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魍生殿

作者:鸭先知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端木森的小说叫《魍生殿》,本小说的作者是鸭先知以及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惊悚恐怖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一碗孟婆汤,一座怎奈桥,忘掉凡尘事。一条往生净土路,一家怎奈铺,了却往生净土缘。...医院走廊惨白色的灯光透过门缝夹杂着月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空气中弥漫着福尔马林的气味。。

魍生殿-第十六章 地下惊魂2

    地下室的入口很微弱的月光从缝隙里泻进来在一片漆黑中看起来惨淡而惨白。断断续续的冷风时不时划过腐蚀着我的身体,我搓了搓手。我站在入口,迟疑着不明白要切记跟进来,别说这个黑衣人会会对我有利,光是这个阴森森的环境就足已让我不寒而栗,幽暗中放佛有种不国内知名...
    地下室的入口微弱的月光从缝隙里泻进来在一片漆黑中显得惨淡而苍白。断断续续的冷风不时掠过侵蚀着我的身体,我搓了搓手。我站在入口,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跟进去,别说这个黑衣人会不会对我不利,光是这个阴森的环境就足以让我不寒而栗,黑暗中仿佛有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涌动。但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心,我打开手机的屏幕,微弱的荧幕光照射出一片区域,但是可见度也很低。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地下室里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货物陈旧腐朽。沉沉的灰尘到处堆积似乎堆积在我的心里,有点难以呼吸。和我开始想的一样地下室里到处都潮湿霉墙壁的阴暗处爬满了绿色的苔藓。但是我却没想到我还闻到了福尔马林的气味。这让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整个地下室里除了我的手机外没有其他的光亮。几乎可以肯定黑衣人不在这里面不然怎么会不出一点光亮。没有光亮他又能做什么?他会不会在地下室的某个里间?虽然有点害怕,但既然都来了,索性硬着头皮进去看看。虽然有着手机的荧光,可是里面的杂物实在是太多,磕磕碰碰的,激起来的灰尘抢得我鼻子有些难受。很快我就走到了地下室的里间,有一扇铁门,我推开门,里面依旧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我走了进去,我的脚却被绊了一下,我没有防备直接摔倒在地上。但是我没有任何疼痛感,只是感觉好像扑到了某个人的身上,我拿过手机一照,吓得我差点叫一声,腿肚子有点软,手机也掉在了地上。我看到一张恐怖至极的脸,这是一张干瘪的脸根本就没有水分仿佛风干的核桃般一张脸皮只是勉强依附在头颅上面一只眼睛仿佛被人抠了出来,另一只眼睛空洞无神。我哆哆嗦嗦的捡起手机,手机屏幕已经裂了,而且电量也显示不足,我的心脏如同小鹿般“砰砰”的响,我已经没有勇气再探知下去了。我颤颤巍巍的走出了里间,往地下室的出口走过去,好不容易才走到地下室的出口,我拉了一下铁门,却发现铁门居然被锁住了!我再次用力拉了下铁门还是没打开只听到铁链震动的声音。真的被锁住了。是谁把门锁住了?黑衣人?可是他把我锁在这里干什么?况且地下室只有一个通道,也就是入口即为出口,如果黑衣人返回来的话,一定会和我面对面的相遇,可是我并没有看到黑衣人。如果不是黑衣人,那么是谁在没有光亮的情况下无声的将地下室的门关了。一连串的疑问从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有点后悔自己不应该还没弄清楚这个是什么地方就这么冒冒失失走进地下室。现在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我有点慌了,拿出电话想报警,可是才刚打通电话,手机就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我有些恼火将手机丢在了地上。手机打不通,只好大声的呼救,可是我喊了几分钟后索性不再去呼喊,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四周一片漆黑,根本没有人居住,而且现在又是半夜,怎么会有人到这里。看来只能在这里过夜,看看能不能等到明天有人经过这里的时候进行呼救。可是我看到这里的环境只能无奈的苦笑。天气这么冷,只穿了件高领毛衣的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再加上这空气中的福尔马林味,里间还有一具尸体,谁知道这里除了这具尸体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尸体,会不会都和赵炳国一样发生尸变。可是不在这过夜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不是天上的月光以及星星的星光,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下去继续待在这恐怖的地下室。我靠着墙壁不知坐了多久。睡意渐渐涌了上来眼皮越来越重终于地落了下来。我睡着了但是很快就因为寒冷而惊醒。这种环境我根本睡不着。我睁开眼的时候,面对面看见了一张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脸,我吓得惊呼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拳打在那张脸上。那张脸被我打了一拳,捂着脸直叫疼,我赶紧站了起来,离了那张脸几步远。“你……你是谁……”我强装镇定,但声音还是不住的颤抖。他抬起了脸,我这才认出来,这人居然是赵城阳!他此时穿着一件风衣,跟刚才的那个黑衣人的风衣是一模一样的。黑衣人是赵城阳?可他不是死了吗?连李海都这么说了。然而我没有多想,赵城阳突然喃喃自语:“你是要来抓我的……要来抓我的……”“你说什么?赵城阳,你怎么了?”我身体有些僵硬,便抖了抖身体。赵城阳却对着我笑了。我的笑容有些诡异两片嘴唇合不拢喉咙里咕噜作响。顿时一股不安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依然在笑迈开脚步朝我走过来。他走得很慢边走边笑笑声怪异如夜枭尖叫。就像是一个女的在笑,尖锐无比,刺痛着我的耳膜。我接月光,模糊的看到赵城阳的眼神眼珠赤红凶狠而恶毒似乎要活生生地吞噬我般。我不敢停留,虽然我不知道原本死了赵城阳为什么死而复生,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但是我知道他一定失去了理智。我在黑暗中移动着自己的位置,我可不想跟一个疯了的人起冲突。果然我听到自己原来所在的位置金属撞击的声音赵城阳也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把小刀在那里疯狂地乱劈。也不知他劈了多久可能是累了赵城阳开始坐下来呼呼喘气。然后他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骂人哭得伤心骂得粗鲁。然后又开始疯言疯语:“不是我……你别过来!不要抓我,快来抓我啊。”我才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赵城阳在黑暗中朝着我这边摸索过来了他的声音越来越近。我躲到了角落里,屏住呼吸,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生怕让他发现我,幸好地下室可见度实在是太低了,他没有看见我。我等赵城阳走远后才敢吐气。由于没有光亮赵城阳在地下室里磕磕碰碰老是撞到东西所以我能大致判断他的方位。赵城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死了吗?我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李夫人知道赵城阳撞了人,然后故意谎称赵城阳死了?问题更加不解了,看样子赵城阳就是那个黑衣人,既然黑衣人是赵城阳又是谁锁住了地下室门?他不可能把门锁住然后再进来,如果他真想杀我,刚在我睡着的时候就是动手的最好机会,不会等我醒来,所以一定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才会如此。装疯?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许许多多的猜想从我脑子里出来,却没有一个能解释我眼前的一切。躲在角落里久了身体有些发麻,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被赵城阳发现。可是赵城阳呢?他去了哪里?已经十几分钟听不到赵城阳的声音了。只是在黑暗中赵城阳如果在走动的话不可能不出动静,难道他也像自己一样躲在某个角落里等自己放松戒备自动走出来?我随手找了根棍子,握在手里用来防身之用。但尽管这样我还是保持的高度的警惕,无论是装疯还是真疯,赵城阳一定会杀了我灭口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