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

作者:南甸尹氏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人公叫尹武的小说是《我当导游的那几年》,是作者南甸尹氏所编写出的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我是一个导游,带的却是历史上的古人君王,他们重回人间,只为可我一点遗憾。大禹,黄河水喝了真会拉肚子,纣王啊,请别叫小姐,要叫公主。。。...都复活了?还是神仙下凡渡劫来了?搞不懂,我就像个看戏的群众,除了不敢拍手叫好,还缺包瓜子。。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第八章商王非纣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我当导游的那几年》第八章商王非纣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老实说我很忐忑不安,起码我昨天去尝试观摩学习河图,一股气息持续运行在我体能,我能体会到,但解刨学知识也难以叙述这究竟是什么。夏桀时的妺喜,商纣王时的妲己,周幽王时的褒姒。。...

    每个王朝的灭亡,几乎都与一个女人有关,上古的夏、商、周三代也不例外。

    夏桀时的妺喜,商纣王时的妲己,周幽王时的褒姒。

    老实说我很忐忑,至少我昨晚尝试观摩河图,一股气息运行在我体能,我能感受到,但解剖学知识也无法描述这到底是什么。

    该怎么打招呼?嘿,周王?还是嘿,你们好,千年前的来客?好尴尬好紧张。

    晨光从街那头,照射另一头,刺眼的光芒中,走来两人。

    男的虎背熊腰,眼里散发着睿智,强健的肌肉让我绝对自愧不如。

    女的泽散发着原始的美,麦色的皮肤,古香古韵,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那么的随和而美。

    直到站在我面前,我都不敢相信,这二人就是我华夏三千年钱名存至今的商朝末代皇帝帝辛和传言毁掉一国的妲己。

    “你好啊,小弟弟。”

    最先开口的居然是妲己,我有些说不出话。

    “很意外,对吗?”帝辛的声音充满磁性。

    我只能木讷点头,惊呆了,这是我当时的状态。

    “很抱歉,我不知道您二位这么的。。平常。”

    我找不到词来描述,因为落差有点大。

    “呵呵,我知道,相差三千年呐,什么都不一样了。周,灭了我,无憾,他姬氏不也消逝在这历史长河中吗?”

    帝辛似乎并不计较当年的灭国,想想也是都过去这么久了,放不下,仇人也早就不在了。

    我有点好奇妲己,但我不敢明问人家是不是千年狐妖,万一帝辛不爽,再来二十个我都不够他揍的,我确信,毕竟史书记载帝辛非常聪明而且先天大力士。

    “小弟弟,你老是看我,难道我脸上有花吗?”完了,没妲己发现了,我连忙转过头去。

    “哈哈,这小子怕是听信了周的鬼话,把妻当做吃人的妖怪了。”

    帝辛到是豪爽,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原始的韵力。

    我不再瞎看,发动车,带着二人出发了,目的地有些远,我打算带他们二人坐火车,也算是一种体验。

    让我意外的不是两人都有身份证,而是两人都显得那么平静,除了东瞅瞅西看看,时而问我两句,没有一点穿越到现代的感觉。

    火车上,他们二人坐我对面,对披萨和汉堡表示很新奇。

    我想我得聊聊。

    “帝辛,大叔,你们好像并不惊讶现在的科技。”

    帝辛抬头看着我,道。

    “惊讶啊,可又有什么关系,我夫妻二人,是叫夫妻吧?”

    我点头。

    “我们只是游客,逛逛这后人的世界,我这尘封的心也无遗憾。”

    话匣子打开了,妲己比帝辛要好奇,但帝辛却比我想象的聪明,他很容易就理解了火车运行远离,但还是惊叹天上飞行的“大鸟”肚子里有很多人。

    “若是当年有此技术,蛮夷之徒尽数扫净。”

    帝辛感叹。

    我从包里拿出扑克,妲己对这种写有数字和图案的小纸片很感兴趣,撒娇着要帝辛陪她玩。

    我能看出帝辛对妲己的宠爱,忽然想起了所谓的妲己毁商的故事。

    斗地主,我仅仅用了十分钟就教会了二人,尽管帝辛才两分钟就表示明悟,尴尬的是帝辛在第四局具有让我输得心服口服,他把着五十四只纸牌记得清清楚楚,出过什么还有什么接下来的概率都在他计划里。

    “你真厉害大叔。”

    我不得不佩服,我敢保证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可这样的人会成为人们所说的残暴昏君?我开始不信了。

    据他说,河南曾是他的天下,可惜那时候还不叫河南。

    我们租了一辆车继续游逛,我问帝辛想去哪,让我意外的是他选择的路线居然是乡下。

    车上,我听到。

    “沧海桑田,时间已经久的像是另一个世界。”

    我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该迎合,妲己已经迷上了**,那种能留存自己图像的技术非常喜欢,尽管那是我的手机,我该后悔没给二人准备。

    就在我感叹旅途的惬意,突然在一个山路上,帝辛严肃的让我停下这个大盒子(我们所坐的车)。

    “你们还在啊!”

    帝辛仰头微笑,妲己有些不悦。

    我没整明白,这荒山野岭的,帝辛在和谁说话,看样子不是我。

    就当我纳闷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冷,这种冷不同于气温上的变化,更显得刺骨,后背的暖意让我缓和。

    “商王呐,你不该来,不该啊。让我们怎么平息得下。”

    这个声音像是来自远方又像近在咫尺,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了一个名词:鬼。

    “是我的出现导致你们的醒来吗?我的敌人们。”

    帝辛毫不惧怕,像是和旧相识聊着当年,妲己和我都没敢插嘴。

    “这他么的怎么一回事?”

    我牙齿打颤,不是冷而是怕。我不敢回头,但能从后视镜看到后面的公路黑影重重。

    “小子,他们是牧野之战的亡魂,有些为了我战死,有些是周的将士,他们本该消散却因为我的到来被唤醒,小子,帮我保护好老婆。”

    这算不算交代后事?帝辛已经一脚踹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这车我租的,欲哭无泪。

    妲己也选择了下车,来到车尾,斜靠着后备箱,看着自己的王。

    我想跑的,内心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该逃走的,什么狗屁商纣王妲己亡灵,我丫很可能被当做蚂蚁踩死。

    但好奇心总是那么可爱可恨,它告诉我去看看,去看看所谓的亡灵,去看看帝辛这传说中的存在有多厉害。

    我似乎看到了千军万马,在厮杀在交锋,他们的兵器劣质得可怕但却那么的残忍。

    “商王呐,我们苦啊,你为什么?”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环绕在我耳边,后背的温暖让我信心十足。

    “小子,你一定想问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如此残忍,为什么后世把我写得满身罪孽?”

    帝辛站在路中心,侧脸对我说到。

    什么?干嘛扯到我,我就是个看戏的,好吧我想问,但现在不是时候啊!

    我没说话,但帝辛却没停下话语。

    “时代不同,你理解不了三千年前的世界。东夷窥窃我大商,却有宵小之辈内乱我朝野,你说当不当杀,斩之不足以震慑天下人,我深知战争救不了世人,我推行农桑,铸造青铜箭簇征服东夷给中原足够的发展空间,他们却连同周反我?”

    帝辛声音越来越大,改过了战场的喊杀声,亡灵的哭泣和惨叫。

    “奢侈腐化,暴虐荒淫,镇压反叛,剪除异己,这是一切帝王的共性,难道就我一代君王独有?不过是那些异心者的丑化宣传罢了。”

    帝辛像是对世人澄清自己,但听众却只有我和妲己还有一群亡灵。

    “他们怕我,怕我覆灭了那世袭覆灭了那封建,怕农人站在他们头上。呵呵呵,可笑的凡人,把他们的罪责推给一个女人,把这商亡了。”

    帝辛仰天大笑,笑那不堪的人心,笑那凡人的渺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