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呆萌甜妻娶回家

作者:萌萌哒太阳 | 历史架空

收藏

  “有男朋友吗?”嗯?看个病还得问这个?“恩恩,有。”“有关系了吧。”“毕竟有关系,我们关系好啊了,前天还一同去夕暮餐厅吃了饭,还去向阳话剧院看了话剧!”徐夏夏的由于生理期偷吃了几根冰棍,徐夏夏已经两个月没来“那个”了……。

第26章 我还在_呆萌甜妻娶回家_ 徐夏夏, 庚子凌

    徐夏夏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半天,有些被自己给吓到了。她立刻将头巾除了墨镜口罩什么的全部拿掉,这下看出来正常地多了,但是……但是带个口罩吧。所以徐夏夏可不想再上八卦新她立马将头巾还有墨镜口罩什么的全部拿掉,这下看起来正常多了,不过……还是带个口罩吧。。...

    徐夏夏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半天,有些被自己给吓到了。

    她立马将头巾还有墨镜口罩什么的全部拿掉,这下看起来正常多了,不过……还是带个口罩吧。

    因为徐夏夏可不想再上八卦新闻被熟人看见,那么到时候和看到新闻的熟人见面会有多尴尬。

    总而言之能遮一点是一点!

    徐夏夏在镜子面前打量了一会儿,确定自己的这个状态十分的良好才出了门。

    果然,和徐夏夏想的一样一出门就听到了那些恶心至极的语言。

    “哇!看那这不就是论坛上面脚踏两条船的徐夏夏嘛?好恶心噢,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女孩子。”

    “这种女孩子竟然会出现在我们的学校真是有点丢人哎!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脸竟然还敢出来,现在的人真的是想火想疯了,我要是像她那样整天被人指指点点的话我还不如躲在家里不出来见人了!”

    “哟,你这话讲的,我们徐夏夏小姐姐怎么可以不出来见人呢?她要是不出来那么还怎么去抱那些大老板的大腿呢?”

    “嘘,小声点她好像看过来了。”

    徐夏夏的确忘那两个议论的人的方向看了过去。

    “唉唉唉,你在害怕些什么?难不成她还能上来反咬我一口?况且她也没理由吧,而且我讲的还是大实话,她又不是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徐夏夏加快了脚步,她想要马上的离开这个地方,因为她害怕等一下她沉不住气就会冲动的上前给那个女人一巴掌。

    她躲得了一时的流言蜚语但是多不了一世,她刚到教室门口老师还没有来。

    本来热热闹闹的教室,一看见徐夏夏进来瞬间安静了起来。

    徐夏夏抬眸望了,座位还没有坐满,她特意挑了一个最上面的位置坐下,刚坐到椅子上,椅子还没有捂热就有人过来挑衅。

    那人双手抱胸,一脸高傲。

    “你就是徐夏夏?”

    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徐夏夏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哟,我还以为你有多漂亮,原来也长的不咋地。”她轻蔑的说着,话语里充满着讽刺。

    徐夏夏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长的很漂亮吧。”她把玩着自己的头发,风轻云淡的说道。

    “是,你的确没有说过你长的很好看,我也不过只是好奇所以才来看看你,因为我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吸引那两个钻石王老五来争夺你。”那个人说着话的时候,话语中还透露出藏匿不住的嫉妒。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围观的人插了一句话,“哈哈,你说还有什么能让他们这么中意,除了床上的技术还能有什么呢?”

    这一句话一落全场哄堂大笑。

    徐夏夏感觉自己总有点无地自容,好在她带着口罩别人看不出她的表情。

    “哎呀,这些话可不是我说的哦,不过我也真是没有想到啊,原来我们学校竟然会有你这种为了嫁进豪门处心积虑的女人。”她笑吟吟的,脸上的藐视更是明显。

    徐夏夏摘掉口罩,同样的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徐夏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往前一步抓住那个女人的衣领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了几句。

    “你可先别说我,我看你这是嫉妒的表现吧?自己是怎么样的人,就会把别人想成什么样的人,其实你才是哪个被富二代包养的人吧?我看你这身衣服一定价格不菲,只不过你只是在嫉妒着为什么会有两个帅哥同时竞争我,而你始终都要面对那些肥头大耳的暴发户。”

    话音刚落,似乎是被徐夏夏说准说中了什么,那个女人的脸色全变了,她不顾形象咬牙切齿的对徐夏夏吼道。

    “徐夏夏,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可是现在的徐夏夏哪还在意这些东西,反正已经不好过了那么再火上浇油一点也没什么!

    所以正是有这种想法的徐夏夏,才能够坦然地甩着水藻般的长发扬长而去,跟个没事人一样。

    但是过了几天,她才知道自己似乎得罪上了不得了的人,而且还十分的幼稚。

    徐夏夏所在的社团每天都像是被打劫了一般十分的凌乱,散打社更衣间的镜子上面还用红色笔写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语。

    徐夏夏的储物柜也被踢了个稀巴烂,看到这一幕的她有些委屈,但是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这些都不算什么。

    过了几天,之前看见徐夏夏还只是会议论的人,现在直接骂了上来,这些还不算什么。

    一天午后,徐夏夏难得心情愉悦的走在了教学楼楼下,尽管那些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徐夏夏指指点点,不过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依旧毫不在乎。

    她路过了一个教学楼,正好一盆冷水就从楼上泼了下来,徐夏夏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湿的。

    徐夏夏一脸懵的僵硬站在那边,那些站在一旁看戏的学生没有一个人肯上前给浑身湿透的徐夏夏递一张面巾纸。

    庚子凌今天正巧有个合作项目要与学校交流,他刚迈进教学楼就看见呆站在那边的徐夏夏。

    他想上去与徐夏夏打招呼,但是庚子凌仔细一看徐夏夏全身湿透。

    几乎是反射性的他把衣服给徐夏夏披上,然后将她一个公主抱,抱上了她的宿舍。

    在这个途中徐夏夏很没出息的趴在庚子凌的胸膛哭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庚子凌在徐夏夏就会感到放心和安心。

    “为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干,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徐夏夏哽咽道,庚子凌望着她红肿的眼睛,竟然觉得有些心痛的感觉。

    他将徐夏夏放到床上,安抚似的拍了拍徐夏夏的后背。

    “事情因我而起,我会帮你处理好这件事情,好了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别在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哭了。”

    他停顿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别怕,这不是还有我在呢。”这是庚子凌第一次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对徐夏夏说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