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名门盛婚

作者:阅读王 | 其他美文

收藏

  《名门盛婚》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褚飞,冷枭,宝柒,姚望,江大志,游念汐,闵婧之间的故事。名门盛婚约4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名门盛婚_名门盛婚小说阅读_名门盛婚小说宝柒

    宝柒小说名字叫作《名门盛婚》,提供更多名门盛婚,名门盛婚小说深度阅读。名门盛婚小说宝柒节选:宝柒或微笑,或眯眼,或嗔怨,轻轻一笑浅酌……不一会儿脑袋就搭拉了下去。小小的脸蛋儿,尖尖的下巴,紧关的双眼上轻颤的睫毛,肌肤在柔和温暖的灯…...

    宝柒小说名字叫做《名门盛婚》,这里提供宝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名门盛婚小说精选:挥着小手吃吃笑着,宝柒或微笑,或眯眼,或嗔怨,轻笑浅酌……不一会儿脑袋就耷拉了下来。小小的脸蛋儿,尖尖的下巴,紧闭的双眼上轻颤的睫毛,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如同漂洗过的白瓷儿。那眼、那眉、那唇、那翘鼻头,组合起来像一只妖娆的小女妖。情窦初开的少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悸动,喟叹着将她扶坐到沙发上。“宝姐姐,醒醒,我送你回去。”宝柒微微睁开眼,孩子般噘起嘴倒在沙发上,嘟哝着:“不回去……臭男人……”骂谁呢?估摸着她喝得够多,姚望有些头…

    挥着小手吃吃笑着,宝柒或微笑,或眯眼,或嗔怨,轻笑浅酌……不一会儿脑袋就耷拉了下来。小小的脸蛋儿,尖尖的下巴,紧闭的双眼上轻颤的睫毛,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如同漂洗过的白瓷儿。那眼、那眉、那唇、那翘鼻头,组合起来像一只妖娆的小女妖。

    情窦初开的少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悸动,喟叹着将她扶坐到沙发上。

    “宝姐姐,醒醒,我送你回去。”

    宝柒微微睁开眼,孩子般噘起嘴倒在沙发上,嘟哝着:“不回去……臭男人……”

    骂谁呢?估摸着她喝得够多,姚望有些头大怎么送她,怕她睡过去着凉,他准备先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披上。

    不料,砰!包厢门被人一脚踢开了。姚望解着扣子的手硬生生地僵在当场,吃惊地看着门口脸凝结成了冰的冷峻男人。

    昏黄的灯光照映下,一个挺拔高大的身影正在一步一步走近,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令姚望汗毛直竖,下意识地将宝柒挡在身后,他警觉地问:“你想干吗?”

    冷枭看着面前的俊俏大男孩儿,口气冷酷狂妄,“该我问你,你想干吗?”

    护住昏睡的宝柒,姚望挺直了腰杆,目光里满是戒备,“不关你的事,出去!”

    “小子,挺有种。”性感的唇角冷冷一抿,枭爷冷酷又锐利的鹰眸微眯。不屑与孩子计较,下一秒他探身上前,拨开他就将软在沙发上的小丫头捞了起来。

    心里一惊,姚望想都没想,一攥拳就朝他砸了过来。

    “你放开她——”

    偏过头,冷枭躲开他来势汹汹的拳头,单手拽住他的胳膊,一把将他甩倒在沙发上。

    “想揍我?再练几年!”

    “这是我哥的地盘,不放了她,你走不出帝宫!”揉着吃痛的胳膊,姚望哪肯让他带走宝柒?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搬出家族来。

    冷冷一扫,冷枭声音如同冰裂,“再敢招惹她,我管你是谁的儿子!”

    意识半醒的宝柒睁开眼,弄不清状况,却看清了姚望捂臂的动作,“二叔?!你干吗动我的人?”

    她的人?他是她的人?

    还是宝丫头有本事,只需一句话,刚才还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男人就炸毛了。

    该死的!长臂一伸,拎小鸡崽儿般将她提起来,“回去再算账!”

    “不回去!”挥了挥小手,宝柒眉头一竖,醉意浓浓地嚷嚷,“我不回去,姚美人……再拿果酒来……我还要喝……”

    “没出息的东西!”冷冷地捏紧她的腰,冷枭沉沉低喝。

    微微侧目,他危险的冷眸警告地睨了姚望一眼,没再停留,大步离去。

    姚望怔愣了,他是宝柒的二叔?

    那他盯着自个儿的目光,怎么像在看情敌?

    被他恶狠狠地塞进车里,宝柒拼着劲儿地捶打他。

    “臭男人……你走开,谁要你管我……你的大美人呢?”

    “闭嘴!”吃了枪药似的,冷枭语气相当冷冽,“不管你?哼,被人给吃了都不知道。”

    “吃了?”吃吃一笑,趁他俯身过来替她系安全带,宝柒猛地拉下他的脖子,“吃、吃、吃,我也要吃了你!吞到肚子里……”她张开小嘴,冲着他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终于折腾累了,她喘着气儿将身体软倒在他怀里,就剩颗小脑袋蹭来蹭去。见她老实了,枭爷松了口气,“坐好,回家!”

    掀了掀眼皮儿,酒精作用之下,一向坚强的宝丫头迷离的眼神儿里少了痞气,多出了一抹惹人怜惜的软弱来。

    “二叔,”仰着头,看着他冷硬的面孔,她长长的头发轻轻摆动,声音倏地如猫儿唏嘘,“我不想回那个家……没有人喜欢我……你也不喜欢我……”

    心,不受控制地猛跳了一下。枭爷一低头,就看见她烂醉的小脸那一抹受伤。冷冽的视线,顿时柔和了几分,将她放回椅背上,他动作轻柔地替她系好了安全带。

    找了个借口给冷宅挂了电话,冷枭将她带到了自己的私宅。没法儿,她这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要是被老头子瞧见,必然是火上浇油。

    这套公寓,他从来没带任何人来过,只是偶尔执行任务后回来小住一下。不是熟悉的冷宅,宝柒心里一松。他抱着她轻飘飘的小身板,拧开了客房的门,借着窗外妖娆的霓虹将她放到床上。

    咂咂嘴,宝柒如实说:“二叔,我要睡你……”

    脑子轰的一声,枭爷如被雷劈!惊魂未定间,却听她又接着说:“睡、睡你的床。”

    一时间,他哭笑不得,“行。”腾空将她抱起来,他豁出去将她抱到主卧,大力钳住她驴劲十足的双手,狠狠拉下,一脑门儿冷汗。

    “到底灌了多少?醉成这德性。”

    迟疑间,他下意识伸手一摸。

    “哇,呕——”

    原谅她吧,她真的控制不住,吐了。

    “呕……”胃吐得快腾空了,她没胆儿看男人冷得结了冰的俊脸,因为她活生生吐在他的身上了。妈呀,她会不会被他给撕了?

    “你真能作!”他恨不得骂人了。

    要死不活地又呕吐了一阵子,她身上没劲儿了,软软地从他身上滑落,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心口,她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睛闭了一下,就地倒了下去。

    他无奈地将脏兮兮的她丢进浴室。放好温水,试好水温,准备好浴具,伺候得无比周到,就是声音冷飕飕的,“你自己能洗吧?”

    翻了翻白眼儿,宝柒调戏道:“不然呢,你帮我洗?”

    “滚!”

    从浴室出来,宝柒身子软得像团棉花,她歪斜着走到大床边,砰一声就倒了下去。洗了澡,她被酒精浸浊过的脑子清醒了许多。傻乎乎地摸着额头,一时半会儿,她还真消化不了刚才都干了些啥事儿?

    屋子被他清理干净了,咦,他人呢?顾不得身上酸软,她慢吞吞地飘移到了客房。

    客房里没有开灯,烟味儿很浓。窗户边儿的微光里,一个挺拔的影子伫立着,一片朦胧里,只有他指尖的一团火光在闪烁。

    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儿,她踱了过去,“二叔,干吗呢?”

    冷枭没有回头,仰着头吐了一个烟圈,冷眸眯起,“不早了,快回去睡觉。”

    转身,哧溜一下,她灰溜溜地跑了……

    凌晨三点,开往医院的路上,冷枭一张脸黑得像张飞。他的大腿上趴着可怜巴巴的宝丫头,脑袋垂得像小猪,拱了又拱。

    将油门儿踩得飞快,枭爷真的很想掐死她。大半夜的,她发烧了,好好的怎么会发烧?

    开玩笑,一个小时的冷水澡不是白冲的,窗边儿的冷风也不是白吹的。当然,这些他都不知道。醉酒加发烧,宝柒这会儿脑子是真的迷糊了。

    被他压下去、又爬起来缠着他,嘴里叽叽咕咕地呢喃:“二叔,我没闹着玩……我真喜欢你……”

    一路上,她都这样说梦话。少女情怀总是诗,一个小眼神儿也能欣喜半天的青春岁月真好!而枭爷的心,越来越沉重。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翌日清晨,挂着点滴的宝柒从睡梦中醒过来时,头皮便有些发麻。

    面前三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笑,一个默,一个怒,一个威。怒的是老妈,笑的是小妹,沉默的是优秀模范青年游念汐。还有一个威的,是冷老爷子。他会来探病,这让宝柒很意外。也亏得她生了病,昨晚上的去向不用再撒谎都可以编得很圆。而倚在窗口的陪护椅上,冷酷的男人一直处于石化状态。

    整个屋子里,只有冷可心笑眯眯地问东问西,未脱稚气的样子特别符合健康美少女的形象。

    “姐,明儿就是二叔的生日宴了,可热闹了,你住院了怎么去啊?”

    “去不了就不去呗。”宝柒僵笑。

    他的选妃宴,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人献宝,多硌硬!

    “没事,我在医院陪小七吧。”懂事的游念汐微垂着眸子,递给她一个削好了皮儿的苹果,态度好得让她没法不友爱地说谢谢。

    “小七,你多和小姨学着点儿,懂点事……”

    听着宝妈的老生常谈,宝柒嗯嗯直点头,啃着苹果,她眼皮儿都不想再抬。

    正在这时,进屋就一直没说过话的冷老爷子发话了,“老二,你岁数也不小了,觉得闵家的丫头怎么样?”

    “嗯?”

    “嗯什么嗯?我这次和闵副部长一起访问欧洲,私下通过气了,他家姑娘挺优秀的,又认准了你,你要觉着还行,明儿趁着日子好,就把这门亲事给定下来。”

    冷老爷子长长的一段话,气势和威严拿捏得很到位,但足足分析了好几秒宝柒才突然反应了过来。心里激灵一下,她突然不敢往下想,咬在苹果上的嘴唇僵硬了,目光不由自主地瞟向了男主角。不期然地,他也正飞快地掠过她。不过,就一秒,视线便再也无法捕捉。

    那些不能曝光在阳光下的纠缠,和那一句句朦胧低喃的“二叔,我喜欢你”,将他想拒绝的话硬生生地堵在了嘴里。

    不能再继续了!目光里闪过一抹阴鸷,他没有吭声。

    看着他,宝柒心跳加速,脊背溢满了冷汗。

    良久,男人的语气冷得听不出情绪,“行,你们安排吧。我有事,先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