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刺客信条大清末日

作者:十字战刀.QD | 历史架空

收藏

  兄弟会于明朝初年十年间步入中国,没落于嘉靖十年间。趁革命党起义军被推翻清廷,兄弟会成员韦月语为复兴兄弟会直接加入革命党,一起见证大清帝国的末日!(在下的一次写文,严重不足之处请各位明确指出)PS:所以在下前段时间不在家里更新了可能会会有点儿迟兄弟会中的女刺客,昭君。远渡重洋,面见艾吉奥·奥迪托雷。中国兄弟会决定脱离大明皇室,并在暗中反对大明的暴政,但失去了大明这座靠山后。兄弟会遭到来自大明皇室和圣殿骑士的双重打击,万历年间,兄弟会失去了于敌对势力抗衡的关键,伊甸园碎片。之后只能隐忍不发,暗中发展兄弟会的势力。。

十字战刀.QD小说作品_刺客信条大清末日在线阅读_第八章 中式刺客

    来。  中年人男子恰恰影子,但他换去了那件灰色中山装,现在的他穿着中国中国古代时侠客们都要穿的黑色夜行服,腰间好像别着两把短剑,韦月语差点儿脱口而出,这里也不是欧洲,穿着刺客服也会招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了过了!  “安心。”影子好像看透了韦月语,能保持着他韦月语的精神渐渐恢复,还没睁眼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想狠狠骂一下那个把他才不多弄死的银狼,却听见有人先他一步开口道“醒了。”。...

      第五章中式刺客

      清晨第一束阳光照到房间里,让屋里的两个人穿上了一件金色的外套。

      韦月语的精神渐渐恢复,还没睁眼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想狠狠骂一下那个把他才不多弄死的银狼,却听见有人先他一步开口道“醒了。”

      韦月语下意识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本来以为会看到银狼标志性的银发,但他看到的却是一个相貌极其普通的中年人,利落的黑色短发被太阳光照耀的有些发黄,他带着微笑对着韦月语,仿佛在等待一个熟睡的孩子醒来。

      中年男子正是影子,但他换去了那件灰色中山装,现在他穿着中国古代时侠客们都会穿的黑色夜行服,腰间似乎别着两把短剑,韦月语差点脱口而出,这里不是欧洲,穿着刺客服也不会招人议论的时候已经过了!

      “放心。”影子似乎看穿了韦月语,保持着他对小辈特有的微笑“我们只有在执行任务时才穿这套衣服,平常是不会穿的。”只要是一个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穿这件衣服走向繁华的香港,就像明星不会走在大街上买菜。

      “我相信你没事了。”银狼将盖在韦月语身上的裹尸布掀开,并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叠好“我们该走了。”

      韦月语本来已经毁掉的左臂已经康复,但左臂的衣物也随之不见,留下白皙的手臂暴露在空气中,再加上韦月语那件已经破的不成样子的中山装。。。倒没有什么违和感。

      两人走下楼去,神父依旧为前来赎罪的人开导,男女信徒都有自己的事情做。仿佛韦月语来到是再不寻常的事情。

      影子带着韦月语来到了教堂的后面,虽然韦月语听过银狼说教堂的后面直通大海,但没想到香港兄弟会的胆子这么大。

      一艘小型的客轮安静的停在教堂的后面,要是不看船头他停在这也不可非议,但船头船尾都有加特林重机枪,从底部船舱甚至能看见黑洞洞的枪口。船杆上还飘扬着德国的三色旗。

      “你们从哪弄来的?”韦月语惊愕的看向影子,这艘船虽然体积小,但是用它去打劫一般的商船成功几率都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德国人送的。”影子笑笑,带着韦月语往船上走“德国人需要一群人来帮他抵挡在香港英国的势力,德国于圣殿骑士之间有些微妙的小摩擦,或许就是因为他们和英国的矛盾。”

      甲板上早就有一个魁梧大汉等着两人,看见两人上船,便用右臂捶胸“兄弟会杨华兴,向两位导师问好。”杨华兴克制住了他的声音,不然听到声音的就不止是甲板上的人了。

      甲板上的水手听见大汉这么说,也都停下手头上的工作向韦月语两人敬礼,待得两人回礼之后又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例如擦枪什么的。

      壮汉随后带他们到了一个船舱,船舱到没有怎样布置,只是在中央摆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还开了窗户,海风轻轻吹开窗帘,倒也有几分情趣。

      两人坐下后杨华兴识趣的退了出去,房间的空气似乎降了些温度,韦月语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想听听你昏迷的这几天发生的事吗?”影子笑笑,开口打破了僵局。

      “昏迷?”韦月语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被裹尸布罩住,然后疼的昏了过去,一醒来就看见影子,坐在自己床前。

      “你昏迷了三天。”影子脸上始终保持着他特有的微笑,就像慈祥的长辈看顽皮的小孩玩闹一样“银狼把你放在教堂,随后就放回广州去找我和黄兴。他的体力很强,他可以一天不吃不喝,但照样可以轻松抹掉敌人的脖子。而且广州的损失并没有像你想象中那么惨烈,被全歼的只有你和黄兴的那路,守大南门的大部分也因我和银狼留下的烟雾弹得救,新军暂时无事,但被缴了枪,还有一路撤退到广西一带,可能要去四川。”

      “我昏迷了3天,也就是说现在是4月30号。”韦月语突然想到一件事“黄兴应该没事吧。”他可以肯定黄兴的安全,因为影子站在他的面前。

      “嗯。”影子点了点头,道“他现在也在香港,他算得上坚强可以挺过来的。”

      韦月语也点了点头,有些想问银狼的故事和裹尸布的来源,但有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看银狼的态度就能想到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过去。

      “呵呵。”影子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道“你晕倒时的事讲完了,要不要听听有关中国传统刺客的事?”

      “嗯。”韦月语做了个请的手势表示乐意倾听。

      “首先,中国刺客里很少有使用双袖剑的人,甚至选择用袖剑的也很少。”影子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严肃“像我,我是选择使用双袖箭,像这样。”影子左手一弓,一道黑影随间弹出刺到于影子对面的木墙上,韦月语不由的走过去细看这只箭矢。

      箭矢射中的墙壁周围没有一点裂痕证明这这只箭一点的穿透力极强。韦月语使劲想,将箭矢拔出,但箭的一半已经死死的卡在墙里,再拔这箭就要断裂。韦月语只好回到座位。

      “箭头是有毒的,很少有人不在被射中的第一时间内死亡。”影子说着“但我们失去了袖剑后需要一样东西来代替他的近战功能,或许是匕首,长剑,短剑。当然不止有他们,猜猜我身上还有武器?”

      韦月语还没来得及说,就感到桌子下一阵寒风传来,连忙起身,跳离座位。

      “卡啦。”桌子瞬间分成两半,整齐的摔在地上。韦月语终于看清是什么东西,从影子的鞋里弹出一只剑刃,锋利的剑刃只在桌子上的一点进行的攻击,但整个桌子的碎裂绝对有影子脚力的功劳。

      影子似乎为他不打招呼就来这么一下感到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解下左手的袖箭,扔给韦月语,算是他的补偿。

      韦月语显然对这袖箭很感兴趣,刚想对着墙壁试一下,就听影子开口道。

      “到了,到岛上再试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