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高冷老公离婚吧

作者:石榴小姐 | 都市异能

收藏

  复婚前夕,她把BOSS,吃了,啃了,骂了!复婚当天,BOSS大人把她晾在民政局门口等了晚上!“你是在疯狂报复那天我把你那个了,因为不愿复婚么?”她责问。“是的,且技耳朵听到男人正在接电话的声音,似乎马上就要出门了,女人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赤脚踩在地毯上,走出卧室。。

第26章 虚情假意_高冷老公离婚吧_ 温映萱, 祈泽

    严禁不否认,祈泽长得很很好看,精致优雅的五官,非常清晰的轮廓,好看却失阳刚之气之气。特别是他那一对暗黑的眼眸,总是会能轻而易举的就勾人摄魄。不明白为什么,温映萱的脑海里忽的尤其是他那一对暗黑的眼眸,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勾人摄魄。。...

    不得不承认,祈泽长得很好看,精致的五官,清晰的轮廓,漂亮却不失阳刚之气。

    尤其是他那一对暗黑的眼眸,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勾人摄魄。

    不知道为什么,温映萱的脑海里忽的想起了那天晚上被家里人赶出来之后所经历的事情来,彼时的祈泽,是那么的温柔。

    正想着,温映萱却见祈泽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好似要醒过来的样子。

    温映萱赶忙闭上双眼,心跳也在顷刻间急剧加速,心虚的温映萱就如同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一般。

    所幸的是,祈泽并没有醒过来,许是因为坐着的姿势太不舒服了,亦或是祈泽保持目前的姿势已经太长时间,所以刻意调整了一下坐姿。

    温映萱没有听见任何的动静,心想他大抵是又睡过去了。

    须臾,温映萱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果真不出所料,祈泽的身子稍微往下了缩了几分,整个人几乎是半躺在沙发上的,而他的头则是以更舒适的姿态依靠在沙发靠垫上。

    温映萱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唇边渐渐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个男人……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守候在自己的身边,该多好呢?

    带着如此的期许与美好的憧憬,温映萱最终是睡了过去,即便是在睡着的时候,温映萱的面上也还是能够看的出幸福来。

    翌日。

    清晨的第一缕斜阳照进了病房,懒懒的带着些许温度。

    祈泽仍旧坐在沙发上,查阅着昨日没有处理完的文件,看似漫不经心一般。

    事实上,天还没有大亮的时候,祈泽就已经醒了过来,只觉得腰酸脖子疼的。

    床上的女人也不安分,被子都掉到了床底下,也没有察觉。

    祈泽特意起身,为温映萱盖好了被子,眼见着天都快亮了,祈泽睡意全无,索性也就不睡了,出门去为温映萱买早餐。

    医生说了,温映萱最近都不能吃太过油腻的食物。

    祈泽见时间尚早,便开着车去到了三十公里外的一家店去买早餐,他记得,温映萱曾经说过,这家店里的粥很好吃。

    原以为回到医院的时候,温映萱该醒过来了。

    无奈祈泽等了许久,温映萱都没有醒过来。

    祈泽试图叫醒温映萱,只是见着温映萱眉眼间流露出来的笑意,看起来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满足,祈泽便不忍心打扰温映萱。

    事实上,这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温映萱睡过的最安稳的一个觉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祈泽在身边,温映萱总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温映萱最终是被病房外的争吵声给吵醒的。

    门外的声音来自易欣和温琦。

    “我们可是萱儿的家人,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看她?”易欣一如既往那般嚣张野蛮。

    当然,温琦也是不甘示弱,连忙搭腔道,“就是,就是!”

    “我们总裁已经交代过,如果是……”

    一道温柔的女声诺诺响起,温映萱知道,说话的人是祈泽的秘书。

    “如果是什么?我们可是萱儿的亲人,你凭什么拦着我们,今天就算是你们总裁在里面,我也要进去看看我的女儿!”

    女儿?

    微微闭目养神中的温映萱在听到易欣说起这个词语之时,竟是禁不住心尖一颤,而后浑身的鸡皮疙瘩掉落满地。

    当真是知道了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今看来,自己那个爸爸,与易欣却也是般配的很呢!

    温映萱假装没有在熟睡中一般,始终不曾睁眼。

    她已经见识过了温父的不要脸,也见识过了温思瑞那个白莲花的手段,今日见了易欣,才知道自己似乎并不了解温家,并不知道原来,人是可以不要脸到如此的地步。

    心,似被人泼了一盆凉水。

    冷,不堪言。

    祈泽显然是听见了门外的吵闹,眉头忽的皱成了一团,显得极其不悦。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温映萱还是没有要醒的意思,祈泽心知若是现在不制止易欣,一会温映萱还是会被他们的声音给吵醒的。

    断不能让外人影响了温映萱的休息,一秒都不行!

    祈泽蓦地起身,四周迸发出一股气压十足的威慑力来,眼里亦是散出一阵锋芒。

    这个温琦……倒是还有胆子主动送上门来。

    祈泽的唇角稍稍一扬,邪魅的笑容便浮现在了原本阴鸷不已的脸颊上。

    温映萱听着祈泽的脚步声由近及远,好似到了门边,接着门开了。

    陡然间,易欣的声音便大了好几个分贝。

    “看见了没有,看见了没有,这是你们的总裁吧?我没有说错吧?他现在可是我们温家的女婿!”

    易欣见了祈泽,只当祈泽是特意来开门迎自己的,对秘书说话的言语间都多了几分得意,大有狐假虎威的意思。

    温琦更是毕恭毕敬的,立时赔上了笑脸,简直是点头哈腰一般,笑嘻嘻的对着祈泽道,“姐夫,我们是来看姐姐的,顺便跟我姐姐说点事情,刚刚你这个秘书还以为我和我妈妈是坏人,死活不让我们进去。你看,我也不知道您在里面,要是知道您在里面的话,我就直接先跟你说了,是不是?”

    满是讨好的言语,加之温琦那张谄媚的脸,令祈泽对温家的印象又坏了一些。

    祈泽满脸嫌恶的睨了温琦一眼,高傲的姿态,俨然高高在上的王。

    温琦心下不满,却也不敢直接的表现出来,毕竟……自己是不是能够回到温家,是不是还能够顺利的继承温家的家产,这一切都直接取决于温映萱对自己的态度。

    温琦再怎么混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还是明白的。要不然的话,他今天也不会跟着易欣一块来向温映萱道歉了。

    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温琦的笑容却更大了一些,“姐夫,我姐姐怎么样了?”

    这一声声姐夫叫的倒是挺甜的。

    祈泽又看了温琦一眼,唇边含着一抹清冽的笑,笑意不达眼底。暗黑的眸子迸发出两道凛然的光,竟是讳莫如深。

    易欣见祈泽不语,心下担忧会不会是温琦说错了话,惹得祈泽不高兴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