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龙门弃婿

作者:云帆济沧海 | 其他美文

收藏

  他曾是国之重器、军中杀神,因伤隐退江湖;他亦是豪门子弟,却被赶出家门。机缘巧合,沦落赘婿,缄默五年,实力完全恢复,曾的无能为力,到而如今的傲视群雄群雄,他说:“都属于我的此时,谭家大厅内早已坐得了谭家众亲朋好友,看到身穿保安制服的宁鹏,一群人眼神中尽是浓郁的蔑视之色。。

第27章 甜蜜时刻_龙门弃婿_ 宁鹏, 谭翠竹

    谭翠竹很是羞,做为商场精英的她十分很清楚,自己在聚餐上饮下的酒水肯定被人动了手脚,这个人七成是对自己心存图谋不轨的马奔,想明白了这些,谭翠竹更是对马奔好感全无。谭翠竹扑谭翠竹扑过来宁鹏完全猝不及防,他连忙道:“翠竹,空调都开了,怎么还这么热?你该不会发烧了吧?”。...

    谭翠竹很是羞,身为商场精英的她非常清楚,自己在聚会上饮下的酒水一定被人动了手脚,这个人八成是对自己心怀不轨的马奔,想明白这些,谭翠竹更是对马奔好感全无。

    谭翠竹扑过来宁鹏完全猝不及防,他连忙道:“翠竹,空调都开了,怎么还这么热?你该不会发烧了吧?”

    “没……没有!”谭翠竹小脸通红,就快滴出水来。

    遭受三年的冷嘲热讽,将谭翠竹的心性打磨的非常不错,她的忍耐力无疑是巨大的,就在刚才下车那一会儿谭翠竹就感到有所不适,直到现在才陷入失控边缘。

    同时,谭翠竹也咬牙切齿,宁鹏这个呆子,看不出来你老婆有问题吗?还发烧,发烧你个鬼哦!

    “快,快送我回家。”谭翠竹备受煎熬,强大的自尊心令她无法张口,这种事情,无论换在谁身上,恐怕都难以启齿。

    “哦哦!”宁鹏一踩油门,顾不得限速,第一时间冲向家中。

    过了清明路,距离家中不足几分钟路程,宁鹏刚停好车,谭翠竹精神都快要崩溃:“宁鹏,你过来抱我上去。”

    此时此刻,谭翠竹好似体内被抽空了所有力气,整个人有气无力坐在副驾驶上,她只感觉体内好似有一万只蚂蚁爬来爬去,折磨急了。

    宁鹏暗自咋舌,谭翠竹这是怎么了?不是发烧,难不成是中暑了?可是,大晚上的有没有强烈的日头,怎么可能会中暑呢?

    若是谭翠竹知道宁鹏的想法,咬死宁鹏的心思都有了,这个笨蛋,居然能联想到中暑,这个家伙到底具备多么丰富的想象力啊!

    “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过来抱我啊!”谭翠竹情绪徘徊在失控边缘,她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女人,就算是情绪失控也要在自己房间失控,若是在外让人看到自己那一面,还不把人给羞死了。

    宁鹏哪里还敢犹豫,立刻抱着谭翠竹的娇躯回到了家中。

    躺在床上,谭翠竹几乎都急促了,她只感觉浑身好似有火再烧。

    见到难受的谭翠竹,宁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问:“翠竹,你是不是中暑了?”

    什么!中暑?谭翠竹眼眸逐渐呆滞。

    哇!这个呆瓜竟然联想到自己中暑?天啊噜,谭翠竹真的想要把宁鹏的脑壳给打开看看宁鹏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此刻,爸妈都已经睡了,谭翠竹虽然意志力坚定,可是她终究是个女人,着了道,不发泄,这会把人给憋坏的。

    想到结婚三年自己还是完璧之身,想到这两天宁鹏的惊人变化,想到宁鹏今晚带来自己的一系列感动,谭翠竹咬了咬银牙,心中打定主意,既然无法忍受,那就释放吧!

    “宁鹏,你过来!”谭翠竹轻咬贝齿道。

    “怎么了?”宁鹏立刻走了过去。

    谭翠竹盯着宁鹏含羞问道:“我美吗?”

    宁鹏实在是不明白谭翠竹为何问这种问题,你都是长昌第一美人了,能不美吗?

    不过,宁鹏还是点了点头:“美,翠竹,你美极了!”

    听到这话,谭翠竹再也无法忍受体内的躁动,她娇靥火红痴迷道:“宁鹏,希望你以后不要辜负我,记住你对我许下的承诺。”

    说完,谭翠竹彻底失去理智,性感红唇朝着宁鹏嘴唇上落下。

    宁鹏整个人都懵掉了,他真的没有料到谭翠竹会突然吻自己,这可把宁鹏给激动坏了,要知道,两人在一起三年,连手都没怎么拉过,更不要说接吻了,这可是谭翠竹第一次吻自己。

    太开心了,宁鹏此刻无法形容自己激动的心情,而且,谭翠竹还那么靓丽动人,守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这三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夜晚宁鹏是那么的难熬。

    紧接着,失去理智的谭翠竹对着宁鹏上下其手,见到谭翠竹这么主动,宁鹏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对。

    他能够从谭翠竹的唾液中感受到这里面有药物成分!

    不好,谭翠竹被人下药了。

    宁鹏神色一变,尽管秀色可餐,他可不想趁人之危。

    “翠竹,刚才你的酒水里面被人下了药,你别激动,我现在就给你排毒。”宁鹏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

    只可惜,谭翠竹早就迷失了理智,她不断朝着宁鹏扑去,宁鹏无可奈何,只能点了谭翠竹的穴道,令谭翠竹动弹不得。

    宁鹏毫不迟疑,找出自己破旧的羊皮包,从里面取出几根银针。

    将谭翠竹娇躯平放在床上,宁鹏按照平生所学扎入谭翠竹各大部位,不足三分钟,谭翠竹脸上的红润逐渐散去,眼眸迷失溃散,随之化作的是清明。

    回过神来的谭翠竹整个人都惊呆了,宁鹏竟然施展银针对自己排毒,并未对自己进行那方面的探索。

    排毒成功,宁鹏抽出银针,解开谭翠竹穴道,如释重负道:“翠竹,刚才你着了道,现在我已经给你解毒成功,现在没事了,刚才身体有异样你怎么不给我说?”

    谭翠竹红着脸不敢直视宁鹏眼睛,这种羞人的事情她怎么好意思张口。

    “谢谢,我去洗个澡!”出了不少汗,谭翠竹狼狈逃离房间冲向洗手间。

    在洗澡的过程中,谭翠竹气的牙痒痒,自己都那样了,这个家伙不仅没有做出逾越之事,竟然还给自己解了毒,这家伙的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难道是姑奶奶不漂亮吸引不了你吗?

    不得不说,此刻的谭翠竹严重的遭受挫败感,她甚至都怀疑宁鹏那方面是不是不行。

    那么一个大美人在你面前,你居然做出这种事,难道不怕遭受天谴吗?

    回到房间,看着躺在地面上的宁鹏,谭翠竹气得不行,她拿起床头的哆啦A梦抱枕狠狠摔在了宁鹏身上冷冰冰道:“今晚,你去睡沙发。”

    “哦,好!”宁鹏立刻起身,不敢抗命,朝着外面走去。

    这一刻,宁鹏郁闷极了,自己好心帮谭翠竹解了毒,怎么还对自己冷暴力?故人诚不欺我,女人心海底针,无法揣测。

    不过,摸了摸嘴唇,宁鹏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