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

作者:萝卜 | 奇幻玄幻

收藏

  猫是孤傲且容严禁驯化的,他在外人面前淡漠而不可以违犯,我以为此次一去将任务完成4便能回仙界。却未曾想起自己去完全征服她的时候反被驯化了,这是席墨焱失策的关键……林简儿那美国中心的某家五星级酒店内,人声鼎沸,杯觥交错,一座喷泉水池屹立中央,舞池、香槟、烟花、音乐,无一不透露着金钱的味道。。

第10章 浴火烧身_林小姐,你的猫少跑了_ 林简儿, 席墨焱

    席墨焱多次想甩走林漫儿,她今天晚上就像个缠人的很烦人精,拼命地找寻话题。“如何?有也没喝酒时?顶得住吗?”林简儿在家里待着无聊的,她估约着这个时间点,宴会也该步入重签模式结束了“如何?有没有喝酒?顶得住吗?”。...

    席墨焱多次想甩掉林漫儿,她今晚就像个缠人的烦人精,拼命寻找话题。

    “如何?有没有喝酒?顶得住吗?”

    林简儿在家待着无聊,她估约着这个时间点,宴会也该进入续签模式结束了,而却还没有席墨焱的信息,难免内心有些牵挂就拨通电话去问。

    席墨焱酒量抗打,他感受来自林简儿的关心,薄唇微扬,“差不多,我待会上台宣布停止续约就回去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顺路给你带。”

    爱情的甜蜜悄悄在心里发芽,这是席墨焱第一次感觉。

    八点半。

    气氛到达最高点。

    香槟醉人,鲜花乱眼,纸醉金迷。

    舞台前面聚满各大名咖和员工,最后是媒体,全场人们都在等待这一刹那。

    “很荣幸能来参加今晚的宴会,在此我宣布,席氏集团停止与林氏集团续约,谢谢。”

    语落,台下一片议论纷纷的嘘唏声,甚至还有追问原因的媒体,但这一切他都视而不见。

    席墨焱转身,一个流星箭步往停车场走去。

    随后,林少晨想要追去质问,可被林漫儿阻拦下来了。

    “少晨,你去稳住大局,我去和席墨焱商量。”林漫儿提起裙摆,趁机坐上席墨焱的副驾,“席总这是要去哪?带我一程吧。”

    “滚。”席墨焱轻启唇齿,没有正眼看她,“给你三秒从我车上滚下,否则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讨厌!”

    以失败告终的林漫儿一脸不悦,她咬咬唇,只能乖乖从车上离开。

    骄傲什么!待会路上有你难受的!哼!

    林漫儿站在原地直跺脚,随后将波浪大卷发一甩,质疑这个男人一点性欲都没有!

    她这么露骨的低胸礼服,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吧!切!

    “你对他有意思?”

    林少晨一直都没有离开停车场,因为放心不下林漫儿他躲在墙后等待。

    但好在,在方才的观察中,席墨焱并没有对林漫儿做出什么过分举动,甚至也没有肢体接触,很好,他满意了。

    “少晨,你怎么能这么问我呢?我可是爱你的,哼!”

    林漫儿小嘴勾勾,回到宴会大厅,开始观察新的大鱼,这个男人还真是呢,竟然敢监视她。

    从酒店回到佳豪水湾足足需要驾车一个小时时程,期间,席墨焱绕过城南小街,去给林简儿买煎饺。

    话说今晚有些可惜了,宴会上有各种琳琅满目的美食,却不能带她去吃。

    带许惋惜,席墨焱买到煎饺后直奔家里而去。

    中途,他感觉脸蛋燥热,身体内部发生微妙涌动,想着摇下车窗吹风,但越吹越热,甚至还有些过分的欲望在骚动。

    席墨焱眉头拧起,脸色难看,中计了。

    今晚在宴会上的酒杯他防了又防,结果还是躲不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可恶!

    现在路段偏僻人少,席墨焱随着欲火的催化,他逐渐控制不住行为,甚至开始视线模糊。

    “来救我。”

    信息带着定位发送出去,席墨焱在抵抗中冲下马路,撞在山脚的磐石上。

    另一边,在佳豪水湾等待的林简儿看到信息后直接夺门出去,去寻找席墨焱了。

    第六感的坏觉越来越强烈,她这心越来越不安。

    吃人家的,住人家的,今晚席墨焱若是不能保住平安回来,她问心有愧啊。

    跟着定位寻去,终于找到他。

    此时的席墨焱将自己紧闭在后座,难受到各种捶打。

    “席墨……”

    林简儿打开车门,话还没说完,便被扑面而来的席墨焱压在身上。

    她凝望席墨焱的异瞳时而闪现,时而发红,面部表情狰狞得可怕。

    怎么这么热!

    霎间,不详的预感从林简儿脑海里一闪而过……该不会这家伙是被下药了吧!

    害!

    若是这样,那必须得赶快带回家丢浴缸里泡冰水才行。

    “席墨焱,你顶住,我这就带你回去泡水。”林简儿试图爬到驾驶位,可又被意识不清的席墨焱拉回去了,“唔!”

    一个迎面袭来的深吻搅乱她心,林简儿瞪大了眼睛直视席墨焱脸庞,一边拍打他的肩膀,祈求他能抗住。

    林简儿知道这药中招有多难受,因为她也挨过,但那时能够及时回到酒店给压下了。

    “对不起,林,林简儿。”

    席墨焱呢喃话语,大手伸进林简儿衣里,随即而来便是更加激烈的幅度。

    深夜。

    山脚,一阵隐忍的低声。

    凌晨五点半,林简儿一夜未眠。

    她顶着疲惫的身躯,垂眸看了一眼沉睡在后座的席墨焱,她微微叹息,这场烈火终于熄灭。

    撑着困意,林简儿在驾车到家后,直接塌在了床上,沉沉睡去。

    午后,阳光照进房间里面,洒在席墨焱的眼睛上。

    席墨焱惺忪醒来,先是看了一眼身旁的林简儿,头隐隐作疼,他大概懂得昨晚发生什么了。

    他抬起手腕,发现红绳结的印记加深,内心复杂。

    “少主,你终于醒了。”男仆正在厨房忙碌,他看到醒来的席墨焱多嘴几句,“今早少夫人那小身体抬你回来看得我都觉得心疼,她满脸疲惫,眼睛都布满血丝了。”

    男仆这话,立即证明了席墨焱对昨夜发生过的事的证实。

    他端起一杯水,悠悠喝下,“明日举行婚礼!”

    既然生米煮成熟饭,那就顺水推舟把流程走完。

    席墨焱眉眼一沉,已经不再纠结如何解开红绳结,而是担忧红绳结加深会发生什么事了。

    “那······猫界长老那里,和奈微芸紫小姐需要通报一声吗?”

    席墨焱摆摆手,放下杯子,“我现在身是凡胎,自然只是人间走一趟,无需汇报。”

    话是这么说,可他还有一分是仙骨。

    作罢,席墨焱可不是那种人,他既然利用了林简儿灭火,那就得对人家负责,否则加深的伤害只会是反弹在自己身上,何必呢?

    “好!我这就安排下去。”

    男仆在得到指令后,放下手里的活去忙明天的事情了。

    接下来一整天,林简儿都沉睡在床上,迟迟没有醒来。

    夜幕降临,太阳落山。

    当皎洁的月亮挂在空中,林简儿终于醒了。

    她睁开眼睛,一眼映入席墨焱的身影,这个男人是正在直视自己吗?

    “你终于醒了。”席墨焱算是松下口气,“昨天晚上,对不起······”

    “没事。”

    步入职场多年,对于这类事情她见怪不怪,再说,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既然挨了那就给它过去,当做没发生过就好了。

    毕竟席墨焱对她有恩,自然林简儿不好计较什么。

    她打趣笑道,“反倒是我谢谢你,让我懂得缠绵是什么味道,嘿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