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

作者:萝卜 | 奇幻玄幻

收藏

  猫是孤傲且容严禁驯化的,他在外人面前淡漠而不可以违犯,我以为此次一去将任务完成4便能回仙界。却未曾想起自己去完全征服她的时候反被驯化了,这是席墨焱失策的关键……林简儿那美国中心的某家五星级酒店内,人声鼎沸,杯觥交错,一座喷泉水池屹立中央,舞池、香槟、烟花、音乐,无一不透露着金钱的味道。。

第13章 要我死凭什么_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_ 林简儿, 席墨焱

    这下,奈微芸紫算有什么事可做,会游手好闲了。最最重要的的,是会终日吃瓜他席墨焱和林简儿的事情。上午三点钟,林简儿还没醒过来。席墨焱皱眉头,这家伙会会是身体不很舒服?他最重要的,是不会整日吃瓜他席墨焱和林简儿的事情。。...

    这下,奈微芸紫算是有事可做,不会游手好闲了。

    最重要的,是不会整日吃瓜他席墨焱和林简儿的事情。

    下午三点钟,林简儿还没醒来。

    席墨焱皱眉,这家伙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

    他发现,她最近特别嗜睡。

    召来私人医生,结果只是安然无恙,少夫人单纯爱睡。

    席墨焱无奈摇头,一脸嫌弃林简儿的睡相。

    自从两人越来越熟后,林简儿的睡姿可谓是一天比一天形象差。

    “唔?你怎么在这?工作完了吗?”林简儿一睁开眼又再次看到席墨焱,他双手插在西裤口袋,俯视她,“这么看我,难不成是我流口水了?”

    尴尬一瞬,林简儿双手抚摸嘴角,庆幸没有。

    “喂,大哥,你这么看我会让我很不好意思的。”林简儿赶忙起身,揉揉肚子嬉笑,“你工作完了吗?我们去吃烤肉吧?我突然很想吃。”

    席墨焱回过神点了点头,总觉得林简儿有些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用餐过程中,席墨焱告知今日林漫儿一事,瞬间打开林简儿的话匣子。

    林简儿将上次拍下的合同照片递给席墨焱看,表示自己也很关心这事。

    她虽然很讨厌林漫儿,可终归血浓于水,在自己受骗被坑这事上,大部分都是林少晨背叛导致的。

    “她走后我派人调查了这事。”

    席墨焱将文件发到林简儿邮箱,林简儿随即下载查看。

    在邮箱里,存放有林漫儿各种性感尺度照片,甚至还有更过分的姿势衣无遮拦。

    细看,林漫儿的眼眶微湿,看得出来并非她愿。

    “这事你来做决定。”

    “谢谢。”

    虽说不是同一个人,可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脸蛋,也让林简儿顿感羞愧。

    现在,就事而言,不仅林漫儿想压下,就连她林简儿也想。

    如果照片被爆,那么受牵连的不仅仅是林简儿的名声,更加影响林氏集团一系列的商业产链。

    “可以帮我吗?”林简儿凝望垂帘,心感无助。

    席墨焱伸出手揉揉她的秀发,自然是答应。

    傍晚。

    林家大宅。

    继母有意召回林简儿,说是林父突发疾病入住ICU,需要亲人监护。

    自然,林简儿一听父亲出事,二话不说告诉席墨焱后,就火速驾车回去了。

    在猴急火燎的到达医院,林简儿没有查出父亲所在病房,而是看到摆着架势坐在走廊等她的继母,苏秀香。

    她眼眸一暗,越发有些不详的预感。

    “妈……”

    林简儿站在苏秀香面前,姿态谦卑,这是只有在长辈前面才有的模样。

    “医院气味太重,我将你爸转移回家了。”

    苏秀香端庄起身,手提LV新款,处处追求完美主义。

    她红色指甲抵在鼻尖下嗤鼻,目光嫌弃,说到底,是因为自己讨厌这里的消毒水味盖过身上香水味。

    要知道,最近这几款香水是她巨资高定的呢。

    林简儿点点头,随苏秀香回家。

    这是她在结婚以后,第一次回家。

    而结婚过后父亲对她不管不顾,从不打个电话候问,也不接她的电话。

    想想,林简儿心知肚明。

    她遇到这么大的风波起起落落,而却在外人眼里看来平静似水,那么,肯定是苏秀香全盘隐瞒了下来。

    不过这次算继母有心,父亲出事会通报她一声。

    林简儿生母死于生产时的大出血,导致林简儿对亲生母亲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一堆照片上,没有回忆。

    而苏秀香从小处处虐待她,让她三天饿一次肚子,两天摔一次跤,然后又在父亲面前装贤母。

    ……这是林简儿最恶心苏秀香的虚伪。

    林家大宅。

    A市城北数一数二的占地面积第一别墅,整体江南古风装璜,是令人推门而入就会沉沦的高雅。

    林简儿朝着二楼主卧奔去,在看见父亲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全身插着针管的时候,她心猛然绞疼。

    小时候将自己高举过头的爸爸,如今看起来弱不禁风。

    难免的,林简儿鼻子一酸,眼眶就润了。

    “我爸爸这是怎么了?”

    一切疑惑,还是从苏香秀这里提问最为清楚。

    苏香秀不紧不慢走进房间,身子倚靠在门上回答,“不知道,吃饭时候突发的。用医生的话来说,是脑血栓。”

    “我爸爸什么时候能醒来?”

    “不知道。”苏香秀走到呼吸机边指点,抬眸细说,“现在他全然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但凡我轻摁这个按钮,你爸爸就会缺氧死亡。”

    “你到底想干嘛?”

    “林漫儿的身份你也知道了。我目的很简单,她出现,你得死。”许香秀核心目的,是吞吃林家财产,而这个老男人却偏偏全部过继给林简儿,甚是气人。

    她年轻时被负,现在却还得不到补偿与满足,过分。

    “凭什么你叫我死我就得死?”林简儿森然大怒,“要归根结底说来,我与你毫无血缘关系,就算要我死,那也只有我爸爸才有资格决定!”

    她不傻,不会任由许香秀摆布。

    “那他······我可不确保哪天会在我的照顾下毙命。”许香秀说完,命人将林父的汤药端来,“给你半个小时自己考虑,这是你父亲的润唇药,自己喂!”

    话语抛出,许香秀扭着一身旗袍离开,姿态傲慢。

    林简儿看她离开的背影,再看看床上的父亲,真替父亲看错人。

    这样的女人,怎么就成为了她的继母了呢?

    林简儿不悦,也恨。

    追问,还是最疑惑父亲为何突患脑血栓?

    她常年在外工作,就算是得休,也都会在自己别墅里待着,很少回来。

    原因很简单,不愿挨许香秀使诈被父亲责骂。

    父亲年迈,能不动气就不动气,身体重要。

    林简儿提防药里夹毒,在喂给父亲之前她小喝几口,可随之药效入喉,她视线模糊,然后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呃。”

    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过许香秀。

    “林简儿,你还是太嫩了点,呵!”许香秀朝外挥手,“动作给我快点塞进袋子扛走!别让其他人看见了。”

    “是是是!夫人。”

    几个大汉麻袋一套,将林简儿运上汽车带去神秘地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