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地狱通信书

作者:殿主.CS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叫谢氓的小说叫《地狱通信书》,是作者殿主.CS创作作品的灵异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主角:谢氓,男,23岁,无业,二次元动漫资深宅男,自从有了一部混蛋的手机他的寿命始终都极少,不时就得在各种在世间的夹缝中徘回,去问题一些难办的现象。你我以为这是一本可怕灵异题材的小说?那你可就错了!...他在荒山中走了段路,前面大致便是彼岸一期工地的样子,却没有围墙、铁门、施工器具,但工地却确实存在,远远的就要看到一根桩柱斜斜的倒塌在一片荒野中。。

《地狱通信书》第六章鬼桩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地狱通信书》第六章鬼桩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王面点王看见了谢氓表情的变化,的吧谢氓所以意外发现了什么。对比了下那神秘桩柱的位置,谢氓远远向那里拍了张照,那不存在的桩柱果然出现在了照片里。。...

    谢氓心里止不住的恐惧,这要比见鬼来的恐惧多了,看着照片里的桩柱,谢氓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对比了下那神秘桩柱的位置,谢氓远远向那里拍了张照,那不存在的桩柱果然出现在了照片里。

    王嘉旺见到了谢氓表情的变化,想来谢氓应该发现了什么。

    “谢~谢老弟地发现了什么?”

    谢氓指了指手机屏幕上的那根不存在的桩柱,又指了指基坑上的一片泥地。王嘉旺完全不明白谢氓的意思,一根桩柱而已有什么奇怪的。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多了一根。”熟悉工地的张奇惊骇道。

    这时的王嘉旺才恍然大悟,不过肥胖的腿却直打哆嗦。

    “谢老弟可有什么办法?”

    谢氓摇了摇头:“世上怪事灵异的事太多,我也只能探查到情况,可就算能够发现但不意味着就能解决他。”

    “那可怎么办,谢老弟可得给老哥想想办法!”

    谢氓想了想说道:“这世间的怪事异事通常都可以寻找到原因,只要能知道原因,大致也有应对的办法,这里的问题应该出在土地上。”谢氓的话音落下,几人便陷入了沉默。

    张奇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道:“老板,我想起个人,就是以前乌山村的老村长,他或许知道什么。”

    “你难道之前没跟他打听过?”王嘉旺面色有点难看,心想这么重要的一个人你事先竟然没打听清楚。

    张奇颇感委屈,连忙解释道:“这个老板,你可不知道,那老村长已经90高龄,早就没当村长了,现在的乌山村的村长是他孙子,之前我可请不动他。”

    谢氓本想就此回去,不过听说到这么一个人,也想去打听看看,毕竟自己以后可能会经常遇到无法解释的事,多知道点也好,估计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一行三人回到活动房处,上了车,喊着司机去乌山村。车子发动了,绕了条路行驶到乡间的小路上,张奇坐在副驾驶位时不时的指指点点。王嘉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坐在后座上,也没和谢氓搭话的意思,而旁边的谢氓,则拿出手机思考了起来,想着这次为什么没有任何提示的事情。

    可这时手机诡异的响了,吓了谢氓与王嘉旺一跳,王嘉旺见原来是谢氓的手机响了便不再在意,继续心思重重的一动不动的沉默。

    谢氓自然知道这是那个地狱通信软件的闹铃响了,他飞快的滑动手指,死字一闪而过,随后竟然出现了数行小字。

    “检测完成”

    “B:彼岸一期:未知封印。”

    “评价:极度危险,无法获知情报。”

    “发现者谢氓寿命奖励:7天。”

    “发现者谢氓享有探索权3天,3天后全面发布。”

    “死亡倒计时12天05:02:13”

    谢氓震惊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小字,这次竟然增加了7天的寿命,仅仅只是因为发现这么一根柱子。另外未知封印说明那桩柱作用是封印,要说到封印在谢氓的认知里一般被封印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开发权,与全面发布,这行说明相当耐人寻味,这让谢氓认识到自己也许不会是孤单的存在,类似他这样的人应该也有,而从开头的B说明了难度,第一个F出现时,之前的谢氓以为这F代表F市,

    但之后随着G的出现,谢氓便猜想这是难度的划分,现在的B更是证实了这一点。显然B级难度自己无法完成,但3天开探索权提示,说明自己至少也可以捡点便宜。

    就在谢氓思考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透过车窗谢氓看见一座三层的别墅,张奇已经下车来到,别墅的铁门前,还没怎么靠近,门内就传来一阵猛烈的犬吠声,将本来就有些魂不守舍的张奇给下了一大跳。

    张奇按了按门铃,不一会传来一个男人的叫骂声,不过显然是对着狗骂的,犬吠声一下就停了,传来一阵摇尾谄媚的呼气声,不到片刻,大铁门边上的一个小铁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牵着一只大狼狗,走了出来。

    男子,30多岁,皮肤黝黑有些土色,那狼狗显得很欢脱到处跑着嗅着,但狗链被主人的大手抓的牢牢的。

    王嘉旺显然是认识面前这名男子的,一脸微笑的走上前。

    “周村长,好久不见,气色依旧。”

    周村长仔细看了看王嘉旺,又看到张奇,一下子就记起来了。

    “王老板,贵客,贵客啊,今天怎么有空来访,要不到屋里坐坐,喝点小茶。”

    “还不是工地上给闹得,多给了这位谢老弟,有了点发现。”

    周村长自然是听说过工地上出的事情,看了几眼谢氓,没发现谢氓有哪里不凡的,不过工地上的事既然有了发现他还是得问一问的。

    “不知工地上发现了什么?”

    “一跟桩子。”王嘉旺连忙回答。

    “一根桩子?”周村长有点匪夷所思。

    “还是我来说吧,那是一根桩子,一根看不见但确实存在的桩子,一定要形容的话叫鬼桩比较贴切。”谢氓开口道。

    “鬼桩?”周村长笑了笑,一脸鄙夷,显然是不信。

    谢氓拿建筑图与手机里的照片跟周村长说了许久,加上王嘉旺与张奇的肯定,周村长才信了一半。

    “不知周村长祖父可在?”王嘉旺开口问道。

    “我祖父在这乌山上的乌山境养老,这样吧今天我也没什么事要做就陪王老板走一趟。”周村长说着便将狗牵进门拴了起来,然后众人一起上了车,沿着山路开上乌山。

    乌山境实际上是个道观,里面主要供奉着一尊乌光仙还有其他一些民间神明,乌山也由此得名,至于乌光仙的长相根据周村长介绍是一名皮肤乌黑的汉子,穿着道袍手拿一柄利剑曾呼呵状,既威武也吓人,传说不知多少年前曾在乌山除魔,不过香火少的可怜,后来被村民弄做养老院,平时走段山路来此歇息聊天,又健身又能娱乐,而周村长的祖父久居在乌山境上,养老种花年前刚过90大寿。

    车子开到褐红色的观门前,里面一阵阵闲聊声。

    周村长娴熟的带着众人走进门去,穿过一众老村民闲聊的大厅,来到了后院,这里种着许多盆栽植物,一名老者在此拿着花洒浇着花草。

    周村长见了这名老者恭敬的喊了声“爷爷!”

    老者抬头朝周村长看了一眼低头又开始浇起花草,张起没牙凹陷的嘴“长直娃子,今天没事干呐,怎么会想到带客人来见我呐!一定遇上什么事了吧?”老者的声音都没走音吐字也清晰。

    “爷爷,是这样子的乌山村外的地建房出了怪事,今天建房人说出现了一根看不见的鬼桩。”周长直也就是周村长恭敬的向着自己祖父说道。

    老者听到后眼睛忽然一睁,看着谢氓等人,开口道:“外来人,你们惹麻烦了,进里屋说吧!”说完放下花洒腿脚利索的走进了身后的屋子,一点也不像个90岁高龄的老人。

    众人连忙跟进屋去,屋子完全是土木结构,也没装电灯,即使是白天也是一片昏暗,众人晃了晃神才看清屋子里的事物,一张老的退了漆皮的台桌,一张雕花画蝙蝠的床榻,微微有些发黄的蚊帐,老旧的书柜装着牛皮纸封面的书籍。屋子里有一股檀香味。

    老者走到书柜前,放了一会抽出一本牛皮纸封面的书籍,书皮上也没写书名,老者粘了唾沫翻了翻,不一会停了下来,书页上有一幅图画,画面上有许多的木桩,其中有个木桩的影子若影若现。

    “你们看看像不像这画里。”老者将书册半摊开的展现在众人面前,谢氓盯了半会点点头。

    老者看着谢氓喃喃道:“这个叫做鬼打桩。”顿了会看着众人一脸好奇的表情又继续开口说道:“鬼打桩,就是不知哪里来多出一根桩子,偶尔的时候会出现在建房的地里,以前也有会风水发现过,据说这桩子下压着什么东西,遇到鬼打桩如果不害人,那屋子就照建不仅不坏还可以镇宅,遇到大地震别屋都塌了这屋也完完好好的,如果害人那就得埋了,屋子不光不能建以后这块地最好都别动了。”

    “不成啊,那地不就废了。”王嘉旺哀嚎道。

    “不想废也行啊!把鬼打的桩拔了,把底下东西给取了弄干净,那也就成了,不过劝你们别乱动的好,这桩子**可是会出大事的,压着桩子都害人的东西,就你们多少命都不够来填的。”

    “小兄弟你是做那行的?”老者盯着谢氓说道

    谢氓虽不知老者所说具体是哪行,想来跟自己现在这职业差不多,便点了点头。

    老者将手中书本递了过去并说道:“小兄弟你留着吧,长直娃儿送客!”

    王嘉旺还想再问几句却被周长直陪笑的将众人请了出去,回头向自己祖父恭敬的鞠了个躬才走到众人面说道:“我爷爷就这脾气,倒是这位兄弟真是运气好,我爷爷的书可不随便送人。”

    众人各怀心思的上了车,谢氓小心的捏着书,他可不敢用力,这纸有一定年头了,脆的可以,怕给捏碎咯,书已经被谢氓翻了一遍,不过没太看懂,大多是记载一些稀奇的怪事,不过通篇全是文言文,有的字谢氓根本不认得,只得回去搜电脑上查看看了。

    现在虽然找到了办法,但无人敢动,大家毕竟都怕死,这种怪异乱神的东西都说不清楚,说不定挖了那柱子就得死人。就算是短命的谢氓也不敢动,毕竟不作死就不会死是真理?再说这本书上说不定还有其他办法,只待回家把他研究透了。

    王嘉旺一脸苦色,想求谢氓但却不好开口,毕竟他两的关系还没好到送死的地步。

    “王老哥,这里的事我回去给你想办法,最迟三四天后必定会有结果。”谢氓对着王嘉旺说道。这里最不担心这事的就要属谢氓了,反正他知道过3天之后,这里的事会被发布出去,到时候应该会有人来解决,他这一说提前表个态,当然如果书中有其他解决办法,那么谢氓两天后必定亲自来解决,这关乎自己的寿命。

    “谢氓老弟,求你好好想些办法,100万,不!200万只要你能解决这是,老哥保证绝不含糊。”

    谢氓并没保证接着又客道几句,坐上车便回到了家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