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

作者:南甸尹氏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人公叫尹武的小说是《我当导游的那几年》,是作者南甸尹氏所编写出的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我是一个导游,带的却是历史上的古人君王,他们重回人间,只为可我一点遗憾。大禹,黄河水喝了真会拉肚子,纣王啊,请别叫小姐,要叫公主。。。...都复活了?还是神仙下凡渡劫来了?搞不懂,我就像个看戏的群众,除了不敢拍手叫好,还缺包瓜子。。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第七章帝辛妲己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我当导游的那几年》第七章商纣王妲己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这顿饭依旧是她下厨做饭,这是她最擅长的,我在书房常识用汉字写河图,却意外发现完完全全语句不明白难以深度阅读,放下自己笔,我选择放弃了,完完全全难以临摩,像是做将近通常,就像我难以放开手的时候让毛笔向下掉下,掉到天花板上,这不可能会,对,是这种感觉。她开心,我也就满足。。...

    从商场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扶着楼梯上了,她像只小天鹅,享受了一趟回头率爆表的逛街,依旧神采奕奕。

    她开心,我也就满足。

    这顿饭依旧是她下厨,这是她拿手的,我在书房常识用汉字写下河图,却发现完全语句不通无法阅读,放下笔,我放弃了,完全无法临摹,像是做不到一般,就像我无法放手的时候让毛笔向上掉落,掉到天花板上,这不可能,对,就是这种感觉。

    “开饭咯。”

    有种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感觉。

    “今晚要回去吗?”

    明天周一,她得上课,我问到。

    “不去,明早你开车送我去。”

    “你哥要见了不得又说我。”

    “我不管,就这么定了,吃块鸡。”

    入夜我们坐在阳台聊天,新买的电视还没送来。

    我是被压醒的,醒来的时候脸上多了条腿。

    “是睡不惯这么大的床吗?”

    白天文静的女孩难以想象睡着能后在床上各种旋转。

    从学校出来,看看时间,像是要迟到了,还是把握不好时间,下次送她得再早点,想着,驶去。

    今天我上班了,钥匙叫给了物业,家具会在中午送达。

    “喂,闫胖,你。。。”我想问问关于涂茶小舅子的事,结果话没说完。

    “你,你小子真会,挑,挑时候,我忙着呢。晚点再说,那事妥了。”

    闫胖喘着粗气,隐约听到女生的娇喘,有节奏的击打,我笑笑挂掉电话。

    来到旅行社,涂茶没在门口,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其实我内心期待不一样的生活。

    今天似乎不太一样,大家都很严肃,但我看得出老员工嘴角的期待。

    “涂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小声问到。

    “今天老板会来,大家都很紧张?”

    紧张?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这分明是期待着什么好事的发生。

    老实说我来了这么久确实还没见过老板,井然有序的工作流程以至于有没有老板显得不重要了。

    会是什么样的BOSS?我脑补各种电影里的符合老板形象的角色。

    来了?当所有人停下手中的事,站直看向入口,我能感觉到。

    中年,略秃顶,臃肿却灵活,不苟言笑,粗过我小拇指的金项链,大过我中指的扳指。

    油腻中年大叔,这是我的第一印象,暴发户几个字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我猜门口一定有辆大奔。

    “老板好!”啪啪啪一顿鼓掌。

    我只能随大流。

    “大家辛苦啦,我来呢是对咋们旅行社的工作做个评价,一些员工该反省啊。”他举起两个巴掌,金戒指全数摆开。

    工作评价?听着像个政客。

    “尹武,谁是尹武。”

    猝不及防,涂茶碰了碰我。

    “到,老板,我就是。”

    应该不会是批评吧。忐忑不安,这大叔看上去不好惹。

    “年轻人不用紧张。”笑眯眯的走过来,肥厚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膀。

    后背温热,是冷汗还是错觉。

    “大家要像这位小同志学习,刚到咋们旅行社就屡创新高,可喜可贺啊。”

    表扬?有点飘飘然,激烈的鼓掌不知道是给我的但还是给老板的讲话。

    而后的事,超乎了我的预料,没有想象中对一些不积极的员工的批评,而是各种礼物和嘉奖。

    “看到了吧!咱们老板的魅力。”

    涂茶一边鼓掌一边小声跟我说。

    魅力?这我没看出来,到是这对待员工似乎有些好得过分了,女员工能得到名牌包包,男的能选打火机或者手表。

    土豪的开店理念吗?我有点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我被单独叫到了老板办公室,这个有门却从没见打开过的房间。

    “小尹哪,来这几天,旅行社里待的还习惯吗?”

    他问道。

    “很不错,大家对我都很好。”

    “你姐她。。哦,你有姐姐吗?”

    我心里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他好像知道我有姐姐,刚才的改口我确信没听错。

    “父母都还好吧!”

    这算是员工慰问?我只能如实回答。

    一些不咸不淡的问话,像是远亲的孩子初次见面。

    油腻的中年老板没在这待太久,审查会计的报告后,临走对大家一番鼓励。

    “好好干,我绝对不会亏待自己人。”

    送到门口,果真上了一辆大奔,打开车窗向我们摆手,像是下基层视察工作的国家领导。

    这个旅行社,还真是。。。有意思。

    这是给我的感觉,并不排斥这,时常能外出走走,工作不忙还有钱拿。

    “有点期待月了。”

    我为这个想法觉得疯狂,我可不想再见那个男人,恶魔一般的男人。

    也许是我的祷告起了作用,休假回来第二天下午,我又看到了她。

    接待室。

    “你比刚认识健壮了不少。”

    像朋友,但我确信我们不是。

    “月?对吗?这次去哪?”

    我给她上茶,再怎么说也算是大客户。

    **的手指在茶杯中搅动,我保证那是刚烧开的热水,看她毫不在意。

    看她是没打算喝,我没在意也不想刻意讨好,她很漂亮,但已经漂亮到不是我这种普通人能奢望的高度。

    “一对夫妻,带他们去河南逛逛。”

    月吮吸着搅动茶杯的手指,我承认这真的很美很诱人。

    “他们是谁?”

    我不相信会是普通游客。

    “说出来吓西你”月有点调皮,卷着舌头说话。

    我没说话,等着她。

    “商,帝辛,子受,还有妲己。”

    噗,啥玩意?我不敢相信我听到的。

    “商纣王?史书上残暴的昏君。”

    我再三确认没听错。

    “纣王是他死后后入给他强加的号,史书是胜利者书写的,你也信?”

    我被月鄙视了,我承认她说得有道理,成王败寇,历史都是在胜利者的监督下书写,不能全信。

    “那妲己是不是千年狐妖?”

    我有点害怕,砍脚剖腹比干挖心的故事我不是不知道。

    “你自己明天见了不就知道了?”

    月似乎故意想逗我。

    “你先别走我还有问题要问你。”

    我拦住欲走的她,她不退反进,我能感受到她的呼吸。

    “你后背上是神赐给你的祝福,河图能让你变得强大,至于我?你何不自己去寻找答案呢?嘻嘻”

    我确信我还没问出口,但月已经把我想问的说得差不多了。

    神是谁?那个恶魔一般的男子?不寒而栗,但愿不是。

    月离开了,走之前又是巨额报酬交到旅行社。

    “帝辛,妲己吗?”

    我把两个名字输到百度,也许能临时补点历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