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龙门弃婿

作者:云帆济沧海 | 其他美文

收藏

  他曾是国之重器、军中杀神,因伤隐退江湖;他亦是豪门子弟,却被赶出家门。机缘巧合,沦落赘婿,缄默五年,实力完全恢复,曾的无能为力,到而如今的傲视群雄群雄,他说:“都属于我的此时,谭家大厅内早已坐得了谭家众亲朋好友,看到身穿保安制服的宁鹏,一群人眼神中尽是浓郁的蔑视之色。。

第14章 一切似梦_龙门弃婿_ 宁鹏, 谭翠竹

    事情很简单的,昨天下午有人忽然之间大肆大肆宣扬大肆宣扬谭翠竹是个贱人,暗地里骚得不行啊,为了签合同不明白陪多少男人共渡春宵。下午时分,谭家会议室内,云城凌家少爷凌永固亲手来临,上午时分,谭家会议室内,云城凌家少爷凌永固亲自到来,再加上谭老太离开以前意味深长的话语,令不少人浮想联翩。。...

    事情很简单,今天下午有人突然之间大肆宣扬谭翠竹是个贱人,背地里骚得不行,为了签合同不知道陪多少男人共度春宵。

    上午时分,谭家会议室内,云城凌家少爷凌永固亲自到来,再加上谭老太离开以前意味深长的话语,令不少人浮想联翩。

    龙谭药业集团内部那些看不惯谭翠竹的人都暗骂谭翠竹无耻。

    众口铄金,关于谭翠竹利用潜规则签约的事情传的甚嚣尘上。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谭翠竹签下所有的客户都知道了,甚至不少的客户都提出了过分的要求,若是谭翠竹不陪他们睡一晚,他们就解约,以此来进行威胁。

    要知道,谭翠竹楚楚动人,被誉为长昌一号美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谭翠竹的美色。

    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宁鹏安抚道:“翠竹,别着急,这件事交给我就是了,我来解决。”

    “你来解决?你怎么解决?你知道这一切的背后都是谁指使的吗?”谭翠竹一向清清白白,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看着委屈眼泪都流出的谭翠竹,宁鹏深吸一口气温柔擦拭掉谭翠竹眼角的泪痕,深情道:“翠竹,签了合同如果想要解约,是要支付赔违约金的,光是这些违约金都足够令这些家伙喝一壶。”

    “所以,这些人大部分只是惺惺作态罢了。至于背后指使除了谭勋山那个王八蛋根本不会有其他人。”

    感受到宁鹏的关切,谭翠竹止住了眼泪。

    突然之间间,谭翠竹发现宁鹏处理事情太过于冷静,甚至让她有些陌生。

    对,若是这些过分的客户提出这种情况下提出解约,那就是违约,光是天价违约金都足够让他们大出血。

    这般针对自个的除了谭勋山,谭翠竹也联想不到其他人,毕竟今天上午谭勋山可是吃了一个大瘪,这肯定是谭勋山的报复。

    “可就算是这样,我的清白也毁了,以后肯定会被人说闲话。”谭翠竹委屈道。

    宁鹏温柔笑道:“翠竹,我保证让谭勋山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道歉,你愿意相信我吗?”

    盯着宁鹏清亮的眼神,谭翠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见到谭翠竹点头,宁鹏特别开心,这完全表明谭翠竹逐渐对自个有了好感。

    “翠竹,一个小时之后,谭勋山会亲自上门求饶的。”宁鹏自信的说道。

    说完,宁鹏转身朝外头走去。

    看着宁鹏离去的背影,谭翠竹美眸散发出一抹波澜:“这个家伙说的是真的吗?”

    不管怎样,宁鹏的话语都给谭翠竹带来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这是谭翠竹以前从没感受到的。

    被人这般关怀,谭翠竹突然之间有种想哭的激动,三年了,自个前前后后遭受人欺凌三年,太多的委屈谭翠竹需要宣泄。

    出了门,宁鹏来到天台拔出来一个手机号:“凌永固,给谭勋山发律师函!”

    “是!”凌永固特别聪明,他知道谭勋山这个狗娘养肯定又得罪少主了。

    谭勋山府邸内。

    “怎样啊?是不是谭翠竹的人设已经完全山体滑坡了?”谭勋山坐在名贵沙发上冷笑连连道。

    一名根本嘲讽不已:“少爷,您真的是太厉害了,如今整个龙谭到整个长昌市都知道谭翠竹是个贱人了,不少客户都提出让谭翠竹陪睡的要求,看谭翠竹这下怎么处理,依我看,只要再在谭老太哪里点一下火,明天谭翠竹就没脸在龙谭呆了。”

    谭勋山嘴角轻微上扬,显露一抹狠毒之色。

    谭翠竹啊谭翠竹,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点,下了云城凌家的合约又如何?

    明天过后,只要你没脸在龙谭呆下去,最后负责人的还不是我。

    就在谭勋山神采奕奕之际,一名保安十万火急的冲了进来:“谭总,刚才有个律师给我们送来了律师函。”

    什么!律师函?

    谭勋山笑容刹那间凝滞,他马上夺过来,瞪大了眸子。

    没错,白纸黑字,正是云城凌家发来的律师函,起诉人正是云城凌家少爷凌永固。

    盯着眼前的律师函,谭勋山双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他以前花了三百万贿赂钟亮,此事云城凌家震怒,凭借云城凌家的人脉关系,自个肯定是要坐牢的。

    顷刻间,谭勋山心慌意乱,马上叫回了正在外头喝酒应酬的父亲谭杰武。

    谭杰武了解了事情经过,破口大骂谭勋山愚蠢。

    “老爸,如今怎么办?我可不想坐牢啊!”谭勋山急的都快哭了出来。

    谭杰武咬了咬牙恶狠狠地说道:“这肯定是谭翠竹这个贱人干的,现在我们赶紧去找你奶奶,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谭勋山父子二人匆匆忙忙的来到了谭老太所在的别墅内。

    “奶奶,您一定要救救孙子啊!我可是您唯一的直系孙子,我要是坐牢了,以后这么大的谭家谁来守护?”谭勋山面色泛白哭丧道。

    谭老太气的浑身发颤,她真没料到谭勋山这么没脑子,谭翠竹刚刚搭上云城凌家少爷,你这个时候败坏人家名声,人家能够放过你吗?

    但,谭勋山终究是她唯一的嫡系孙子,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谭勋山去吃牢饭。

    只可惜,谭翠竹早早按照宁鹏的嘱咐,把手机关机。

    打不通电话,谭老太没好气的说道:“看你干的好事,翠竹这非常明显是发怒了,你最好亲自给人家登门赔礼道歉,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让自个给谭翠竹道歉?谭勋山差点没晕过去,他一向跟谭翠竹为敌,这时让自个给敌人道歉,别提谭勋山内心有多不甘心。

    只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谭杰武带着谭勋山立刻朝着谭翠竹家中杀去。

    抵达后,谭杰武连忙敲门:“老三,老三,开门啊!”

    在谭家内部,男丁众多,谭明川这一辈,他排行老三。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要不要让人睡觉啊?”邓玉珊骂骂咧咧道。

    “嗯?二哥,你们怎么来了?”看清楚来人,邓玉珊惊愕道。

    谭明川和谭杰武并不是一个生母,谭翠竹自然也不是谭老太的亲孙女,他们家和谭杰武一家更是很不和睦,这父子二人怎么会深夜到访呢?

    谭杰武强挤出一抹笑意:“玉珊,翠竹在家吗?”

    “在家在家!”此刻的邓玉珊不明所以。

    听到外面的喧哗声,谭翠竹娇躯一颤,她瞪大美眸,万万没想到一个小时都不到谭勋山就来了。

    谭翠竹刚刚出来,谭勋山一个大跨步满脸惊恐的道:“翠竹,今天的事是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盯着满面惶恐的谭勋山,谭翠竹彻底惊愕了,谭勋山这家伙竟真的给自己认错了?

    眼下所有,如梦如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