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呆萌甜妻娶回家

作者:萌萌哒太阳 | 历史架空

收藏

  “有男朋友吗?”嗯?看个病还得问这个?“恩恩,有。”“有关系了吧。”“毕竟有关系,我们关系好啊了,前天还一同去夕暮餐厅吃了饭,还去向阳话剧院看了话剧!”徐夏夏的由于生理期偷吃了几根冰棍,徐夏夏已经两个月没来“那个”了……。

第30章 拍卖会_呆萌甜妻娶回家_ 徐夏夏, 庚子凌

    “你刚在看些什么。”辛丑凌的声音传来。徐夏夏有些没反应时回来她愣了几秒,“没啊,就瞎看一看而已。”辛丑凌较为明显的一脸不我相信徐夏夏,“真的而已这样?”“要不然呢?好吧,徐夏夏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愣了几秒,“没啊,就瞎看看而已。”。...

    “你刚刚在看些什么。”庚子凌的声音传来。

    徐夏夏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愣了几秒,“没啊,就瞎看看而已。”

    庚子凌明显的一脸不相信徐夏夏,“真的只是这样?”

    “不然呢?好吧,那我就实话跟你说把我其实我刚才在盯着那些即将要上台拍卖的古董,我就始终不明白了,为什么古董可以卖的这么贵。”徐夏夏说着话的同时眼神还时不时往台上飘了过去。

    “古董是一个有历史性的东西,特别是数量极少,年代悠久的才能卖的贵。”

    “噢。”徐夏夏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庚子凌一看就知道徐夏夏这是在装懂。

    场内的灯光变暗,这下徐夏夏知道了这是拍卖会要开始的前奏了。

    首先呈上来的是一块明代的古玉,色泽十分的润。

    大家都在仔细观察着这块古玉,马上就有人举起了牌子开始拍卖。

    “十五号出价十万。”台上的主持人说道。

    “还有没有更高的?好,十号出价二十万。”

    三十万……四十万,那块玉就那么慢慢的一直张到了七十五万才被一个商人拍走。

    徐夏夏有些大跌眼镜,她擦了擦眼睛完全没有想到就这么一块古玉竟然能卖到七十五万。

    庚子凌看着他这一呆样,在旁边缓缓开口。

    “这,还算是卖的便宜的,不过买的人还真是亏,色泽其实不好也不坏,顶多玻璃种吧。”

    玻…玻璃种?玻璃种又是个什么东西?

    庚子凌似乎是看出了徐夏夏内心所在疑问着什么,他又再一次的解释道。

    “玻璃种只是翡翠的一种种类,刚才的翡翠虽然有那么一点的翠绿,但还是十分的透明,水头也不怎么足所以才说他亏了。”

    “哦~”徐夏夏根本就没有在听这些东西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台上的古董。

    她摇了摇头,喃喃自语“哎我还是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拿来干嘛,只不过是拿来看看的东西为什么能卖的这么的贵,真是不懂你们有钱人的世界。”

    “你话真多。”庚子凌微微的抿了一口桌上的咖啡。

    “哎哟喂,庚子凌我话多怎么了?我乐意讲还不行!”徐夏夏一想到刚才庚子凌留她一人站在那边就来气,现在还敢嫌她话多。

    “徐小姐,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和你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庚子凌推了眼镜笑了笑,语气中略带着威胁。

    徐夏夏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她刚刚已经想好的话语全被庚子凌的一句话堵在喉咙眼里说不出来。

    她轻哼一声,“哼你有钱你老大,算你厉害。”

    现在的气氛十分的融洽,但是徐夏夏全然不知的是在远处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又是那个女人,她怎么一直跟在庚子凌旁边。”付文慧眼神中充满着嫉妒的火光。

    打从庚子凌刚进拍卖会的时候付文慧就一直在注意着庚子凌。

    后来才慢慢的发现了一直站在庚子凌旁边的徐夏夏。

    一想到那天宴会所发生的事情她就来气,她堂堂付家大小姐从小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从没有人能抢走她想要的东西。

    但是这个女人却将她爱慕依旧的男神,庚子凌就这样撩去。

    “敢抢我的男人,呵我就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付文慧勾起了烈焰红唇,她的眼神一直紧盯着徐夏夏。

    “喂,帮我调查一个人,只要调查到了钱,呵自然会打到你的卡上。”

    随后她便将电话挂断,眼神中闪出了一丝狡猾的光芒。

    “阿丘。”徐夏夏突然感觉到背后冰凉和头皮发麻,她回头看了几眼。

    庚子凌注意到了徐夏夏的小动作,他也同样回头看一了眼然后关切的询问道:“怎么了?”

    “没,可能是我之前喝的红酒喝的有点上头了出现了错觉,我总感觉有人一直在盯着我。”说着徐夏夏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她总觉得不对,今天她有没有喝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庚子凌又朝后方座位看了一眼,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直接起身。

    “今天的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徐夏夏点点头跟着他走出了拍卖会。

    一出来就迎面遇上欧阳悦,“少凌你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好东西可还在后面呢。”她端着红酒笑着妩媚。

    徐夏夏这次没有继续抬起头看欧阳悦,她别过脑袋看向了别处。

    欧阳悦似乎也注意到了徐夏夏的不如寻常,但是她并没有说些什么。

    “东西我就不看了,她身体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去。”

    “唉,那好吧,本来以为你会喜欢算了一路顺风。”欧阳悦语言中透露着失望,但是庚子凌知道那只是一个玩笑。

    “嗯好。”

    离开了大厅,刚出门外徐夏夏就感受到了冷风,她穿的又少所以有些瑟瑟发抖。

    庚子凌看了徐夏夏一眼,然后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

    这让徐夏夏感觉到有些意外。

    “这里离停车场有点远,你站在这里我等我。”然后庚子凌就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随后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徐夏夏心中暖洋洋的她拉紧了那件西装外套。

    “有他的味道。”她不自觉的就将这句话说出了口,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胡言乱语什么。

    徐夏夏立马就羞红了脸蛋。

    不行,徐夏夏你不能陷入进去,你和他只有挡箭牌的关系,并不能对他有非分之想。

    徐夏夏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让自己保持保持清醒。

    “徐夏夏你一定是醉了,对没错。”她自言自语,将自己心的触动全部甩锅给了那瓶红酒。

    车很快就开到了徐夏夏的面前,但是徐夏夏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庚子凌无奈的按了按喇叭,这才将徐夏夏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

    “给你五秒钟,再不上车的话我就走了。”庚子凌说完就关了车窗。

    徐夏夏听到此话立马慌乱的跑上了车,上车的时候她还不小心撞到了脑袋。

    “嘶…好疼。”她的眼睛泪汪汪的,吃疼的捂住了头。

    “叫你那么着急。”

    “不是你一直在催我吗。”

    庚子凌发动了引擎,银白色的跑车就这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