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

作者:萝卜 | 奇幻玄幻

收藏

  猫是孤傲且容严禁驯化的,他在外人面前淡漠而不可以违犯,我以为此次一去将任务完成4便能回仙界。却未曾想起自己去完全征服她的时候反被驯化了,这是席墨焱失策的关键……林简儿那美国中心的某家五星级酒店内,人声鼎沸,杯觥交错,一座喷泉水池屹立中央,舞池、香槟、烟花、音乐,无一不透露着金钱的味道。。

第22章 婚礼的意外_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_ 林简儿, 席墨焱

    “林少晨你这个骗子!”一直,林漫儿但是逃不掉生活……在姐姐林简儿的影子下。她瞪着眼睛,脸蛋曝露在林少晨面前,也来还来躲了。“真的对不起,漫儿,上次是我口误了。”林少晨她瞪着眼睛,脸蛋暴露在林少晨面前,也来不及躲避了。。...

    “林少晨你这个骗子!”

    始终,林漫儿还是逃不掉生活在姐姐林简儿的影子下。

    她瞪着眼睛,脸蛋暴露在林少晨面前,也来不及躲避了。

    “对不起,漫儿,刚才是我口误了。”

    林少晨赶忙追上房间,去拥抱林漫儿。

    他拥抱住她,深邃眼眸一沉,确实变成蛇精脸的林漫儿吓到他了。

    今天得知林漫儿找私人医生,不愿意见他的时候,他还以为林漫儿是身患绝症想不开,不愿见人。

    可谁知道,竟然是整容失败了。

    前半个月,林漫儿只是说是做个玻尿酸微整,可谁知,竟然是大动刀子。

    “林少晨,我们重新拍婚纱照,好不好?”林漫儿哀求。

    没整容失败之前,她原本是可以傲气鄙视林少晨外面偷吃的女人姿色没她强,可现在,她没了说话的底气。

    且对于外界来说,她要如何说明?

    到时对外公布自己整容失败了,姐姐林简儿又趁机现身,那她就是一个被人唾弃的心机女。

    “好,你想怎样我都依你的。”

    林少晨之前答应过林漫儿,要在放弃林简儿后给她一个名正言顺,光明磊落的婚礼,却不曾想如今举行,她的脸却毁了。

    作罢作罢,为了林氏集团的资产,可以让林少晨少奋斗二十年,林少晨忍了。

    婚礼这天,宾客不多,只有林少晨的朋友以及家人。

    “晨哥,祝福你哈,又喜得二房。”一个朋友上前祝酒,“这个嫂子看得出底子漂亮哦。”

    “你怎么说。”林漫儿不傻,自然懂得意思。

    “谢谢你啊,酒不够喝就去多倒一些,别乱说话。来人,莫公子喝醉了,扶他去客房休息会儿。”

    林少晨赶忙抢话圆场,他不想在众人面前丢脸。

    “少晨,你看看你朋友怎么说话的?会不会说话啊?”林漫儿跺脚不满,自从整容失败后,她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更加暴躁,“真恶心!”

    “好啦,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计较啦。”林少晨搂着林漫儿的肩膀安慰,目光时不时扫过二号酒桌的奈微芸紫身上,两人目光交流。

    奈微芸紫翘着二郎腿,优雅捧着高脚杯喝酒,丝毫不理那些前来搭讪的男人。

    她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破坏林少晨和林漫儿的感情,完成席墨焱哥哥交给她的任务,然后交差回猫界洗澡。

    林少晨味道的太臭,一闻就是经常做坏事的男人,所以她一直在防着林少晨图谋不轨,忍着相处。

    “在看什么?”林漫儿顺着林少晨的视线看去,看不出一个究竟。

    “没什么,就是和一个老同学打招呼。”林少晨收回视线,不容许林漫儿像伤害林简儿那样,伤害奈微芸紫,“你累的话先回房间休息,我先接待客人。”

    “好。”

    林漫儿时刻顶着这张脸见人,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每每不用看那些人的神情,她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了,无疑是惊讶她整容失败明显的痕迹罢。

    更过分的,估计还有想问她在哪整的想要避坑吧!呵呵!

    林漫儿眼看着就要跨出左脚进入大门,结果却不明物体穿透身体,眼前一黑,倒下了,“唔!”

    “砰——”

    “啊——杀人了!”“啊!来人啊,快报警!快!”“这是怎么回事!”

    一声枪响,众人目光落在倒下的林漫儿身上,喧哗纷纷。

    林少晨转身一看,瞬间松手丢下酒杯,一个劲地跑去搀扶林漫儿,他神色慌张,“漫儿,漫儿!顶住!我这就带你去看医生,你要顶住啊。”

    他是嫌弃林漫儿现在的长相,可对比这个,当自己要失去林漫儿的时候,林少晨还是会害怕是真。

    毕竟,世界上很难再找到一个同自己心计相同的女人了。

    在来不及等待救护车的时候,他命人拿布给林漫儿按住伤口,急速驾车奔去医院。

    一路上,林少晨连闯几个红灯,直直被交警再后追击。

    最后,某某著名企业家林少晨秒速登上头条,被相关记者扒拉其中原因。

    另一边。

    佳豪水湾。

    林简儿原本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看着电视,却因为突然看到插播的这条新闻,瞬间惊了。

    她赶忙穿上外套,喊上席墨焱陪同去医院,“席墨焱,开快点!”

    不管如何,从血缘关系上来讲,她始终是林漫儿在这个世上最亲的姐姐。

    在手术室外,林少晨拉着脸坐在外面等候。

    他抬头,看见林简儿闻讯赶来,立马上前两步,在林简儿脸上甩去两个大耳巴子,“你恨她没事,可你也不至于这么歹毒吧?难道我不和你在一起了,你就这么见不得她好?”

    林简儿一脸懵逼,她耳朵被扇得嗡嗡作响,靠在席墨焱怀里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如果我是杀她的人,我还至于跑来医院看她吗?你要知道,她若是失血过多或者性命垂危的话,医院还是会通知我这个法律上的亲姐姐来收拾摊子的好吧?”

    “啪!”

    “席墨焱你!”

    席墨焱将林简儿扶到椅子上坐下,随后回击几个大耳巴子给林少晨,“你不领情她关心你老婆可以,但没资格动手打她!你的脏手不配!”

    可以的话,他现在完全能够全盘托出一切证据,将林少晨送进牢里。

    这个男人和林漫儿做的坏事不少,且后事也没收拾干净,只要用钱随便一翻,就能翻出一堆痕迹。

    林简儿舌头舔舐唇瓣,感觉到一股腥味儿在嘴里弥漫开来。

    她眸子一定,林少晨下手还真狠的。

    “林漫儿进去多久了?”她追问,“这么大个人,举办婚礼连安保戒备都做不到位,白活了。”

    席墨焱凝望林简儿此刻的模样,这个小女人步入职场多年,学到最好的就是遇事沉着冷静,不会乱了阵脚,懂得分寸。

    而在家里,林简儿完全就是个失去强势的女人,只会向他撒娇。

    “你怪我?你怪我的时候,怎么不先怪你那个继母办的好事?要不是她收买掌刀医生,漫儿也不会整容失败,整成蛇精脸。”林少晨不服反击,一脸阴沉。

    林简儿听后转头看向席墨焱,一脸疑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