

    “你不来找我!我穿好丑好丑的衣服,吃好难吃的菜,住好破的房子,你也不来找我......”钟岭哭着怪罪他,她的手不断拍打在他后背上,一下一下地敲破他好不容易竖起的伦理高墙。

    她亲手把他心口的洞填平,用娇养玫瑰的沃土,再把自己种进去。

    我去找过你,看见你提着菜走进破旧的小楼,穿过长长的楼梯,走向一张生锈的铁门,我以为你要走进那间老化的屋子,为另一个男人生儿育女,洗手作羹汤。

    “我爱你。”他听见自己说。

    番外哺乳

    钟岭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另换了住处,叫人新招了两个佣工,话少嘴牢,手脚勤快,有育儿经验。

    他进卧室门的时候,看见钟岭正背对着他,撩着衣服给孩子哺乳。

    他走过去,钟岭回过头看他一眼,又生气地梗着脖子快速去看孩子。钟岭整个肚皮和一边的乳房都露在外边,孩子的嘴叼着她乳头用劲地吮,钟岭有些痛了,拧着眉毛,气哄哄地盯着孩子大口吸动的嘴,“小混蛋,不知道轻点,投胎之前饿了多久了?”

    他轻轻笑出来,手去摸孩子的头,孩子的胎发被剃了,再长的头发也很细软,似乎吸不到奶了,他的脚胡乱地蹬,踢到钟岭的肚子,钟岭烦得很,去打他圆滚滚的脚。

    孩子就要哭了,他低声哄他,“噢,不哭不哭。”

    他的手顺着摸上去,触到钟岭裸露的乳房,因为涨奶都丰腴了一圈,鼓鼓的挺着。他几根手指绕着奶头滑动,轻轻地下按,钟岭倒吸了一口气,跟着喘起来。

    他捏着乳晕周围细微地挤,把乳白色的奶汁压进孩子嘴里。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孩子进食,水红的嘴咬着奶头,小小的手护着,吮得真狠,吸得太急了被呛到,他把奶头吐出来,浆白色的汁液溅到嘴巴旁边,晕了孩子满下巴。

    他跪在钟岭面前,粗粝的手指堵住不断溢奶的乳头,娇嫩的粉晕被孩子吸成深色,乳汁粘在牙印上面,格外惑人。

    他迂缓地揉捏着奶头,凑上去吻钟岭意乱情迷正在淫喘的嘴,细密地缠动,两根舌头在口腔肆意搅动,钟岭眯着眼睛,不断有唾液被唆进他嘴里,她抱着孩子,被他亲得软在躺椅里。

    两个人互相不放过对方的唇舌,呼吸绕在一起,热得快烧起来,他急切地剐她的衣服,扯开她领口,从她下巴一路啃咬到锁骨,留下一长条粘腻暧昧的水渍。

    他咬得太重,钟岭都痛了,半怨半嗔地乜他一眼,“慢点,他睡了。”

    他把孩子抱出去,送到佣工手上,让她看着。

    钟岭的衣摆还没放下来,反而全撩开了,就这么敞着,两团白嫩丰满的乳肉上突兀地立着两颗被吸得肿大的奶头,“看什么?你儿子咬得我这么痛,还不过来疼疼我?”

    他干涩地吞咽了几口唾沫,只盯着钟岭的乳房,快步走过去,跪在她两腿之间,抱着她细瘦的腰肢,脸埋进她两乳之间,深深地嗅闻,母乳的暖香盈满他鼻腔。

    又慢慢地从乳沟里吻下来,亲到她肚脐,伸着舌头把她整个小腹都舔湿了,钟岭抓着他的头发,呼吸缓重地喘。

    他大口含住一颗被奶头,连带着乳肉都吸进嘴里,舌头抵着奶孔,温柔又仔细地品砸着半温的奶汁,有些暧昧的水响,像个孩子。一只手伸进她下身,磨她半湿的内裤,拧着硬挺的小阴蒂往外拽。

    钟岭夹着腿,嘴巴里漏出一些淫浪的呻吟,他脸在她乳房蹭动,软玉温香的,他含糊不清地叫她,“小妈妈。”

    乱套了,全乱套了,纲常礼义,俗世道德,都被丢弃了。

    钟岭浑身乱颤,有些抗拒地后仰,他伸手扯了她裤子,把她的腿分在两边推上去,整个阴阜都露出来,甚至因为腿分得太开了,肉缝都裂开一些,肿胀的阴核凸出来,有些骚显的穴肉。

    他抬头看钟岭发红的眼角,灵活湿滑的舌头伸进去,在她肉唇上吮着舔动,钻进她紧致的甬道里,孜孜不倦地吸搅着。

    钟岭下面淫水泛滥,被他可怕的唇舌吸得不断扭动,咬着手指又哭又叫,全身泛粉,漂亮又淫荡。他掐着她阴蒂,不停喝她肉逼里喷出的汁水,像不息的热潮,全进了他的嘴,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