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地狱通信书

作者:殿主.CS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叫谢氓的小说叫《地狱通信书》,是作者殿主.CS创作作品的灵异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主角:谢氓,男,23岁,无业,二次元动漫资深宅男,自从有了一部混蛋的手机他的寿命始终都极少,不时就得在各种在世间的夹缝中徘回,去问题一些难办的现象。你我以为这是一本可怕灵异题材的小说?那你可就错了!...他在荒山中走了段路,前面大致便是彼岸一期工地的样子,却没有围墙、铁门、施工器具,但工地却确实存在,远远的就要看到一根桩柱斜斜的倒塌在一片荒野中。。

《地狱通信书》第五章工地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地狱通信书》第五章工地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谢氓皱了皱眉头,这钱确是真不能够收的,他收了林长英的钱,其中自然而然有一部分简言之的心意,但是大都所以是封口处费跟劳务费,收了也就收了,而王面点王的钱豪无由来,这钱确是真不能够收了。“谢老弟,林老哥的心意你收了,老哥这点心意你可得笑纳啊!”。...

    王嘉旺见谢氓收了林长英的钱,便拿出了二十来万,推到谢氓面前。

    “谢老弟,林老哥的心意你收了,老哥这点心意你可得笑纳啊!”

    谢氓皱了皱眉,这钱确是真不能收的,他收了林长英的钱,其中自然有一部分所谓的心意,不过大多应该是封口费跟劳务费,收了也就收了,而王嘉旺的钱毫无由来,这钱确是真不能收了。

    “老王,心意我领了钱我可不能收,所谓无功不受禄,收了我可是要折寿的。”谢氓说完这句默默的在心里呸了一句,反正也没有多少寿可以折的。

    “说来我真有一件事要求着老弟,这几天彼岸一期工程工地上老是出事,工人动不动就受伤,弄得现在人心惶惶,都没人上工了,谢老弟愿意去工地上看看这些就算谢老弟的劳务金了。”

    王嘉旺果然是只老狐狸,想来今天到场为的也就是这件事,在确认了谢氓的能耐,攀上了交情才开口。

    谢氓皱了皱眉头,没直接答应。

    “跟我仔细说说工地上的事吧。”

    “彼岸一期是年前刚投入的一个工程,地址是在原乌山村外荒地一代,占地约1000多亩,年前打桩挖地基的时候也没出什么,有些小磕碰也在正常,但过了年假工人回来上工就不太正常了,事故频发,有时候工具会莫名奇妙的落到基坑里,昨天还有个工人失足掉下基坑摔断了腿,据他说是被人抓下去,可出事的时候他身边半个人都没有,这事就在工人里传的很邪乎,没人敢去上工了。”

    “好吧,那我明日去工地上看看,不过这钱现在我可不能收,按我这行的规矩,要先办事。”谢氓心想我这行规矩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不过自己心里对这事情也没底,先看看再说。

    王嘉旺也不再坚持将钱收了回去,几人继续吃喝起来。

    酒散人离,谢氓与众人寒暄几句,临走时酒店的经理还送一张酒店8折连锁会员卡,坐上了接他来的那辆宝马车,至于张建军则被众人刻意遗忘了。

    谢氓坐在车中翻出手机,看着这手机思考起来,如今这手机越来越诡异了,会主动提示,甚至还能获取到一些灵异情报,自己要活下去最终还是得依靠着它,不过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驱使自己完成任务获取寿命?不过除了寿命与不能告知他人外似乎自己相当自由,并没强制要求自己去做某件事。

    谢氓又摸了摸藏在衣服里的10万,换做是平常他宅在家里三年的收入也不过如此了,现在的自己非常轻易的就得到了,可自己也得有命花才行。

    车子开到了家门口,谢氓收起感叹下了车,跟司机道了声谢,就上楼去了。

    谢氓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醒来的泰罗满地的乱跑,至少现在有个小生命在等自己回家了,谢氓洗了澡,擦干身子吹干头发便进了被窝,睡着了。

    第二天,8点谢氓便睡醒了,他可不敢再像以前宅男一般的作息,睡到午后醒那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谢氓拿起手机看了看自己的寿命还剩下5天半的时间,叹了口气,拨打了个电话,这是王嘉旺留给谢氓的号码。

    “喂!是王老哥吗?”

    “啊!是谢老弟啊!”手机的那头王嘉旺显得很热情。

    “嗯,今早我准备到工地上去看看。”

    “谢老弟,我叫辆车去接你,我人在工地这边等你。”

    “嗯那好。”说完谢氓便挂断了手机,整理了整理准备出门。

    车来的很快,十种就到了楼下给谢氓打来了电话,谢氓便下了楼,见到了这辆车,车的底盘很高,车轮也比一般车要大上一圈,轮胎上沾着一层厚厚的泥浆,显然经常在工地行驶,车头有挂着jeep字样,至于是车的型号,谢氓这个车盲完全看不出来。

    不过这并不妨碍谢氓坐进了车,随着发动机有力的发动车开了,一路上谢氓与司机聊了聊,了解到更多彼岸一期的情况。

    彼岸一期位于f市的北郊,紧靠着乌山,生态环境十分不错,空气清新远非市区可比,最主要有条高速公路直达,距离市区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被誉为是f市的后花园,在此开发楼盘可见王嘉旺眼光不错。

    二十多分钟后车便开到一处工地里,在一栋活动房前停了下来,谢氓从车窗就可以看到王嘉旺略显圆滚身形,今天他头戴了个黄色安全帽,手里套着布手套,脚下穿着雨靴,竟然有着些许工人阶级的味道。

    谢氓将车门打开,准备下车,谁知一脚便踩进了一团稀泥里,稀泥被鞋子一压便从鞋子两旁鼓起将鞋子包了起来,看的很是恶心。

    “快去,快去仓库里拿一套装备来!谢老弟你没事吧?”王嘉旺看这情况立刻喊人去拿了一套装备。

    “没事,不要紧。”谢氓将脚从稀泥里**,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活动房里。

    “抱歉让谢老弟受苦了,诶,工地环境就是这样!”王嘉旺拍了拍谢氓的肩膀,说道。

    “出事的地方在哪?”

    “就在前边不远处,谢老弟还是换一身行头在过去,这路不好走啊。”

    不到一会,一套装备就被拿了过来,谢氓也如王嘉旺那般的穿戴,穿戴完了,王嘉旺领着一个人跟谢氓介绍起来。

    “他叫张奇是这里的工头,这里的事他比我知道的多,有什么事你也可以吩咐他去办。”王嘉旺介绍的这人正是刚才給谢氓领装备的工人。

    “谢先生你好。”张奇走上前与谢氓握了握手

    “走吧我们先到出事的地方看看。”王嘉旺与张奇点了点头,由张奇在前边引路,王嘉旺与谢氓在后头跟着,这路实在难走一深一浅的,有的稀泥还会把腿吸住。

    王嘉旺开口道:“原先路也没这么难走,之前下了几场雨就这样了,前面就是出事的地方了。”

    谢氓向前方望去只见一个巨大基坑,坑里有几根硕大的水泥柱子高嵩着。

    前边的王奇指着坑沿的一处地方说道:“工人就是在这里出的事摔了下去,还好下面泥稀吸收了不少冲击力,只是断了腿。”

    谢氓点了点头,牵牵绊绊的走到了出事地点,抬头向坑里望去,足有十多米,下方还留有一点黑红色的血迹。谢氓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任何的提示,然后就对着周围拍摄起来,所拍出的照片也没什么可以的地方一切都很正常。

    “那那些工人的工具都掉到了哪里?”谢氓问道。

    “也是掉到这个基坑里,至于具体哪里,并不只是在一个地方。”

    “我想下去看一下。”

    张奇点了点头,又带着谢氓与王嘉旺走了段路,来到一个之字形斜坡前,斜坡不算抖,众人轻易到了下面,不过到了下面之后却犯了难,下面的地是软绵绵,踩一脚就陷一脚完全没有着力感,王嘉旺就更甚了腿**泥里基本就拔不出来,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移动几步。

    “诶,老弟啊,我就在这等吧。张奇你给谢老弟好好带路吧。”王嘉旺一脸苦色对谢氓与张奇说道。

    “王总您就放心吧。”张奇应道,谢氓也点了点头,走这样的地方也太难为王嘉旺了。

    谢氓跟着张奇走着,几次都差点摔倒,还好他平衡不错给稳住了,时不时谢氓便停下来歇歇,拍几张照片,但都没什么发现,就这样张奇带着谢氓绕了一大圈,谢氓一路拍着,但一点结果也没有,手机也没半点动静。谢氓想着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吧,不过心里却觉得有些蹊跷,也不知道为什么,谢氓就觉得这里怪怪像是被什么东西蒙蔽了,总之透着一丝难明的古怪。

    王嘉旺见两人回来,就焦急的问谢氓有什么发现没有。

    谢氓摇了摇头:“这里有些古怪,但什么都找不到。”

    “谢老弟,你再看看多想点办法,再这样下去这块地就废了。”王嘉旺见谢氓并没什么苦着脸皱着眉头略带哀求道。

    “好吧!我再看看。”谢氓总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对了有没这里的建筑图,另外这里以前有没什么传说或者说法之类的。”

    “建筑图我这里就有,至于传说的什么工地出事后,我们也查过了这里以前一直挺太平,乌山村民也经常在这里走动,年前施工也没出问题。”张奇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抽出一张图纸,一边给谢氓介绍着。

    谢氓将图纸摊开,瞬间头皮发麻,图纸他完全看不懂。

    “张大哥,跟我介绍下吧,这个我看不太懂。”

    “这些代表桩柱,这些还没有开始施工,还有这个刚开始铺设。”张奇一边比划着图纸一边对着基坑指指点点。

    随着张奇的介绍谢氓对这个基坑也有了大致的了解,脑海中也有了一个构图,仔细对比了下图纸与实地,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谢氓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翻看气照片,如果还没有什么发现也只能对王嘉旺说抱歉了,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消耗在这里。

    一张张刚才所拍摄的照片被翻过,每翻看一张谢氓就实际去比对一下实地跟图纸,看看有什么出入。

    谢氓的动作在一张照片下停下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照片与其他照片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如果与实地对比就会发现在这张照片中多出一根桩柱,实地与图纸上都不应该存在的桩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