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掠爱成瘾:总裁大人求放过

作者:凉容 | 总裁小说

收藏

  在她生孩子那天发现老公的小三也在她隔壁生产,一怒之下大出血,等她醒来孩子不见了,也被老公告知自己早就被他卖给一个大老板了,孩子也是那个老板的。在她走投无路时,一个男人从天而降,以哺乳的条件帮她教训渣男,当景于菲看到眼前的小宝贝时才发现这个像神一样的男人竟然有个孩子。这个男人像神一样守护者她,他将她禁锢,薄唇不断亲吻她的身躯,霸道宣誓:“我看上的女人永远也别想着从我眼前逃脱!”当她再一次落入爱情的圈套时才发现一切都是假象,想要逃脱时才发现她一直哺乳的孩子竟然是她的,而那个男人却不知,于是,她想要带着孩子逃离冷晟凛刚想说话,就被一阵尖利的咒骂声打断。。

第14章 差点小命不保-掠爱成瘾:总裁大人求放过全文阅读

    景于菲听完后浑身一个伶俐,只会觉得昨天的苦难怎么这么多,这么晚了还也没结束了。景于菲听完之后浑身一个机灵,只觉得今天的苦难怎么这么多,这么晚了还没有结束。。...

    “你可以再慢一点。”冷晟凛饱含讥讽的声音传来。

    景于菲听完之后浑身一个机灵,只觉得今天的苦难怎么这么多,这么晚了还没有结束。

    期期艾艾地从浴室门口走到了卧室,只见冷晟凛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他大概是回自己房里洗过澡再下来的,发梢上还沾着水花。

    冷晟凛穿着一身黑色的浴袍,跟景于菲身上的这件是同款……不应该说是情侣款,不知道是管家准备的还是冷晟凛自己的恶趣味。

    冷晟凛十分适合黑色,那张脸却越发显得白皙精致,但是微微上扬的丹凤眼中却写满了暴戾,让他整个人的气质显得十分的张狂霸道。

    原来以为杜成就够好看了,气质也算温文尔雅,可是如今和冷晟凛一对比,就能看出谁优谁劣了。

    “你……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景于菲望着对方英俊的侧脸,坚决不承认自己看着他的脸有些看的入神,所以赶紧转移话题。

    “你过来。”冷晟凛手中端了一杯白兰地,轻轻放在嘴边呡了一口。

    “就……就这样说吧,挺好的。”

    你不要再靠近我了,我看到你都有些怕。景于菲在心里颤颤巍巍地开口。

    冷晟凛蹙起眉头,探究的眼神在景于菲的身上锁定:“你的家教就是这样吗?说话的时候距离其他人十米远?”

    景于菲不情不愿地走近了几步,在距离冷晟凛还有三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这样总可以了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冷晟凛被她那个样子给气笑了,直接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皱起眉头走向景于菲。

    “你……你又想干嘛?”景于菲吓的不断地倒退。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冷晟凛在景于菲的床上坐了下来,还动手拍了拍床铺,“过来。”

    景于菲还是慢慢地磨蹭了过去,盯着冷晟凛的眼睛,十分不自在地开口:“怎么了?”

    “今天车祸还的伤着哪里了?”

    “啊?”

    “啊什么啊?”冷晟凛觉得这女人果然蠢的要死,“我问你今天除了脸上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受伤?”

    “没……没有了。”

    “胡说,你自己哪里痛都不知道吗?”刚才冷晟凛就看见了,在景于菲的脖子后面还有很大一块伤口,被头发给挡住了,如果不是刚才冷晟凛亲她的动作太极烈,他也很难发现。

    冷晟凛一把将人拽倒在床上,然后伸手拨开景于菲的长发,冰冷的手指按在她的后颈,景于菲先是觉得后颈有些发麻,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你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在跟你调情。”冷晟凛感觉到了景于菲的动作,忍不住出声调笑。

    “呃……”景于菲只觉得空气里都写满了暧昧,冷晟凛换下了西装,眉眼也缓和了很多,神情不再那么高高在上好似高山一般不可企及,这一发现让景于菲的心脏开始砰砰跳个不停。

    手底下的肌肤滑嫩如雪,冷晟凛的眼神加深,却在下一刻使劲按了按她的脖子。

    “啊——疼!”

    “你也知道会疼。”冷晟凛嘲讽出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瓶药膏出来,“过来,我给你上药。”

    “咦?”景于菲有些惊讶。

    “干什么?你想自己来?那也行,如果你自己可以的话。”冷晟凛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想着将药扔在床上,自己就要离开。

    景于菲下意识地觉得惊奇,但是下一刻又觉得是自己太小人之心了,连忙伸手拉住了冷晟凛的浴袍,却没想到拉的太急,冷晟凛被她拉的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了。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冷晟凛看着自己被拉开浴袍,气的咬牙切齿:“景于菲!你果然就是一个色女!”

    景于菲很无辜,连忙解释:“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让你帮帮我,顺便再跟你道谢!”

    冷晟凛听完之后冷哼一声:“最好是这样。”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你要相信我,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什么意思?”

    “啊,不是说你不好的意思,就是……你在我心中是值得尊敬的那种,就是不敢对你有任何想法。”

    “哼。”冷晟凛听完觉得姑且消气,但还是拒绝了帮她上药,“我给你药是为了谢谢你今天保护了翊儿,还有今天的车祸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大意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嗯?”景于菲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冷晟凛这是在跟她解释,“那今天的车祸是怎么回事?仇人吗?”

    “仇人?你说对了。”冷晟凛冷笑,“可不是我的仇人吗,前脚我才刚离开,就敢对我的人出手,看来她是活腻了。”

    景于菲听出了一点猫腻,抬起头来看向冷晟凛:“……是你的家人做的吗?”

    “她根本不是我的家人!只不过是一个攀龙附凤的杂种罢了。”冷晟凛的语气阴森,杀气毕露。

    看他的情绪如此激动,景于菲连忙出声安抚:“好好好,不是你的家人,所以是今天我们在你家见过的那位女士吗?”

    冷晟凛沉着脸,没有否认。

    “那你的母亲……又为什么不肯见你?”

    下一刻,冷晟凛就直接伸手掐住了景于菲的脖子。

    两眼通红的冷晟凛死死地瞪着景于菲,手腕用力到青筋暴起:“她没有不肯见我!”

    “咳、我……你、你放开我!”景于菲没想到冷晟凛会突然发难,也明白过来冷晟凛的母亲应该是他的一个心结,也是他藏的最深的伤口,别人碰都不能碰一下。

    冷晟凛情绪失控,面目开始略带狰狞,景于菲心里升起浓浓的恐惧,她觉得此刻冷晟凛看着她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不带一点感情。

    这样下去真的会被他掐死。

    升起这个念头,景于菲开始强烈地挣扎了起来。另一只手在床边摸索,正好摸到了方才冷晟凛给她的那瓶药酒。

    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小命不保,景于菲不再犹豫,抓起药瓶就朝着他后脑勺砸了下去。

    “呯”的一声,药瓶被砸碎,药水洒了冷晟凛一声,浓烈的药酒味在空间弥漫开来,冷晟凛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般,松开了钳制住景于菲的手。

    “咳……咳咳。”景于菲的脸涨的通红,却在挣脱的时候迅速地爬开,心里只有有个念头:要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冷晟凛的后脑勺被砸了一个包,但到底没流血,只觉得全身的药味太难闻了,再看一眼景于菲的动作,心情十分复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