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高冷老公离婚吧

作者:石榴小姐 | 都市异能

收藏

  复婚前夕,她把BOSS,吃了,啃了,骂了!复婚当天,BOSS大人把她晾在民政局门口等了晚上!“你是在疯狂报复那天我把你那个了,因为不愿复婚么?”她责问。“是的,且技耳朵听到男人正在接电话的声音,似乎马上就要出门了,女人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赤脚踩在地毯上,走出卧室。。

第20章 威胁_高冷老公离婚吧_ 温映萱, 祈泽

    温映萱不在乎的摇了摇头,“不,也不是我好心,的话让你始终守在一个与你也没任何感情的男人身边,就算这个男人再非常优秀,再引人瞩目,但是他会不喜欢你,你会高兴吗?无异躯壳的说着,温映萱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温映萱不在意的摇摇头,“不,不是我好心,如果让你一直守在一个与你没有任何感情的男人身边,哪怕这个男人再优秀,再惹人注目,可是他不会喜欢你,你会开心吗?形同躯壳的婚姻,对于我来说,只是一座牢笼,但是对你而言就不是,他对于你来说,会是一个巢穴,一个充满爱的巢穴,你在这里面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触。”

    说着,温映萱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说到底,徐婧还是不放心温映萱。

    温映萱再次摇头,神情坚定的回道,“有什么好后悔的呢,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我只要离开了祈泽,就会很开心了。”

    “好,我答应你!”

    “恩,谢谢!”语毕,温映萱莞尔。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和祈泽真的和好的话,我一定会很感谢你的。”一想到要和祈泽和好了,徐婧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显得格外的开心,白嫩的脸蛋,迅速的闪过了一抹羞红。

    温映萱的唇边,却还挂着最初的那一丝笑容,笑容不达眼底。

    栗色眸子中,透着一股连温映萱自己都不知道的哀伤。

    “不用谢我,我只是帮自己而言。”

    “好,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你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帮你的。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是老实说,我并不是很待见你,你会原谅我吗?”

    这就开始套近乎了攀关系了?

    转变的也太快了点!

    温映萱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接着低下头,认真的吃着跟前盘子里的意面。

    徐婧见温映萱不言语,遂趁其不注意,低头关了手机的录音机,待到完成这一切后,才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那天晚上是米苏下的药,她本来是想撮合我和祈泽的,结果她没想到……”

    温映萱夹着意面的右手忽的顿住,空气也好似在此刻凝固了。

    原来那天晚上……祈泽是吃了媚药的!

    他那晚的行为,不过是因为被媚药麻痹了心智罢了,所以,换了是别的女人,也还是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温映萱意识到了这一点后,心莫名的沉了下去。

    “结果他没想到,你们原来……”徐婧欲言又止,好似有一肚子的疑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一般。

    温映萱抬头,愣愣的看着徐婧。

    被温映萱这么一看,徐婧反而觉得有些尴尬,更加不好意思问了。

    她其实很想知道,那天晚上,祈泽与温映萱究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

    “我的意思是……”徐婧顿了顿声,却觉如鲠在喉。

    温映萱心下暗忖了片刻,便率先说道,“男人嘛,不过是玩玩而已,只要他的心在你这儿就足够了。”

    温映萱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徐婧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处发泄,只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米苏的身上,要不是她自作主张的在祈泽的酒里下了药,他们怎么会……

    “好了,既然我们已经说清楚了,也就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了,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徐婧闻言,赶忙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

    温映萱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反正该说的话,也都已经说的很明白。

    所幸的是,这次见面还算是和平。

    与徐婧告别后,温映萱率先离开了咖啡厅。

    外面的阳光正好。

    风吹起的时候,空气中似是夹杂着些微的花香。

    温映萱并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耳边似乎还会响起刚刚徐婧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说的对,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

    自我安慰一般,温映萱的心里,却是舒坦了不少。

    殊不知,不远处一个身穿黑色休闲服的男人却已经蹲守了温映萱很长时间,温映萱从家里出来之后,他便始终尾随其后,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在咖啡厅外守候了这么长的时间,男人早就已经失去了耐心,一见温映萱落了单,且周遭几米的范围内,都没有路人,他这才赶忙冲上前。

    刀子抵在腰间。

    温映萱的第一反应是呼救,只是,刀尖扎进皮肤,那种清晰的同感,让她认清楚了自己此时的处境。

    抢劫?绑架?寻仇?

    温映萱有一连串的疑惑,惊恐万分,却不得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这位帅哥,有什么事情好商量,这样动手动脚的是不是不太好?我们认识吗?如果你只是要钱的话,我的包里有一张空头支票……”

    拿到的人站在温映萱的身后,温映萱并不知道身后的人长得什么样子,只能勉强从身后那个人的谈吐和气息来判定这个人是男人。

    “啧啧,跟着祈大少爷就是不一样啊!”

    声音入耳,温映萱浑身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声音……是温琦!

    温家那个不学无术又整天游手好闲的儿子。

    有一个温思瑞就够受得了,没想到如今又来了个温琦。

    呵,没完没了了!

    “你想干什么?”

    温映萱没有回头,在如此的处境下,竟然能够这般冷静,却是有些可怕。

    温琦凛然一笑,没好气的回道,“你说我能来干什么?我听说,祈泽原本打算给温氏的那块地后来突然被收回了,作为爸爸的儿子,我当然是要为爸爸分忧解难,你说是不是?”

    果然!还是为了那块地。

    之前也是因为那块地,温父和温思瑞已经特意上门,上演了一出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戏码,如今倒好,温琦的行为更加简单粗暴了。

    “那你应该去找祈泽,是他决定收回的。”

    温映萱一个深呼吸,随即将之推到了祈泽的身上。

    谅他温琦有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去招惹祈泽,即便是他有那个胆子,他也没有那个本事。

    温琦撇了撇嘴,不满的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是觉得我不敢招惹祈泽,所以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赖在祈泽的身上,是不是?你以为我会那么傻吗?要不是你从中说了些什么的话,祈泽怎么会把已经给出的地收回?”

    温琦的话音刚落,便听见温映萱一声冷哼。

    “你当我对祈泽来说有多重要?你觉得我有什么资格,会让祈泽听我的话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