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地狱通信书

作者:殿主.CS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叫谢氓的小说叫《地狱通信书》,是作者殿主.CS创作作品的灵异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主角:谢氓,男,23岁,无业,二次元动漫资深宅男,自从有了一部混蛋的手机他的寿命始终都极少,不时就得在各种在世间的夹缝中徘回,去问题一些难办的现象。你我以为这是一本可怕灵异题材的小说?那你可就错了!...他在荒山中走了段路,前面大致便是彼岸一期工地的样子,却没有围墙、铁门、施工器具,但工地却确实存在,远远的就要看到一根桩柱斜斜的倒塌在一片荒野中。。

《地狱通信书》第四章依附灵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地狱通信书》第四章依附于灵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谢先生昨天您可是主角,您先请。”“两位先生里边请!”。...

    宝马车直接开到了酒店门前,谢氓与孙富强皆下了车。香格里拉大酒店谢氓也曾经来过,不过只是包了个普通的客房来拍摄cos,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与酒店进出往来的客人,孙富强叫过酒店一名迎宾礼仪小姐,报了一个808包厢号,礼仪小姐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带着两人坐上电梯上到了酒店八楼,出了电梯在走道里左拐了个弯停在一间房门前,门上醒目写着个808。礼仪小姐将门推开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两位先生里边请!”

    “谢先生今天您可是主角,您先请。”

    谢氓也没推让什么点了点头走进门去,孙富强随后给礼仪小姐塞了点小费也跟了进来。

    房间约四十平方,装修豪华,靠内的一边有一张大圆桌,而靠外的则是几张沙发,内外用一个木质屏风隔开,这样显然可以先会客品茶,再行开宴,也可先开宴再饭后品茶闲聊,总之两不耽误。

    这时只见沙发上正坐着三男两女,他们颇有兴致的交谈着,一名酒店服务生正给他们沏着茶,谢氓的到来显然打断他们之间的谈话。

    三名男子皆都步入中年,不过显然都过得挺滋润的,红光满面的,其中一个神色略显得疲惫,想来应该是至诚小学的林校长,另外两个谢氓也不好区分。

    至于两女,谢氓只是过了过眼并没太注意,两位女性都化了淡妆,但不难看出二十岁上下的年纪,穿着比较豪放,估计是干女儿之类的角色。

    谢氓在打量他们,他们也打量着谢氓,老实说谢氓虽然梳理过了,不过穿着是硬伤,两个女生开始还好奇的盯了会,然后就没兴趣的喝起了茶,倒是三名中年人都年老成精之辈自然不会以貌取人,不过大眼对小眼的也不是解决之道。

    孙富强适时的打断了现场的尴尬气氛:“这位就是我说的谢氓谢先生,这次晓美的事多亏了他。”

    “这位就是谢贤侄啊,果然年轻有为,局里的案子多亏了你才那么快时间就破获。”坐在沙发中间中年人站起身老怀安慰的说道。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罢了。”谢氓客气回答道

    “惭愧啊,惭愧这次多亏了谢贤侄才揪出我们学校里的败类,要是没有谢贤侄也不知道多少孩子会遭到败类的毒手啊,是我老眼昏花当初怎么让这样的人做了老师。”左边面带倦容的中年男子,愧疚的说道。

    谢氓想来这位应该就是林校长了,不过林校长说的话他倒是不好回答,所以便沉默了下来。

    “这是我两个女儿,听说谢贤侄的英雄事迹想来见见,耐不住脸皮薄硬拉我来作陪。”剩下右边的那位中年人说道,话才说完,那两个女生羞答答的喊了声“谢先生好!”

    谢氓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好在稳住了情绪点了点头算是问好了,见过说话不靠谱的但没见过说话这么不靠谱的,谢氓打死也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大魅力,至于英雄事迹更是扯淡。

    “招待不周,招待不周,现在人也齐了,我们去里间坐吧。”林校长站起身,招呼起众人一起到里间就做,叫了下服务员准备上菜。

    里间圆桌也够宽大,是足够坐下十二人的大桌,谢氓选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两名女子紧跟着坐在了谢氓两旁,似乎就坐的时候还把椅子往谢氓这边挪了挪。

    谢氓刚一坐定,一阵古怪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谢氓如临大敌立刻掏出手机划下一个死字,羊皮纸上便出现了一行字。

    “G:依附灵”

    “献祭1天寿命可得知情报。”

    死亡倒计时7天00:34:09

    羊皮纸底端出现了一个献祭字符按钮,谢氓纠结了一会还是点下了献祭按钮,一种什么东西被抽离的感觉弄的谢氓心头好一阵虚弱,这感觉绝对不好,谢氓喘了几口气之后手机刷新出一段新的文字。

    “依附灵:人死后若有强烈的怨念未了,便会多在世间留存7天,若超出7天还未往生则会消散,当然凡事都有特例,其中特例之一便是依附灵,灵魂在死亡之初选择依附在某种器物之上,灵魂就可长留于世间,若器物损毁便会消散,可陪葬带之往生得以解脱。”

    “附1:用该手机可拍下器物上的灵。”

    “附2:附近”

    谢氓终于将文字全部看完,呼了口气回过神来,见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他尴尬的笑了笑,但也没坐下。

    “诸位抱歉在坐下前我有一件事要解决,请见谅。”说完便拿起手机拍起照来,先拍了一张脚下,没问题,之后拍了下身后的地板,也没什么可疑的,接着他便对屏风拍了一张,差点将手机给丢了,屏风玻璃镜上微微有些反光映照房内所有的人,但手机照片里的屏风镜赫然多了个苍白的身影,人影大腹便便显得很富态,白凄凄的像个死猪,那张老脸却显得很激动,它用一支肥胖手捶打着玻璃。

    谢氓后退了几步,**都顶在了餐桌上,用肉眼看着屏风,屏风古色古香雕龙画凤,内板镶嵌着玻璃镜。

    房间里的几人自然看到谢氓的举动,有点好奇他在做什么神神叨叨的。

    “谢先生你怎么了?”其中一个女生问道

    “这里有个东西?”谢氓指着屏风说道。

    张局长与林校长相视一笑,估计在他们想来“谢先生”又在装神弄鬼了,先前他们听说过谢氓的事只是半信半疑,等见过谢氓后太过年轻便有八分的不信,现在谢氓这种模样更显得滑稽可笑。

    “什么东西?”女生并没认识到可能是鬼。

    谢氓已经恢复了镇定从容,玩味的将手机递给那名女生“想知道你自己看吧!”

    接着便是一声高分贝高嗓门的尖叫,手机也被女生甩到了地上,不过谢氓对自己的手机完全不上心,摔了便摔了呗!

    孙富强捡过地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一哆嗦就丢到了地上,人吓瘫在了地上。

    关键时刻还是张局长胆子大捡过手机看了几眼,手指便颤抖起来,但他没有将手机丢弃,嘴里喃喃的喊着“卫国,是李卫国。”

    谢氓诧异的看着张局长,难道他与屏风里的人认识。

    林校长见了这情况,看了一眼照片对着谢氓问道:“谢先生你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谢氓想了想说法,顿了顿便说道:“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依附灵,简单说就是人死后灵魂依附在器物上,器物一损坏也就魂飞魄散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张局长喃喃道。

    所有人都看着张局长,想从他那里知道答案。

    张局长沉默了一会开始述说起来:“我叫张建军,他叫李卫国,我们两家自小起是邻居,在一个院里长大自小就在一起玩,上学参军都在一起,他为我挨过罚我为他顶过枪,最后我们都被分配到了公安局工作,这一开始路不好走呐多少次险死还生,多少次他替我挨了刀,两年多前就在这,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他靠着屏风睡着了我还笑他没用,他走的好快啊,话都来不及说上半句。”张建军说的老泪纵横。

    “谢先生你是能个人,能不能让卫国有个好安生。”说这话张局长显得很是激动。

    “好吧我想想办法。”谢氓颇为无奈的答应了。

    谢氓想了想拿回了手机,重新拍了张照,看到照片里的李卫国也是老泪纵横,看来他能听的见外面的动静。

    谢氓观察了下屏风,李卫国应该在是依附在了玻璃镜上,不过最好有什么办法能够确定一下,不然搞错他可就魂飞破散了,如果它能开口说话就好了。

    忽然谢氓想到了点什么,来到玻璃镜前呼了呼气,留下一层白白的水蒸汽。

    “画个圈我看看。”谢氓小声对着玻璃开口说道。

    原本只是突发奇想的试探,结果白蒙的玻璃上真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圆圈。

    谢氓转过身便对着被吓得一脸惊恐的服务员说道:“服务员给我拿一个蒸汽挂烫机来,客房服务部应该有。”

    服务员如临大赦连滚带爬的跑出房门去,一点职业素养也没留下。

    “大家都别站着了先都坐下吧!”谢氓对着房间里的众人说道,众人经过惊吓身子骨难免有些发软都瘫软在椅子上,也就只有张建军直勾勾盯着屏风,等待着结果。

    谢氓也找了张椅子坐了下去,开了瓶饮料喝了起来,刚才靠近屏风的时候他也怕,害怕李卫国会突然跑出来,实际证明自己的害怕纯属多余,现在的李卫国就像只鱼缸里的金鱼,还是隐形的。

    没等多久服务员便回来了,服务员手里拿着正是挂烫机,身边还带着两人,看着两人的胸牌一个是领班一个是酒店经理,领班与酒店经理进门给众人躬了躬身,并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旁,谢氓吩咐服务员将挂烫机通上电,自己则拿着挂烫头,往玻璃镜上扫去留下一大片白白的水蒸汽。

    “你是李卫国?是就写个勾”谢氓对着玻璃说道。

    一笔一划的水痕出现在了玻璃上,没一会一个就出现一个√就出现在了玻璃上。房间里的其余众人再次吓软,唯有张建军面色激动。

    “你存身在这块玻璃镜之中吗?只是这一块吗?”谢氓边说边笔画了下。

    玻璃上再次出现了一个反写的是字。

    谢氓转过身对着张建军说:“张局长,明天将这件屏风买走就好,不得有一点损伤,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供起来,以后找个人弥留的时候触碰着它,那样他也就能去往生了。”

    “这好办老伙计,你就等着我,将来我去了一定带着你一起。”张建军听到了谢氓说的办法激动的对着窗户说道。

    玻璃上出现了一个反写的好字。

    “张局长,那这就交给你吧,你们一定有好些话想聊。”谢氓将挂烫头交给了张局长。

    “张局你们好好叙旧,我们跟谢先生换间房。”林校长当即提议。

    “林长英,谢先生你给我照料好咯,可别怠慢了。”张建军不忘回了句。

    “岂敢,岂敢。”林长英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其中大多是被吓出的冷汗。

    谢氓便与众人换了间房入座,众人等着谢氓坐定确认无任何问题才舒了口气,他们是给吓怕了,就隔壁不远的地方还有他们一位同伴在跟鬼叙旧呢。

    大概被刚才耽误了点时间的关系,菜点上的飞快,但众人却显得很没有胃口,大概刚才所遇到的事所带来恐惧,谢氓自然没有顾忌这些动手大吃了起来。

    半响,林长英首先向谢氓敬了酒,谢氓用饮料以对,弄得林长英很是别扭,谢氓说了,喝酒伤神对他这种体质有害,不过谁叫是谢氓呢,经过刚才现在谢氓说什么便是什么,而且现在连对谢氓的称呼也变成老弟长老弟短的了。

    “谢老弟呀不知哪高就,不如来我学校吧,图书馆正好有一个闲职一个月两万元工资,你来什么事也不用干。”

    “谢老弟别听他的,要来就来老哥这里,啥也别干跟着老哥就行,一个月十万够花吧,不够我再加十万,就是别让那些脏东西靠近就行,哦忘了介绍老哥是做房地产的,名叫王嘉旺,以后叫我一声老王就行。”

    谢氓听了听颇为心动,可惜自己这寿命只剩下7天,就算工资开到一个月一千万也没用,有钱没命花。

    “入了这行,生死就由不得自己了,谢两位大哥的好意,是谢某没这个福分。”谢氓说的都是真心话。

    “谢老弟拿着,这是谢老弟帮助我们学校应得的,其中还有老哥我的一点心意!”林长英掏出一大叠RMB,大概有10万,谢氓想了想便接过了,算是收下了。

    林校长见谢氓接下,慧心的笑了笑。

评论
评论内容: