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魍生殿

作者:鸭先知 | 灵异恐怖

收藏

  小说主人公是端木森的小说叫《魍生殿》,本小说的作者是鸭先知以及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惊悚恐怖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一碗孟婆汤,一座怎奈桥,忘掉凡尘事。一条往生净土路,一家怎奈铺,了却往生净土缘。...医院走廊惨白色的灯光透过门缝夹杂着月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空气中弥漫着福尔马林的气味。。

魍生殿-第八章 医院惊魂

    这里是三楼,离地面足有五六米,而地面又是坚硬无比的水泥地,跳一直这样的结果可想而知。将近万不得已,我并不想跳一直这样。但这时,我已无路可选。我看向舅舅,他停了一下,而我也听见了门外说话的的声音,我希望能舅舅能保持清醒回来,但是舅舅只停了一下就朝我更快的靠近了。...
    这里是三楼,离地面足有六七米,而地面又是坚硬的水泥地,跳下去的结果可想而知。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想跳下去。但此时,我已无路可选。我看向舅舅,他停了一下,而我也听到了门外说话的声音,我希望舅舅能够清醒过来,可是舅舅只停了一下就朝我更快的靠近。我想也没想,两腿本能地用力一蹬,整个身体跃出了阳台,只觉得自己像一只小鸟,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中。等我再次睁眼的时候,舅舅正坐在病床前,闭着眼睛一脸的疲惫,整个人似乎老了许多。“舅舅。”我喊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弱得连自己都听不大清楚,但是舅舅还是听到了我的声音,看到我醒来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去叫医生。”舅舅的声音里有些激动,但是还是按耐住了,舅舅一直都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除了见到我会露出表情外,就算是面对我在医院的父亲,舅舅也只是一脸的冷漠。经过医生的一番检查,医生直摇头说道:“真是奇怪了,三天前送来的时候身上多处骨折,身体的器官多处损坏,头部也受到严重的创伤,怎么才三天的时间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呢?这恢复能力也太好了。”听到了医生的话,舅舅松了口气,他开口问道:“我侄子现在已经没事了是吗?”医生点点头看着我说道:“通过刚才的检查来看他的身体机能恢复得不错,除了轻微的脑震荡,身子有点虚,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还是建议住院多观察几天。好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舅舅目送着医生走出门,随后他来到我身边疲惫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开口说道:“你好好休息,你现在身体有点虚,先好好养着。”说完舅舅也离开了病房,我看着舅舅离开病房,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只是后来我才知道,为了救我,舅舅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落日将最后的余晖映在天空,留下了层层的火烧云点缀整片荧幕,自己则像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隐没于群山之后。我躺在病床上,除了一点虚弱感外,其它并无大碍,此时我大脑里一团乱,根本没有任何思绪,一件件无法解释的事情如同一堆缠乱的线团,在我缠着我的大脑。索性我别过头去,闭上眼睛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渐渐地我便陷入了睡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急促的铃声把我催醒,死一般寂静的黑夜,急促的铃声格外的响亮,我看见我的手机在桌头处发着微弱的光芒。我拿过手机来一看,上面显示着未知号码,我对着手机发呆,是谁那么晚还会打电话来呢?我想起在赵炳国家的那两个奇怪的电话号码,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聆听。什么都没有听到,除了若有若无的风声。我忍不住了:“喂?”这回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声音,那个声音依旧是被处理过的,分不清男女。“你们都要死,全都要死!”电话那头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杀意。窗外,一轮孤月,几点繁星,忽隐忽现。夜风乍起,秋天的寒意刺骨,我打了个寒颤。电话那头已经挂了,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翻看手机里已接听电话的记录,依旧是舅舅的电话最上方,没有看到刚才那个陌生电话。我将手机放回了桌子,重新躺了回去,我悬着的一颗心慢慢放下。但是,发生的一切,记忆犹新,那么真实,颤抖疲惫的身体似乎也在提示着我什么。我依旧清晰的记得我跳楼的场景,但是我为什么会跳楼?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如果是做梦,我怎么会去跳楼?如果不是梦,那舅舅的面容是怎么回事?我想得头昏脑涨,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反而想得有些心烦意乱,当我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开了一个缝隙,一阵透骨的凉风吹了进来。门没关好?我起了身子,去将门关住,然后回到床上。只是,我刚回到床上。门又开了。不知是周围太过死寂的原因还是天气凉的缘故,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蹑手蹑脚的再去将门关好。然而这次我刚转身,门又打开了!此时我都能听到我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喉咙有些发干。我转过头,把门再次关上,不过这次我直接将门锁住了。然而这次我还没转身,门外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砰砰砰!”我整个人呆立在那,一动不动,大脑一下子变成了空白,那敲门声如同敲在我的心脏上,天很凉,而我的心却往下沉。敲门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大,我的心脏不知不觉中也随着这敲门声的频率跳动着,如小鹿般“砰砰”直跳。我猛然一惊,额头沁出些冷汗。“里面有人吗?开门啊。”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问道:“谁……谁啊?”“有人在里面啊?开门啊,给你换药。”门外的女人开口说道。我开了门锁,然后打开了门缝,往外看了一眼,果然是一位中年的女护士,我松了口气,把门打开。女护士推开门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深更半夜的锁什么门呢?医院这地方很安全的。快过来,我给你换药。”我走了过去,坐到了病床上,女护士整理东西准备给我上药,我自觉的躺在了床上,表面镇定自若,其实心里紧张得不行。“现在给你换药。”女护士笑着拿着针筒朝我走了过来,而我艰难的挤出了一个微笑。当女护士靠近我,准备给我打针的时候,我猛地抽去枕头,朝着女护士扔了过去,然后再抓过手机朝着女护士的头狠狠地砸了过去。手机打中了女护士,女护士的额头一下子流出了鲜血,手机也碎了一地。“你疯了!”女护士捂着头痛苦的喊着。而我吞吞吐吐地说道:“你……你别装了,你不是……不是护士,市里值班的护士胸前都会有工作牌,但是你胸前什么也没有,还有,这已经是深夜,换药不可能会选在这个时候,加上我刚才看到你朝针筒里注射的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是亚砷酸注射液”见我拆穿了她的面目,一直捂着伤口的女护士发出了几声冷笑,鲜血顺着她的脸留了下来,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十分的可怖。她高举着针筒朝着我走了过来,我不断的后退,可是身体虚弱的我,又经过刚才一系列剧烈的动作,我已经是强弩之末。在后退的时候,左脚没站稳,摔坐在地上,想站起来,却有心无力。女护士不断的冷笑着,嘴里发出磨牙的声音,阴森森的看着我,仿佛就像看着她的食物一般。“救……救命。”我把最后的希望寄托于最后的呼救上,可是发出来的声音弱得我自己都听不清,就好像失去了声音,只有气体的呼出。女护士离我越来越近了,现在她已经站在我的面前,她的额头不断的冒着血泡,鲜血直流而下,泛黄的牙齿向外凸出,恶毒的目光如同一条毒蛇。女护士冷笑一声,一针筒朝着我的脖子就要扎下来,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挡,门这时突然被打开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