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掠爱成瘾:总裁大人求放过

作者:凉容 | 总裁小说

收藏

  在她生孩子那天发现老公的小三也在她隔壁生产,一怒之下大出血,等她醒来孩子不见了,也被老公告知自己早就被他卖给一个大老板了,孩子也是那个老板的。在她走投无路时,一个男人从天而降,以哺乳的条件帮她教训渣男,当景于菲看到眼前的小宝贝时才发现这个像神一样的男人竟然有个孩子。这个男人像神一样守护者她,他将她禁锢,薄唇不断亲吻她的身躯,霸道宣誓:“我看上的女人永远也别想着从我眼前逃脱!”当她再一次落入爱情的圈套时才发现一切都是假象,想要逃脱时才发现她一直哺乳的孩子竟然是她的,而那个男人却不知,于是,她想要带着孩子逃离冷晟凛刚想说话,就被一阵尖利的咒骂声打断。。

第19章 差点被毁容-掠爱成瘾:总裁大人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

    “怎么样怎么样?我刚整体表现的是也不是尤其好?”“怎么样怎么样?我刚刚表现的是不是特别好?”。...

    晚宴大厅,景于菲不断地拿手给自己扇风,试图将自己脸上的热度给降下去,一边用小鹿一般的眼睛盯着冷晟凛,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十分乖巧的弧度。

    “怎么样怎么样?我刚刚表现的是不是特别好?”

    一脱离众人的视线,冷晟凛原本满怀宠溺的表情立刻就变的十分平静。他好笑地看了一眼求表扬的某人,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喂,你这是什么反应啊,好歹夸我两句吧。”景于菲觉得不满,“我刚刚都快吓死了,好怕那个李老头把我扔到海里去喂鲨鱼。”

    如果不是为了讨好甄竹,她根本用不着和李老爷起冲突,也根本用不着去贬低李圣桀,毕竟这样得罪人的事情,换了原来的景于菲是打死都做不出来的。

    冷晟凛心里还在算计着什么,然而一抬头就看到正往他们这边走来的甄竹,嘴角不着痕迹地轻扬,一边靠近了景于菲。

    景于菲还在叭叭说个不停,一开始面对冷晟凛的拘谨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是因为比起其他人来,冷晟凛好歹算的上是个熟人,而且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冷晟凛越靠越近,当着所有人的视线,轻轻地吻住了景于菲,嘟住了她不断开口的小嘴。

    在其他人眼中或许是因为景于菲说了什么惹人喜爱的话,冷晟凛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欢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住自己心爱的妻子。

    然而,事实上,冷晟凛在吻上去的同时,在景于菲的耳边轻声斥道:“住嘴,鱼上钩了!”

    景于菲还没来得及委屈,嘴唇就被人叼住了,张口想说话,却正好给了某人趁虚而入的机会,冷晟凛撬开她的牙,逮着她舌头与她热吻。

    呼吸之间气温不断攀升,景于菲险些站不住脚,还是冷晟凛伸手将她的细腰搂住了,才避免了她丢脸地跪下去。

    “冷总和夫人果然如传闻之中一样恩爱。”一道低沉的嗓音在附近传来,景于菲心里一惊,想要抬起头来,却被冷晟凛牢牢地按住了脖子。

    一股凉意从背后传来,景于菲脖子上的疼痛让她在瞬间就认清了事实。

    冷晟凛从容不迫地结束了这个深吻,放开景于菲的时候眼神还一直温柔地盯着她不放,甚至还伸出手来帮景于菲抹去了唇上的津液。

    他笑着跟景于菲说了一句什么,等景于菲的脸都红了个便,才转过头来看向那发言的人。

    “我也听说甄先生年纪轻轻就才华横溢,却没想到甄先生原来也这么八卦吗?”

    景于菲从冷晟凛的怀里谈出头来,听从冷晟凛的吩咐将自己的人设扮演到底。

    “你自己没有女人吗?”景于菲为了显示出她的不满,甚至还翻了个白眼,可以说是非常努力了。

    景于菲原本只是想随便怼怼,却没想到正好踩中了甄竹的痛处,只看见甄竹的眼睛蓦然一缩。

    景于菲被他这副模样吓的缩了缩脑袋,又觉得跟她的人设有所不复,就又跟着瞪了甄竹一眼。

    本来以为甄竹会发火,却没有想到景于菲这幅模样正好合了甄竹的胃口,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冷夫人很可爱。”

    冷晟凛不动声色地将人扯到自己的身后,笑着道谢:“那是自然。”

    “冷总若是不介意的话,可否借一步说话?当然,尊夫人若是不嫌无趣的话,尽管一起来。”

    冷晟凛看了景于菲一眼,景于菲便松开了拉着冷晟凛的手:“你们去吧,我对你们那些事情没有兴趣。”

    “菲儿,甄少从事的是珠宝设计行业,你学的不就是这个专业?说不定你和甄少会有一点共同话题。”冷晟凛主动提起。

    甄竹果然问:“哦?冷夫人也懂设计?”

    “略通一二罢了,跟甄少自然是没法比。”冷晟凛谦虚地道。

    而景于菲则适时地伸出手去掐了冷晟凛一把,“你之前明明夸我有才华!”

    冷晟凛:“别闹,在外人面前总要谦虚一点。”

    “看来冷夫人确实很厉害了,那冷某可就要讨教一二了。”

    甄竹这么说着,自然正中那俩夫妻下怀,冷晟凛求之不得,景于菲则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但不管怎么说,景于菲今天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一半,另外一半则是要忽悠甄竹和冷氏合作,这剩下的一半,景于菲心中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能够完成。

    三人便准备转移位置,却没想到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景于菲,你这个贱妇!”

    这次晚宴准备的十分到位,而且来参与酒宴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哪怕是交谈也是轻声细语的,不会显得失礼。

    宴会进行时,有轻缓的小提琴声响起,搭配着钢琴师弹出的音符,使整个晚宴的层次就显得特别高大上。

    然而,突然的一声怒吼,既没有压低声音也没有提前打招呼,就好像突然往平静的水里投了一块巨石一般,将整个湖面都惊动了。

    景于菲还来不及惊讶,就见一位妇人气势冲冲地朝着她的方向冲了过来。

    对方横眉竖眼的,穿着也很朴素,脸上也没有多少修饰,完全一副乡村农妇的打扮,正是杜成的母亲王娟。

    没想到这种地方她也能找来,而且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这次一定是为了给她儿子找场子来了。

    面对这样的泼妇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最重要的是这里这么多认识冷晟凛的,若是一不小心让这些人看了他的笑话,之后岂不是要死的很惨。

    景于菲还没有思考清楚,就看到王娟已经冲到了面前,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什么液体,直接冲着她的脸就泼了过来。

    “去死吧,你这个恶毒的贱货!还敢害我儿子,没了这张脸我看你怎么再去勾引男人!”

    王娟嘴里一直在骂着不干不净的词汇,景于菲在那一刻大脑一片空白,脚步动都没敢挪动一下,眼睁睁地看着那液体就要泼到脸上,突然觉得身体失重,往后倒了一下,正巧躲开了那些液体。

    液体被泼在了大理石地板上,立刻冒起了白色的气泡——原来瓶子里装的竟是硫酸!

    如果叫那硫酸正面泼中,景于菲这辈子就要被毁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