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刺客信条大清末日

作者:十字战刀.QD | 历史架空

收藏

  兄弟会于明朝初年十年间步入中国,没落于嘉靖十年间。趁革命党起义军被推翻清廷,兄弟会成员韦月语为复兴兄弟会直接加入革命党,一起见证大清帝国的末日!(在下的一次写文,严重不足之处请各位明确指出)PS:所以在下前段时间不在家里更新了可能会会有点儿迟兄弟会中的女刺客,昭君。远渡重洋,面见艾吉奥·奥迪托雷。中国兄弟会决定脱离大明皇室,并在暗中反对大明的暴政,但失去了大明这座靠山后。兄弟会遭到来自大明皇室和圣殿骑士的双重打击,万历年间,兄弟会失去了于敌对势力抗衡的关键,伊甸园碎片。之后只能隐忍不发,暗中发展兄弟会的势力。。

十字战刀.QD小说作品_刺客信条大清末日全文免费阅读_第七章 裹尸布

    向码头的出口走去。但船长和大副上了一辆黑色的雪佛兰汽车,而韦月语两人走入了繁华热闹的香港大街。  青狼拉着韦月语上了香港的特色,有览电车后,找到了位置坐定后,韦月语张口道“你别说我分部就建在香港的市区里面。”韦月语用仅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船没一会就靠了岸,从船上不断的有身着各个国家的贵族服饰的男女下船。他们一边谈笑着一边走向码头的出口,那里有很多的黄包车,只要有钱,他们可以去香港市区的任何地方。。...

      第五章裹尸布

      3个小时后香港岛九龙码头

      一艘蒸汽客轮驶进了这个热闹非凡的港口,船上悬挂着多国国旗,表明这艘船的特殊身份。

      船没一会就靠了岸,从船上不断的有身着各个国家的贵族服饰的男女下船。他们一边谈笑着一边走向码头的出口,那里有很多的黄包车,只要有钱,他们可以去香港市区的任何地方。

      最后从船上下来的是4个男性,里面自然有韦月语和银狼,剩下两位是这艘船的船长和大副。4个人闲扯一会后,也都向码头的出口走去。但船长和大副上了一辆黑色的雪佛兰汽车,而韦月语两人走向了繁华的香港大街。

      银狼拉着韦月语上了香港的特色,有览电车后,找到位置坐下后,韦月语开口道“你别告诉我分部就建在香港的市区里面。”韦月语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不,只是一个联络点离刚才的港口比较近。”银狼又恢复了他一贯的懒惰语气,似乎刚刚的血战没发生过似的。

      “你们在香港的势力范围有多大?”韦月语道。

      “这个嘛,”银狼似乎提起了一些兴致,道“因为我们和洪门是合作的关系,所以香港我们兄弟会还是有话语权的。但我们又不是什么黑帮组织,势力什么的说不上。”

      “洪门?”韦月语回中国的时间其实就是着几个月,就别提了解什么国内情势了。

      “呃,”银狼少见的挠了挠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洪门,只知道他们是反清的一个组织,在广东沿海一带和香港都有他们的势力分布。哦,对了,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问孙文,他好像是这个组织的高层之一。”

      “逸仙?”韦月语显然吓了一跳,声音也大了些,车上人不少座位刚好坐满座位,至少一半的乘客都看向韦月语这个方向,又看见韦月语整个左臂都缠着绷带,不禁议论纷纷。

      韦月语被一堆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坐立不安。过了一会电车停了,就见身边的银狼起身下车,韦月语也跟着他下车,终于摆脱了如剑似的目光,韦月语感到一阵轻松。

      “就是这?”韦月语不禁惊愕,面前就是家普通的中药店,只是招牌大气了点,乌黑的上金黄的烫着3个大字,救仙堂。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出自名家之手,笔力千钧,行云流水之间,颇有大家风范。但这霸气非凡的3个字放在这个生意平平的小药店合适吗?

      “不是分部,但也颇有来头。”银狼道“据说这药店的前几任老板慈禧那女人看过病,治好了,她就赏了个牌给他,后面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这家主人就莫名其妙的跑到香港来。”银狼显然对慈禧不感冒,说道慈禧时脸都抽了一下。

      银狼说完就领着韦月语走向药铺里,柜台的伙计正拨弄着算盘,听见有人进来头也不抬,道“有什么病啊?”

      韦月语脸一阵抽搐,总算知道为什么这家为什么生意不好了,谁愿意被一个伙计摆脸色。

      “你们掌柜呢?”银狼反倒不注意这些,开口道。

      “家父不在,不知。。。”伙计终于抬起脸来,长相还算清秀,本来淡定的神情一见到银狼就变得慌张起来“导,导师!”忙向银狼行了个刺客礼,但一心急,右手变左手了。

      “你知道裹尸布放哪吗?”银狼不禁扶额,心想怎么交出这样的徒弟。

      “嗯,家父有交代过。”伙计刚转身,就听见银狼在背后叫他道“不需要信物吗?”

      “呃,呃,是的。”伙计刚转过身银狼便将一枚印有刺客标志的银币用手指弹到伙计的肩膀,伙计满脸羞红,捡起银币就转身走向里屋。

      “他不是我徒弟。”银狼神情有些不自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嗯。”韦月语好不容易忍住笑,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不一会伙计就拿着一块包好的布料走出来,并叮嘱银狼好好使用。

      银狼显然有些诧异自家迷糊徒弟居然会提醒自己小心,但诧异归诧异,银狼还是让徒弟派了一个信得过的伙计把自己和韦月语送到联络点。

      “那个布就是裹尸布?”韦月语和银狼上了辆黄包车,开始韦月语还想问出银狼和刚才那徒弟的一些趣事,但始终只问出他叫黄建兴,是银狼手把手教得第3个徒弟,就只好问起裹尸布的事情。

      “嘿嘿。”银狼坏笑道“你现在只要知道这是一件伊甸园碎片,而且耶稣用过就是。”

      “哈?”从小生活在沙俄中产阶级的韦月语不能不知道耶稣,耶稣死后,他的门徒用一块布将他的尸体包起,此后第三天耶稣复活,大部分基督教分支讲呢天定为复活节。“可这东西不是应该在意大利或者英国的圣殿骑士手上吗,怎么会。。。”韦月语有些不知该说不该说,因为银狼的脸色有些变了。

      “哈,”银狼笑了笑,表情不知怎么形容有自豪,有憎恨。无数的情感夹杂在他的脸上,“你想知道就去问影子吧,我不想再说了。”

      韦月语有些不知所措,他一个脱口而出的问题把气氛弄得这么僵,那些上成社会的交际显然不适用于银狼,韦月语正尴尬着,只听银狼道“我们到了。”

      韦月语抬头往前一看,有点傻。前面是一座用白色石雕搭建起的教堂,一层的墙雕大多数是抱着竖琴的天使,第二层作为过渡,并没有雕刻太多物件,而是以第一层的竹笋式再往上建筑,到了顶层就成了众多竹笋冒尖的地方,高矮参差不齐,到给人一种别致的美感。但韦月语没心情欣赏这座教堂,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教堂多是圣殿骑士的据点。

      银狼看出了他的担心,道“我们选这座教堂就是因为防止圣殿骑士的怀疑,而且这座教堂的背后就可以通入大海,就算被发现也可以从地道撤退。”

      说罢,银狼便引着韦月语进了教堂。

      教堂里的摆设和大多数教堂一样,充满雕刻的白色大理石柱子,充满了圣经故事的彩色玻璃反射着下午的太阳光,使整个教堂充满了信仰的色彩。

      两人进来时,一个神父似乎在为所有教堂的人做祷告,见到两个人进来,一个还缠着绷带,忙停下祷告,用中文道“两位是?”

      银狼也不说话,伸出了他的右手,食指上带着一个有刺客标志的戒指,还有中国刺客特有的标志,手背上的刀痕。

      银狼看见神父恍然大悟的神色,微笑开口道“我才走几天啊,你就不记得我了。”

      随即银狼简单说明了下他们的遭遇和目的,反正这屋里也没外人。

      神父听到他们的来意,边带他们上了2楼,临走前还跟男女信徒鞠了个躬。

      神父领着两人到了2楼的一间房间,房间的窗户并没有彩色,是很普通的透明窗户,房间中还摆着一张床。

      神父指了指床示意韦月语躺上去,银狼把手中的的布抖开,对着韦月语道“裹尸布拥有让死者复活,让病患者康复的神力,但你没有死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哈。”

      还没等韦月语开口说话,银狼便将裹尸布盖在韦月语的身上。

      神父速度极快的按了床边的一个按钮,韦月语的四肢瞬间被牢靠的锁住。

      韦月语惊了一下,刚想开口,突然受伤的左手传来一阵剧痛,韦月语似乎感觉得到,自己的骨头正在重新生长,而断了的骨头正在慢慢消失,但上面还连着神经那!

      正当韦月语痛的叫出声时,神父瞬间把准备好的湿毛巾放到韦月语嘴里,那动作,别提多熟练了。

      韦月语叫又叫不出,四肢又都动不了,只能忍受痛觉带来的感受,此刻他真想破口大骂,这是有点痛,你来试试!

      感官渐渐模糊了,痛觉也不怎么明显了,韦月语索性闭上眼睛,反正疼死了还能复活,不对,怎么不让银狼直接捅死自己算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