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

作者:萝卜 | 奇幻玄幻

收藏

  猫是孤傲且容严禁驯化的,他在外人面前淡漠而不可以违犯,我以为此次一去将任务完成4便能回仙界。却未曾想起自己去完全征服她的时候反被驯化了,这是席墨焱失策的关键……林简儿那美国中心的某家五星级酒店内,人声鼎沸,杯觥交错,一座喷泉水池屹立中央,舞池、香槟、烟花、音乐,无一不透露着金钱的味道。。

第29章 席墨焱旧病复发_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_ 林简儿, 席墨焱

    席墨焱抚过林简儿的秀发。两人的关系了在不知不觉中相互融合在一起,悄无声息,很微妙变化。“那天抱你回房睡着,我有叫过大夫可以看出。他说你而已疲劳感过度,要多特别注意劳逸结合。”两人的关系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合在一起,悄无声息,微妙变化。。...

    席墨焱轻抚林简儿的秀发。

    两人的关系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合在一起,悄无声息,微妙变化。

    “那天抱你回房睡觉,我有叫过大夫来看。他说你只是疲劳过度,要多注意劳逸结合。”

    林简儿一听,轻抚肚子。

    呃~好饱。

    既然医生有来看过,那没什么事情就好。

    她吃饱喝足后打了个哈欠,又来了……又想睡觉了。

    “你去房间睡会儿吧,我一直在家,有什么事喊我一声就好。”

    席墨焱垂眸看着林简儿,目光迟疑。

    两人手腕上的红线时不时浮现,他该不该系上白线?

    纠结和未知。

    最初留她在身边,而不就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起见?

    当下有方法可试一试的时候,席墨焱竟然犹豫了。

    他收回目光,拥抱着林简儿回房睡觉,自个儿先暂时陷身于工作之中,避免烦事。

    中途。

    席墨焱又感受到林简儿腹中两道灵力在闪现。

    估计林简儿睡的不好,孩子这么闹。

    他与孩子血脉相连,心有灵犀一点通。

    耳边思绪纷纷。

    作罢,席墨焱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做好一件事。

    他掀开被子,侧躺在林简儿身边,看见林简儿合起的眼睛一眨一眨。

    这个女人怎么了?

    疑惑的时候,林简儿惊醒。

    她拍拍胸口,当看到身边人是席墨焱的时候,从容微笑。

    “陪我出去走走吧?席墨焱。最近真的是太累了。”

    连做梦,都是不好的。

    林简儿揉揉脑袋,无可奈何自己的精神紧绷。

    两人开出一辆敞篷车。

    席墨焱沿海慢驶,林简儿长发飘起,时间如此惬意。

    “希望今晚过后,一切都是美好的。”

    林简儿心里揣摩,现在事情总算告一段落,那么……她和席墨焱的婚姻是不是意味着就要走到尽头了?

    而这一路走来,席墨焱都未曾向自己讨要些什么。

    那他到底为何和她结婚?

    “好好吹风。”

    席墨焱磁性而低沉的声音响起,他薄唇轻启。

    林简儿心里想的,他都听到了。

    自然,是不能告诉林简儿的原因。

    一个人,一个神,若是知道枕边人最想要自己的性命,自然反应就是逃跑。

    席墨焱不傻。

    他追查这么多年的心血,怎么能毁在一时?

    傍晚的潮汐退下,耳边呼呼海风。

    天凉。

    席墨焱将后座的外套披在林简儿身上,叮嘱,“放松下来。”

    孩子此刻没有作闹,估计睡着了。

    这海边吹风确实是舒服。

    “带我回家一趟吧?席墨焱。我突然想我父亲了。”

    林简儿玩弄手腕上的白玉手镯,想家了。

    “好。”

    ……

    路上,席墨焱心里念念不忘月老离开后留下的一句话。

    “你是猫界少主,未来掌管仙界第六空间,仙道辉煌,情关是你最后一劫,结果决定你的成败。”

    他褐眸一眨,差点忘记自己原来是冷漠无情的。

    记得某日,奈微芸紫曾无意对他说出句话,“席哥哥,你和林姐姐在一起后变得温柔好多。”

    变得温柔?

    他有变了吗?

    一直以来,林简儿的事情他席墨焱能在她旁边看着的,就不会出手,除非是迫不得已。

    “你怎么了?席墨焱。”

    自从林漫儿和林少晨两人的事情结束,林简儿也察觉出来席墨焱的奇怪。

    她已经看了席墨焱开车有一会儿时间了。

    边开车,边想事情。

    这怕是在高速路上的话,指定挨车祸。

    席墨焱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林简儿,浅笑勾唇,“最近都太累了,没法。”

    让他自己一个人待着就好。

    在没有拿定主意之前,席墨焱都不会安心专注。

    就例如今天,他向公司报病一周,吩咐下属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上报,他没空。

    轿车稳停在林家大宅。

    佣人看见来者是自家千金,赶忙跑出来迎合,另外通知林父。

    “怎么突然回来了?简儿。”林父过着平淡的日子,每天照顾苏秀香三餐外,剩余就是待在书房里看书。

    而现在,林简儿突然回家让他有些惊喜。

    人老了自然是空虚寂寞,需要膝下孩子多回家看看。

    林父脸上洋溢笑容,看着席墨焱和林简儿两人站在一起,甚是登对,好一个男才女貌。

    “爸,你上次拿去给我的白玉手镯我戴上了。”

    林简儿将手腕亮在父亲面前,两人相视一笑,她顿时释怀以前父亲对自己打骂的误会。

    “把袖子拉下来,别让你继母看见,你继母闹着我要这个手镯好久了。”

    林父清楚这个白玉手镯价值连城,也自然知道苏秀香为何想要,可考虑这个手镯是孩子她妈生前遗物,就一直锁在保险箱里不给。

    另外,也是在等一个时机。

    等待林简儿懂事的时候,他再交给她。

    这是林父心里的打算。

    “谢谢父亲。”

    “这是你妈妈的,给你是应该的。”

    林简儿疑惑父亲方才话,问,“继母知道这个手镯?”

    话说,母亲走后两年,继母才嫁入林家的,怎么会知道这个手镯?

    “这是你母亲陪嫁过来的嫁妆,听说传承百年,是个古代皇贵妃的镯子。”

    林父边说,边怀念林简儿的生母。

    是他对不起林简儿母亲,是他出轨了,也是他没保护好自己的结发妻子。

    他愧对父亲这一位置。

    “爸爸,你别想太多,我会一直在的。”

    林简儿挽过父亲的手臂,像个孩子一样靠在父亲肩膀上,笑容如裔。

    席墨焱坐在旁边,觉得此情此景刺痛眼睛。

    他眼前血光一闪,头疼剧烈。

    “席墨焱——”

    林简儿见状去扶席墨焱,小身体撑住他沉重的身体。

    “席墨焱!席墨焱,你能听到我的回答吗?”

    无论林父和林简儿怎样呼唤,席墨焱都失去意识晕倒过去。

    最后,不得不叫来医生查看情况。

    “唉,席先生好像是旧病复发的状况,我建议二位还是带他去医院做个全身性的仔细检查。”

    上门医生拎起药箱,后脚离开林家。

    林简儿站在门口一脸沮丧,她目光无神到处飘荡,看见马路对面站着一个算命先生。

    在车子驶过眼前,再一看的时候,算命先生不见了……

    这直接吓到林简儿赶忙收回前脚,将门关起。

    大白天的,这是见了鬼了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