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高冷老公离婚吧

作者:石榴小姐 | 都市异能

收藏

  复婚前夕,她把BOSS,吃了,啃了,骂了!复婚当天,BOSS大人把她晾在民政局门口等了晚上!“你是在疯狂报复那天我把你那个了,因为不愿复婚么?”她责问。“是的,且技耳朵听到男人正在接电话的声音,似乎马上就要出门了,女人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赤脚踩在地毯上,走出卧室。。

第16章 她要是不肯的话,我就打她_高冷老公离婚吧_ 温映萱, 祈泽

    “老温,你刚都也没吃多少饭,我给你又熬了点粥,你喝一点吧!”易欣双手捧着一个精致优雅的小饭碗,碗沿腾腾的冒着热气。温父而已抬起头看了易欣如果几眼,忽尔摇了摇头,便又重温父只是抬头看了易欣那么一眼,忽而摇摇头,便又重新埋下了脑袋。。...

    “老温,你刚刚都没有吃多少饭,我给你又熬了点粥,你喝一点吧!”

    易欣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小饭碗,碗沿腾腾的冒着热气。

    温父只是抬头看了易欣那么一眼,忽而摇摇头,便又重新埋下了脑袋。

    易欣踱着步子走向前,小心的将小饭碗放在桌上,下意识的看了桌上的信函一眼。

    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刚刚看见温父一直都盯着这个信函看,眼睛都不眨一下,想来让他这么惆怅的一定就是这个信函了。

    “我不喝了,思瑞呢?”

    “思瑞一直在跟我说她没脸见你,今天这件事情都是因为她出的鬼主意,才闹到这个地步。”

    “哦!”

    温父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随即又陷入了深思。

    良久之后,终是易欣率先打破了沉默。

    “思瑞将事情都告诉我了,这件事情怪不得她,都怪温映萱那个贱人,一定是她在祈泽面前说了些什么,要不我去教训教训她。”

    易欣本想说些话来安慰温父,却不想自己说完之后,温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不用说了,说到底,她也是我的女儿,这件事情我自己有安排,你就不用管了,还有,让思瑞彻底打消了去勾引祈泽的想法吧,祈泽是不会看上思瑞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温映萱有把你当过父亲吗?她要是打心眼里还认你这个父亲的话,你至于现在这么坐在这儿唉声叹气的吗?老温,我跟着你不求别的,我只希望以后都能够过上安稳的日子,安安稳稳的等着思瑞嫁人,琦儿娶媳妇,这期间,我不希望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发生,你现在的身边就只有一个女儿,只有我们的女儿,没有别的。”

    易欣穿着一身家居服,俨然一个家庭主妇的模样。

    温父何尝不懂她说的这些,可是,温映萱也是自己的女儿,这是不争的事实。

    也正是因为如此,祈泽提出的条件,才变得异常的艰难。

    “行了,你别说了,我正烦着呢!还有,你得跟你那宝贝儿子好好说说了,别整天游手好闲的,除了吃喝玩乐就不知道找些正经事做。我这么大一个公司,就他现在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要我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他?”

    说起那个儿子,温父竟是更加惆怅了。

    温琦比温思瑞晚了几分钟出生,加上又是一个男孩子,从小就受到了易欣的特别照顾,经常是一身名牌从头到脚,成年起就给配了顶级豪车,易欣在温父的面前念叨了很久,温父才答应给他挂名公司的副总经理,却也真的只是挂个名而已。

    “你放心吧,我找琦儿谈过了,琦儿现在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肯定能够明白我说的话。”

    温父白了易欣一眼,没好气的道,“但愿如此,别到最后给废了,我这公司……”

    “不是还有思瑞吗?虽然思瑞是个女孩子,可是我相信她一定能够做的很好的。”

    易欣生怕温父说要把公司转给温映萱,便抢在温父的话说完之前就打断了温父。

    “但愿如此!”

    温父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注意力又回到了跟前的信函上。

    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办!

    易欣绕过书桌走到了温父的身后,缓缓的探出双手,放在温父的双肩。

    “今天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向温映萱道歉!”

    温父的决定着实惊住了易欣,她也没有想到为什么祈泽会突然间对温映萱这么好了,好到竟然能够为了温映萱出面起诉温家。

    “祈泽说了,如果我的道歉征得了温映萱的同意,并且温映萱亲口说不起诉了之后,祈泽才会重新考虑把那块地给我,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找温映萱的麻烦。”

    说话间,温父又是一声长叹。

    “可是……”易欣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

    “可是你真的能够放下自己的身段,亲自去找温映萱求原谅吗?”

    “还有什么比公司的利益更重要的事情呢?”温父的言语深沉,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深邃的眸子里,透着一股未知。

    温父与易欣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书房门外还有人在偷听。

    直到这个人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推开了书房的门,并用极高的嗓门冲着温父叫嚣道,“爸爸,你为什么要向温映萱道歉?姐姐告诉我说,今天你们去找温映萱了,你们去找她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吗?姐姐还说祈泽听了温映萱的蛊惑,将那块地收回了?”

    来人身穿花衬衫,铆钉破洞牛仔裤,五官不显精致,他正是温琦。

    许是因为情绪过激了些,温琦的言辞激烈,满嘴都是对温映萱的诋毁与不满。

    “爸爸,要不这样,我明天去找温映萱,我让她去求祈泽,她要是不肯的话,我就打她。”

    温琦说着,顺势抹了抹鼻子,就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使得温琦从头到尾都散出一股弄弄的流氓气息。

    “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你上次把人家肚子搞大的,现在解决了没?”

    因为这个儿子,温父也是操碎了心。

    温琦舔着笑脸,呵呵的道,“孩子已经打掉了,只是她家里人比较麻烦,这不来找您了吗?她家里人一直缠着我不放,非得要给了钱才能走。”

    温琦刚开口,温父便已知道温琦的来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