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地狱通信书

作者:殿主.CS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叫谢氓的小说叫《地狱通信书》,是作者殿主.CS创作作品的灵异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主角:谢氓,男,23岁,无业,二次元动漫资深宅男,自从有了一部混蛋的手机他的寿命始终都极少,不时就得在各种在世间的夹缝中徘回,去问题一些难办的现象。你我以为这是一本可怕灵异题材的小说?那你可就错了!...他在荒山中走了段路,前面大致便是彼岸一期工地的样子,却没有围墙、铁门、施工器具,但工地却确实存在,远远的就要看到一根桩柱斜斜的倒塌在一片荒野中。。

《地狱通信书》第七章诡师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地狱通信书》第七章诡师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这本也没任何名目的本书来源自一个古老的历史的职业,这种职业被称作诡师,这个行业由来已久却也不为人知,或许接触到的怪异事情多了,这行业本身的不存在也变作一种怪异的传说,书中的种种怪异之事或山风异闻,或写就者的亲身经历,其中的一些可怕的叙述谢氓这辈子也不想去经历。这一看便是十几个小时,书中一些事情简直匪夷所思,换成当初的谢氓也就把书中内容当恐怖的故事看待,不过现在的谢氓轻易的信了八分。。...

    谢氓回到家中已是午后,也许王嘉旺过于忧心鬼打桩关系,连顿午饭也不记得招待,到家后的谢氓同样也将午饭的事情忘在了一边,开始逐字逐句的搜索起书中的内容。

    这一看便是十几个小时,书中一些事情简直匪夷所思,换成当初的谢氓也就把书中内容当恐怖的故事看待,不过现在的谢氓轻易的信了八分。

    这本没有任何名目的本书来源自一个古老的职业,这种职业被称为诡师,这个行业由来已久却也不为人知,也许接触的诡异事情多了,这行业本身的存在也变作一种诡异的传说,书中的种种诡异之事或山风异闻,或书写者的亲身经历,其中的一些恐怖的描述谢氓这辈子也不想去经历。

    这本书内其中提到了一个类似依附灵的东西,被称作器灵,看描述大相径庭,比较容易出现在一些老物件上,想来应该是同一个东西。

    书中对于诡事的解释大多也都是推测,但对谢氓的启发无疑是巨大的,至少让谢氓不再一无所措。

    谢氓将书籍翻到关于鬼打桩的一页,书中图上黑影桩子若隐若现,虽然只是草草的勾画几笔,却相当的形象,谢氓拿过一张a4纸,上面密密麻麻打印着鬼打桩的叙述,明显要比老者简述的要多的多。

    鬼打桩,不知从何时何故出现,只听闻会出现在建房的筑地上,如同鬼打下的桩,据说每一个鬼打桩都镇压着某个东西,但所镇压的物件各不相同,可能是件破衣服,可能是只古怪的虫子,也可能是块石头,但无一例外的,这些东西都有这某种特性,便是不祥,一般人轻易接近不得,否则厄运焚身必被克死。

    好在一般人也轻易见不得桩子,更别说将东西挖出来了。也就唯有一些奇人异士方才能探知到鬼打桩的存在。

    鬼打桩本身无害,甚至还有一种特殊的封印这些物件的能力,让其镇压无法作怪,所以建宅则安,就算能探知鬼打桩,也并不会挖除,反而会督促将房屋建好,据说这样封印也更加的强大了。不过总有些无知的奇人异事由于好奇等等将桩子拔了,把东西给挖了出来,这人要么离奇的死了,要么就是与物件一起消失了,少有几个能活下来,却也对鬼打桩的事只字不提。

    传说有一种鬼打桩,极为凶戾,出现便会害人,底下的东西更是凶恶,这种地若真建成了房子,必定是凶宅,居住在里面的人便会莫名奇妙的凭空消失,就像被吞吃了一样,即便是将土地弃之不要,将桩子掩埋起来,那这块地也成了死地,生人勿近否则恶事连连。

    以前有个人家的祖地,拆了重修便出了这么个桩子,地的主人也不是一般人,是位地师也就是风水师,见这鬼打桩也没有太过在意,可建工却一直出事,总是莫名奇妙的受伤,后来一推敲才知道自己的祖地出现了一根不祥的鬼打桩,由于是祖地轻易不能放弃,斟酌许久遣散了族人,请来了道上的几位至交,商量起一起除去这么根不祥的桩子,最后他们用黑狗血淋桩显形,用工具将土地挖松,把桩子拔了出来,桩子才**便腐朽成了粉末,他们继续挖了起来,结果地底下的土鲜红鲜红的,时不时的冒出血色腥臭的水,终于挖到了底,他们看到一颗诡异的眼球,十分鲜活渗人,并非死物。

    这颗眼珠子他们只看了一眼,便有几人脑袋一晕,七窍流血当即猝死,还好有人及时用随身携带的铜镜将眼球罩住,剩下的人才感觉好些,连忙用写满符文的黄布将其连在铜镜给包裹了起来,随后一行人护送它进了深山里,找了个好地方埋了起来这事才算平息。

    这个故事谢氓先前已经看过了一遍,虽然上面写了去除这不祥桩子的方式,但桩子底下的东西依旧让谢氓感到恐惧,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谢氓蹙着眉,不断的思考着,这桩子自己到底该不该去碰,虽然看似有方法对付,但谢氓深知自己的能力与书中那些人比起来完全是渣渣,寻思许久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么个想法,随后他闭上了充满血丝的双眼才静静睡着。

    这一睡就是半天,直到第二天下午,谢氓被泰罗踩脸踩醒了,原来小家伙已经饿极了,谢氓拍了下脑袋才想起,前天定的猫砂猫粮还放在门卫处而自己似乎也有一天多没吃任何东西了,嘴巴里直流咸水饿得厉害,谢氓拖着疲惫的身影,匆匆穿好衣裳便出了门,去饭馆里叫了份外卖送到自己住处,之后到门卫处提了猫砂猫粮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谢氓也不知从哪里找出一个玻璃碗,倒上猫粮,泰罗喵喵叫了几声就上前闻闻便吃了起来。不一会谢氓的外卖也送了过来,这次他特意奢侈了一回,反正自己有钱了,什么贵什么补就点什么,美美的吃着大餐谢氓似乎想起什么事,拿出手机拨打了王嘉旺的电话,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电话的那头通了。

    “谢老弟,救我啊救我……嘟!嘟!”之后手机便挂断了。

    谢氓又拨打了一通过去可惜再也没有拨通过。

    王嘉旺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该不会将桩子给挖开了吧,应该不是,自己不是已经答应他最多4天必定帮他解决鬼打桩的问题,王嘉旺应该不会擅作主张才对,除非出了什么其他意外。

    想到这,谢氓抓起一只鸭腿就出了门,出了小区大门拦过一辆的士,掏出来几张百元钞票,说了目的地便叫司机赶了过去。

    路上谢氓拨打了好几通王嘉旺的电话却无人接通。

    时间不长谢氓就来到了彼岸一期工地铁门前。大铁门紧闭着,谢氓敲了敲门,半天没人回应。不过这难不住谢氓,他稍稍找了一堵矮墙便翻了进去,工地静悄悄的,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谢氓顾不上地面的泥泞与湿滑,跑到活动房里转了一圈,同样的一个人也没有。最终谢氓跑到了基坑边上,望了一眼还算正常,但一用手机观察他便惊呆了,只见基坑的底部地底裂出一道裂缝,裂缝极大极深将基坑划分成半,谢氓没记错的话鬼打桩之前正是在这裂缝的中心,裂缝底部冒着暗淡的红光,恍若是地狱深渊不知通向何处,无数黑色气体像再向外喷涌着,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地。

    见着这种景象后谢氓准备立刻走人,远远逃离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渗人了,他与王嘉旺交情本就浅薄,他已经不想管了。

    谢氓起脚要走,忽然地底冒出如烟丝一般的黑气,紧紧的拉扯的谢氓往基坑里拖拽,本就在基坑边缘的谢氓完全没有防备,一下子便被拖拽的掉进10几米深的基坑里,谢氓看着底下不断被放大的地面,心想这回是真要死了,数道黑气忽然找上了谢氓,将谢氓从半空中拉进了裂缝之中,吞噬不见。

    也许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未来到,谢氓睁开紧闭许久的眼睛,莫名看着眼前的一片荒地,脑子有点跟不上如今的节奏,刚才自己明明已经掉到基坑里现在却出现在了这片荒地上,谢氓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受伤,连衣服也未见破损

    这时一阵古怪的**忽然从谢氓衣兜里响起,谢氓在手机屏幕上划过一个血字,一行小字便出现在了羊皮纸的背景上。

    “未知封印已开启,已进入灵薄狱。”

    死亡倒计时灵薄狱00:00:00 现世11天04:41

    谢氓直勾勾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内容,灵薄狱谢氓倒是有点印象,灵薄狱意思为地狱的边境,是离现世最浅层的地狱,甚至并未算入真正的地狱之列,据说《寂静岭》的构架就来源于灵薄狱中,《神曲》中对灵薄狱也有相当多的描述,不过这些都是网络上寻找到的记载,该说法与自己经历的灵薄狱是否相同,谢氓也无从得知。

    另外让谢氓痛恨的死亡倒计被停滞住了竟然完全不再倒数,这样的感觉还算不错。

    想到这里谢氓倒是松懈了不少,面前的荒地看起来似乎也不再荒凉,灵薄狱里并没有阳光,天空总是灰蒙蒙的,视野还算清晰,可以看到远处的荒山野石,再远的地方就想山水画一般显得朦胧不清,这样的状况倒是挺像雾霾的。

    谢氓又看了一眼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就算是有也仅为一格,拨打了114,通了不到一秒就自动被切断了,点开地图GPS跟本无法找出谢氓所处的具体方位,不过好在标点还停留在乌山一带,不过谢氓也捏不准到底在不在,这样的状况也就仅比迷路要好些。

    没有太阳谢氓也判断不出东西南北来,至于依据本植物生长茂盛来判断方向更是别想了,光秃秃的一片就算看见几颗树木也是灰白稀疏,能长得几片叶子就不错了,总之谢氓将自己所知判断方向的方法都试过了一遍,也没找到靠谱点的方法,索性依靠自己的感觉看哪座山顺眼就往哪走。这样的地界实在太过诡异,原地等待救援什么的谢氓想都没想过。

    不久之后谢氓有个让人兴奋的发现,他发现了一条路,一条土路,路被磨的很平滑,但有些地方又留着几个鞋印,鞋印的印纹很是简单,一点也没现代鞋子底纹的复杂。

    不过谢氓显得很兴奋,至少说明这地方有人存在,谢氓就沿着一边的土路走着,走了大概半小时土路的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村子,谢氓加快了步伐,远处的村子也越来越近,村口有块大石,上边写着乌山村三个大字。

    谢氓进入了村子,但村里显得极为静怡,没人生火没人做饭,有种古老陈旧的历史气息在弥漫,村里的房屋很是古旧,大部分份都是茅土培房,少有的也是木质梁房,连间砖瓦房都没有,若是以前的谢氓发现了这样的地方显然会非常的高兴,这里几乎有完整的古风外景,可现在的谢氓一点心情都没有。

    随便的推开一间房,屋里很干净,一些老旧的木质家具上连颗尘土也没有,谢氓又走了几间屋子来到一家人的厨房,在米缸里还找到了大米,显然是有人在这里生活,但最关键的人影却一个都不见,很难说这里到底是给人住还是给鬼住的,谢氓拍了几张照片,与自己肉眼所见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让谢氓想到那本无名书中的记载,传说有人被雾迷了路,走着走着便来到了一个古村里,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村里没活物,一切却又是有人在此生活的模样。甚至还在一家人的锅里找到了热腾腾的肉汤,这人当即被吓到了,拔腿狂奔急匆匆的回到刚才带它来的大雾里,再次迷路路,迷迷糊糊的就走了出来,回到了家就大病一场,后来像人打听,以前山里似乎有过这么个村子,可是一场山火早就把那村子烧没了。

    后来有一位诡师推测他是到了一个别的世界,那里生灵不存,只有一些逝去的东西会在那里存在。

    想起这则故事,不正和这村子很像吗,难道当初那人当初就是来到了灵薄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