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

作者:萝卜 | 奇幻玄幻

收藏

  猫是孤傲且容严禁驯化的,他在外人面前淡漠而不可以违犯,我以为此次一去将任务完成4便能回仙界。却未曾想起自己去完全征服她的时候反被驯化了,这是席墨焱失策的关键……林简儿那美国中心的某家五星级酒店内,人声鼎沸,杯觥交错,一座喷泉水池屹立中央,舞池、香槟、烟花、音乐,无一不透露着金钱的味道。。

第27章 白线断缘_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_ 林简儿, 席墨焱

    在疲劳感的驱使下,席墨焱直到医生回来给林简儿诊察身体,最后一棒敲醒席墨焱恍然大悟精神。“你确认没诊错?”他镇定眸子问。“我万万想不到敢拿少夫人的身体开玩笑啊,少主。”大夫“你确定没诊错?”他沉着眸子问。。...

    在疲劳的驱使下,席墨焱等到医生过来给林简儿诊查身体,最后一棒敲醒席墨焱恍然精神。

    “你确定没诊错?”他沉着眸子问。

    “我万万不敢拿少夫人的身体开玩笑啊,少主。”

    大夫双手抱拳,跪在地上低头。

    他要诊断错误,那就是丧命之举。

    席墨焱微挑眉头,摆手,“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

    那夜被药物驱使,才导致两人完成结交。

    席墨焱原意并不想产出孩子,因为后面林简儿都要回到王母娘娘那里。

    他面色严肃,感觉棘手。

    难怪今日察觉出林简儿身上附着两道灵力,却又召唤不出,原来是怀有孩子了。

    估约着,孩子该有一周时间了。

    不然他也感觉不出灵力显现。

    “席哥哥,你在想什么?”

    奈微芸紫跟踪席墨焱累了,便想起林简儿说的蛋糕,打算就回来吃上一些,却不料,撞上此生第一次看见席墨焱哥哥想事走神。

    竟察觉不到她的出现。

    席墨焱眸色一闪,带分恍惚,“你姐姐她怀孕了。”

    “林姐姐?”

    奈微芸紫瞳孔放大,也被震惊到了。

    这猫界里,人和神恋爱,那还是第一次发生。

    何况又是人怀上神的结晶。

    奈微芸紫惊诧之时,手里的蛋糕掉落在地,赶忙凑近席墨焱叮嘱,“这事可别让长老和王母娘娘知道,否则猫界会招来灭族之祸的,席哥哥。”

    恐怕到时,连奈微芸紫也性命不保。

    王母娘娘交给席墨焱的任务还未完成,却阴差阳错和仙丹结晶,必定会触及王母娘娘的怒火。

    “我知道。”席墨焱派出新任务给她,“林少晨那里的事就告一段落吧,接下来你返回猫界,监察王母娘娘的消息通道,别让他人传了去。另外······一定不能让你林姐姐知道。”

    “好的。”

    奈微芸紫应答后消失不见。

    此刻,偌大的客厅,席墨焱沉着脸摇曳酒杯,一言不发,冷峻的褐眸厉色犀利。

    在下令控制住整个佳豪水湾的仆人嘴巴后,他封锁住全部的消息通道。

    包括······方才给林简儿诊断身体的大夫,也被他秒杀了。

    此事关乎席墨焱和猫界一族的生命,他不可乱来。

    趁林简儿还没醒来的时段,席墨焱召唤来月老大仙。

    灵力传感天上仙。

    不一会儿,这扑咚一声,屋顶落下个白衣翩翩公子,着红丝秀衫,散落一头乌黑长发,侧颜坚毅。

    他被突然召唤,现身在席墨焱眼前,一时顾不来拿住梳子,凌乱散发,“我说少主大人,你下次传召我的时候,能不能给我个心理准备啊,啊?”

    月老撅起嘴巴,孩子气翻眼。

    他从地上站起身,揉了揉碎成四瓣的屁股。

    哎哟,可疼死他了。

    “这不是突发急事,才没来得及通报你。”

    席墨焱玉指指向二楼卧室,提醒月老低声说话。

    他沉声将林简热怀孕的事情告诉月老,最后惊得月老赶忙捂住嘴巴。

    “我说少主大人,你这不是尽给我添乱嘛?要让王母知道你不仅没有抓拿仙丹,反倒和仙丹结交仙魂,生出新孩,这岂不是诛你九族,灭你猫界!”

    月老也是感觉棘手。

    在一起就算了,还有了孩子!

    席墨焱明知这是一场错误,可却仿照飞蛾扑火,深陷其中。

    他起初迎娶林简儿只为了找个理所当然的借口,将她捆绑在他身边,不然让这个小人儿胡乱跑出去,肯定会被林漫儿刺杀。

    林简儿一死,那他也就跟着命丧黄泉了。

    “进退不是,还得从你这月老线说起。”

    席墨焱抬起手腕,示意自己左手手腕上的红线。

    这事柜月老管。

    自然得找月老。

    “别给我看它,我头疼。”

    月老第一次那么嫌弃自己手下的红线。

    他再道,“我管姻缘,但红线不归我牵。七界五道,道道相息,息息相关,本是缘分天注定,奈何我能说了算?”

    还是那句老话。

    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事还得席墨焱和林简儿自己化解。

    月老插手不了,“这是月老阁里的邪物,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拿出来给你。”

    席墨焱接过一根白线,左右打量。

    月老再道,“红白喜事,红线姻缘续签,白线断切因果。

    你若是能够狠下决心,就把白线系在你们二人的红线上面,这样就能截断红绳,可有一点你得知道。

    孩子不会就此断亡,你也不会就此脱离她的六感五味。

    她若是受到伤害,你依旧会被牵连受罪。

    而强行断线,后果未知。”

    这就是当初月老不愿给出白线的原因。

    一切未知。

    只懂此线乃为邪物,不能触碰。

    “东西我先收下,过后再说。”

    席墨焱眼里浮现出红线,迟疑。

    他挥手,一把将月老打回天界,连声谢谢都没有说。

    席墨焱当下很烦。

    导致让人在他旁边多说一句废话,他都能任然发怒。

    第二天早上。

    ……

    林简儿从睡梦中醒来,她舒展一个懒腰,感觉一觉散去所有的疲惫。

    嗯?

    席墨焱呢?

    “席墨焱?”

    她几声呼唤,最后在客厅沙发上看见熟睡的席墨焱。

    他也跟着她受累了。

    林简儿眼里现出心疼的关怀,抱起一番被子盖在席墨焱身上,担心他受凉感冒。

    近来天气转凉了。

    她站在窗前,面朝阳光,这眼看着啥也没做,大半年又要过去了。

    庆幸的是,在历经一切劫难过后,多年心血的公司依旧存在,没有退落亚洲前三名企业排行。

    “你什么时候醒的?”

    席墨焱听到耳边有人低语,后来睁眼一看,是林简儿在想事情。

    林简儿转过身来。

    他目光落在她的腹部上,又再次感觉到两道灵力。

    调皮的孩子,如果生下来一定是爱跑爱跳的猫妖。

    席墨焱唇角勾起,有他小时候的模样。

    “你在笑什么?”

    林简儿坐在身边问。

    席墨焱收住嘴角,这才发觉自己笑了。

    他尴尬回答,“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你真好。”

    “辛苦你了,席墨焱。”

    林简儿一天比一天感性生活,而也越发的觉得自己爱上席墨焱了。

    她视线随意扫过左右,皱眉,问,“这个好像我母亲生前留下的白玉手镯……”

    “就是你母亲生前留下的白玉手镯,昨天父亲送来给我们,可碰上我们出门办事的时候了。”

    林简儿将手镯转动一看,向着阳光,里面镌刻有“林”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