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浓乡诱人

作者:膨胀的二狗 | 现代言情

收藏

  张远骑自行车赶赴刘萌那,所以她要请他吃饭时。实际上每次她想了,就都是说要吃饭时。好久没荤腥了,张远一听见这事,啊恨严禁摩托车能长对翅膀。张远了忍受不了体内的烈火,抱着刘萌就了就不安份的再动。“我也是很想你呢。”刘萌看见张远很紧张自己的样子,心里被深深地地触动,身体里好像有一股汪泉登时微温。他摸了摸包里的小喷雾,脑海之中泛起梦寐的画面,腿下不自觉的一紧。。

浓乡诱人张远刘萌文霞小说第7章节完整阅读

    这本已完结啦小说浓乡令人垂涎讲诉了主人公张远刘萌文霞之间的事情,这是最著名作家膨胀起来的二狗的钟情巨作,浓乡令人垂涎精选篇章:原本,张远意志很是坚定地,虽然被人把握住的那一刻,张远的心里就越发不淡定从容了,虽然很去努力的以及控制,虽然像是……越以及控制,越槽糕。并且,少安婶子的手,像是有意无意的撩拔他,虽然他很想漠视,但真的是以及控制忍不住。让人看病时,也不能够现在的这个时候突然不看了,要是以后不能够传宗接代。岂非是坏了大事。村子里的年轻男人很少,更别说是像张远这样,骨骼健壮的年轻男人。。...
    浓乡诱人第七章 传宗接代

    张远一路回家,可是因为身上这奇怪的服饰,招来不少人的问候,有的甚至伸手去探开衣服看起来,起哄。

    村子里的年轻男人很少,更别说是像张远这样,骨骼健壮的年轻男人。

    所以,也就格外的稀罕。

    张远回到家里,急忙冲了个澡,换下 身上的衣服。

    身体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滚烫的要炸裂的感觉,反而是一阵舒畅,其实他心里明白,这是因为跟刘萌在一块泄了火,内心得到了满足。

    低头看了一眼垂下的兄弟,嘴角一阵快意的笑容。

    虽然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异样,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去医务室看看,毕竟被一条蛇咬了,不是一件小事。

    然而因为咬的地方实在是难以开口所以这件事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

    转头出去,在大街上也是时时小心,害怕被人知道了心事,好在去诊所的路上并没有什么人,张远在松了一口气。

    进到诊所的门,张远才想起来,他们村里的诊所只有秀莲一个女医生。

    “张远,你怎么了?生病了?拿点药,还是?”秀莲一直都在诊所带着,并不知道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更不知道那些消息正是关于面前这个年轻人的。

    秀莲对张远有些印象,但是并不太熟。

    “婶子,我、、有点病,想要看看。”张远结结巴巴的说着,眼神也有些闪躲,想想要说的话,他实在是一张老脸也不好意思。

    “啥病啊?你还不好意思,,赶紧说,说出来婶子帮你治治。”秀莲医术在三乡五里也是出着名,看一个小孩子如此结结巴巴,抻手一笑,忙说道。

    她上下打量着张远,只觉得张远比以前长大了不少。

    “婶子,我、、”张远话都已经到了嗓子眼,刚准备吐出来,可是张开嘴以后,却还是啥也没说出来。

    如果这蛇咬在了别的地方还好说,可是偏偏是这里,叫他怎么说的出来。

    “你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婶是医生,在医生面前,要袒露无遗,不然,婶子怎么给你治病啊?你坐下来,慢慢说。”秀莲嘴角一抹坏笑,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到底是经过风花雪月的女人,自然深晓男女之事。

    他不肯说,肯定是觉得不好意思,年轻人想法多了一些,用手弄得多了,身体自然会出毛病的。

    “你是不是感觉下面不舒服?”秀莲也跟着坐下来,试探性的问道。

    “婶子,你怎么知道?”张远怎么也说不出来的话,如今被婶子说出来了,自然激动。说罢,却也讪讪的有些害羞。

    他就算已经不是初尝禁 果的愣头青,可是跟一个比他大那么多的不熟 妇人说这件事,他脸皮还没有厚到那种地步。

    “哈哈,婶子理解,这种病,婶子不知道治了多少了,你还年轻,不懂事,婶子跟你说说之后,就没事了。”秀莲顿时明白很多,在她看来,张远就是纵欲多度,不懂得节制。

    “婶子,光说说就没事了?不用看一下么?”张远心头很是疑惑,不看伤情就治病,这是什么看法。

    虽然说他也很不好意让婶子看,但是治病,也就不能那么矫情。

    “看看?”秀莲惊讶的大叫,反问道。

    他让她看他那里?想想也是,不看怎么知道是什么情况。

    只是,他这么干脆的说出来,还以为是别有用心呢。

    “对对对,你说得对,你瞧瞧婶子,居然把这个都忘了。”这么一个美好的请求,他怎么舍得拒绝呢。

    她男人在外面一年之久不回来,她多久没有看见摸见过棒子了。

    他看着张远,越来越觉着这个男孩子真可爱。

    “走吧,去里面,我给你看好好看看。”秀莲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指着一扇帘子隔开得的里屋。

    张远跟着进去,左右看了两眼,之间秀莲“刺啦”一下,把帘子全部拉住。

    “脱裤子。”秀莲面无表情,可是心里却带着异样的兴奋。

    张远缓缓的把裤子脱下来,紧接着是内裤。

    下一秒,秀莲呆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男人这么大的东西,如果要是直起来了,那不就更大了。

    “秀莲婶子,你帮我看看,会不留下什么后遗症,影不影响我以后传宗接代呢。”张远很委屈,如若真的有事,他怎么也不会放过铁蛋那几个人。

    “婶子看看。”秀莲机械般的应了一声,可是眼神却一分一毫也没有错开那个地方。

    走过去,握在手中,端详了一番,“没事没事,只要你以后节制一点,不会有事的。”

    好东西。

    真是好东西。

    “啊?”张远顿时明白了,怪不得婶采集狗子之前那个表情,说出来的话也很奇怪,感情她是以为他纵欲过度。

    “婶子,今天我上山,这里被蛇咬了,后来毒被吸出来了,可是还是肿的厉害,现在虽然稍微好了一些,但是我还是害怕有事,你看看到底有没有影响。”张远把事情的经过给秀莲说了一声,可是说到吸毒,脑海里再一次浮现顾青的身影。

    秀莲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抱歉,而后,再一次低头帮张远看 ,可是脑子里想的,居然是谁帮张远吸毒。

    吸在嘴里,口感一定很好,这样的好事,怎么没有让她遇见。

    然而更让她纳闷的却是,她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却是怎么也没有发现伤口。

    这下子,不是糊弄她呢吧?

    本来,张远意志很是坚定,可是被人抓住的那一刻,张远的心里就越来越不淡定了,虽然很努力的控制,但是好像……越控制,越糟糕。

    而且,秀莲婶子的手,好像有意无意的撩拨他,虽然他很想无视,但实在是控制不住。

    让人看病,也不能现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看了,万一以后不能传宗接代。岂不是坏了大事。

    秀莲看着手里的家伙一点点的饱满起来,心里满意的天花乱坠,油然升起一种自豪感,和隐隐的期待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