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小情人

作者:夏小正 | 现代言情

收藏

  《小情人》这是一本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夏小正。男主钟霈是一个父亲,却长期在外当兵的,是一个很重欲的人,在他的家里,他也没没见过自己的女儿钟岭,直到他看见自己女儿的时候,女儿了亭亭玉立的亭亭玉立,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非常不满自己被送走被看低的女主,相勾结自己的父亲来疯狂报复她们......在隔壁和别的女人*的男人,是她的老公。淅沥的雨丝肆意飘洒,窗外阴沉的天沉压压地笼着片片乌云。。

小情人夏小正_小情人夏小正小说阅读

    小情人这本女频小说目前仍然处在已完结啦,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原因详细介绍了男主钟霈和女主钟岭的故事,小说章节精挑:他结扎后以后对内射钟岭有一种偏执狂的狂热分子,粗硬的龟头抵着子宫口,用滚烫的阳精冲涮她稚气很敏感的子宫壁,一股一股的,像是没完没了,他用精液把钟岭灌满,射得她下凹的腹都上鼓出来,圆滚滚的。接着埋头在她腿心狠重热烈地嘬吮,钟岭瞪了眼睛,上挺着腰腹,腿根突突地抽动,有什么从她腹腔喷涌出来,她尖细地叫,“啊,要去了,唔...”。...
    小情人第十三章

    又叫她,“小妈妈。”

    接着埋头在她腿心狠重热烈地嘬吮,钟岭瞪了眼睛,上挺着腰腹,腿根突突地抽动,有什么从她腹腔喷涌出来,她尖细地叫,“啊,要去了,唔...”

    精气爆裂的粗长阳根分开她两瓣肥厚的肉唇,捅进她还在喷水收缩的阴道里,用力地顶动鞭挞着,钟岭头抵着椅背,下头被插得满满的,快要溢开。

    他把她抱起来,压在冰冷的墙壁上,用下胯不知满足的巨根操得她不停哭着高潮,可怜窄小的肉壁夹着他长驱直入的火热欲望不断收缩,快活得他几乎头皮发麻。

    他结扎以后对内射钟岭有一种偏执的狂热,粗硬的龟头抵着子宫口,用滚烫的阳精冲刷她稚嫩敏感的子宫壁,一股一股的,像是没完没了,他用精液把钟岭灌满,射得她下凹的腹都上鼓起来,圆滚滚的。

    钟岭攀在他肩上,剧烈痉挛,哭得嗓子都哑了,白眼都翻出来,指甲深深扎进他肉里,宛若痴狂。

    她像脱了水,头发被汗沾着黏在脸上,满脸是泪,没有一点力气,任他来来回回地按着猛艹,屁股都被撞红了,两条腿张着哆嗦。

    钟岭这种时候什么都吃不下,他嚼了些碎巧克力,哺进她嘴里,钟岭闭着眼睛绕他舌上那些带点苦涩的甜味。

    她一醒过来,却又生气了,“干嘛喂巧克力,晚上吃胖死了。”

    “哪里胖?哪个能有你瘦?”他手伸进被子里,摸她因为内射而上鼓的腹部。

    “谁都比我瘦!我就是胖!我这么胖哪还有脸再去跳舞?”钟岭不依不饶起来,抓住他在她肚子上游移的手,又要咬。

    张牙舞爪了半天,却也只用牙齿磨了磨,又去碰他手臂上那个深深的牙印,“还没消呢?”

    “不会消了,那天咬出好多血,你都喝了一些,想换个手你还不让,就照着这咬。”

    钟岭得意地笑出来,“你活该!”

    他弯下去亲钟岭的嘴角,很认命似的,“我活该。”

    “就是你的错,要不是生孩子,这里都不会变大。”钟岭极不耐烦地按着自己的胸,烦得不行。

    在他的认知里,女人都希望自己的胸大一些,钟岭却非常厌恶,这让他困惑,他问她,“不好吗?”

    “哪里好,丑死了,跳舞的时候看着又胖又笨,我都不敢穿我的练功服了!”她烦躁极了,忍不住捶打他的胸膛。

    “不会,很漂亮的,明天穿试试看好不好?”

    钟岭像看穿了他,不屑地把头偏过去,“才不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老色鬼!”

    钟岭生气的时候格外漂亮,两颊都红起来,带点粉,眼瞳又黑又圆,嘴巴抿着,显得生机又明丽,娇俏得很。

    她想跳舞,她热爱跳舞。

    钟岭错过了去年的高考,他又问她,“还要不要读书?”

    钟岭嗫嚅了一会儿,又理直气壮起来,“当然要啊,我才不要一辈子给你带孩子呢!”

    “想读什么学校?舞艺?”

    钟岭好久没说话,反问他,“你读的什么学校?”

    “我当然读的军校啊。”他笑起来。

    钟岭趴在他胸口,被他的笑震了几下,捂着嘴不让他说话,“那你一定成绩很差,你是个文盲!”

    他又笑起来,钟岭被他含笑的眼睛看得心虚,把手又收回去了。

    “我不是文盲,真的,祖屋那里还有我很多证书和奖状呢?你下次去看看。”

    “我才不要去那里呢!”

    “那我给你带回来?”

    钟岭瞪着他,又把头埋进被子里,“我不要看啊,自大鬼,就喜欢炫耀。”

    他不知道作何反应,“好,是我自大,要不要找老师来给你复习?”

    钟岭的嘴贴在他心口,柔软的嘴唇时不时触到他胸口的皮肤,她声音压在被子里,闷闷的,“不要复习,不想看书。”

    “那好,我们直接去上学,你好好想想,想去什么学校,不过,要留在我们市好不好?”

    钟岭抬起下巴来,满意地笑,“这还差不多。”

    他把钟岭抱下来,拢进怀里,“睡觉吧。”

    钟岭手脚并用,紧紧缚住他,抬头将吻印在他下巴上,“睡觉。”

    睡吧睡吧,只有再次醒来他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是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