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魍生殿

作者:鸭先知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端木森的小说叫《魍生殿》,本小说的作者是鸭先知以及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惊悚恐怖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一碗孟婆汤,一座怎奈桥,忘掉凡尘事。一条往生净土路,一家怎奈铺,了却往生净土缘。...医院走廊惨白色的灯光透过门缝夹杂着月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空气中弥漫着福尔马林的气味。。

魍生殿-第十七章 女鬼索命

    我在地下室转了个圈子,都也没再看见赵城阳的身影,像是了他不在这附近了。铁门但是锁着的赵城阳不可能会再打开铁门离开了。即使他是再打开铁门离开了的我也能听见点动静。事实上我更本也没听见赵城阳再打开铁门的声音相反地他离开了的方向好像与铁门背道而驰。好像赵城阳进了...
    我在地下室转了个圈子,都没有再看到赵城阳的身影,好像已经不在这附近了。铁门还是锁着的赵城阳不可能打开铁门离开。就算他是打开铁门离开的我也能听到点动静。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听到赵城阳打开铁门的声音相反他离开的方向似乎与铁门背道而驰。似乎赵城阳进了里间。天气这么冷我没办法在这里睡着的,要么在这里熬通宵,要么找条出路离开这里。我选择找出路离开这里。在这里熬通宵睡不着觉是小事,谁知道赵城阳什么时候卷土重来?我可不想坐以待毙。我尽力减低自己行走的脚步声慢慢地走到里间的铁门边。打开铁门,一股福尔马林迎面扑鼻而来,我被呛直流眼泪,但使劲捂住鼻子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我没有看到赵城阳,却依稀的看见地上的那具死尸,直挺挺的躺在那。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过是一具死尸没什么可怕的。虽然心里反复这样说但我还是不敢多看那具死尸瞄了一眼确定不是赵城阳就没敢再看。里间的空气更加混浊有股浓浓的腐烂气息再加上那股福尔马林味混在一起特别难闻。肚子里翻天倒海不停的反胃想要呕吐。忽然我不小心踩滑了一下,摔坐在地上。我低头过去看,发现居然是一只眼睛,已经被我踩得变形。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张口呕吐。扶着墙角拼命地呕吐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掉,一直吐到只能干呕实在吐不出东西感觉才好些。这样一来里间的气味更是难闻,我差点被这种混合起来的气味熏晕。勉强走进一些继续观察最终在绕过一架巨大的柜台看到了一扇木门。我这回算是明白了赵城阳消失的原因,原来赵城阳从这扇木门跑了出去,难怪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那如果是他锁的门,为什么还要返回来,如果是想杀我,为什么不直接在我睡着的时候杀了我呢?想来想去,还是没能想明白其中的意图,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先离开这里,然后去报警。好在这只是一扇木门,上面得锁头不大,应该是没有想到会有人走到这个地方来。我用力拉一下铁门,拉出了一条门缝,我把手中的铁棍插进门缝里用力使劲翘,锁茎只是薄薄的一块铁片很快就扭曲变形。几分钟后锁茎“叮”的一声被扭断了我拉开后门一个箭步跑了出去。地下室的后门是相对废弃大楼来说低矮一些的空地,跑了几步就不想跑了弯着腰贪婪地大口大口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顿时有种跟时间赛跑胜利了的疲惫感,夜风习习此时的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晚风吹动树叶出轻微的沙沙声仿佛在窃窃私语。出来的感觉真好。直到那股呕吐的感觉完全消失我才停止这种夸张的呼吸方式。然而在我的面前传来一阵奇怪的笑声。是一个女人的奇怪的笑声!我抬起头来,居然看到了一个女人上半身!她腰部一下没有接着任何东西,乱糟糟的头发如同一堆野草,更恐怖的是她的脸!她的脸如同一张枯老的树皮,干扁没有丝毫水分,眼睛里只有眼白根本没有眼珠,空荡荡的还不住的往外流血,她咧嘴笑,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一张嘴,开裂到了脸颊的位置,里面的舌头也只有半截。我倏然一惊猛然站直了身子。白朦朦的月光下,半截女人就站在我前面几米的地方阴森森的对着我冷笑。这女人到底是谁?或者我应该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这难道是鬼?不可能,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鬼,就算有怎么会被我看到?然而对方并没有给我时间去想她是啥东西,直接露出干枯粗燥的双手朝我扑了过来,锋利的指甲在黑夜之中透着寒光。凛冽的指甲在我的耳边呼啸而过。无论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字——逃!我拼命的逃,我不可能再逃回废弃的大楼里,里面阴森恐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逃回去。可是我却鬼使神差的往废弃大楼里逃,感觉好像有人在控制我自己的身体,自动往里面逃。我不自觉的逃进了大楼里,跑到一个分岔口,一边可以爬楼梯走上楼顶,另一边可以逃到地下室,权衡之下我决定重新逃回地下室。我放低了脚步,尽量的不放出声音,一步一步的朝着地下室里靠近,唯一让我感到不安的是,那女人是飘着的,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不知道她具体的位置。我在那扶着墙,想听听有没有声音,听了十几分钟后,发现没有一点儿的动静,我想应该是上楼去找我了。于是我就从地下室跑了出来,结果跑到废弃大楼门口的时候,我差点撞到个人,我赶忙抬头一看。挡在我面前的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冷笑的瞪着我,空洞的眼睛瞪得我直发毛,似乎在笑我怎么不接着跑了。我索性不跑了,我跑得再快也只是枉然,再加上我现在体力有些不足,我站得笔直和这女人面对面的对视。这女人似乎有些惊讶我的动作,居然敢面对面的看她,一时间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这女人轻声的说了句:“不愧是他带来的人。”她的声音很隐晦,就像是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如果不是四周很安静,要不然我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我以为开口说话就有谈判的余地,可是我错了,我还没说话,这女人就举起手中的指甲朝我的面划了过来。我大叫了一声,忙伸右手去挡,刹那间我的右手臂仿佛被一根铁棒狠击了一般,大脑只感到疼痛后,我的右手有力无气的捶在了半空中,整个人也仿佛被抽调了力气,身躯变得松松垮垮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多管闲事,杀了你。”女人恶狠狠的盯着我,再次朝我扑了过来,修长的指甲在黑夜中闪着寒光。“喵。”就在我放弃了抵抗,束手就擒的时候,一只猫的嚎叫传来,女人冲过来的身体停在了半空中,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愤怒,不甘。几种表情在她的脸上不断的浮现,原本狰狞恐怖的脸更加的狰狞。很快女人似乎下定了决心,脸上的那些表情已经不见,只剩下狠色,恶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就像一条毒蛇一般。她张开她那张大嘴,依稀可见那条半截的舌头,她一张嘴,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刚才在地下室里我就已经把胃里的东西吐光,此时胃里什么都没有,干呕几分钟后只能往外吐苦水。“喵。”一声猫叫再次传来,这次这声猫叫有了几分警告的意味,还有些急促。可是这个女人却不理睬猫叫张开大嘴就朝我咬了过来。我情急之下,从地上找起了根棍子丢了过去,然而那根棍子却穿过了那女人的身体,此时我再傻我也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这不是人,是鬼!我连滚带爬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往后看了一眼却看见女鬼露出几分冷笑,那个笑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跑是比不过飞的,女鬼一下子飞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张开大嘴,她离我太近,由于惯性一时间我竟停不下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