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呆萌甜妻娶回家

作者:萌萌哒太阳 | 历史架空

收藏

  “有男朋友吗?”嗯?看个病还得问这个?“恩恩,有。”“有关系了吧。”“毕竟有关系,我们关系好啊了,前天还一同去夕暮餐厅吃了饭,还去向阳话剧院看了话剧!”徐夏夏的由于生理期偷吃了几根冰棍,徐夏夏已经两个月没来“那个”了……。

第22章 总裁生气后果很严重_呆萌甜妻娶回家_ 徐夏夏, 庚子凌

    回寝室的徐夏夏捧着那糖葫芦心中美滋滋的,实际上辛丑凌人也很好啊的嘛!完全也没外面的人说的那么的坏。的确以后不能够在瞎听外面的流言蜚语了,果真全部都是忽悠人的!就这样徐看来以后不能在瞎听外面的流言蜚语了,果然全部都是骗人的!。...

    回到寝室的徐夏夏捧着那糖葫芦心中美滋滋的,其实庚子凌人也蛮好的嘛!完全没有外面的人说的那么的坏。

    看来以后不能在瞎听外面的流言蜚语了,果然全部都是骗人的!

    就这样徐夏夏在心中给庚子凌发了张好人卡。

    安详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几天,某天下午一通电话吵醒了正在打瞌睡的徐夏夏。

    “喂,谁呀!”徐夏夏根本没看清楚电话上面的字就直接接了起来。

    “现在马上来夕暮餐厅,打扮的好看点。”一个熟悉而模糊的声音在徐夏夏的耳边响起。

    有着很严重的起床气的徐夏夏直接吼了过去,“哎不是你谁啊?打扰我睡觉也就算了,还用那种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真的是有病吧!”

    “我是庚子……”电话那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挂了电话。

    “真的是现如今都是些什么人,连个觉都不让人好好的睡。”她不满的撇了撇嘴,倒头就睡。

    被徐夏夏挂了电话的庚子凌站在夕暮餐厅的门口,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当他再次将电话号码拨打回去的时候却传来冰冷的提示音。

    好你个徐夏夏竟然敢挂我的电话,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夏夏,夏夏起床了。”徐夏夏被同寝室的人拍醒。

    她一头雾水,平常都不怎么和她说话的人今天为什么会过来叫她起床。

    徐夏夏正好也睡饱了,她揉了揉朦胧睡眼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夏夏,女宿舍楼下有个开着超级跑车的大帅哥叫你下去!”舍友一脸激动的对许下下说,眼神中泛满着爱心。

    “夏夏没想到你平场那么彪悍的一个人竟然有那么好的桃花运!”她捧着双手走到了窗台往下又看了几眼。

    “哎,要是我能有一半的运气该多好!对了夏夏,你和那个帅哥到底是什么关系呐?能带我也去认识认识吗?”

    徐夏夏还没从震惊中醒来,在她的耳边只有一句,“有个开着超级跑车的帅哥在女宿舍楼下等你。”

    会开着跑车来宿舍楼下等她的人还有谁?而且还是一个帅哥,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庚子凌!

    一想到庚子凌,徐夏夏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吸了吸鼻涕穿上一件外套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就下了楼。

    可是在楼下等他的人并不是庚子凌而是另外一个人。

    那就是——秦易风

    一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下来,秦易风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徐夏夏……噗哈哈哈哈你这么这一副模样!”看见徐夏夏一身邋遢的模样秦易风忍不住哄堂大笑。

    但是徐夏夏早已经习惯,她看见来的人是秦易风也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淡定的搔了搔脑袋。

    “怎么了?我刚刚睡觉就被你叫上来的人叫醒说有个开着超级跑车的帅哥找我然后催我下去。”徐夏夏不以为然。

    “那按照你这么一说倒是我的责任咯?不过没关系是我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秦易风邪魅一笑。

    “啊呸呸呸,谁要你这个大坏蛋来对我负责了!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说我有什么事情呀?大下午的来找女孩子还能有什么事情。”秦易风笑嘻嘻的对徐夏夏说道。

    ”你要是再不说我就走了。“徐夏夏作势要走,这就让秦易风立马正经。

    他好不容易才找人把徐夏夏叫下来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走呢?况且他今天来只不过是想让徐夏夏陪他逛个街而已。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好吧其实我今天过来找你只是为了带你出去兜兜风,顺便…请你吃顿饭怎么样?“

    “吃饭?“一提到吃的徐夏夏就眼睛里直冒金光,“好呀好呀,那我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她直接牵住了秦易风的手,正准备拉着秦易风走的时候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开了过来。

    徐夏夏只是觉得那个跑车有些眼熟,她定神一看等等…这辆车不是…不是庚子凌的嘛?

    完了完了,现在该怎么办。

    哎不对,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那么慌张干什么!

    庚子凌将跑车开到徐夏夏和秦易风面前,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看着两个人拉扯的手。

    眼神中透露着冰冷,他下了车用极为冷酷的声线开口道:“这就是你挂我电话骂我神经病的原因?”

    “不不不不是…等等你说啥?我什么时候挂过你的电话?庚子凌你的脑袋没有烧坏吧?”徐夏夏还特别好心的凑了上去摸了摸庚子凌的脑袋,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和我的温度一样,没有烧坏啊。”徐夏夏喃喃自语。

    庚子凌气的额头上的青筋已经暴起,“够了。”他强忍着自己的怒意说。

    徐夏夏一脸郁闷,她将手机从口袋中逃了出来仔细的翻了翻通话记录,好像真的还有那么一个电话被她挂掉了。

    但是徐夏夏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所以她依然不死心的将那个未知电话号码打了回去。

    “滴滴滴”在庚子凌裤子口袋中的电话响起。

    好像还真的是他的电话呢…

    徐夏夏的额头冒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她不敢抬头去看向庚子凌。

    “恩?到底是谁脑子烧坏了?”他露出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看着徐夏夏。

    徐夏夏低着头,声音小声的跟蚂蚁一样,“我脑子烧坏了我活在梦里。”她还有些不甘心的咬了咬牙。

    被晾在旁边的秦易风已经听了很久他们的对话,看见徐夏夏一脸委屈样他忍不住站出来替徐夏夏说话。

    “庚子凌你有点过分了哎,也不怜香惜玉一下。”话音刚落庚子凌就给了秦易风一记冰冷的眼神。

    秦易风马上就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跟我走。”庚子凌抓着徐夏夏的手要把她拖走,徐夏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直接被庚子凌塞进了车里。

    “哎……不是不是我衣服还没换我的头发还没梳,放我下去。”徐夏夏一上车就开始叽叽喳喳的乱叫,可是正在气头上的庚子凌哪里还顾得上她换没换衣服,梳没梳头发。

    直接将车开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